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北颂 > 第0513章 宝物难献(祝兄弟姐妹们,新年快乐!)
    张士逊一瞬间脸颊变成了酱紫色,多次开口,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西域的风貌卷宗,他是真没看,不仅他没看,朝堂上有一大部分官员都没看。

    他们不是忙着弹劾王曾、弹劾吕夷简,就是忙着往烟花柳巷里钻,那有闲暇去看劳什子的西域风貌卷宗。

    文武百官在赵祯冰冷的声音中,齐齐保持了沉默。

    张士逊算是装在枪口上了,他们可不愿意陪着张士逊一起受罚。

    盲目的妄言,被赵祯当场抓住,当场揭穿,谁了救不了他。

    死道友不死贫道,是朝堂上最根本的为官之道。

    “即日起,你手上的差事,就交给手下的左侍郎处理。你就潜心在家,给朕好好看看西域风貌卷宗。朕每过一旬,就会考校你一番。

    朕给你五次机会,五次过后,你若还是这般无知。

    朕就罢了你一切官爵,没收你的家财,将你赶出汴京城。”

    赵祯掷地有声的冷喝。

    文武百官们齐齐垂着脑袋,一句话也不敢说。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赵祯已经被张士逊的无知给激怒了,不然他不会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一点儿言面也不给张士逊留,这个时候跑去触赵祯的眉头,下场一定不会太好。

    如今的赵祯,已经不是昔日的那个赵祯。

    他的仁慈,只留给朝堂上少数真心实意帮他做事的人。

    面对其他人,他只有霸道、蛮横、狠辣。

    张士逊哆嗦着匍匐在地,哀嚎道:“臣谢主隆恩……”

    赵祯冷哼了一声,没有再看张士逊一眼。

    杜衍瞥了一眼匍匐在地的张士逊,心里暗叹了一声,踏前一步,朗声道:“启奏官家,有关西域风貌卷宗,臣已经阅读过半,臣以为,臣已经对西域有所了解。

    据臣所知,西域并没有得胜川一地,所以臣怀疑寇吏部急报上的所奏。”

    赵祯听到了杜衍的话,脸色缓和了三分,“杜爱卿一句话,足以证明,杜爱卿有听朕的吩咐,去阅读西域风貌卷宗。

    诚如杜爱卿所言,此前的西域,并没有得胜川。

    得胜川是寇爱卿为了庆贺我军大捷,特地为达川谷新改的名字。”

    “达川谷?!”

    赵祯话音落地,杜衍重复了一句地名,微微愣了一下,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起了一张简陋的地图。

    不等杜衍回过神,就听赵祯继续道:“朕知道尔等中间,依旧有人不信。陈琳,将急报传下去,让满朝文武看看,朕的寇卿,是如何打出一场惊天大胜的。”

    陈琳从龙案上捧过了急报,送到了吕夷简手里。

    吕夷简急忙接过了急报,仔细的阅读了起来。

    就在吕夷简阅读急报的时候,赵祯再次开口,“看过了急报以后,别吹毛求疵的挑刺,也别拿什么为避免武人跋扈,需要打压之类的话说事。

    寇卿是文臣,不是武臣。

    寇卿有没有错,你们说了不算,朕说了才算。

    谁若是有异议,朕可以给他三千捧日军将士,让他领着去西域。

    若是他能打出同样的战功,朕就收回朕刚才说过的话。”

    文武百官们脸色十分难看,却也没有开口,一个个翘首以盼的想看吕夷简手里的那份急报。

    吕夷简快速的看完了急报,一脸敬佩的道:“了不起……我不如亦……”

    说话间,吕夷简将手里的急报,递给了在他身边焦急的等着的张知白。

    张知白拿过了急报以后,迫不及待的开始

    赵祯见到了急报落在了张知白手里,缓缓的又一次开口,“尔等看过了急报以后,一起议一议,看看如何赏赐寇卿,如何赏赐捧日军将士,如何赏赐那些帮着将士们杀敌的义士,如何赏赐愿意依附我大宋,并且在得胜川一战中,帮我大宋大破黄头回纥十四万精兵的旦山部。”

    赵祯说完这话,不再言语。

    急报在文武百官们手里传阅着。

    每一个看过急报的人,皆震惊的瞪大眼。

    每一个没看过急报的人,一个个踮起脚尖,恨不得快点看看急报上写着什么。

    工部尚书王云升看过了急报以后,果断的对赵祯拱手道:“臣为官家贺,为我大宋贺。”

    赵祯闻言,十分满意的点点头,“王卿不错……”

    王云升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杜衍看过了文书以后,皱起了眉头。

    赵祯看到了杜衍神色不对,微微眯了眯眼。

    杜衍对赵祯拱手一礼,沉吟道:“臣想知道,红夷炮、火枪、无敌地雷炮是何物,又是何人所造,为何有如此大的威力,竟然比朝廷制造的床弩等物还利害。”

    赵祯微微一愣,没料到杜衍会问出这个问题。

    他也没见过三种物件,所以并不知道三个物件的模样。

    他只知道,寇季手艺高超,有神匠之能,总是能拿出一些十分厉害的东西。

    赵祯思量了一下,看向了王云升,“王卿,你给满朝文武讲讲,火枪、红夷炮、无敌地雷炮,皆是何物。”

    王云升早已投靠了寇季。

    所以寇季在营造火枪、红夷炮、无敌地雷炮的时候,并没有隐瞒他。

    反而特地将他唤到了城外的锻造作坊,亲自給他讲解了一番三样武器。

    并且叮嘱他,一定要牢记。

    因为三样武器一旦出现在人前,一定会被问起。

    到时候他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一定会被人耻笑。

    王云升经过了寇季的叮嘱,对三样武器格外上心,所以赵祯如今问起,他胸有成竹。

    “回官家,火枪、红夷炮、无敌地雷炮,皆是工部铸造监会同锻钢作坊兵器锻造坊,一起研制出的火器。”

    “火器?”

    垂拱殿内看过急报的人皆是一愣。

    杜衍沉吟道:“火器我倒是有所耳闻,可火器的杀伤力有限,用于战事,效果并不明显,一直被摒弃在军械外。

    工部是如何研制出杀伤力巨大的火器?

    又是如何锻造的?”

    王云升面对杜衍的疑问,笑道:“一般的火器,自然没有多大杀伤力。可我工部和锻钢作坊铸造的火器,却有不同。

    百虎齐奔,如今已经逐渐的送到了各军军营,相信诸位都见过。

    火枪便是在百虎齐奔的基础上,研制出的一种可以单人操控的武器。

    用火药代替了弓弦,作为助力。

    用铁丸代替箭矢,作为杀人利器。”

    杜衍皱眉道:“圆滚滚的铁丸,杀伤力比锋利的箭矢还强?”

    王云升笑道:“诸位对药发傀儡应该不陌生。药发傀儡爆炸时,足以射上百丈高空。被它携带入空中的木片,也能伤人。

    铁丸也是如此。

    在火药的推动下,杀伤力极强。

    皮甲一击而穿。

    比弓弩轻,比弓弩更容易操纵。

    更重要的是,只要是个人,稍微训练一下,就能熟练的使用火枪。

    培育一个合格的弓弩手,需要两三年。

    可培育一个火枪手,只需要七日。”

    此话一出,殿内的文武百官皆倒吸了一口凉气。

    文武百官们并没有见识过火枪,没有直观的去体验火枪的杀伤力。

    但是对于培育火枪手和弓弩手的时间,他们却能理解一二。

    大宋最强横的军械是什么?

    步人甲?!

    错!

    大宋最强横的是弓弩。

    大宋拥有世界上最强横的弓弩。

    其数量,大宋之外任何一国,也没有办法媲美。

    弓弩可是大宋主要作战武器之一。

    在战场上起着重大的作用。

    弓弩,大宋不缺。

    可弓弩手大宋却很缺。

    若是火枪的出现,能够代替弓弩,并且能轻易操纵,拿大宋兵马的战斗力将会直线上升。

    满朝文武怀着震惊的目光盯着王云升。

    高处恭迫不及待的问道:“红夷炮又是何物?无敌地雷炮又是何物?”

    王云升笑道:“如果说火枪是弓弩的话,那么红夷炮就相当于床弩。比床弩更方便操作,比床弩杀伤力更大。”

    “嗯……”

    王云升沉吟了一下,比喻道:“床弩一枪射出,可以在城墙上扎出一个深洞。红夷炮一炮打出,可以在城头上打出一个巨大的豁口。

    将投石机和床弩的威能结合起来,就是红夷炮的威能。

    至于无敌地雷炮,它就像是一个埋在地里的药发傀儡。”

    “嘭的一声从地底下炸响,不仅能够掀翻它头顶的泥土,还能将泥土之上奔跑的马匹、骑兵,掀翻在地。”

    “……”

    王云升大致的描述了一番,满朝文武听的一脸懵。

    虽然王云升描述的很直观,他们大致也能猜到,三种武器的威能。

    可他们还是想亲眼见识见识。

    “工部有没有,能不能拿出来让我们所有人看看?”

    吕夷简沉声问道。

    赵祯也十分好奇的看着王云升。

    王云升苦笑了一声,“没有……”

    高处恭听到这话急了,“工部造的,工部会没有。”

    王云升苦笑道:“是工部造的没错,可锻造工艺,工部却没有。”

    杜衍黑着脸道:“寇季私藏军国重器的锻造工艺?!”

    王云升翻了个白眼,“东西是寇吏部带着人研制出来的,你说他需要私藏吗?”

    杜衍老脸一红,沉声道:“如此军国重器,为何不献给朝廷?”

    王云升摊开了手,“献不起,也不敢献。”

    此话一出,满朝文武脸色皆一变。

    杜衍瞪着眼,扑到了王云升面前,怒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云升认真的道:“研制火炮、红夷炮、无敌地雷炮之初,我和寇吏部皆奏请过朝廷,请朝廷拨付一部分钱财,用于研制新军械。

    可诸位是怎么做的?

    诸位联手阻止的此事,声称朝廷的军械已经足够用了。

    不仅不准我们研制军械,甚至连我们申请朝廷批复用于营造军械研究之处的土地也没有批复。

    如今新军械研制出来了,朝廷看到了好处,想要强占。

    你觉得寇吏部会答应吗?”

    杜衍冷哼道:“有什么不能答应的?为国出力,那是我们身为人臣的职责。况且,寇季献上了新军械,朝廷不会忘记他的功劳,会补偿他研制军械期间所耗费的钱财。”

    王云升幽幽道:“一千万贯,朝廷拿得出吗?”

    杜衍愕然的瞪起眼,愤怒的道:“胡说八道,就算是纯金的军械,也不值这么多钱。”

    王云升苦笑了一声,“我也是这般跟寇吏部说的,然后寇吏部拿出了一张清单给我,看过了清单以后,我再也说不出类似的话。

    我等并非匠人,所以不知道匠人在研制一种新东西的时候,所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心力。

    百虎齐奔是寇吏部无偿献给朝廷的。

    可你知道百虎齐奔研制过程中,耗费了多少吗?

    足足百万贯。

    从简化弓弩,化弓弩为筒,再到将筒弩集成束,看似简单。

    中间却是耗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一步一步的尝试出的。

    火枪、红夷炮、无敌地雷炮,也是如此。

    特别是红夷炮。

    全重足足百斤之巨。

    先后用生铁、熟铁、铜、镔铁、钢,等多种材料尝试过。

    为了验证是否有危险,往往需要一批铸出十几门,一一尝试。

    生铁、熟铁先不论,单单是铜、镔铁、钢,三种材料的价值,诸位应该清清楚楚。”

    满朝文武听到这话,一个个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许久以后,高处恭幽幽的长叹了一声,“昔日,我父帮着太祖皇帝精造床弩的时候,确实耗费了大量钱财。”

    王云升缓缓点点头,又道:“匠人们辛辛苦苦,耗费了无数钱财、心力研制出的东西,朝廷只给一些铜钱赏赐,就轻易的将其拿走。

    长此以往,民间的匠人们造出了好东西,又怎么可能会献给朝廷?

    他们只会拿着东西,逃出我大宋,投奔西夏,投奔辽国。

    在西夏、辽国换取高官侯爵。

    诸位都知道寇府养了一大帮子匠人,也知道这些匠人们总是能研制出能利国利民的好东西。

    相信诸位都很羡慕寇府有这么一大帮子能手。

    可诸位谁真的去寇府的匠人们居住的院子里看过?”

    王云升用手指了指自己,“我去过,我看过他们为了研制东西,日夜不眠不休,我看过他们为了研制东西,耗费了大量珍贵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