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城姬三国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护民祭
    护民祠所“祭”的,自然是为了“护民”而牺牲的烈士,大多是军中战死的将士。

    也有一部分是在各种民生工程的攻坚中,死于意外、亦或是过劳猝死的基层吏员。

    简雍作为徐州府的使者,也被顺便邀请观礼,如果事先不说的话,以这规模而论,简雍甚至怀疑是要祭天地。

    更令简雍惊讶,甚至“不安”的是……

    不仅无数金陵百姓,当天衣着、神色肃穆的在城外观礼,甚至扬州其他各郡各县,也有些百姓自发的前来!

    简雍还特地打探过,真的是自发,并不是强行征调……

    迎回英烈的环节时,白图亲自在最前方,赤足而行,咏唱楚辞吴韵的祭词,带着后面捧着牌位的礼部吏员、烈士家属,将他们的牌位送进了护民祠的时候,周围的百姓也跟着唱起了祭词……

    感受其他人的情绪,本就是简雍的强项。

    他能够感觉到,此时周围的百姓和烈士家属,不仅是在哀恸,还有对这些牌位的主人的崇敬,这些烈士家属的情绪中还带着自豪……

    以及最令简雍不安的,人群之中涌动着……斗志!

    不仅是将军府的幕僚臣子,连治下的百姓,这时都没有因为战事不利,而对将军府失去信心,反而斗志冲冲。

    这斗志反应到简雍心里,就成了忧心忡忡。

    眼前的将军府治下的百姓,已经不像是诸侯争锋中,被“压榨”的工具人,反倒有些西汉鼎盛、武帝北伐匈奴时,上下一心、青壮踊跃参军,民间乐于看到战报,家中有人死在战场上,也能昂首挺胸的架势。

    这不仅意味着将军府治下,民心并没有被战事不利所拖累,而且也意味着……民力没什么损耗——哪怕再怎么强调“情怀”,如果民间百姓已经五劳七伤、民力透支,也很难有这样的反应!

    就像是武帝后期,国力凋敝,给百姓打鸡血也没用……

    白图带头引路,将英灵牌位送入护民祠之后,又在高台上开始演讲。

    整个护民祠前的广场,周围的墙壁在设计时就考虑了扩音、聚音的问题,地下也埋了传音的旱井道,加上白图在台上使用铜质的巨型声桶,以及战甲的扩音功能……哪怕周围有数万百姓,在安静时也能听到白图的话!

    而且令简雍感慨的是,白图的演讲,显然是为这些人所讲,并没有之乎者也的繁文缛节,遣词用句接近于民间白话。

    “今年是建安五年,在匡扶汉室、在为荆州百姓而战的路上,有一千七百六十二位战士,永远的倒在了战场上,他们之中还有五百多位,至今连衣冠冢都还没能回来……

    不过我相信,他们的英灵,一定不会被万水千山所阻隔,早已魂归故里,看着我们继续在为匡扶汉室、在为‘仁者爱人’而奋斗!

    在民部的鄱阳海昏县水利建设中,还有这样一群人,每天起早贪黑,勘测着当地的水文状况,甚至为了勘明暴雨后的具体情况,而冒险在五月十七,鄱阳的那场暴雨后,进入涨水区段测量流速,海昏县民部县吏张浦、徐丁、陆东,落水牺牲……”

    接着白图讲了好几起,因公牺牲的例子,这些人同样被搬入了护民祠。

    简雍几乎肯定确信,这些故事虽然是真的,但这讲述方式,肯定是有专人捉刀,令他们听起来更有感染力。

    而且简雍在将军府中,的确看到了与许都、与徐州、与天下其他地方,所不同的一面——情怀。

    如今天下诸侯割据,十之有九是为了私利而相互攻讦,军队能聚得起来,一半靠得胜后的重利、一半靠强压逼迫,基层战将几乎被作为消耗品,自然很难有什么“情怀”。

    其他各层官吏,虽然不免有真心为民者,但却少之又少……

    在将军府治下,即使将滤镜去掉,从官吏到民众,“情怀”相比于其他诸侯,甚至相比于强盛时的汉王朝也是耀眼的!

    哪怕简雍一直觉得,自家主公就是个有情怀的人,是真心为了百姓、为了汉室,比根本瞧不出个人的真实目的的白图,要更有情怀得多。

    然而以徐州治下,比较将军府的话……差之远已!

    难道就是靠那些戏班子?靠什么民用邸报?靠那白图一场场的“表演”?

    简雍心里也在琢磨,将军府的成功原因,可惜却不得要领。

    总觉得他看到的这些,似乎都对此有帮助,不过同时也觉得……应该没有这么大的效果!

    “愿这一年来,为了天下百姓福祉而战斗牺牲,为了基层建设而牺牲,为了探索新航路、新未来而牺牲的英雄们,永垂不朽!愿千百年前、千百年后,为‘仁者爱人’所牺牲的英雄们,永垂不朽!”白图在慷慨激昂中,结束了演说。

    简雍期间在用观人之能,偷偷观察白图时,本来是想要瞧瞧,他是真的如自己所说般为国为民,还是果不其然的“大伪似真”……

    然而,因为白图的精神力太强,简雍完全看不出端倪——之前在面对面时也是如此,曾经那个在徐州时,很容易就可以“哄”开心的小伙子,现在已经令自己看不透了!

    这次白图讲的久,简雍想要慢慢瞧。

    刚好将军府的规矩,也和其他地方不大一样,不仅不需要下面的百姓低头,甚至还鼓励大家看向白图。

    怎料小半个时辰过去,简雍还是丝毫都看不透,只是在最后结尾的时候……

    白图身后骤然爆发出耀眼的七色虹光,晃得简雍差点瞎了眼,低头挤出了几滴泪水!

    其他人不明就里,尤其是简雍周围还是将军府的幕僚,此时见到徐州府的使者,居然……在自家主公演讲后“潸然泪下”?

    周围短暂的惊愕之后,简雍发现不屑、尴尬与敬佩夹杂的眼神,纷纷向自己投来。

    不愧是徐州府的使者,和丞相府的那个司马朗有一拼!

    而且还够努力!

    连听别人家的主公演讲,居然也能装出这么感动的样子……

    一个个挤了挤,发现自己根本哭不出来后,更加幽怨的看着简雍。

    简雍:……

    善于读情绪的简雍,很快也明白了大家在幽怨什么,心里越发的委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