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上神种田之后 > 0239 隐藏的皇子
    “不好意思,并不是。”白束摊手,对此事实表示无奈。

    风萧瑟僵住,夜风吹来,他觉得自己已经凌乱了。

    恍惚间,能够听见“吧唧”一声玻璃脆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发生了破碎。

    一天之内接连遭到两个巨大的打击,风萧瑟觉得自己还能撑到现在,全凭一口不服气吊着。

    “节哀。”白束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已经了解到事实真相并不严重的她,转身便回房去了。

    风萧瑟:“......”我觉得这个世界对我有恶意!

    今晚对于某人来说注定是个无眠夜。

    次日,大堂内,白束看着对面顶着乌黑眼圈的风萧瑟,再次对他的遭遇表示了同情。

    铃铛挂还挂在腰间,只要一不小心碰到,便会发出叮铃铃的脆响声,若是喜欢的,便觉得好听,若是不喜欢,如同白束这般的,便会觉得烦躁。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受的刺激太大,从早上起来到这会儿用早膳,风萧瑟只要一有空就用手指拨弄一下铃铛,以此表达自己的怨念。

    出于对他情场上的失意,白束等人对他这种作死的举动选择了无视。

    倒是银蕊姬没反应过来任何异常,只觉得风萧瑟一个大男人居然喜欢玩铃铛有点奇葩。

    但见白束等人一脸的习以为常,她便猜他可能一直都是这样,自己是大惊小怪了,乖巧吃着早膳,努力习惯这样娘们儿的男人。

    风萧瑟可不知道银蕊姬这么想自己,若是知道,他恐怕早就把这小铃铛给丢了。

    于是,周围人便发现,角落里这桌的气氛格外诡异。

    突然,不知是谁说了句“塞外又开战了”,成功把众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怎么了?哪里又开战?”有人好奇追问。

    原先说话那人见有那么多人感兴趣,便道:“是塞外,巫族与玄天又开战了!”

    玄天?

    正在吃东西的白束等人突然顿了一下,默契抬头看向元苟。

    果不然,他早已经放下碗筷,被对方给吸引过去,神情凝重。

    “怎么的怎么的?怎么又开战了?道友你快说说看。”

    有人催促,那人更来兴致,干脆起身,对着大家伙说:“有人可能不知道这玄天与巫族的情况,我便先同大家伙讲一讲,捋清楚这两边的关系,咱们再说这次的战斗。”

    “这玄天国在塞外几个小国之间,实力最弱,面积也最小,但在一千年前,他们的祖先却是南边山林沼泽里的霸主。”

    “听说因为玄天第一任王与巫族的女人相恋诞下异类,使得巫族遭到诅咒,巫族部落首领命族人杀了这异类和王后,王为了给妻儿报仇,便下令将所有巫族格杀,从此这玄天与巫族部落就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怨......”

    “巫族的巫术厉害呀,族中大巫可操控百虫,诡异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倾族一战,玄天不敌,退出沼泽,归守山林。”

    “后王又集聚国内所有屠巫武士,修养之后,反击重创巫族,至此这两国之间便接下了世代仇怨,不是今日你打我,便是明日我打你。”

    说到这,不知历史的人已经听得入了迷,只有零星一两人还在追问此次两国为何而战。

    “说起此次这一战,那还真是与往日有些不同,听说是玄天国三皇子慕容秋迪囚禁了巫族圣女苏黎,这才有此一战......”

    “巫女圣女?”元苟自顾低喃,外界的一切仿佛早已经被他屏蔽在外,他皱着眉头,反复否认:“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风萧瑟突然凑近,放大的脸成功将元苟吓得浑身一哆嗦。

    “你干嘛啊你!”元苟腾的站了起来,嫌弃喝道:“你别挨我这么近,我恶心!”

    风萧瑟愕然,叉腰不解反问在场白束几人:“我这两天是冲撞扫把星了吗?怎么你们这一个两个的都嫌弃小爷我?简直不可理喻!”

    得,这一个两个都不正常了。

    “呼~”白束长叹一口气,在两人打起来之前,冷喝了一声:“闭嘴!回屋!”

    看来是她给他们的自由过了火,居然敢在她面前呵斥起来了,真当她堂堂神君这么好脾气?

    冷眼一扫,两人立马焉巴。

    碧莲姐妹再显星星眼,满脸崇拜的跟在自家主子后面,丢给二人一个孤傲的背影,屁颠屁颠回了房间。

    “谄媚!”风萧瑟撇了撇嘴,表示自己看着姐妹俩不起。

    当然,他只敢小小声的说一下,嘴巴皮子动了动,压根没敢说出声。

    元苟斜了他一眼,想着玄天的战事,懒得在和他争执,默默跟着回了房。

    银蕊姬看看他,又看看远去的白束,作为外人,她也只能多吃两口菜压压惊,并不能多做些什么。

    等人在屋内聚齐,白束几人把元苟一人圈在中间,碧莲投来一张椅子,碧池将他摁上去坐着,开始了三堂会审。

    碧池抱臂威胁:“苟子,我们家主子觉得你该好好交代一下你自己的身世了。”

    “没错,老实交代,你到底是什么身份?”风萧瑟在旁附和,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得瑟表情,看得元苟想打人。

    他抬眸看向最中间的白束,她表情淡然,一双深邃眼眸仿佛早已经看穿一切。

    在她面前,他的确没有再撒谎的勇气。

    “老板,其实,我的父亲是玄天国的国王,我的真名叫做慕容元苟,在家里兄弟姐妹中排第七,上有四个哥哥,两个姐姐,还有一个妹妹。”

    “哟呵!这么说你还是皇子咯?”风萧瑟挑眉戏谑问道。

    元苟没搭理他,继续说:“七年前我为了能够结束玄天与巫族之间的恩怨,便带上随从与侍卫前来盛启国,想要修习最高深的道法。”

    “却没想到,还没进入盛启地界,便遇到一队实力高强的散修,将我的随从与侍卫杀害,准备好的钱财也被一抢而光。”

    “而我.......”他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自嘲笑道:“竟因为这张好看点的脸,还有特殊的金火木至阳灵根,虽被卖到奴隶场,却也侥幸捡回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