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非人类宠爱法则 > 46、一只小豹子46
    尼斯国的兽人身具鸟类特征, 他们半兽化时背上长有翅膀,指甲锋利带钩, 兽化以后这些特征将得到进一步的加强, 当他们挥动翅膀时可以卷起狂风, 锐利的钩爪能抓碎岩石,他们一族所继承的神力是使草木生长。只要他们飞起来, 双脚只能站立在大地上的陆生兽人即使能跳得再高也难以够到, 更妄论什么攻击了。是以尼斯王国在几个国家之中也是最强大的一族, 他们国家的人口比起凯特王国更少,观众席位上都没坐多少人。这么久以来, 他们从未战胜过尼斯人。

    帕蓝观察自己的对手,对方身上也拥有金色兽纹,这是顶尖的战士的特征, 不过他之前也没有轻视之意,从最弱小的资质一路走上来的他从不敢小看任何一个对手, 差不多是个兽人就比他天赋要高。尼斯人也在打量着他,与帕蓝的严阵以待不同,几乎是毫不掩饰地将轻蔑之意摆在脸上。帕蓝不以为忤,并不觉得羞耻愤怒,依然很平静, 他左手挽弓, 右腰搭剑,背后背着箭筒,装着二十枚精致的钢头利箭。

    巨龙落在一座山头眺望着场内, 精灵宣布比赛开始。

    几乎是一瞬间,尼斯人战士挥动翅膀直接要飞上天空,为了避免双方不进行战斗,比赛也规定了上下的场地范围,比如尼斯人不能飞得过高,不能超过竞技场的穹顶,假如太高,他会被巨龙直接拍下来。但只是这个高度也不是凯特族人跳跃所能及的,基本上来说只要他飞到空中,接下去只要寻找时机就能轻而易举地击败对手。

    这次似乎并不一样——正是在他腾空的刹那,战士的直觉让他捕捉到背后有危险在急速靠近,他下意识地在空中旋身,这个举动让他避开了致命危险,然而右边翅膀上猝然传来一阵疼痛,使得他长唕一声,下意识地挥动翅膀,想要摆脱疼痛,却并不奏效,反而更加撕扯到伤口。他一个吃痛,虽未坠落,可飞行自然受到了影响。更加可怕的危险预感这时又接踵而至了。

    一切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对于场上的观众来说也只是眨了下眼睛的瞬间罢了。

    这才刚开始比试,场上的情形都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他们只看到几道细细的飞影朝天空疾-射-而去,紧接着强大的尼斯战士就发出悲鸣,在空中飞翔的身影晃了晃,细影如跗骨之蛆般紧跟在其后,然后尼斯人战士便从天空坠落了下来,凯特王国的金纹战士蹂身而上,一剑削了尼斯战士的半边翅膀,鲜血喷溅出来,染红了凌乱散落的白色羽毛。

    失去翅膀的剧痛使尼斯人战士疼得尖叫起来,激起了他的狠性,眼睛赤红地盯向帕蓝,忍痛扑了上去,身上的金色兽纹上力量流转,剧烈地发亮,钩爪朝帕蓝兜头罩去。

    在那个刹那,帕蓝竟然还有时间可以思考,他有点失望地想:好慢啊。

    钩爪落在帕蓝的头盔上,并未如尼斯战士所想的那样刺破头颅,他甚至连那个古怪的玩意儿都没能抓破,只在上面留下了一道痕迹。

    与此同时,帕蓝甩了个剑花,削去了敌人的爪尖,和削断一根树枝并没有什么区别。

    尽管他并不畏惧打持久战,可若是能速战速决保存更多的体力当然更好,在尼斯人战士惊愕的瞬间,他动了,笔直的一剑,毫无花样,就是利落地往前一刺,直接刺进了对方的肩膀,他的脚踩在地上,身上的兽纹在此刻为微微亮了起来,这时大家才发现,他从头到尾,连神力都还没有如何使用。

    尘埃自他足下扬起,缠绕着金色的神力光芒。

    帕蓝抽出了剑,几道石柱升起,铸成一座石牢,将尼斯人战士困在其中。

    胜负已分。

    欧洛斯估算了下,从开始到结束,也就十分钟多点时间。帕蓝胜得游刃有余。

    帕蓝别说是疲惫,他气都没喘,额头上汗都没出一滴,铠甲上都没沾上多少灰尘,依然气定神闲,他问精灵裁判:“必须杀了他吗?”

    精灵怔了怔,这么多年以来的六国比赛,战士们之间的战斗一直是你死我活,与其说是规定,不如说向来如此,他反问:“你不杀他?”

    帕蓝抖了抖剑,沾在上面的血珠便被甩了下来,剑身光净如洗,帕蓝说:“假如这样就判他输,我就不杀他了。得杀了他才算他输吗?”

    精灵说:“……你赢了。”

    帕蓝毫不留恋地收起剑,观众席上掀起一阵浪潮般的喝彩声,帕蓝并不激动也不慌张,自始至终都十分从容。精灵忽然对这个战士心生畏惧,凯特人应当是最弱的兽人一族才是,但是看不透这个战士的实力,最可怕的是帕蓝一丝杀意都没有。他身上穿着的是什么,他使用的武器又是什么?并不是没有战士使用武器,可是能强大到如此地步的武器实在是闻所未闻?他依稀记得在上古时期的壁画当中,似乎是有类似的武器,但那只存在在传说之中,不是吗?

    观众席之中,凯特王国的子民欢呼地尤为响亮,大家都扯着嗓子红着脖子在疯狂地为他们的将军呼喊,尽管他们对帕蓝大将军有信心,但谁能想到竟然赢得如此轻松,对手不堪一击。围在欧洛斯身边的几个小徒弟都激动疯了,大家在看帕蓝,等回过神来,也在看他。

    欧洛斯与有荣焉,他看看场上那个被卸掉翅膀的尼斯战士。帕蓝还是心太软,直接把这个尼斯人杀了又能怎样?到时候他说不定还有机会偷偷把尸体挖过来解剖做研究,他很想知道尼斯人的兽纹是怎样的。这个尼斯人战士是金纹等级,身上的兽纹必定很完整。

    帕蓝一眼就遥遥地望见了人群中的欧洛斯,他对欧洛斯微微一笑,高举了下手中的剑,阳光落在他身上,将他身上金色的铠甲照得好似在发光,他本身就像是个小太阳,顿时又引起了一阵欢呼。

    正在这时,死寂的尼斯人坐席上,响起了一句不和谐的反驳:“我不服!他违规!”

    “违规!”

    “这不公平!”

    “这是作弊!”

    尼斯人找到了驳回失败的理由,也大声地喊了起来。

    凯特人自然不服气——

    “输了就不认账吗?”

    “连三岁小孩都知道愿赌服输,你们居然不懂吗?”

    “你们的战士在我们将军的手下输得那么快很丢人,不承认更丢人。”

    “你们尼斯人都是孬种吗?”

    两帮人差点没捋起袖子直接干架,场上一时间变得无比混乱,差点失去控制。

    巨龙低啸一声,锐利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全场这才恢复了安静。

    精灵问尼斯人:“请你们出一个代表,来阐述你们的意见。”

    于是有个年长些的尼斯人走出来,心平气和、有条有理地对裁判说:“我以为各国之间的战斗应该是使用本族的力量,但凯特人使用了奇异的武器,您应当也注意到了,他几乎没有使用神力。他使用了那种武器,难道不是作弊吗?”

    他们的死对头塞恩王国的人跟着瞎起哄:“没错!那是作弊!要是我们有了那样的武器也能打败尼斯人!哈哈哈哈!”

    这一手可好,一次拉踩了两个国家。本来针尖对锋芒的尼斯人和凯特人一齐转头瞪着塞恩人。

    帕蓝说:“我查看过赛前条款,并没有哪一条规定了不可以使用武器。”

    “我使用的武器都是我自己制作,并且在大量练习之后才掌握和运用的。即使是在我的国家,能将其运用到射中尼斯人的地步的应当也没几个。尼斯人飞得又高又快,身旁带风,很难射中,并没有那么简单。我认为智慧应当是我本身的力量之一。”

    这时,帕蓝做了一件让大家都意想不到的事情,他摘下了弓箭,对塞恩人说:“我可以将我的弓箭借给你们,别说是用上它就能打败尼斯人了,我觉得你们不会有人使用得来我的弓箭。”

    塞恩人哗然,顿时仇恨值都被帕蓝拉了回去。塞恩人和尼斯人又一齐瞪向这个罪魁祸首。

    帕蓝无辜地问:“连试都不敢试吗?那我把东西收起来了。”

    裁判说:“来一个人试一试吧。”

    一个金纹的塞恩人战士这才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朝帕蓝走去,他拿起了弓箭,帕蓝甚至好心地教了他一下该如何拉弓射箭。

    精灵用绿色的石头在一面墙上画了一片绿色的叶子:“瞄准这里。”

    塞恩人战士一脸凝重地拉弓,他不知道该怎样瞄准,磨蹭了好一会儿,才学着先前帕蓝的目光,把箭射出去。

    片刻之后,全场爆发出一阵哄笑。

    别说是射中的,在帕蓝手里犹如战神护佑的弓箭在他手里完全像个玩具,他射-出去的箭别说是射中了,软绵绵地摇晃,直接掉在了地上。

    塞恩人战士脸都绿了,他恨不得捂着脸回去,路过帕蓝时,还被帕蓝拦住,索要了弓箭,帕蓝还不肯放过他:“请把那支箭捡回来还给我。”

    帕蓝的第一场比赛就这样结束了。凯特王国战胜了尼斯王国。

    凯特人都十分欢欣鼓舞,唯一强颜欢笑的或许只有他们的国王伊雷。伊雷不是没设想过帕蓝说不定会赢,可未想到帕蓝能赢得如此风光,风头都被帕蓝给抢光了,他实在是笑不出来了,这下帕蓝更加成为了他的眼中钉。

    欧洛斯眯了眯眼睛,注意到那个尼斯战士似乎因为失血过多而晕了过去,他的族人把他抬下了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胜利者的身上,谁会去注意失败者呢?不过在现在这个时代,他们未必能治得了他吧?而且,他们会去救治吗?

    晚上,欧洛斯披上披风,悄悄出去了一趟。

    尼斯人战士奄奄一息地躺在一个山洞之中,他在等死,但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把他扶了起来,给他喂了一口水,他幽幽转醒过来,看到一个黑发黑眼的人类。他声音沙哑地虚弱地问:“你是谁?你在做什么?”

    欧洛斯莞尔一笑:“欧洛斯。我救了你,把你的翅膀接回去了,但有没有接得正我不保证。”

    尼斯人转头一看,他本来断掉的翅膀竟然真的接了回去:“你、你到底是谁?”

    恰在这时,更让他惊恐的事情发生了。把他害成这样、给他留下了严重心理阴影的罪魁祸首本人帕蓝走了进来,熟稔地和那个人类说:“还真的把他的翅膀接回去了!欧洛斯你好厉害!”

    欧洛斯夸奖帕蓝说:“他的骨头切面整齐,才能这么轻松地接回去。多亏你砍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