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浑天记 > 第二卷:鬼面生(上) 第一百九十四章:刀向木闫邪,阎王不收爷
    潭水边。

    就在众人被‘硕果’吸引,洛羽正要一步踏出,去取那荧光果实’时。

    “嗖~!哒啦啦...!”

    似铁链穿梭之音,自他们身后骤然响起!

    三人惊愕回首之际,一道流光铁链,已自身后林荫间电射而出,其后竟飞掠跟来一身着蓑衣,头戴斗笠的身影!

    “是木闫邪...小心!”白恋星惊呼而出。

    流光铁链前端尖锥,瞬间便爆射至洛羽面门前!

    “铛!”一声金铁之声乍响!锥头闪烁寒芒,重重地轰击在了洛羽面门之上!

    猝不及防之下,洛羽瞬间便被击飞!身形随之贴着水面倒卷砸入了潭水中,泛起道道水花!

    “羽~!”白恋星花容失色,脱口而呼!

    可就在此时,那流光铁链竟然去势不减,向着呆若木鸡的白恋星缠裹而去。于此电光火石之间,木闫邪已掠过潭水之上,随即落于对岸,转身望向身被流光铁链捆缚的天女。

    “鬼面生...!”莫庄后知后觉,震惊地望着正泛动涟漪的水面。

    可当他望见潭水之上竟然空空如也!他顿时指着木闫邪,惊呼声出:“硕果...他取走了硕果!”

    白恋星仿佛没有听到身旁莫庄之言,只怔怔地望着那不断波动的水面,喃喃问道:“你杀了他?”

    语气虽听得有些淡,却让人丝丝感伤。

    “鬼面生当诛。”木闫邪言语淡漠,毫无感情。

    只见他一收手中流光铁链,白恋星便坐倒在了潭水边...。

    望了眼身旁凄哀的白恋星,与对岸冷血无情的身影,莫庄竟然颤抖着唤出排云刃,指向道木闫邪,颤声道:“你个冷血的疯子!你取宝便是了,为何要杀他?他与你无冤无仇...。”

    木闫邪微微侧目,似是看了眼莫庄,随即淡淡道:“在我眼中没有恩仇,只有大义。”

    说着,他便要转身离去。

    “你,不能走。”就在此时,一极为冰冷的声音传来,透着丝丝恨意。

    莫庄惊讶地望向正缓缓站起,周身已云雾缠绕的白恋星,银雪白发漫飞,轻纱飘浮,一双凤目正闪烁着冷芒。莫庄还是第一次见到,一直都极为清雅出尘的天女,动怒的模样!

    莫庄在其一丈外,仿佛都能感到白恋星身上,散发而出的丝丝寒意!这,还是他认识的天女吗?

    木闫邪似是对天女的反应有些意外,他驻足转身道:“你想杀我?”

    “正是。”白恋星毫不犹豫。

    沉寂不过三息,木闫邪便哼声道:“白恋星,你以为黑刀真不向女子?”

    “拔剑吧。”说着,白恋星挥手洒出数枚云雾锥刺,射向四方,霎那间周遭空间便震动了起来!

    只见,白恋星云袖一展,身前便随之化出一道流光阵纹。而身旁莫庄竟然也开始催动灵力,排云刃上刃气翻飞四溢而起!

    缓缓转过身体,木闫邪伸手握向了黑刀剑柄,他沉声道:“你们会死!”

    白恋星动作未有半点停歇,依旧掐动阵诀,目光冰冷地注视着木闫邪:“你忘了,恋星乃白凤一族?”

    “天凤九变!”木闫邪惊疑了,可随即他又笃定道:“你有人族血脉,合体未成,若强行使用天凤九变秘术,恐怕要在我之前殒命。”

    白恋星闻之,秀眉一颤,可不过片刻,她便神色坚定道:“可那又如何?木闫邪何时变得如此话多?”

    “天女言之有理。”莫庄闻之,心中胆气竟油然而生,他望向木闫邪恨声道:“木闫邪你怕了!”

    “怕?”木闫邪显得有些不屑,他

    缓缓拔动着黑刀,前移脚步微弓身形,显然是准备出手了!

    而莫庄隔着潭水数丈远,仿佛都能感受到自木闫邪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杀气。

    他后退了,身体难以自制地颤抖着后退。排云刃上散发而出的道道刃气,并没有带给他一丝一毫的安全感。他无比的恐惧,甚至埋怨自己为何要与木闫邪刀兵相向。但,他心中却有个沉睡许久的声音在怒喝,‘莫庄,你个孬种,你必须做些什么!必须!’

    所以,他停下了后退的脚步,手握着断刃,双目圆睁着望着斗笠遮盖下的木闫邪,不曾躲闪,不曾逃避,哪怕...会死。

    “莫公子,你还是离去...”身旁白恋星似是想要劝说莫庄离开。显然莫庄的修为与木闫邪差距太大了,毫不夸张的说,木闫邪瞬息之间便可秒杀莫庄!

    可莫庄却摇头道:“不走。我莫庄还有点用处,至少可挡一剑,争一息让你布阵的时间。”

    说着,莫庄不等白恋星劝阻,竟率先向着木闫邪踏出一步,断喝道:“一气排云!”

    随着莫庄断喝声起,只见其手中排云刃,竟然瞬间带起阵阵罡风,化作十数道刃浪,向着对岸木闫邪梳云断水而去!

    白恋星见得莫庄以命为自己博一息布阵时间,她哪还肯犹豫半分?手中界印法诀不断掐动,引动八方共振,云煞四起。

    与此同时,木闫邪黑刀一出,周遭霎那间漆黑一片!金鸣呼啸声、天籁箫音、割戮声,于黑暗中往来穿梭乍响!

    ......

    “我...死了吗?”声音显得很虚弱,周遭一片晦暗。

    玄、白游戈左右,散发出煌煌荧光,正沐罩在躺倒的洛羽身上。

    玄鱼游戈到近前,嗡鸣声回道:“幸有面具阻挡,主人只是头部震荡,暂时昏迷,并无大碍。待白修复身体,主人便可复苏。”

    “哦~”洛羽依旧躺着,随即看了看四周晦暗一片,他疑惑道:“沉心识海了?身体在何处?”

    玄鱼显得颇为轻松,毕竟它与白鱼各司其职,白鱼负责身体的恢复,它则长于神识。

    只见玄鱼围着洛羽转悠道:“主人身体躺在潭水底部。”

    想到自己被木闫邪偷袭,晕厥跌落潭水中,沉入水底也是正常。可一想到上面还有个木闫邪,洛羽竟莫名的担忧了起来。也不知道上面情形如何?木闫邪会否对白恋星与莫庄不利?毕竟木闫邪这人油盐不进,实力又在二人之上。

    想到这,洛羽连忙催促道:“玄、白快些恢复,我要上去看看。”

    玄、白有些犹豫了,尤其是玄鱼,更是劝阻道:“主人,你如今还不是那人对手,此间威压厉害,我游离也不过一丈之外......。”

    洛羽闻之,顿时不爽道:“谁跟你们说我要与他拼命了?要动脑子知道吗?一句话能搞定的事,为何要拼命?”

    说着,洛羽便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玄、白一听顿觉很有道理。

    于是乎,他们便全力施为,洛羽见现在的恢复速度与先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他愕然的惊问:“你们先前是故意拖延时间?”

    玄鱼则理所当然道:“打不过,就装死避一避风头...。”

    “你...你们这都跟谁学的?”显然,洛羽没有想到,一向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玄、白,竟然会玩这一出!

    可就在此时,玄、白则异口同声的回道:“主人。”

    洛羽闻之疑惑不解:“问你们话呢!好好的叫我作......我啊?”

    望着正看向他的玄、白,洛羽愕然之下,竟无言以对!

    .....

    潭水之上,木闫邪手中黑刀一出,周遭霎那间便漆黑一片!金鸣呼啸声、天籁箫音、割戮声,于黑暗中往来穿梭乍响!

    果然一息方过,黑暗便被极亮刺破,无尽剑气已肆掠宣泄而出!

    周遭还未形成的星环夜空结界,也瞬间破碎了。无尽的剑气呼啸在一团云雾界墙之上,云雾墙壁顷刻间寸寸割裂开来,显露而出正吹奏短箫的白恋星!

    那一双秋水般的凤目,无视眼前数十道剑气,只冰冷地盯着对岸的木闫邪。箫音自欢灵短箫中飘荡而出,化作道道音浪光墙,竟将那数十道刚猛剑气,纷纷瓦解。

    望着缓缓放下短箫的白恋星,木闫邪收了黑刀,淡淡道:“你心中牵绊太多,能救下他已是不易,你走吧。”

    说着,木闫邪已单手握住了伤痕累累的莫庄咽喉,将其缓缓拎起。

    看着耷拉着脑袋,鲜血滴落水面奄奄一息的莫庄,白恋星面露不忍,最终叹息道:“放了他,这与他无关。”

    “既然决定拔刀,就要有被屠戮的准备。”木闫邪语气依旧冷淡。

    白恋星自然明白,木闫邪这是不打算放过莫庄了。再者,她还没有听说过,向木闫邪出手的修士,能活着超过三人的。

    不等白恋星再说,只见木闫邪对着奄奄一息的莫庄,竟然赞许道:“你明明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却敢向我出手?难道,我木闫邪看错了。”

    莫庄似乎连抬头的力气都没了,他试了试,发现实在无法抬起沉重的脑袋,只得微微侧首,露出一副满是血痕的面容,盈血而笑:“不错...我都快吓尿了。呵~但...若有人说起今日,我莫庄为情义,敢向黑刀木闫邪...出手,...听着...就了不起。呼~装逼装了一辈子,不就是图个牛逼吗?呵~爷,爷们儿吗?”

    说着,莫庄竟然快意的哼笑了起来?

    而木闫邪那显露在外的冷酷面容,则眉头一皱,手中用力止住其笑声道:“你不错,可以下去向鬼面生炫耀了。”

    “咯咯...!”莫庄咽喉处随之传来,令人牙疼心颤的痛苦声!那是呼吸阻塞,骨骼挤压摩擦的声音!

    “住手!”白恋星见了,凤目一睁,霎那间便要出手相救。

    可就在此时,本该平静的薄雾潭水中,竟瞬间炸开!水花四溅之际,一道黑色的身影犹如蛟龙出水般,破潭而出。

    残影周身火光四溢,所过之处冰封八方,直向木闫邪烈拳轰击而来!

    “鬼面生!”木闫邪何等人物,怎会坐以待毙?

    只见他瞬间弃了莫庄,同时身形暴退一丈,伸手握向剑柄!可恰在此时,破水而出,袭杀而来的鬼面生,竟然改拳为掌,展臂一揽正要跌落的莫庄,随即转身便跑!

    见自己竟然被骗了!

    木闫邪双眉一锁,手中黑刀便要随之拔出。可就在这时,他只觉一股无形之力袭向了自己!

    “吼~!”似龙吟虎啸声自脑中识海炸响!

    木闫邪一时不备,被洛羽乘机放出的玄鱼袭扰识海,瞬间他已单膝跪地,面露痛苦。可这龙吟虎啸声来的快,去的更快!不过一息,便消失无踪,似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可越是这样,木闫邪越觉得诡异。只见他缓缓站起,望向已逃至对岸的鬼面生。

    “你还活着?”白恋星惊喜地看着死而复生的洛羽。

    洛羽则警惕地盯着对岸的木闫邪,回道:“阎王爷不收,没法,只能自己回来了。”

    在白恋星欣喜的笑声中,洛羽看了眼昏厥的莫庄,随即他咧嘴笑望木闫邪:“木闫邪,不劳烦你送他下去见我,我自己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