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天陆传说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水性杨花
    两人不答话,只是互相看着对方,那眼神,简直想从对方身上啃下一块肉似的。

    见此,那银面白甲女子也无奈,只能宣布:“这一场算平局吧!”

    佣兵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练气境的,算平局。四级武者境的群战也是平局,但是五级武者境的战斗,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大胜利。一时间,那些佣兵们走起路来都仰着头,不可一世。

    至于古蛮族那边,一个个都垂头丧气地散去。不过对此,银面白甲女子也不以为意,反正是一场娱乐罢了,至于会不会影响到他们对付凶蛮,这她倒不太担心。

    “你们两个跟我来吧!”那银面白甲女子对着芊芊和小狼女沉声道。

    听到这话,不经意间,陆凤儿向前迈了一步,神色中充满戒备。

    “咋了?你想跟我打啊?”察觉到他的小动作,那银面白甲女子转头看他,没好气道。

    陆凤儿不答话,只是死死地盯着她。

    “真是个不怕虎的小牛犊!”看得陆凤儿这模样,那银面白甲女子不气反乐了:“放心好了,你们也跟着一起来吧,不会害了你们的,血城大当家!”

    “唔?”陆凤儿倒是一愣,她是怎么知道他是血城的?他可不认为自家佣兵团名气能大到这种程度。

    ‘噗呲!’见得陆凤儿那傻愣愣的模样,那银面白甲女子终于是忍不住笑出声:“你是在想我是怎么知道血城的是吗?”

    “嗯!”陆凤儿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到我营帐里说吧,我还欠了你家二当家一件宝物呢。”那银面白甲女子笑道,说罢便转身离去。

    于是,陆凤儿他们三人亦是一头雾水地跟上。

    那银面白甲女子带他们到了的营帐,里面桌椅茶几,一应俱全。营帐尽头的那张大床还用上等的狼皮铺盖好。

    陆凤儿不禁感叹,跟她的营帐比起来,他们住的简直就是贫民窟。

    “坐!”进了营帐之后,那银面白甲女子示意他们四人坐在一张圆桌前,随口问道:“你们要喝些什么吗?”

    “啊?!”陆凤儿一愣,没反应过来:“不.....不用了!”

    “这么客气干嘛!”那银面白甲女子语气间略带笑意,让人感到如沐春风:“要喝酒吗?这东西我这里倒没有!”

    “不.......果汁就好了!”听此,陆凤儿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我们也要果汁!”小颖和芊芊亦是附和道。

    “好!”那银面白甲女子笑盈盈地应承下来。

    “烟语你要什么?也果汁吧?”那银面白甲女子看向那小狼女。陆凤儿他们才知道这看着像大小姐的小狼女,名字叫烟语。

    “不!不要!我要马奶!”那名为烟语的少女鼓着腮帮道。

    “拿都都帮你拿了,你平日里不是最喜欢和果汁吗!”那银面白甲女子不管她的小情绪,把果汁放在她的前面。而小狼女好似赌气一般,一口咬住那吸管,狠狠地吸起来。

    “嗯........该从哪里说起呢.......”那银面白甲女子想了一会儿,还是拿下了自己的面具,一副能魅惑众生的绝色面容出现在陆凤儿他们的眼前。

    细看之下,她和那小狼女居然有七八分相像,但是比之于她,少了几分娇蛮,多了些成熟与温婉:“还记得我吗?大小姐?”

    “大......大小姐?”小狼女一愣,看向对面的芊芊。

    而芊芊已经张大了嘴巴,一脸震惊,几乎说不出话来:“你.......你......”

    “对,就是我!”那女子微微一笑。

    “原来是你!”芊芊失声惊叫。

    “唔?”陆凤儿和小颖不明所以,望向芊芊。

    “难怪张老才会一手操办这个任务,难怪他会特异找上门来,说动我们去参加这个任务。我说呢!什么涉及到古蛮族和佣兵工会的关系,都是狗屁!原来都是那老东西的馊主意!”芊芊当看到眼前女子面容之际,已经完全醒悟过来。

    “大小姐,注意用词!你现在可是代表着你的爹呢!”那女子笑意嫣然,这一颦一笑之间,颠倒众生。

    可惜此地就陆凤儿一个男儿才能好好欣赏这一道风景。

    “哼!那老东西要脸不!”芊芊冷哼一声。

    这话听得那女子不禁一愣,旋即忍俊不禁,抚掌而笑:“哈哈!知父莫若女啊!知父莫若女!”

    “芊芊,你跟眼前这位究竟是怎么关系?”小颖轻轻地戳了戳芊芊手臂,好奇地问道。

    芊芊看了她一眼。

    那女子会意,笑道:“没事,你说吧!”

    听此,即便是那一直崇拜着小姨的小狼女都大感兴趣起来。

    “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那老东西要娶一位女子过门吗?”芊芊得到首肯之后,才开口说道。

    “嗯!”小颖点了点头,一脸震惊道:“难不成........”

    “嗯!我小颖姐果然聪明!”芊芊点了点头。

    “不过最后却是那老东西被我姐姐甩了一巴掌告吹,但我想按那老东西那色胚样,可舍不得就这么放弃你吧?”芊芊转过头问道。

    “这.....我不知道该不该说!”那女子也是犹豫了一会。

    芊芊却是不以为意道:“尽管说,不用给他留面子,他什么德性我和姐姐早就琢磨透了!”

    “好,那我就说了.......你爹等那阵子过去了,是来找过我,说还爱着我,想再娶我进门的。但是进了你家门见到这副场景后我就想清楚了,既然这样,我犯得着参与你们家的家庭纷争吗?到时候怕还得搞得里外不是人!”

    “因此,我便决定跟他断了联系,直接回到天狼草原,你说我好端端的放着我的大小姐不做,还寄人篱下给人做小的干嘛?有病啊!”说起这,那女子肚子里也是有一股怨气,如今才稍稍表露出来。

    那小狼女在边上看得一惊一乍,她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事!

    “说的是!”芊芊对此颇感赞同。

    但是随即,她便一脸贼笑着戳戳那女子的小臂:“那美女姐姐,给我们所说呗,你当初是怎么给他拐骗到混乱之地的?也好让小陆多学着点。”

    陆凤儿当即脑袋一懵,扯了扯嘴角。但是好奇心却令得他在这个时候下意识地不开口。

    瞧得芊芊这副模样,那女子也是一脸好笑,对芊芊不禁多了几分喜爱。

    于是,她也不藏掖着,带着几分回忆的神色,缓缓道来:“刚遇见你爹的时候,我在天狼山脉中,正巧被一只化晶级别的天狼追杀。”

    “因为最近这百年内,不知怎么的,我们古蛮运气不错,觉醒了两人都是顶级血脉,一个是我,另外一个就是这位,我的小侄女了!”说到这,她拍了拍那小狼女的肩膀。

    而那小狼女见芊芊看向她,傲娇地别过头,摆出一副我不是那么好说话的模样。但是芊芊却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女子身上,听她继续说道:

    “因此,我们两人引入的都是最契合我们古蛮族的天狼精血。传说我们的先祖就是人类女子和那位曾经最强霸主,名为‘啸月’的天狼结合所诞下的子嗣,按理来讲我们和天狼族应该是同源。”

    “但是很不巧,那天我遇见的那匹天狼却认为,这是在践踏他们先祖的尊严,二话不说便开始追杀我。我当初差一点就被它给杀了,不过正巧你爹赶到,帮我打退了那匹天狼,说起来,你爹还是我的救命恩人!”

    “并且当初我还是假丹境,而你爹则已经是小宗师境的强者,我对他不免多出一种钦佩与欣赏。”

    “后来和你爹一直在天狼山脉中闯荡了一个余月,其中你爹一路上对我也颇为照顾.....”

    “是不是还老是用花言巧语哄你!”芊芊这时候突然冒出一句话,将她打断。

    那女子听了不禁捂嘴而笑,满脸通红:“对!还会花言巧语!当初我被哄得可是云里雾里的。所以啊,没经历过这些情情爱爱的我,少女心泛滥,都不知道我脑子里在想些什么,稀里糊涂地便跟着你爹回了混乱之地,然后才有了之后的那一幕。”

    “不过在回混乱之地之前,我只知道你爹有一位已经过世了的妻子,直到被你姐姐这么一闹,才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姐姐!”

    “就知道!”芊芊轻蔑地冷哼了声。

    “回来之后,刚开始心里还是一阵绞痛,但是后来我就想清楚了,救命恩人是救命恩人,爱情是爱情,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欠你爹的,我尽量用别的方面来还,但是要是要我再跟他有什么牵扯的,他是想也不要再想。像你爹这样水性杨花的男人,我说句实话,还真不靠谱!”那女子摇了摇头道。

    “水性杨花的.......男人......”陆凤儿满头黑线,嘀咕了句。

    但是却没想到这简单的一句话却犯了众怒,芊芊转过头,恶狠狠地瞪着他,对着他就是一通批斗:“就许你们男人说我们女人水性杨花啊?”

    这句话一出,那女子亦是一脸好笑,对着陆凤儿故意冷哼了一声:

    “对!就许你们男人说我们女人水性杨花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