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太虚混沌神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空间之力
    “怎么会这样?”见到这正在扩散的力量,王眼中充斥着惊骇之意。

    那不带一丝感情,泯灭万物不留半点余地的符篆力量,让他感到心惊的同时,还带有恐惧。在这北海中域怎么还会有这等力量出现?

    “浈主,怎么办?”此刻他也是不敢再擅自妄动。谁也不知道万一再遭受外来力量的刺激,那符篆力量会不会再发生什么变故。

    “该死的!这个人族小辈手里,怎么会有这么一张恐怖的符篆!”退离的浈主听到这话,语气中带着怒意说道。

    对于这件事他感到很不解。按理说这种东西,应该在王城城主这等人物的手中才对,现在怎么会在一个不明的人族小辈手中。而且这么贵重的东西,对方又怎么会如此简单地就将之使用!

    “果然,这符篆的力量,能直接对抗真正的王级强者!”见到这符篆的力量,因为被浈主的攻击力量刺激到,从而爆发出来。皇甫逸轩此刻也是暗暗点头。

    他现在处于符篆力量的中心,被它护持在内。

    无论周围那泯灭万物的力量如何,在这中心位置的他根本不会被符篆力量伤害到,所以也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该死!”浈主忍不住地又暗骂了一声,他作为八阶王级,高高在上。何曾遭受过这种情况,此刻的模样堪称狼狈。

    不过他不逃离此地也是不行,因为后方那符篆的力量已经快要追上。

    面对这种力量,倒不是他不想与之对抗,而是真的对抗不了。

    王级层次的感知之力,让他在没有与这符篆的力量,真正相接触之前,就知道自身肯定抵挡不住。所以他也是没有尝试着稍作抵抗,而是在发现异常的刹那,直接转身离开。

    另外,他也相信这符篆的力量,不可能这样毫无节制地散发,总有力量消耗完毕的时候。等到那个时候,他再出手也是不迟。

    符篆的力量直接从皇甫逸轩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爆发。所过之处无论是草石,还是虫兽,都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场面看起来异常诡异,令人心中有些发毛。

    有时候,这种悄无声息的东西,远比声色俱厉的东西恐怖。

    “怎么回事!你们在干什么!”一声震喝传来,其目标正是逃离的两位海族王级。

    听到这话以后,两人的步伐一顿。不过却是没有持续停留,而是继续向着远方退离。

    而见到这一幕的沐祖,此刻也是目光微动,将视线转到其身后。浈主两人的举动,明显就是在表明,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逐着他们。

    不过他现在是在全力施为来压制王城城主。所以能做的也就只是用视觉来察看。感知之力根本动用不了。

    从上空伸出的手臂,此刻已经逐渐接近大地,而王城城主正在这手臂落地的位置。此刻他不是不想离开原地,而是根本做不到。

    海族的另外四个王级,早已封锁了四面,沐祖又在这四面之外环顾着八方。

    现在他能做的,就是用全力来抵抗,这沐祖召唤而来的禁忌力量。

    “要不是力量损耗太多,何至于如此狼狈!”王城城主此刻也是用带着微怒的语气说道。

    “怎么会这样?”就在这时沐祖呢喃的话语出传来。

    语气中带着迷惘之意。这让王城城主感到不解,到底出现了什么事情,会让沐祖这个与他同层次的人物,出现这种表情。

    因为对抗这沐祖的攻击,让他有些分身乏术。所以关于皇甫逸轩那面的事情,他也是无瑕关注。

    现在被沐祖的话语吸引,他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心神,向着皇甫逸轩的位置望去。

    那无声无息收割着万物生灵的符篆力量,在此时已经扩散了有百丈之距。而且现在扩散速度还未减缓分毫,若是持续下去的话,肯定是会到达他们战斗的区域之内。

    “空间之力!”见到这一幕以后,王城城主瞳孔猛地一缩,这是属于空间之力,王级之上才能掌握的力量。

    “空间放逐!这肯定不可能是初入王级之上的人,能够做到的!”却是沐祖出言说道,同时语气中毫不掩饰其震惊之意。

    他与王城城主两人都是冲击王级之上层次,失败而不死的人。当然是对其上的境界,所掌握的能力有所了解。

    不过对比土生土长,没有去过外面大世界的王城城主来说,他知道的东西,当然是更丰富一点。

    “这里怎么可能出现这种力量!北海中域的顶级战力,就是王级!是谁,是谁发出了这空间放逐之力!”面对着这不断蔓延的空间之力,此刻沐祖的表情也是有些失态。

    这是心神出现剧烈波动的原因。

    现在这空间之力不断蔓延,早晚会到达他们这个位置。别看他们本身的层次是王级,站在北海中域的顶端。

    但是真正面临王级之上才能掌握的空间之力,还是不够看!因为这已经是超过了他们的实力范围。

    就如同宗级掌握精神力,可以直接碾压宗级之下的人物。

    王级层次掌握问道之力,对付宗级的人物也是轻而易举。

    而到

    了王级之上,就需要掌握空间力量。这种力量对于王级之下,又是相同的情况,碾压!

    这就是实力越高,所掌握的力量越大。相当于一层一重天,每重天的景色都不相同。每重天的力量都不相同。

    唯一相同的,就是修炼者每提升一个层次,基本上就可以直接俯视原本层次的人。

    因为到了宗级层次的修为以后,实力壁垒基本上是不可能被打破。越级战斗更是虚幻缥缈。

    在先天境界的前两级,战师与战将级别,或许有的人实力出众,基础打得好。可以跨阶段层次作战。

    但是到了宗级,完全就是另一片天地!

    因为师、将两级,主要修炼的还是战气,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但以后的境界就不一样了,每一个大层次的提升,都会衍生出不一样的东西出现。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这个人族!”片刻过后,沐祖也是发现了这空间之力的源头在哪里,当他见到皇甫逸轩处在这空间之力中心,而不受影响之时,他就知道了这源头在哪。

    “他是谁?他绝不是这北海中域之人!”这是沐祖转过头,对着被四个海族王级封锁在中间位置的王城城主问道,言语带着咬牙切齿之意。

    也不怪他如此表情,根据那空间之力的蔓延速度来看,它们几个海族王级肯定是要跑路的。

    不可能再继续围剿王城城主,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王城城主绞杀!

    从许久的时日它们就开始算计,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无论是布阵所用的珍宝,还是他所施展的底蕴力量。在此刻都付之东流水一般,没有一点收获可言。

    因为那空间之力的出现,这一切都毁了。它们不得不放弃这些用心血布置的东西,各自逃离此地。

    毕竟无论是花费了多少珍宝,耗费了多少心血。对比自身的性命来说,还是不够看。

    不过此刻的沐祖心中却是在滴血,这次行动花费的代价太大了!特别是他自己,所动的这禁忌力量,让他一时半会的时间都不可能恢复。

    毕竟‘禁忌’两个字,可不是说说而已。

    同时他也是明白了,王城城主为什么,会带一个修为低下的人族后辈同行。原来这一切都是算计!

    它们这些海族王级在算计王城城主的时候,对方也在算计着它们。不过在这双方相互谋算对抗之时,这次却是它们败了!

    数位海族王级,败与这个北海中域的王城城主手中!

    他绝不相信,对于这件事情王城城主会一无所知!

    “我也不知道!”对于这沐祖的问题,王城城主则是淡然的说道。

    同时心中也是对这个名为‘墨轩’的年轻人感到震惊,他也是没想到对方蕴含的能量,会如此之强。直接召唤出了王级之上的力量。

    这时他也是若有所悟,也是明白了为什么对方的态度为何如此自信,如此淡然。面对王级的他,也是侃侃而谈。

    那是因为本身有着实力底气在支撑着他!

    即使面对王级的自己,也是毫不惧怕。毕竟有着这等大杀器在手,整个北海中域都能任他遨游。

    “我倒是小看你了!真的!难怪你被称为北海中域第一人!”沐祖听到这话怒极反笑,冷冷地说道。

    “过奖!”这番话让王城城主有些沉默,随即出言回了两个字。

    “呵呵~”沐祖的声音虽是在笑,但是听在耳中却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死诀咒死灵困境!”让王城城主没想到的是,沐祖在此时再次出手。天空上的手臂下降速度依旧,但是沐祖身边却是黑雾弥漫,道道身影闪烁,其中鬼哭狼嚎之声,引得人心寒不已。

    “我即使再花费一些代价,也决不能让你好过!”沐祖此刻面露狰狞之色,原本苍老的面庞更是显得干枯不已,显然他又献祭了生命为代价,来提升这战技的力量。

    “去!”随即他双手一挥,弥漫的黑雾,直接向着王城城主的方向扑去。

    在这飞扑的过程中,黑雾中的嘈杂之声、尖啸之声传出,让人的心神都有些不稳固。

    “这道困境,花费了我五百年的寿元!虽然持续的时间不会很长,凭着你的实力也能将之打破,不过也是足以将你困在此地一段时间!

    那空间放逐之力马上就要到了,你自己慢慢品味去吧!”沐祖见到自己发出的黑雾,已经将王城城主包围,其脸上不由得露出冰冷之色。

    眼见那空间波动之力,已经快要到来,沐祖此刻也是没有再继续与之僵持下去的打算,而是果断下令,直接撤离此地。

    他也是看出来了,这空间放逐之力,根本不是能随意控制的。

    所以,无论是不是王城城主在反算计它们,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将王城城主围困在原地不动,等空间之力到达之时,一样能将其重创。那么它们此行的目标一样能够实现。

    虽然过程与想象中的不一样,但是结果却是一致的。

    所以此刻沐祖也是果断下令,根本没有迟疑。

    “你慢慢享受这王级之上的力量吧,或

    许还能从中感悟其力量突破也说不定。哈哈哈~”沐祖临行前,再次看了王城城主一眼,随即大笑两声,直接转身离去。

    而随着沐祖的身影闪烁离开,原本封锁四面的海族黑衣四王,也是跟着闪烁消失离开。

    被这‘死灵困境’困住的王城城主看着沐祖等人离开的背影,目光也是微凝。他也没想到这个海族居然如此果断,说离开就离开,没有丝毫迟疑之意。

    不管这里的布置花费多少心血,不管这战斗进行到了何等程度,说走就走,毫不停留。

    他也是明白对方为何会有如此选择,面对这王级之上的空间之力。王级之下的人,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将之抵挡。

    既然如此,那何必再花费什么心思,直接离开就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年轻人,可真是令人惊讶!”随即王城城主将目光从沐祖等人的身上收回,转到那不断蔓延的空间之力身上,心中暗暗感慨一声。

    现在的情况的确是如沐祖所想的一样,被困住的他根本逃不开这里。

    上有沐祖损耗千年寿命召唤出来的手臂相阻,下有其损耗五百年寿命的死灵相隔。

    “哎~”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叹息一声。倒不是说他真的毫无办法冲破眼前的这等困境,而是冲破这等困境,所要付出的代价让他有些承受不起。

    沐祖可以毫无顾忌的使用这些禁忌之式,但是他不行。

    他需要顾及的东西太多,身上的责任太重。每一步行走,都要经过各种计算,确定无误以后才能前进。

    不可能像沐祖一样洒脱,为了实现一个目的可以无所顾忌,全力施为!

    虽然心中顾忌良多,王城城主身上的五行问道之力,还是在此刻缓慢地释放而出。付不付出代价离开是一回事,提前准备又是另一回事。

    在这等时刻,王城城主还在观察,看着场中是不是还有变故发生。

    面临海族的危机已经暂时解除,现在来此截杀的海族王级,此刻已经全部撤离,闪烁离开的背影清晰可见。

    他将目光转向这空间之力中心的皇甫逸轩,不由得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毕竟这是他使用出来的力量,想必也是有手段将之收敛吧。

    “这种力量,好强!”面对这看似无声无息,又像是摧枯拉朽的力量。皇甫逸轩也是暗暗赞叹。

    这符篆中蕴含的力量,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但是解了他眼前的困局,就是连同王城城主那面的战斗,似乎也是受到了这符篆力量的影响。

    不过面对这不断扩散的符篆力量,他也是没有掌握的手段,只能任凭着这力量蔓延。

    “收!”这时他想起了在蜃楼迷宫中,宗级凶魂的话语,试探着想要掌控这符篆的力量收敛。

    不过显然他的这种想法是不可行的,对于他的试探,符篆没有一点反应。好像这符篆的力量只会被动地保护他,而不会被他所掌握。

    “此次过后,必然要将这人类小辈挫骨扬灰!”率先逃离的浈主两人,心中自然是充满着怨气,他们何尝如此狼狈过,被人赶着跑。

    若是对方真的是有实力也就罢了,王级之上的人物,的确不是它们能够惹得起的。但是现在明明只是一个实力低微的小辈而已,凭借着外力使出这等力量,迫使着他们不得不逃跑,让它们心中有着无尽的怒火在燃烧,恨不得将那个人族直接撕碎。

    这是牵扯到了王级的尊严!不能够容忍!

    天与地之间的距离,蝼蚁与雄鹰的差距。

    现在蝼蚁居然敢驱赶雄鹰,让它们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

    “小辈!”浈主退离的身影不停,转过头看了那空间之力中心位置的身影一眼,那眼神中充满着无尽的恶意。

    对上这个目光,皇甫逸轩此刻也是心中微寒,眼神也是微微眯起。这个海族的八阶王级,对他的敌意可是不小。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王的略带惊慌的声音传来,让浈主侧目望去。这一望可是不要紧,原本略带平静的脸上,也是充斥着惊怒之色。

    因为那原本以平铺式蔓延的空间之力,不知在何时,已经将他们的前路封死,周身都被这空间之力围住。若要前进一步,必然要与之正面相抗!

    “怎么会这样!莫非这空间之力是被人为掌控的吗?”见到这幅场景,浈主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面色有些难看。

    现在这种情况的出现,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更是让它们有些措手不及。

    “怎么办?”王金道力量在周身涌现,将自身护持,同时开口向着浈主问道。他现在是将希望放在了八阶王级的浈主身上。

    “我们既然都被围住,那么沐祖等人,肯定也是逃不了!”浈主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说了另一件事。

    王听到这话,也是若有所思。浈主这话语的意思,是要等沐祖的爆发吗?还是想要看看沐祖有什么好的手段,能将之解决?

    不过同为王级,就算是沐祖也不见得能抵挡着空间之力的吧。这些想法在王的心头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