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烂柯棋缘 > 第358章 现原形
    陆山君咆哮的时刻,背后妖气隐隐汇聚成一个模糊的虚影,是一只恐怖的怪物,偏偏却有几分人像,十分诡异和骇人。

    “嗷吼————”

    隆隆隆隆隆隆……

    音哮和狂风持续了一小会,曾经的鹿鸣禅院如今的大明寺,整个寺庙各处的瓦片都在抖动,周围山林的树木也在摇摆。

    站在寺院大门口的一众僧人竟然在刚刚的吼声中,有种难以站稳的感觉,也不得不全都捂住了耳朵,那门口守门的僧人更是已经蹲在地上抱着耳朵。

    好一会后,这吼声才逐渐平息下来,一众人甚至有几个神情带着恍惚和茫然。

    几个老僧看向陆山君的表情已经忌惮到了极点,这绝对不是普通妖怪,已经化形不说,这种压迫感极强的妖气和刚刚的那种虚影才是真正需要注意的。

    但其实陆山君针对的并非是外头这些和尚,在寺院钟楼上,负责敲钟的僧人也才从刚才的震撼中清醒过来,双手离开一直捂住的耳朵,甩了甩头看向身前挂着的大钟。

    这大钟看起来毫无变化,但这僧人撞了这么多年的钟,早已经对此钟了如指掌,绕到钟身另一侧,果然见到了有两道细细的裂纹,如若直接用钟锤撞击,恐怕这大钟就会碎开。

    寺院门口下方的台阶上,陆山君理了理自己那因为咆哮而有些散乱的鬓发,随后才再次开口道。

    “陆某现在讲话,应该稍多了一分说服力,让赵龙出来见我吧,在下也不想和列位高僧起冲突。”

    陆山君语气平静,但对面老僧却无法完全泰然处之了。

    “陆施主,觉明潜心修佛,正在关禅之际,他早已断去一切尘缘,并非什么罪大恶极之徒,我观施主虽然是妖,但却通情达理,禅院清静之地,也不方便妖修入内,施主还是请回吧。”

    “施主?我可不曾布施什么东西给你们,也没有这种打算,如何称得上施主呢,不若老和尚还是叫我孽障吧。”

    陆山君这是在讽刺老和尚刚刚气势逼人直呼“妖孽”,见到不可力敌就立刻缓和。

    “都是修行人,人族修士比我妖族更讲求修心之道,赵龙若是真的身正不怕影子斜,出来自然是没有任何危险的,就算躲着不出来也无用,他不出来我就进去。”

    说话间,陆山君已经重新拾阶而上,一步步接近大明寺。

    每接近一步,身形上就弥漫出一阵好似黑烟一样的东西,甚至扭曲了一众僧人的部分视线,看起来陆山君脚下的台阶都好似已经凹陷下去,显得极为不真实。

    明明是人形在接近,好似有一头巨兽缓慢靠近。

    领头的老僧大喝一声展开双臂随后再合拢。

    “善哉大明王佛……!”

    佛音阵阵带起明黄光芒,将心神被慑的一众僧人喊醒了。

    “守住心神,他这是慑心妖法,你们进寺院去,以佛法对抗,念诵明王咒!”

    “走,快进寺院!”“快快快!”

    除了三个老僧还在外头,原本气势汹汹的一众僧人全都退回寺院,在院门前两边盘腿坐下。

    “念诵大明咒,恭请大明王化身佛法庇护!”

    一众盘腿而坐的僧人双手合十双目紧闭,口中异口同声念诵佛音。

    “唵……嘛……呢……叭……咪……吽……”

    在佛音起来的瞬间,整座大明寺中的和尚都听到了大明咒,不论是真正修佛的修士,还是普通和尚,全都就地盘腿坐下,跟随这一期念诵大明咒。

    法音在短时间内震耳欲聋,整个大明寺中都有明黄色佛光不断闪耀。

    陆山君的脚步就停在寺院庙门两丈之外,同三个老僧对视,周围的佛音因为针对的是他,所以听着极为刺耳,令他心情也越来越差。

    一阵阵佛光弥漫,也加持到了三位老僧身上,使得他们浑身镀上一层金色,气势大涨的同时也更显庄严肃穆。

    “陆施主,现在退去还来得及,若执迷不悟,我佛明王有降妖伏魔之法!唵……嘛……呢……叭……咪……吽……”

    老僧真言大明咒一起,居然化为六个金色文字落到手上,一双手掌弥漫着金光,仿佛随时会打落下来。

    “呱噪,给我让开。”

    陆山君喝骂一句,一步跨出已经朝着寺院冲去,右手成爪挥击而上,只不过凝实的妖气和法力并未使得这一击展现锐利,就像是猛虎拍击,以击退为先而不求伤敌。

    “吼……”

    老僧也在同一刻出手挥掌。

    “执迷不悟,着!”

    金光与妖气在寺院门前碰撞,轰击出一道爆裂的光环。

    “轰隆……”

    狂风骤起,寺院不少地方的瓦片都被掀飞,而交手双方这一击对拼不过是开始,在接触的一瞬间,三个老僧就已经一起发难,将陆山君围在中间。

    一道道金光好似粘稠的大网,在陆山君左右探视的时刻,将其罩落其中。

    “我佛明王!”

    “降妖伏魔!”

    “妖孽受死!”

    三个老僧原本枯瘦的身体现在却肌肉狰狞,从三个方向以肉掌,脚踢以及禅杖击打攻击陆山君。

    “轰~”“砰~”“砰~”“轰~”“轰~”“砰~”……

    一阵阵金光闪耀,三个老僧饱含佛法的攻击竟然极为凌厉迅捷,陆山君一人在其中挥臂抵挡,好似被压制在了下风,甚至每一次对撞都有些龇牙咧嘴的疼痛感。

    周围的金光越来越盛,将妖气压制。

    “佛门清净之地,容不得你放肆!”

    “妖孽,还不快快现出原形!”

    “唵……嘛……呢……叭……咪……吽……”

    老僧的喝骂声和整个寺院的佛音真言,好似无孔不入一般,每时每刻都在响起,影响着陆山君的动作,更是令他显得越来越头痛。

    刷……

    一道显赫金光汇聚于老僧禅杖上,凌空打落,另外两名老僧双手合十,大声念诵法咒,周围金光大网猝然收紧,居然将陆山君周身上下缠绕束缚。

    “当————”

    禅杖重重的打在陆山君额前,爆出一道璀璨得有些刺眼的金光,将陆山君打得单膝跪地。

    “善哉大明王佛!妖孽,是你自己不退,休怪我佛法无情!”

    老僧一手按住禅杖,一手以佛礼呼佛号。

    “唵……嘛……呢……叭……咪……吽……”

    周围的佛音更显嘹亮,无数金光从寺院中心主殿的大明王佛塑身中流出,甚至将寺院周围都渲染成一片淡淡的金色。

    “滋滋….滋滋滋……”

    佛门金光在禅杖上浓郁至极,禅杖好似温度极高,将陆山君的额前灼出好几处焦痕伤口,甚至印到了前骨之上。

    “妖孽,现出原形!”

    陆山君咧了咧嘴,抬头看看眼前压着禅杖让他起不了身的老僧,双目已经由原先的黑色化为一片黑黄,虹膜更是呈现一轮轮金丝,瞳孔缩成一个小点,呈现的也是金黄色。

    一种野兽龇牙咧嘴的低声嘶吼声隐隐在周围弥漫,一股更加压抑的气息开始蔓延。

    “我敬此处乃是佛门修行之地,亦顾及当年高人教诲,对你们百般忍让,现在到了这个地步,我出手重些,纵然是先生亲至也不会怪罪于我了!呵呵呵呵…….”

    陆山君一点点崩直跪下去的那条腿,身形也慢慢拔高。

    抓住禅杖的老僧金色的手臂上肌肉一块块隆起,从一手变为两手,双臂微微抖动着死死压住禅杖,但却无法将陆山君逐渐抬高的身躯在压下去。

    老僧已经掌控不住禅杖,眼睁睁看着陆山君站直身躯,这体魄比起刚才魁梧不少,身高已经到了老僧需要抬头仰视的地步,并且还在变大。

    虽然此时还是人形,但体表已经开始逐渐变得粗糙,皮肤颜色和身躯骨骼也开始变化。

    “嗬……要我现出原形?那陆某就成员了你们!”

    话音落下,陆山君的身形就急速膨胀,身上的衣衫颜色先化为黑黄,随后贴于皮表化为毛皮,手脚筋骨凸显,越来越尖锐越来越巨大,肩膀扩宽变大,背部一节节脊柱隆起……

    领头的老僧早已握不住禅杖也收不回来,任由参战被陆山君的变化越带越高,一阵阵浓烈的妖气好似模糊了空气的热流,使得在大明寺所有僧人眼中,天空都显得有些扭曲。

    三个老僧和寺院中僧人的佛法从未停下,也不断以真言汇聚而挥掌攻击,却好似在此刻都失去了效果,打在妖气环绕的躯体上就如同巨石落水,听得一声响之后就再无反应。

    领头僧人见势不妙,大喝一声。

    “用降魔镇山**!”

    下一刻,几个老僧双掌合十大声诵经,佛音也越来越浩荡,原先的金网形成一个金色的罩子,将陆山君压制其中。

    “唵……嘛……呢……叭……咪……吽……”

    金光巨罩好似重若万钧,“砰”得一声就砸到地面,甚至砸穿诸多台阶,印入山体之中。

    只是仅仅片刻之后,这罩子就开始越来越大,三个老僧合十的双掌也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好似双掌之间有什么药强行撑开。

    无穷妖气从金光巨罩下方喷薄而出,呈现火焰焚烧之像,天空已经原本的金色佛光已经被黑风和虚无妖火所取代。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金色巨罩不断抖动,其上隐隐浮现一座金色的大山虚像,却已经开始骨裂。

    “嗷吼————”

    虎啸响起的同一刻。

    “轰隆……”

    “砰”“砰”“砰”

    金光巨罩炸开,三个老僧直面爆炸,分三个方向被弹飞。

    “砰……”

    其中一个老僧直接砸在寺院墙上,嵌入墙中将墙壁砸得龟裂。

    “噗……”一口透着些许淡金色的鲜血吐出,老僧从墙上滑落,双掌撑地才没有躺倒,颤颤巍巍的看向寺院前方。

    整个寺院的真言佛音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安静下来,所有僧人都骇然的抬头望向寺门前方。

    一只楼宇般大小的怪物呈现在眼前,似虎非虎,似魔非魔,巨虎身躯之上,细看亦有人面之像,身后的尾巴扫过则会带起一道道虚影,好似有多尾闪动。

    无尽妖气冲天而起,引动视觉上产生种种异像,妖气流动中好似无穷火焰想着八方蔓延,恍若烈焰漫天黑风缠绕。

    巨兽身上伸出一只爪子,轻轻将嵌入额头的禅杖抓住取下,看了看后咧嘴一笑,然后随爪一甩。

    “呜……”

    禅杖带着破空声击穿寺院其中一间禅房,“轰……”一声砸毁半间屋子之后撞入地下两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