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云归 > 第一百零七章 远扬岛上是非多
    跃下栏杆,看着眼前繁忙景象,宁白峰深吸一口气,举步走向一座挂有远扬渡金字牌匾的高大建筑。

    既然是渡口,自然就有渡口接引处。

    远扬渡就是这么一处所在。

    宁白峰跟随着人流,走进远扬渡殿内。

    接引人是名面貌朴实的中年男子,若非面前放着感灵案,此人放进殿内人群中,绝对不会引起任何注意,而且是过目既忘。

    宁白峰直接告知来意,询问薛家的深海螺舟在哪里停靠。

    接引人脸色有些古怪,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眼白衣青年。这个时候来找定海城薛家的深海螺舟,十有**是刚到此地,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的主。

    接引人本着公事公办,面无表情的告诉他,这里是洲内渡口,跨海舟渡口在远扬岛西边的望海崖上。

    宁白峰愣了愣,随即明白他和灵龟人生地不熟的跑错了路,然后了解清楚去望海崖的路,转身离去。

    接引人乘着白衣青年转身之际,压低嗓子说了一句,“井街见闻堂。”

    宁白峰身形一顿,然后不着痕迹的离开。

    出了远扬渡的大门,宁白峰心情蓦然沉重起来。

    一个陌生人,突然说出见闻堂,还是压低嗓子,事情显得有些过分突兀。

    接引人的意思明显是让宁白峰跑一趟见闻堂,而见闻堂是做什么的他很清楚,那是花钱买消息的地方。

    总不至于是给见闻堂拉生意吧。

    这就显得有些可笑了。

    但宁白峰笑不出来。

    两人交谈不过短短几句,却突然有这么一番提示,宁白峰回顾自己说的那些话,再加上当时接引人的神情,很快就抓住重点。

    定海城薛家。

    如此看来,宁白峰猜测,薛家估计出现了什么大的变故,否则不至于他一说到薛家,接引人就是这幅态度。

    现在最要紧的是要了解清楚,薛家到底出了什么事。

    宁白峰第一反应也是去见闻堂,但很快就有些无奈。

    原因很简单,没钱。

    去见闻堂找风信子探听消息,需要钱,而且是神仙钱。

    宁白峰现在身无分文,吃饭都成问题。

    苦笑一声,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望海崖守株待兔,静等螺舟靠岸。

    打定主意后,宁白峰辨认了一下方向,根据接引人指点的方位,前往远扬岛西边。

    渡口处依旧繁忙拥挤。

    骤然间,宁白峰被人撞了个满怀。

    人潮摩肩接踵,被撞实属正常。

    那人正准备说声抱歉。

    宁白峰却右手一探,捏在此人左手腕上。

    被抓住的是一名身材瘦弱的汉子,面容枯瘦如猴。

    汉子立即一阵错愕,不明白这年青人是什么意思。不过是撞了一下,难不成打算讹上了?!

    宁白峰毫不在意对方脸上吃惊样子,冷笑道:“手是不是伸的长了点?!”

    汉子故作疑惑,不解道:“小兄弟,你在说什么?”

    宁白峰手上力气骤然加大,汉子脸色立即大变。

    宁白峰微微低头,看着汉子左手微微松开的拳头,指缝间露出一块玉牌的边角。

    就在刚刚此人撞到他身上的瞬间,宁白峰就察觉到此人左手摸上他的腰间,将玉牌顺了出来。

    自从炼体以来,宁白峰在苏老的禁灵域里,用不了剑气元气,只能以肉身对抗,对于身体的感知早已达到惊人地步,哪怕是他走路出神,依旧能立即反应过来。

    事情被撞破,汉子丝毫没有惊慌,反而冷声道:“我劝你最好立即松手!”

    说完,汉子朝外侧努努嘴。

    宁白峰眼神微微一扫。

    四周数个身位之外,早已有四五名眼神不善之人看着这边。

    宁白峰笑了笑,原来还有同

    伙。

    但他不仅没有松手,反而还加大了力气,右手准备拿下汉子手里的玉牌。

    此时的宁白峰身无分文,仅有的这枚玉牌正是灵龟元泰的御灵器物,更是他的本命物,如此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就此撒手。

    将要捏住玉牌之际,另一只手突然伸过来,将宁白峰手腕抓住。

    宁白峰顺着这只手看去,入眼的是一名面貌普通粗犷汉子。

    此人捏住宁白峰手腕,沉声道:“朋友,在这远扬渡,最好破财消灾!”

    人群中,三人手臂交错,宛若许久不见的好友,把臂言欢。

    这下宁白峰真的是笑了,被气笑的。

    偷了东西,被抓现行还如此理直气壮,取回自己的东西,却被勒令破财消灾。

    就因为你们人多?觉得自己拳头大?

    你们就可以把事情做的这么理所当然,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拳头大就是道理大?!

    宁白峰觉得,这不对。

    我的就是我的!你不能因为你将它拿在手里,觉得拳头大,我就应该献出来,并且心甘情愿送给你,美其名曰破财消灾,然后还要乖乖咽下这口恶气。

    这不可能!

    收起笑容,宁白峰右手一抖,将手腕上的手掌震开,左手用力一扭,伴随着咔嚓一声响,瘦弱汉子的手腕直接被扭断。

    抓回玉牌塞进胸口,宁白峰双手同时出击,捏在两人的喉咙上,“现在怎么说。”

    两人听到说话,脖颈上如夹铁钳,已经感到有些呼吸不畅。

    手腕被扭断的汉子此时才感到剧痛传来,想惨叫出声,却被脖子上的手掌死死的压在喉咙里,脸色涨的通红。

    从震开手腕,到捏住两人咽喉,这一切快若闪电。

    粗犷汉子脸色大变,艰难的说道:“小子,劝你不要自误!”

    宁白峰眉头微皱,右手一紧,粗犷汉子剩下的话被压在喉咙里,片语不得出。

    这时,数个身位外的几人发现情况有变,立即上前将三人围住。

    瞬息之间的变化,直到此刻,周围人群才发现不对,将几人隔开。

    拥挤的人群中空出这么一出地方,显得很扎眼。

    四周人群里,好奇的,看戏的,幸灾乐祸的不一而足。

    甚至有那认出粗犷汉子的,更是对着白衣青年指指点点,满脸讥讽。

    出风头从来就是不是宁白峰想要的,何况先前还因为接引人的话猜到薛家生变,此刻就更不想多生是非。

    宁白峰对着粗犷汉子说道:“让你的人让开,咱们就此别过,如何!”

    粗犷汉子眼角余光看到旁边瘦弱汉子眼睛翻白,知道再拖下去,可能会被捏死。

    粗犷汉子艰难的喊道:“让他走!”

    围住的几人互相对视,然后让开。

    宁白峰松开两人咽喉,冷着脸离开。

    粗犷汉子接住将要晕厥的瘦弱汉子,看着白衣青年的背影,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周围的人群眼见事情结束,没有看上好戏,也就摇头散开。

    渡口处又是一片繁忙景象,刚刚发生的小插曲没有激起一点浪花。

    但有些人却不想让这个小插曲就这么算了,围上来的几人中,其中一人看着粗犷汉子,不满道:“七哥,难道就这么算了?瘦猴的手不能就这么废了!”

    被称为七哥的粗犷汉子,将瘦弱汉子塞进另外一人怀里,“送到泥藻草堂救治,速度快。”

    转过头,七哥继续说道:“咱们远扬亭的弟兄,从来就没有打落牙齿往肚里吞的习惯!”

    “这小子踩着浪花上岸时,我就和瘦猴盯上,孤身一人,轻身功夫不错,最多就是下三境里登山境武夫。从刚刚情况看,体魄打熬的很好,应该是个初出茅庐的雏,不然也不会跑到远扬渡里去问跨海舟的事。”

    “既然是去

    望海崖,就一定会经过穿林山道,立即去通知戚副亭主,咱们连本带利讨回来!”

    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掷地有声。

    其他数人立即点头,然后转身散开。

    七哥看着渡口后面,远处店铺林立的岛屿山头,嘴角泛着冷笑。

    宁白峰顺着山路走上岛内青石主道,眼睛不时扫看四周各处的店铺,欣赏形形色色的不同人士,听着各种口音的叫卖声,领略着形态各异的建筑楼阁。

    这样的情景,像极了世俗街头。

    若非天空中不时飞过一些坐有人影的灵禽,以及小巧的飞舟画舫飞过,宁白峰都以为这是哪座凡俗城镇。

    远扬岛很大,地势东低西高,宁白峰走在东部洲内渡船区的街道上时,正好经过接引人所说的井街。

    街面上人流如织,各色店铺鳞次栉比,街道两侧摆着数量繁多的地摊,货物玲琅满目,奇珍异兽多不胜数。

    宁白峰并未仔细多看,觉得有趣就多扫两眼,仍旧是以赶路为主。

    穿过井街第一道口时,右侧高坡上的一座高大阁楼引起了他的注意,阁楼第二层门楣上挂着见闻堂三字牌匾。

    闹市之中见闻堂,宁白峰见过多次,但他没有进去,只是看了两眼,然后穿街过巷离开。

    不只是因为没钱,更是因为接引人说过,从东头横穿岛屿到西边望海崖,最快也要一天半的时间。

    宁白峰仔细算了算,从离开螺舟时,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天,薛长卫说过,螺舟最迟五天内到达坤洲,也就说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两天。

    走过井街尾段时,街道两侧不再是货物商铺,反而以酒肆居多。

    宁白峰嗅着空中飘荡的酒香,苦笑着摇了摇头。

    经过一家酒肆门前时,骤然间一道人影飞出来,重重的砸在宁白峰面前的街面上。

    一名身穿锈色衣衫的年青人摔倒在地上,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酒肆门口,衣着光鲜的女子掌柜手中握着一条金灿灿的腰带,指着地上的男子,冷声骂道:“腌货色,想喝酒不给钱,门都没有!这条腰带就当是你先前的酒钱,想要腰带,拿钱来赎,现在赶紧给我滚!”

    说完话,女子掌柜将目光落到宁白峰身上,客气的笑道:“客官,要不要进来喝一杯,我们家的酒喝了可是能助长修为的。”

    前一刻还满脸怒容,这一刻就笑容满面,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宁白峰立即摇了摇头。

    女子掌柜正打算继续招揽生意,却听到酒肆里传来加酒的喊话,只能对宁白峰笑笑,然后娇俏回应了一句,转身走回酒肆里。

    看热闹的人该喝酒喝酒,行人该赶路赶路,看都没看地上醉鬼一眼,毕竟在酒肆街头,这种烂醉被赶出酒肆的事情多了去了,看多了也就见怪不怪。

    倒在地上烂醉的男子,几次针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只能徒劳的在地上打滚。

    宁白峰低头看着地上男子,确认男子是烂醉如泥后,叹了口气,然后弯腰将其扶起靠到街边的墙角,这才转身离去。

    素不相识,随手扶起已是仁义,多做就是逾矩了。

    穿过东部的洲内渡船区,进入岛屿中部后,店铺就少了很多,散落在岛上山林怪石之间的,很多都是独栋的别院,外围树立着各种禁制,防止外人打扰。

    宁白峰大步穿行在林间大道上,不时抬头看看远处高耸的平头山。

    那里就是远扬岛西区的望海崖,是坤洲定海城三大家族跨洲渡船的起落处。

    阳光下,宁白峰能清晰看到崖顶气势恢宏的跨海殿大顶,宝光莹莹。

    山高林密,望山跑死马。

    快要走到山脚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宁白峰没有立即上山,转身看向背后来路上的山林,朗声道:“送客至此,主家是不是该露面,说声慢走。”

    山林寂静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