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怒海争锋 > 第199章 全面开团
    凯瑟琳夫人早早准备晚宴,特制海龟汤,还没进屋就能闻到香味。

    罗文从商会顺了两瓶奥特兰克烈酒,这年头只要是奥特兰克生产的特产,都贵得离谱。

    奥特兰克匹瑞诺德王室当了二五仔,为了保护王室基业,背叛联盟,跟部落签订停战协议,为旧部落军队开启通往北方的通道。

    兽人战争结束,联盟各国高层彻底清算了艾登·匹瑞诺德。当然,也包括他的政治集团。

    这对联盟来说,是快意恩仇。联盟将战争叛徒绳之于法,大快人心。

    但对于奥特兰克民众而言,无疑是一场灾难。

    奥特兰克王国本就是建立在奥特兰克山脉的国度,适合耕种的土地稀少,大部分民众依靠着酿酒产业以及奶酪产业维持生计。

    虽然奥特兰克王室并不是什么好鸟,但王庭在联盟中有地位,国内的产品能够以较高的价格,买到联盟各国。

    奥特兰克的酒制品、奶酪口味独特,味道醇香,很有市场。

    民众们的赋税较高,好在生意做的还好。大家的生活也还说得过去。

    王庭解散,奥特兰克王国被洛丹伦瓜分土地后,奥特兰克的民众失去了王庭的保护。有脑子的人都找准机会,钻到洛丹伦王权体制下,老实本分的平民只能继续在奥特兰克生产劳动。

    洛丹伦王国派来的地方官员,比匹瑞诺德王室还要苛刻,强征赋税,导致民众们生活苦不堪言,纷纷流亡。

    这一来二去,人走茶凉,奥特兰克的酒制品没了生产员,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奥特兰克的民众们拥抱了联盟的荣耀,但失去了还算富足的生活。想来也是讽刺。

    凯瑟琳将罗文和吉安娜迎到客厅,母女拥抱,走到一旁说着悄悄话。

    罗文找了个地方坐下,家里没有侍女,只能自己沏茶。

    正当罗文翻箱倒柜寻找茶壶和茶盏的时候,比罗文小两岁的金发少年,提着一套茶具,赶忙来到罗文身边。

    “姐夫,别找了。我都给你带来了。”坦瑞德提了提手中的茶具,耸耸肩,一脸讨好罗文的面色。

    坦瑞德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跟罗文这样的老滑头相比,自然是个纯情少年。

    心中有什么想法,肯定藏不住。

    “今天不上学?作业写完了么?哦,对了军事理论课学的怎么样,我来考考你。”罗文素质三连,想探探坦瑞德的底。

    坦瑞德瞪大了眼睛,放下手中的茶具,赶忙后退一步。

    姐夫说话怎么跟父亲一样,亏我还这么崇拜他。

    看着坦瑞德被吓得倒抽凉气,魂不守舍,罗文主动起身,拍拍坦瑞德肩膀,示意他坐下。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找我。”罗文表情温和,笑道。

    不愧是姐夫,就是机智。在军事学院,我夸我姐夫牛逼,那群家伙还不信。说什么我姐夫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得罪了这么多人还想活?

    我看你们这群蠢蛋的好日子才到头了。

    坦瑞德的确是找罗文有事,而且不是一般的事情。

    “确实是有事,姐夫。”坦瑞德也不藏着掖着,坦白的说道。

    “直说就行。”罗文到了两杯茶,推给坦瑞德一杯。

    坦瑞德摆摆手,从怀中取出一瓶橙色果汁,嘿嘿一笑:“我不喝茶,我喝这个。”

    “随意,说事。”

    坦瑞德的事情,对于罗文而言也不是什么大事。

    作为戴林上将的儿子,坦瑞德之所以找罗文,是因为戴林上将不会直接插手这方面的事物。

    伸张正义的人要交给库国律法,而不是靠单纯的个人权势。

    戴林上将作为库国领袖,处理日常军务和家族议会关系,就已经无法脱身。况且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

    坦瑞德年轻气盛,也不明白这个道理。

    “他们在旧德鲁斯特的海滨村,抓了好几个漂亮女孩。将她们关在了伯拉勒斯南区的残月酒店。”坦瑞德说这事的时候十分激动,恨不得现在就将那两个混蛋抓回来,基尔给他们砍断。

    罗文见怪不怪,艾泽拉斯又不是现代社会。手里有了权势,自然要去用。

    这些二世祖,有着父辈撑腰。不能说为所欲为,但搞点这种混蛋勾当,还不是信手拈来。

    “你去把她们救了?”

    “那是肯定的。我还将这两个王八蛋痛打了一顿。你不知道,我去的时候,那两个小姑娘衣不蔽体,身上有那么多伤痕。脖子也是红红的,双眼无神,怕光,怕人...”坦瑞德怒火中烧,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罗文微笑点头,称赞坦瑞德说:“你做的不错,是库国的好青年。”

    “之前哥哥还在的时候,就经常跟那些贵族子嗣打架。父亲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我好像能理解哥哥为什么老跟人打架了。这根本不是母亲说的哥哥是个好战分子。而是真的有很多让人看不惯的事。我那时候还小,不明白。现在我是感同身受。”坦瑞德不想还好,越想越气。

    针对这两个混蛋的事情,坦瑞德特意去找了伯拉勒斯审判所举报这两个混蛋。人证物证俱在,审判所拿走了坦瑞德的材料,口头回答说尽快处理。

    在伯拉勒斯举报了这两个混蛋,坦瑞德还不放心,去了旧德鲁斯特议事厅,也将这件事情汇报给了当地行政机构。

    按道理,这两个混蛋就算是不坐监狱,也要被抓起来啊。

    可惜,坦瑞德每天都还能在军事学院看到这两个野杂种。而且这两个野杂种,一点也不怕坦瑞德。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气到半死。坦瑞德就是再单纯,也知道自己的身份。

    他是戴林上将的儿子,换在联盟王国,那就是王子。

    一个王子举报犯罪,审判所都能治之不理,没有任何举动,何况是底层的民众?

    坦瑞德世界观遭受到了猛烈冲击,为此跟父亲大吵了一架。

    戴林让坦瑞德按照程序走,实在不行就去找罗文,让他帮着处理这件事。

    当然,这话坦瑞德没敢跟罗文说。说出来那意思就好像拿着姐夫当枪使了。

    “这群狗杂碎凭什么享受特权?我气不过,一定要将他们关起来。”坦瑞德将希望全都寄托在罗文身上,目光凛然,满是正义。

    艾泽拉斯联盟各国的政治体制,也就是库尔提拉斯较为先进,有点资本主义萌芽的味道。

    换做其他联盟各国,都是封建政治。

    统治阶级不是人民,自然无法得到保障。

    罗文很想拒绝,他确实很忙。不过这事让罗文知道了,不帮着小舅子处理,也说不过去。

    而且,罗文也被库国的贵族特权阶级气的够呛。

    反正与贵族集团的梁子已经结下了,也不怕把事情闹大。

    要做就要做绝,经济贸易不给活路,官职和权利也要连根拔起。斩草要除根,省得这群家伙以后找麻烦。

    “你实话跟我说啊,弟弟。”

    “姐夫,你直说。”

    “这事是不是戴林上将推给我的...”

    “难怪姐姐迷的你死死地,姐夫你可太厉害了。”

    敢情我这老丈人,是铁了心让我放开手脚干了。

    戴林一身便服,回家之后,大家伙忙碌着开始吃饭。

    自从上次军事会议结束,戴林跟罗文见面,不谈公事,直说家事。

    酒过三巡,戴林说起了正事:“我跟阿迪乌斯写信聊过了,明年仲夏节,你们结婚。”

    吉安娜心里乐开了花,温柔的望着罗文,二人视线相对,满眼都是爱意。

    ......

    拜伦手握圣光战锤,展开手脚,丝毫不虚。

    黢黑的中年男子看到闹事的人是圣骑士,脸色又黑了不少。

    “卫兵,动手,把他给我抓起来!”

    艾瑞克急忙过去劝说会场的管事人,添油加醋道:“雷基阁下,这位圣骑士...是诺文顿家族的人,我们最好不要为难他。”

    艾瑞克强行读重了诺文顿家族,看热闹不嫌事大。

    这1000金币花了,那就不能白花。既然拜伦不愿意加入,那就只好让你去死。

    诚然,诺文顿家族经过阿迪乌斯勋爵经营,变成了一股清流。

    他的儿子上台之后,诺文顿家族更是变本加厉,彻底断绝了与这个地下世界的往来。

    现在诺文顿家族掌握着库国超过70%的贸易份额,利润高的惊人。可惜,这些钱全部进了诺文顿家族的账目,而不是这里。

    诺文顿家族试图与所有贵族阶层为敌,那就全方位开战,不留任何死角。

    能来地下世界消遣的贵族,那就意味着无路可退。一旦被清算,都要被关押至托儿达戈。

    罗文不是要与整个库国贵族集团为敌么?现在你的手下已经见识到了黑暗,要是继续一意孤行,那就是玉石俱焚。

    “放心,我不会为难他。既然诺文顿家族要彻底撕破脸皮,我怎么会在意一个圣骑士的生死。”雷基招招手,四名黑衣卫兵,从四个方向冲向拜伦。

    四名四级潜行职业者,拜伦集中精神,做足了战斗准备。

    他紧紧捏着埃伦送给他的显影之尘,只要剥离潜行职业者的阴影,他们就是一群稍微灵活一点的战士。

    动了!

    潜行者一拥而上,拜伦作为同级职业者,自然无法从围殴中做出有效反抗。何况敌人在暗,他在明。

    先撒一把粉再说。

    拜伦金光大方,提前交了保命技能,圣盾术。

    潜行者的匕首刺向圣盾,被卸了大部分力道。

    与此同时,显影之尘的光点,缓缓附着在四名潜行者的皮甲,将其和阴影剥离开来。

    埃伦可真是好兄弟,拜伦在心中沉吟一声,战锤抡向靠在身前的潜行者。

    这他妈是什么鬼玩意,粘到身上怎么拍不掉。

    拍不掉,我帮你!

    一锤抡过去,蒙面盗贼直接晕了过去。

    还剩三个。拜伦嘴角上扬,心中压力减轻了几分。

    雷基没想到拜伦还有这种手段,竟然能将潜行者从阴影中抓出来。

    为了少生祸端,他决定直接出手。

    黑影晃动,雷基消失在人群前方,直接冲到拜伦身前。

    拜伦意识到了危险到来,抬手准备给雷基一击制裁。

    但他的速度并没有雷基迅速。

    雷基的真实身份,是一名黑暗法师。

    冰冷的锁链触及拜伦身躯,将其死死锁住,动弹不得。

    拜伦从没见过这种诡异的法术,但或许是因为死过一次,他却一点都不虚。

    圣骑士无所畏惧,何况是屈屈死亡。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但是你的眼睛,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雷基指露蓝色火焰,渐渐刺向拜伦的瞳孔。

    拜伦闭上眼睛,保命技能刚刚已经交了,现在他也毫无办法。

    妈个鸡,老子就算是瞎了,也要让你们下地狱。

    呼!拜伦只感觉身体变轻,身体失重,仿佛被丢尽了一个无底洞。

    啪叽,落点好像计算错了。不过没关系,拜伦身体这么健壮,应该没问题。

    罗宁跟随七号,来到伯拉勒斯的地下世界。

    “好久不见了,雷基阁下。”罗宁揉捏手腕,像是见到了老朋友。

    雷基瞳孔紧缩,呼吸频率加速,罗宁怎么会找到这个地方。

    该死,差点忘了,拜伦是诺文顿家族的人。而罗宁魔导师是罗文那小鬼的法术顾问。

    雷基强作镇定:“罗宁魔导师,你现在已经不是肯瑞托的人,不要多管闲事。”

    “你说的对,但帮着克尔苏加德清理门户,我非常乐意。”罗宁跟这种黑暗系法师交手,那就是一句话—能动手,绝不逼逼。

    一个在达拉然手染多条性命的混蛋,既然还能在这里逍遥法外,真当没有公理和正义了?

    雷基这样的法外狂徒,人人得而诛之。

    话音未落,一发强力奥术冲击,已经在雷基胸前炸响。

    罗宁作为达拉然年轻一代佼佼者,实力自然是没的说。就算将其拿到天空议会,能跟他交手的议员,也不多。

    这可是继卡德加之后的又一位魔导师新星,雷基这样的臭鱼烂虾,也就只能欺负一下拜伦。还是没了圣盾术的拜伦。

    雷基慌了,这一发奥术冲击,差点将他送入暗影过度。

    雷基是真正见识过死亡的人,亡灵系法术,给予过他最深刻的体验。

    “等等,我可以交换,用一个情报换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