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申公豹传承 > 第九百七十九章 记忆传承,灭世大磨根脚
白虎争斗经验丰富,使了个诈,叫那高朗扑空,却是瞬间以尾巴击败了高朗。

这也是高朗大意,才中了这白虎的黑手。

须知这白虎乃是莽荒之中虎神的儿子,在虎族开疆扩土,征战周边种族之时,时常参与实战,是以这白虎的战斗力经验丰富无比,远胜人族同辈,就算是比之那些上古老怪也不逞多让。

而恰恰与虎族相反,人族近百万载处于一个和平稳定时期,虽然外部有莽荒万族虎视眈眈,但却并未真的起了冲突争斗,是以人族各路天之骄子俱都是养尊处优,虽然法力高强,神通不凡,但真的战斗起来,未必能将自家的实力发挥到淋漓尽致。

此时白虎满面傲然的看着全场,眼中闪过睥睨之色,却是面带不屑的看着周边的众人:“哼,都不过是一群绵羊而已,如何与我莽荒争锋,居然还敢嘲笑我莽荒为畜生,我莽荒若是畜生,你等便是禽兽不如”。

这一句禽兽不如,顿时叫在场的众人闻言勃然变色,纷纷怒视着那白虎,高朗却是面色涨红的看着白虎,呆呆说不出话。

“这白虎不单单是手段厉害,就算是这嘴皮子,也是少有人及”玉独秀在一边眼中闪过嘲弄之光,漫不经心的看着场中局势,没有丝毫想要出手的意思。

这话一出口,人族各路天骄皆是面色难堪,眼中露着愤怒之色,正要与那白虎在决一个高下之分,却忽然听到天际传来一声充满霸道的话语:“好猖狂的病猫,我人族善使法宝,之前与你对决,并未使用真正手段,你既然胆敢小瞧我人族。那就让本座掂量掂量你的分量”。

说着话的功夫,却见远处一道流光划过天际,接着却见到一个房屋大小的黑色磨盘在虚空之中碾转,所过之处虚空为之冻结,天地万物、元气、生机瞬间被这磨盘碾碎,化为了一股玄妙之气,回归天地混沌。

“灭世大磨”远处有人惊呼。

“是东昆仑的原始天王到了”又有人在一边喊道。

那大磨滚滚,碾过虚空,所过之处万物终结,化为了最为精纯的天地元气。逸散于天地之间,以一种强悍无匹的霸气向着那白虎碾压而来,欲要将那白虎给瞬间碾压成最为精纯的天地灵气,将其给炼化磨死。

“吼”。

白虎一声怒吼,周身毛发炸立,却见此时那白虎周身都染上了一层金属光泽,在天地之中散发着无匹的锋芒之气,虚空在这锋芒之气下不断割裂震颤。

玉独秀眼中流光闪烁,却是动了动眼睛。对着一边的几人道:“这灭世大磨,本座却是看不清底细,你们可知晓这灭世大磨的跟脚?”。

众人闻言略作沉默,一边的血魔眼睛动了动。转动眼睛看着周边的众人,然后收回目光,压低声音道:“关于这灭世大磨,老祖我倒是听闻过几分传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哦,老祖速速道来,只要老祖说出来。我等略作参详,或许可以看出几分端倪”玉独秀道。

一边的朝天与扶摇看着血魔,也是眼中露出好奇之色。

那血魔摸摸下巴道:“当年老祖我诞生上古之初,那个时候老祖才刚刚感悟天地大道,对于这修行之法并不清楚,甚至于这天地间的修行体系都尚未形成,无有教祖、妖神、龙君出世,却是忽然有一日天地震动,一方怪异的黑气突兀间自虚空之中涌出,这黑气充斥着毁灭诸天万界的力量,所过之处天地法则立即崩溃,天地万物为之消亡,化为了混沌灵气”。

说到这里,却见那血魔老祖道:“面对着这股黑气,天地法则自行反击,须知天地力量是何等的伟力,那黑气居然不断压缩,压缩,在压缩之中,听人说形成了一个磨盘形状之物,因为此物有毁灭天地法则、破灭乾坤,颠倒阴阳之能,可以像是磨盘一般,磨灭天地间的一切,使得天地灵气重归混沌之妙用,所以被人称之为灭世大磨”。

“可以毁灭天地法则?真的假的?”一边的朝天狐疑的看着血魔。

血魔闻言摇摇头:“我也不信,这天地是何等伟力,怎么会被磨灭”。

玉独秀闻言眼中闪烁着流光,看着那划过天际的磨盘,那磨盘之上道道玄奥莫测的符文流转不休,显露着无尽玄妙,显然是有着不可思议之能,尽数归于先天之属。

“这东西怎么看着有点眼熟?这符文也看着有些熟悉,我似乎在哪里见到过”玉独秀皱了皱眉头,一只手掌轻轻的抚摸着眉心,下一刻却是动作一顿,眼中闪过一丝丝不可思议之光:“这是祖龙的东西”。

玉独秀脑海之中此时乾坤翻转,时空似乎在此时无限制拉长,那混沌之中,却见祖龙眼中神光划过混沌,所过之处仿佛是两个大灯泡,照耀了这孤苦枯燥的混沌。

在那祖龙下颚,有一颗闪烁着黑色流光的珠子,散发着一股玄妙至极的波动,所过之处所有混沌之力瞬间让开道路,不敢靠近。

却是突然间混沌之中一股无匹的伟力划过,接着就见到混沌炸开,分开那清浊二气,清者上升为天,浊者下降为地,自此混沌一元开,天地化为两极。

那祖龙站在残存的混沌一角,呆愣愣的看着那被炸开的混沌,突如其来的意志却是将祖龙给惊得不清。

下一刻,那祖龙的神威似乎是受到了挑衅,顿时仰天一声怒吼,猛地化为了一道神光,撕开那刚刚形成的天地胎膜,冲入了天地之中,欲要颠覆毁灭乾坤,使得这刚刚形成的世界再次回归混沌。

就在此时,却见两株先天灵根出现在那祖龙面前,挡住了祖龙的去路,看着那两株先天灵根,祖龙眼中闪过一道怒火,下一刻猛地向着那浅蓝色仿佛是水晶一般先天灵根抓了过来,就在此时,那火红色的先天灵根裹挟着无匹伟力,冲击而来,挡住了那祖龙的巨爪,与祖龙战作一团,只可惜那灵根还要镇压天地间的地水风火之力,却是一心二用,一个疏忽被那祖龙瞬间拍成了两段,陨落于开天之初。

那祖龙眼中闪烁着狂躁之气,毁灭了一根先天灵根依旧是犹自不肯罢休,继续的向着那第二株先天灵根抓了过来,就在此时,却是天地乾坤突然间猛地凝滞,下一刻却见一股无匹意志自虚空之中降临,瞬间向着那祖龙轰击而来。

此时此刻感受到那股无匹的意志之后,祖龙眼中闪烁着一抹惊恐,下一刻猛地张开嘴,却见其口中吐出一颗乳白色的珠子,在其下颚,却见一颗黑色珠子猛地冲天而起,与那乳白色的珠子交织在一起,向着那无匹意志迎了过去。

“咔嚓”。

一声清脆之响传开,却见那两颗珠子瞬间被无匹意志击碎,化为了一道道黑色气体冲天而起,被打入了虚空之中。

随后那无匹的意志继续轰击而下,根本就不给祖龙反抗的机会,瞬间将那祖龙给击杀。

前半部分记忆是先天扶桑木的,后半部分记忆是月桂的,这两股记忆突然间自玉独秀脑海之中涌了出来,瞬间被玉独秀吸收。

“天地反噬,祖龙遭到了天地反噬,尽管那天地刚刚初开,但法则却是已经成型,容不得祖龙放肆,只可惜那一击之后,天地间刚刚形成的法则也被祖龙重创了”玉独秀暗自心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