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那大长公主人人现在在哪呢?”

    铁林抬手指了指山顶的方向,“前面灵泉寺。”

    “山顶灵泉寺?”抬头看了看山顶灵泉寺还有这么远,阮峥又不禁有好奇道,“话说回来,你们这护国将军府行事作风也真是够奇怪的哈,

    就这么祖孙二人,还非得前后脚分开走,她也不怕出意外,竟然不和大长公主坐一个马车走?”

    “嗯,林……林大小姐调皮,一时贪玩,走着走着,大雪天里就跟丢了。”铁林回头瞅了瞅林飒等人马车消失的方向,如实答道。

    “那,暂且信你们这次就是。”解除了对林飒等人的怀疑,乍一想到大长公主就在前面灵泉寺,阮峥不禁两眼冒光,靠近铁林,蠢蠢欲动的试探道,“那个,在下想劳烦铁统领禀告一声,一会阮某可否亲去拜会一下大长公主呀?”

    “这事呀,怕得需要公子你陪着我们上山一趟,由大长公主亲自决定,”铁林想了想,坦言道,“不过想来依大长公主一惯的为人和作派,前去拜会的话,问题应该不会太大。”

    “行,那大家就都撤吧,”事已至此,见一切说开,阮峥倒也没再过多坚持,回头叮嘱那侍卫道,“小森你一会带着人继续在山间搜索,寻找刺客。”

    “是!”那侍卫习惯的答完,再一想,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不禁好奇道,“只是公子您呢?您难道不和我们一起吗?”

    “刚才不是说了嘛,我一会得跟着人去趟灵泉寺,亲自拜会一下,”阮峥将那侍卫往旁边扯了扯,轻声解释道,“你想啊,传说中大燕国女神一样存在的大长公主,就在上面寺庙呢,

    我总得亲自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到底有什么魔力让祖父魂牵梦绕了这么多年,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如果能带个信物什么回去的话,不是也能让老爷子高兴高兴嘛。

    至于你,一会带着人将这附近山上再搜一遍,一个时辰后,咱们就在前面那破庙里汇合。”

    “是,公子放心,小的一定不会漏过任何一个细节,誓将那刺客揪出来。”那侍卫领了命,只留了两个人跟着阮峥后,带着剩下的人,迅速又四散开来,向四周搜人去了。

    见自己的人走远了,阮峥这才转身看向铁林,“铁统领还请前面带路!”

    “阮公子也请!”

    没费一刀一兵,事情妥善解决,阮峥和铁林亦十分友好的骑着高头大马,一路顺着林飒前面的车辙,朝着山上灵泉寺走去。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前面林飒的马车这会却并没有继续朝着山上赶,

    而是吱嘎一声,突然停在了路中间。

    “哎哟,小姐,不好了,”花灵将马车突然一停,忽然钻进车厢,着急的喊道,“长升哥还没有回来呢?刚才见到长福哥一激动,咱们倒是把长升哥的事给忘了呀……”

    “对呀,我说这半天总感觉少了什么,倒把长升给忘了,”角落闭养神的魏嬷嬷一听,心里咯噔一下,不禁也担心道,“你说长升他一个人去迎战那么多人,不会出什么事吧?”

    因为这会一心沉浸在对这铁林的好奇中,林飒也是一时忘了长升的事,这会听两人一提起,也是头皮不禁一麻。

    不过她是三个人中的主心骨,这个时候大家都急,她自是不能也跟着乱了分寸。

    遂沉下心来,认真分析道,“想来应该不会吧?

    这会有铁统领在那,想来只要他出手,自是能将阮峥的人全都拦下的,

    而只要阮峥点头,不再追着咱们查刺客之事,长升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差错吧……”

    林飒这边正认真分析着,就见花灵突然在旁边不停的扯她的衣服,“小……小姐……”

    林飒被扯的有些烦躁,一把甩开花灵道,“你这臭丫头又干嘛,干嘛又要扯我的衣服,有话等会再说,我这正分析长升的事呢……”

    “小……小姐,奴婢说的也是长升哥的事……”花灵貌似很激动的,声儿都有些变了,指着外面道,“长升哥,他……他……”

    “长升又怎么啦?你快闭嘴吧,吵的我头都疼了,”

    林飒被闹的烦了,索性也不管花灵了,直接一把中间的小桌,直接定夺道,“算了,有你这臭丫头在这打浑,我也分析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要我说,什么都不用想了,赶紧调头回去,救人要紧。

    算了,一会花灵你歇会,还是我来驾马车,

    毕竟事情查不能再拖了,别再碰到那些个心狠手辣侍机报复的,因着前面咱们伤了他们的人,这会再逮着长升出气……”

    林飒说着,就欲从车厢里钻出来,往车辕上坐,企图亲自驾车回去寻人,

    不料人刚探出车厢,脚都还没出来,就见旁边突然有人在激动喊自己,“小……小姐,让您担心了,小……小的回来了。”

    林飒抬头,就见车旁边站着的,满头大汗,脸上带笑,气喘吁吁的,不是长升还能是谁。

    “长升你这么半天都去哪了?可担心死我们了,”一见长升回来了,魏嬷嬷爬出来,激动的一把上前拉住人,关切道,“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刚才那帮人没对你怎么样吧?

    都怪我,都怪我,我老婆子年纪大了,没及时提醒小姐,大家早些回去帮你。

    你说你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回头可怎么向梅香姐交差呀……”

    “嬷嬷您放心,我没事,其实刚才根本没和他们怎么动手。”长升抹了把头上的汗,云淡风轻道。

    “怎么可能?那些人哪有那么好,怕是见你一个人冲上去,他们没少和你纠缠吧?”花灵打量着长升,不相信道。

    “真的,我没有说谎。”长升说完,左右看了看,这才将头探过来,轻声向几人小声禀报道,“其实那帮人根本不是西夏的,是我们自己人。”

    “自己人?这话如何讲?”花灵追问道,

    “嗯,确实是我们林家的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