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科幻小说 > 星空寻道记 > 第315章 春水复痕
    两人一路追逐,身下景色快速变幻,渐渐飞过浪波般的折皱山系。

    章程苦不堪言,数次诱使陈画亮出身形好用隐雷锁定,却总被陈画不允,只得全力驱使飞剑一路激飞,想以速度摆脱。

    陈画计谋得逞,自不会如章程所愿,一但章程停下言说,就是一道气劲攻击,打得章程翻出筋斗,只能往大裂谷方向逃窜。

    而且,就是不现身,稳稳掌握着局势。

    章程本想教训下自己这前世的徒弟,没想到骑虎难下。面对一个隐形的出窍仙人,囊中武器无一有用,又不可能使用核掸,加之担心苏梅和欧阳,不知如何摆脱困局,心头焦急。

    前方景色一变,原本的山林突然转为草原,草原尽处大地尽成黑色。

    再飞近一看,哪里是土壤,全是黑乎乎,成波浪状的黑色岩浆岩。

    黑光一闪,章程落在一处黑呼呼的大圆石上,回身叫道:

    “陈画,算你利害,但你也追不上我,我们算平手如何?”

    空中却远远传来陈画女童般的笑声:“大男人的,少废话,快接招吧!”

    章程暗自叫苦,刚一变向射起,一道气劲就打在身上,空中翻出几个滚,只好又向前激飞。

    眼前出现一道宽广又深不见底的黑色裂谷,章程猛的惊醒,居然来到大裂谷了?

    顿时明白陈画意图,赶紧刹住,转身怒喝道:“陈画,莫非你想取我性命?”

    下面阴森森的深不可测,两旁岩浆石成波浪状向外层层翻叠,一草一树皆无,给人很大的压迫感。

    “你的小命,我可没兴趣,只要你交出玄天飞剑,休了我师娘,放你一马又如何?”

    陈画声音飘逸,也不知人在哪个方位。

    章程有苦难言,总不能说自己就是你师父吧,那只会火上浇油,只好叫道:“陈画,你再不住手,别怪我用大杀器了!”

    手中摸到一枚核弹。

    陈画哈哈大笑:“也罢,谅你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就让你一步又如何?”

    说完,隐形一收,现出身形。

    章程一看,此女正在自己上方,居高临下,一脸得意。

    章程无耐,只好驱使飞剑一绕而上,体内分出那两道微能灌注于掌心。

    待到杀近,见陈画正举扇欲摇,立刻加速变向,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直扑进三十米内,双掌猛的击出。

    陈画一楞,怎没见章程速度有减?手来不及收回,一扇内劲竟然打空,慌忙向后一飘,堪堪躲过。

    没想章程一见打空,竟不留手,双掌又全力打来,这时已不到十米。

    陈画慌忙向上纵飞,哪知居然慢了一步,章程外放气劲着实打在小腿之上,人被打出一个前翻。

    心中暗凛: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此人速度不受大裂谷重力的影响?

    心中不服,缓缓朝裂谷上空飘去,口中却道:“小白脸,看不出你速度还挺快嘛!再来!”

    章程首次得手,心中大喜,也不细思,故伎重施,驾着那飞剑一射而上,瞧准时机,往左侧一晃奔出一个弧线,双掌全力击出。

    陈画再次低估了章程速度,又一扇击空,再想退时,竟是自己速度变慢了,身子一滞,差点又被击中。

    空中飘出数百米,底下是深不见底的裂谷,神色凝重起来。

    大裂谷的重力不但对章程没有影响,反到拖慢了自己的速度?

    再不敢大意,双手舞出一个手式,却挥扇向章程杀来。

    章程两次占了上风,正是得意之时,全力施为,欲好好教训这前徒弟,也是全力施为。

    向前一个激射,又向上飞出一个弧线,双掌一压,居高临下打向陈画。

    哪知陈画先发后至,刚才却是虚招,现在却是全力一扇迎上章程。

    “轰!”一声巨大的空爆炸响,两人在空中毫无花巧的硬拼了一记。

    金刚后期对出窍中期。

    章程尽管习得部分吴栩的**真功,却哪里比得过出窍中期的全力一击,气劲震来,人往后几个倒翻才稳住身形。

    一看陈画,不过是后退了一步而已。

    双臂一阵酸麻,又见陈画杀来,慌忙向后急退。

    哪知陈华却不追了,宫扇轻摇,说道:“金刚期也能接我一掌,不错!”

    章程暗叫惭愧,这实力的差距哪能靠一身宝物能弥补的。这无极之名更不用提了,哪有师父打不过徒弟?

    陈画刚才一招先发后至,也是她自创的春水十三式中的“春水暗渡”,正擅于以慢打快,章程一个不防,硬接了她一招,这下试出差距来了。

    陈画心中一松,一力降十会,终究还是自己稳赢的局面。

    懒懒道:“这样吧,小白脸,你只要能接我三掌而不受伤,我就放过你们,不然,就交出玄天飞剑,休了我那师娘!”

    章程暗暗思量,到没发现陈画行动已然变慢,自忖有辟易犴甲护身,打不过是肯定的,受伤应该不会。

    大声道:“一言为定,如是我接你三掌,毫发无伤,你还得叫我一声‘师父’!”

    陈画扬头而笑,如听天外玄谈,宫扇一收,两目圆瞪:“好!”

    话音一落,竟飘飘杀了过来。

    “第一掌,春水无情!”

    章程微能尽涌双臂,感觉一道巨大澎湃的力量冲来。

    双臂一扬,大吼一声:“花里胡哨!”

    一声闷响,章程被轻松震退。

    心中顿时狐疑,这陈画搞什么名堂?这招看上去来势汹汹,却最多使了五成力!

    “不错!不错!连筋斗都不翻了。”陈画反到一脸喜色。

    章程更是摸不着头脑,“陈画徒儿,要是后面两掌也是这般软绵绵,你直接认输好了。”

    陈画怪眼一翻,“谁是你徒儿!”

    突然加速向章程冲来,口中喝道:“春水复痕!”

    章程早全身戒备,见陈画冲近,双掌一伸,又是十层功力尽力打出。

    感觉却无甚冲击传来,再一看,陈画竟身体如水波一样,毫不阻碍地穿过外放气劲,加速向章程射来。

    两人相距不到十米,这哪里躲得过?看上去陈画要撞入章程怀中一样。

    章程慌忙后射,到底晚了一步,陈画两只手掌直接和章程对了个结实。

    两人掌心相对,面孔近在咫尺,呼吸可闻,章程慌忙撤手,却发现手象是被粘住一般,竟是撤不开。

    这一来,更是将陈画拉近。心思一慌,却见陈画面带狞笑,手上微能竟如潮般向对方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