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喜剧大世界 > 第1034章 电影节二三事(四)
    身为摄影师/艺术家的jr不得不跳出他的职业身份,甚至跳出《脸庞,村庄》为二人圈定的角色限制,化身为“少女之心”的抚慰者。

    二人静静面对着日内瓦湖,湖水温润,但却与诺曼底海滩潮水的汹涌殊无二致。他们所寻觅和记录的脸庞,最终在拍摄者瓦尔达自己的脑海中找到了回响。

    这不禁让人想起哥伦比亚作家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小说《百年孤独》的结尾:

    “他再次跳读去寻索自己死亡的日期和情形。但没等看到最后一行便已明白自己不会再走出这房间,因为可以预料这座镜子之城或蜃景之城将在奥雷里亚诺巴比伦全部译出羊皮卷之时被飓风抹去,从世人记忆中根除,羊庆卷上所载一切自永远至永远不会再重复,因为注定经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在大地上出现……”

    观众从最初的沉闷,到此刻的专注。这是非常新鲜的观影体验,集体性的无意识,个体的孤独,乃至生命,都可以批量生产。

    彭毅诚看得也很认真,不时跟瓦尔达交谈几句。

    203部参展影片,他挑了15部作为重点。平均每天跑两家影院,介绍主创团队,向观众推荐,顺便担当主持。

    在戛纳,每一部竞赛影片的首映礼,组委会主席都会参加,并且亲自推介。但在金龙国际电影节,你指望谁来做?

    陈万秋部长?还是华影的钟少秋?那太不符合华国的特色了。

    所以,这次电影节的展映和青年电影计划这两项工作,已快占满彭毅诚的行程,他只希望还能有些富余,好去电影交易市场转转。

    老实讲,观众在影院看一部纪录片的经验非常少,会困,会无聊,甚至提前离场。今儿就很遗憾,有几对情侣实在忍受不了,选择了离开。

    不过还好,大部分人都看进去了。

    《脸庞,村庄》终于结束了。

    彭毅诚又把主创请上台与大家交流,观众的情绪都很高涨,因为片子确实很好,而且也没有这么大咖的翻译兼主持人。

    等忙完这些,已到了晚饭时间。

    他急匆匆的下楼,在路边买了个超土豪的煎饼果子,一边吃一边直奔国家会议中心那里还有一群人在等着他商量青年电影扶持计划的事情。

    ……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晚了点!”

    19点左右,彭毅诚快步走进一间会议室,顾不上别的,先是连连道歉。

    “没事儿,我们也刚到。小诚吃饭了吗?”

    “路上吃了,刚从展映那边过来。”

    问话的是个女人,50来岁,******。这位叫周金兰,文化部电影剧作中心副主任。

    她的丈夫是韦德央,是华国电影圈大神级别的编剧。

    两届金龙最佳编剧,两届华表,一届飞天,算国内获得荣誉最多的编剧之一。

    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叫夏港,也是华国资深的导演,拍过《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大撒把》。

    还有彭毅诚很喜欢的一部片《与往事干杯》。

    至于对面的两位,一个是文化界,一个是传媒界,根本不熟。而这五个人,便是青年电影计划的评审团成员。

    彭毅诚急匆匆地进来,初时没注意,坐下之后才发现这个格局:一张长桌,左右各两人,特意留着主位。也就是他被无意间让到了今晚的主持会议的领导位置上。

    彭毅诚顿时尴尬,屋子里都是前辈,即便在电影圈里他的身份确实最高,但毕竟身份这东西又不是官职,不能拿到明面上来摆。

    但他已经坐下来了,又不好起身,毕竟今晚的会议他确实。

    正纠结间,周金兰非常善解人意,知道彭毅诚可能很少参与这种场合,更没有主持这种会议的经验,主动笑道:“我们之前没做讨论,现在人齐了,咱们开始吗?”

    “……”

    彭毅诚一听这种征询的口吻,便知众人对自己主持会议的态度了,于是也不矫情:“好,那就开始吧。”

    ……

    “那我就先说说。”

    夏港显然准备的非常充分,没拿任何资料资料,开口就道:“我们共收到剧本512部,初选有208部,复选有37部,三选剩了10部。其实大家已经有概念了,我就抛砖引玉,列出我的最终名单。”

    他顿了顿,继续道:“第一个,《师父》,作者余云光。剧本结构很一般,故事也没什么亮点,但它关于武术的立意和打斗设计,我觉得有别于传统电影,堪称开宗立派。”

    开宗立派,这四个字的评价不可谓不重。其他四人沉默片刻,那个传媒界的代表首先点头:“同意!”

    “同意!”彭毅诚接道。

    “同意!”周金兰也应道。

    “同意!”

    于是乎,首个名额《功夫》,全票通过。

    但在场的人都已经知道,彭毅诚的公司已经投资这个公司,都开拍了,所以这个名额更多是一个荣誉,方便明年《功夫》能够参加第二届金龙国际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提高作品的知名度和热度。

    “第二个,《柳如是》。”

    夏港接着道:“剧本我不多说,大家都看在眼里,我只想说一句,以如今的市场环境,出现这么正经的历史电影太难得了。”

    “呵……”

    众人轻笑,这个“正经”当然是褒义词。不过周金兰保持谨慎,道:“这片子早就有投资方了,是华南新影计划投资的一个项目,如果咱们选出来,是不是太官方化了?很容易被人往阴谋论和黑幕的角度揣测。”

    新影,是华国新闻电影制片公司的俗称,也是华国的官方电影制片公司之一。

    但这家公司存在感被华影完爆。

    他们送选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借助金龙国际电影节的力量,挣一些噱头和市场合作。

    周金兰提出的问题很实在,几人皆有顾虑,又齐齐看向坐在主持位置上的彭毅诚。

    彭毅诚想了想,道:“确实是好故事,而且他们要用胶片拍摄,这大概是咱们最后一批胶片电影了,应该支持。至于阴谋论,现在哪个公开的活动没有这东西。只要人家是按规章选送,我们是按照制度评级的,就没理由不让人家入围……我赞成入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