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慕南枝 > 第八百一十六章 诊脉
    百结这才发现姜宪的异样。

    她心中咯噔一下,一个念头浮上心间,忙道:“郡主这些日子恨不得站着都能睡着……我这就去请常大夫过来……”

    姜宪自从嫁给李谦之后,身子骨大好,连个头疼脑热的都没有,又一会儿太原,一会儿京城的,已经很久没有让常大夫给她请平安脉了。常忍冬乐得清闲,收了好几个徒弟,每天都在由李谦支持下开的药铺里捣腾把汤药制成膏药,减少熬药的环节,好更能够适应战场的环境。只在姜宪回来的那天敷衍地来把了个脉,觉得姜宪的身体好得很,没有姜宪的传唤,他也就没再入府。

    董大小姐听了笑道:“那就有劳百结姐姐了。是不是要先给郡主搭个薄被?这三月的天气看着暖和,可若在外面睡着了,还是很容易着凉的!”

    百结匆匆地点头,召了两个小丫鬟过来交待了一番,小步跑着去了外院。

    董大小姐暗暗在心里奇怪。

    姜宪身边的三等小丫鬟都是通身的气派,比正经人家的小姐也差不到哪里去,百结还是贴身的大丫鬟,从宫里出来的,照理说应该很是沉稳持重才是,就是焦急,也应该放在心里,怎么会小跑起来……

    但她也没有多想,等到小丫鬟拿了薄被过来,她起身接过帮着那小丫鬟给姜宪搭在身上。

    谁知道薄被一落到姜宪的身上,姜宪就睁开了眼睛,睡眼惺忪地道:“我这是怎么了?睡着了?”

    她心中暗自惊讶。

    在宫里久了,有个风吹草动的都可能是大事情,因此她从小就惊醒。更别说这样在外面院子里了,还是有客人在场的情况。若有例外,也只是在李谦的怀里,才会睡得很沉,有时候吵都吵不醒。

    康氏和李冬至关心地走了过来。

    李冬至含煳不清地道:“没事!百结去请常大夫了。嫂嫂多半是没有睡好。”

    姜宪没有计较这些,她讶然地望着李冬至,道:“你这是什么了?”

    “那李子……好酸!”李冬至说着,捂了捂腮,举起手中的茶盅喝了一口,这才能继续回道,“不过,喝了茶就好多了!”

    “有这么酸吗?”姜宪不解地道,顺手拿了个李子咬了一口,道,“我怎么觉得还好啊。酸酸甜甜的,很爽口!”

    她们都不清楚姜宪的口味,自然也不好评价,笑着打趣姜宪不怕酸,却被得了信赶过来的情客听了个正着。她心里不由七上八下的,小心翼翼地帮姜宪掖了掖薄被,斟了一盅半热的茶给姜宪。

    姜宪直嚷太热。

    康氏以为是天气的缘故,情客也不言明,只是笑着又斟了一杯温度略低一些的。

    姜宪喝着茶。

    几个人就围着姜宪说着话。

    不过半炷香的功夫,常大夫就满头大汗的赶了过来。

    见到姜宪面如芙蓉般好生生地坐在那里和人闲聊,他心里一松。

    要是姜宪有个什么事,他可真没有办法向李谦和田医正交代。

    几个人忙避到了旁边的厢房,让常大夫给姜宪把脉。

    平时不过一刻钟就有了结果,这次常大夫却把了左手把右手,折腾了两、三刻钟,让原本以为自己没什么的姜宪都有点吓着了,追问他自己到底是怎样了。

    谁知道常大夫却看了一眼百结,这才道:“脉象上看不出什么,不过郡主这些日子还是要小心点,不要吃太多生冷的东西,不要打什么太极了,也不要出门,我还是像从前那样,每隔三天就来给郡主请一次平安脉。若是有什么异像,也能早点发现。”

    姜宪几个人面面相觑。

    这算是什么病?

    常大夫含煳地道:“因现在还没有看出什么来,因而也不好确诊。不过,总是小心为上。郡主则是想睡就睡,想吃就吃,不要拘着自己就好。等脉象上有什么不一样了,我再给郡主开方子也不迟。”

    姜宪知道给她看病的大夫都是以求稳为上,就算是看出来了什么,若没有十足的把握,也是绝不敢说出来的。好在是她觉得自己的身体真的没有什么异样,而且觉还睡得挺香,睡过之后像补充了元气似的,通体舒畅,也就没有太担心。

    结果当天晚上,李谦从临潼匆匆地赶了回来。

    姜宪望着他在自己面前又惊又喜的面孔,不禁愣愣地道:“我,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要是我真得了什么病,你可一定得告诉我。我要把我的陪嫁都留给阿骥,还得和阿骥约好了,不允许他补贴你的子女。你还这么年轻,肯定会续弦,我才不要把我的银子给你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用呢!”

    李谦哈哈大笑,舒展的眉眼如暗夜里的星子,英俊的让人沉醉。

    “你不是说若是你走在了我的前头,不允许我续弦吗?”他轻轻地抱了抱她,就像在抱一个易碎的琉璃,道:“怎么这才几天没见,你就改变主意了?我不仅可以续弦了,还能和别的女子生孩子了?你这主意变得可真快!我到底是听你的话不续弦呢?还是听你的话续弦呢?”

    姜宪想想,也不禁“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她把手臂软软地搭在了李谦的脖颈上,用一种自以为妩媚的姿势斜睨着李谦,道:“这就得看我的心情了!若是我的心情好呢,就管管你。若是我心情不好呢,你爱怎样就怎样。”

    李谦就陪着她耍花腔。故作诧异地道:“不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才要管着我,心情好的时候就不理我吗?怎么你是反着来的?难怪我一直想讨好你却不得其法?”

    “那是!”姜宪嘻嘻地笑,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是那么容易讨好的吗?

    李谦再次哈哈大笑,轻轻地摸了摸她面颊,捧着她的脸就要亲。

    姜宪却觉得他身上有着浓浓的土腥味,让她有些受不了。

    她只是浅浅的和他接了个吻,就推搡着他:“快去更衣,风尘仆仆的。”

    李谦笑着对她说了一声“对不起”,神色间满是柔情蜜意,道:“太想你了,还没有来得及去洗漱。”

    姜宪点头,心里却颇不以为然。

    他有这么想她吗?

    想她怎么还会把她丢在太原!

    想她怎么还一个人去临潼!

    不过,他连夜从临潼赶回来,应该也是有点想念她的吧!

    姜宪想着,觉得心里有点甜蜜。

    她依在大迎枕上,又有点想睡了!

    亲们,今天的加更!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