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剑出华山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记名弟子
眼角余光扫过自己的宝刀,柳生宗严暗道一声:果然……

流线型的刀刃上多了三个极细微的缺口,对方以强横剑意催发的无形剑气锋锐之极,竟比灌注内劲的神兵利器有过之而无不及!

念及于此,柳生宗严双手持刀,缓缓高举,刀刃上流转着荧荧寒光,分明已将刀气凝聚到极致。

旁观的伊藤一刀斋眼角一缩,他向来以凌厉刀气自负非常,但此时见到柳生宗严御使的刀气,着实自愧不如。

岳不群也在琢磨面前这老家伙刚刚的三招刀法。

比之大多数东瀛刀客招式狠辣决绝,有进无退,柳生宗严的刀招迅猛更胜,却又攻守兼备,精微奥妙,甚至可以说是寓攻于守,刚中含柔……

单以招数而论,柳生宗严的刀法造诣与‘无招’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其实力不亚于任何‘无招’一级的高手!

这让岳不群不由想起了少林方正老和尚,两人在招式方面走得路线倒是颇为相似……

嘶……

刀刃破空声若有若无,柳生宗严率先出手,进步直劈,平平无奇,但却似缓实快。

岳不群眼中一亮,单凭这手就极为不凡。

注满内劲的兵刃破空时多会发出雄浑呼啸声,犹如风雷作响,纵使任我行那等高手也不能幸免。

而柳生宗严的太刀看似直直斩下,实则凭借对气流的微妙感应,刀刃破开气流时不断细微调整。轨迹精妙之极。

似恰恰顺着冬日寒风的无形纹理自然而又流畅的切至。竟未破坏哪怕一朵雪花!

若是换了寻常高手。恐怕直到刀刃及身还未听到刀刃破空声。然而岳不群内功高绝,耳力之灵敏当世无双,甚至超出人类的听觉频率范围,才能听到若有若无的破空声。

当即岳不群身形一退,左手袍袖一拂,卷出一蓬饱含真气的汹涌劲风,扰乱柳生宗严对气流的微妙感应,而右手剑指穿插。点向他的侧肋。

柳生宗严眼神一凝,手中太刀一圈,封住劲风气流,顺势一刀斩向岳不群右肩,迫开其右手的剑指。

忽然,柳生宗严身形轻盈飘退,身前地面上突兀的溅起一蓬积雪,似被无形利刃击中,同时他手中太刀在身前划出灿灿光轮。

叮叮叮……

六声刀剑交击的脆响连成一长声,凌厉劲风肆虐。宝刃上凝若实质的刀气不断崩散。便似在与无形的长剑不断对斫。

柳生宗严的精纯内劲源源不断注入宝刀,凝实刀气随灭随生。最后仍旧寒光荧荧。

场外的伊藤一刀斋三人目不转睛,却也未能看清二人刀剑交击的招数,不由面色难看。

岳不群收起左手剑指的剑气,缓缓举在胸前,二人再次静静对峙。

柳生宗严浑厚内息在双臂疾速游走三周,化解劲气反震而致的筋骨酸麻感,默默估算对方隔空剑气之距离长短与威力强弱的具体比例。

岳不群刚刚御使的内劲仅与对方功力差不多,亦早知这种程度的剑气逃不出绝顶高手的感知和应对,对此并不气馁。

内外功到了绝顶一级,皆可感觉到敌人攻来或明或暗的气劲的多寡强弱,并且大致无差。

而精神强大的绝顶高手,犹擅此着,甚至能通过光线、声音、气流、温度等等因素的瞬息变化,进一步精准确认气劲的强弱及属性。

这也正是岳不群认为六脉剑气鸡肋的原因——只能欺负弱鸡,而在真正的高手感知之中,剑气痕迹根本无所遁形,绝对称不上‘无形’二字。

既非无形,就是有形,亦属有招,就能躲避,抵挡,乃至破解……

当年六脉神剑之所以被称为天下第一剑,绝非是因为催发剑气隔空伤敌的攻击方式,而是创始者段思平独步天下的剑术造诣!

岳不群身形一闪,瞬间欺近柳生宗严身前,双手剑指吐出三尺内敛剑气,或刺或划,连环出击,迅疾无比,隐隐锁定其上盘诸多要穴。

柳生宗严神色凝重,双手持刀劈出重重刀光,或虚或实,或攻或守,同时身形挪移,时进时退……

比之刚刚的剑气刀气激烈对抗,此时二人纯粹是在比拼招数变化,随机应变,见招拆招,因而以快打快数十招,仍不见刀剑交击声。

如此一来,伊藤一刀斋三人只见得二人身形乍分乍合,幻影重重,劲风波荡,更是看不清究竟。

过了百招,即使柳生宗严的刀招依然变化无穷,未有一次重复,岳不群也彻底看穿他刀法中隐含的脉络。

当下双手剑气的招数渐生变化,不再仅仅破解柳生宗严的刀招,而是或封或堵,或截或乱,屡屡截断柳生宗严的刀势,甚至对着虚空莫名一划,亦可玄妙之极的封锁住柳生宗严的下一招变化。

不过二十余招,柳生宗严便觉攻势迟滞,如陷泥淖,纵然以他数十年禅定修成的平静心态,也不禁波澜乍起。

本来新阴流刀术,便是讲究动摇对方的胜利心念,以不败而胜之……但现在自己的必胜之心竟率先动摇,柳生宗严立知自己败局已定。

岳不群不疾不徐,精微无伦的截剑术自然而然随意挥洒,剑招犹如天马行空,无迹可寻。

柳生宗严可没有东方不败那般能够从任何险境脱身而出的无双速度,不多时便深陷困境,再难脱身而出。

又过十多招,岳不群窥准柳生宗严攻招的一丝缝隙,剑指的剑气忽然延长一尺,切向他的胸口,逼得他终止一招反击,回刀奋力一格……

嗤……

左肋被剑气扫中,血雾爆散。创口巴掌大的血肉不翼而飞。柳生宗严不由闷哼一声。

而在场外三人眼中。柳生宗严从左肋伤口到背后一尺多,忽然流出一条剑身形状的血色飘带,乍现即隐,诡异而艳丽……

他们知道,那是被激*射的剑气切掉并瞬间震为齑粉的血肉!

柳生宗严如此明显的颓势,让伊藤一刀斋三人不由大为震惊,继而对视一眼,目露寒光。齐齐一跃而起,挥刀扑入战圈……

岳不群冷哼一声,虽不屑展开先天罡气,但手中剑气再不留手,剑指所向,剑气狂飙呼啸,无坚不摧。

固然多了三人夹攻,但唯有伊藤一刀斋的内力达到一流巅峰,加上出神入化的一刀流刀法,战力勉强比拟绝顶高手。

而东乡重位和柳生宗矩可就差多了。根本难以抵挡岳不群的剑气攒射,不仅未能增强攻势。反而束手束脚。

只三两招,就被岳不群的剑气震得刀刃折断,吐血跌飞……

半个时辰后,岳不群携着林平之直扑海边,劫了一艘东瀛巡逻快舰,乘风破浪,向着山东威海疾驶而去,任由姗姗来迟的三千东瀛骑兵望洋兴叹。

岳不群悠闲地躺在驾驶室,望着窗外的漫天飞雪,撇了撇嘴,“还以为东瀛矮子吹嘘的战国剑豪有多厉害……

原来只有一个半绝顶高手,还敢称‘剑圣’?

切!……”

林平之却担忧道:“若是东瀛人调集舰队来追,咱们在海上可无处可逃!”

岳不群摆手道:“东瀛战舰都不大,装不了两三百士卒,威胁不到我!”

林平之又道:“可这大雪不停,难以辨别方向,咱们从没驾驶过海船,万一……”

岳不群似笑非笑的看了林平之一眼,“以前咱家平儿可不会操心这么多?”

林平之略微尴尬,岳不群摇头,对儿子耐心解释道:“放心吧……且不说我还懂些通过海风辨别方向之法……

就说道门玄功修炼到高深境界,心神与天地自然生出感应!

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虞迷失方向!”

旅途无聊,林平之略一犹豫,就开口向岳不群请教剑法。

难得长时间单独相处,岳不群细细查看了林平之的内功、剑法的具体进度,再因材施教,助他全面提升。

踏踏踏……

青石铺就的小镇街道上,数十人发足狂奔,“快快快……田伯光就在前面,只要抓了他,不愁令狐冲不交出辟邪剑谱!”

见得这些人手中明晃晃的刀剑,路人忙不迭纷纷避开,在背后指指点点。

隔着老远,一个披头散发,满身泥泞,手持竹竿的乞丐身形一震,忽的一跃而起,轻盈灵动的翻过街边院墙。

追来众人中,领头的两人扬手一挥,属下分成两拨,一拨从侧面街道抄近路去拦截,另一拨跟着翻墙紧追。

镇外破庙,丈余高的神像缺了头颅,斑驳不堪,早已看不出是哪位神灵。

神像后的夹道里铺满稻草,一个衣着破烂的身影正在酣睡。

眼看天色渐暗,庙里光线不足,更先一步黑下来。

那身影猛然惊醒,坐起身来,四处张望,呼道:“田兄……田兄?”

好一会儿,还不见有人应答,令狐冲便知田伯光外出仍未归来,不由颇为担心。

但思及自己现在运不得内力,身法拖沓,若是出去寻找,怕是更添累赘,不禁怅然若失。

自月前被田伯光带下华山,令狐冲初时颇有埋怨,闷闷不乐。

特别是随后被封不平对外宣布,撤销他的嫡传弟子身份,贬为不记名弟子,相当于逐出师门时,令狐冲更是险些与田伯光翻脸。

但二人同甘共苦久了,令狐冲自忖乃是必死之人,与其死在华山,给师叔伯及师兄弟徒增悲伤,还不如死在外边,也就不再给田伯光甩脸色了。

嚓嚓嚓……

密集的脚步声临近,似有十多人来到破庙。

令狐冲连忙抓起旁边的长剑,尽量将身子缩在神像石台旁。

只闻进庙者中有人说道:“天杀的田伯光,扮成什么人不好,非要扮成乞丐!

害得咱们分舵被那些想辟邪剑谱想疯了的王八羔子给抄了……”

又有人接口:“可不是么……

若是田伯光和令狐冲落到咱们丐帮手里,辟邪剑谱这种好东西,哪轮得到他们?”

先前开口那人吩咐道:“你们去寻些干柴,生堆火,再……嗯?……是谁?……出来!”

呼呼呼……

十多条竹棒破空声响起,脚步声慢慢绕往神像后面来。

令狐冲苦笑着起身,高呼一声,“诸位不要误会,在下并非歹人……”说着往外走。

他知道,这是自己没了内力收敛,呼吸粗重,被对方听到动静。

十三个乞丐围成一个弧线,尽皆以竹棒指着神像侧面,小心戒备。

见得令狐冲露面,为首的两个中年乞丐脸色一惊,随即目露喜色,互相对视一眼,齐声喝道:“拿下他……”

令狐冲刚刚听到他们的话,就已心生不悦,只觉这些丐帮弟子的言行举止,丝毫不像传闻中那般‘正直侠义’。

此时见得对方神色,哪还不知对方认出了自己,贪念作祟,是想擒住自己逼问辟邪剑谱。

他本就在担忧田伯光的安危,心中焦躁,眼看对方下手毫不客气,当即心下暴怒,拔剑唰唰刺倒最先冲来两个乞丐。

大呼一声,“辟邪剑谱在此……不怕死的就来吧!”(未完待续。)

ps:最近比较忙,时间紧张……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