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女皇日记 > 第一百五十八章:灵魂的容器
    “好了,那么还有人想要说说嘛?我请所有的先生小姐们扩宽思路,不要怕说错。在巫师的世界中,错误并不可怕,思路比正确要重要。如果你连发表自己看法和主张的勇气都没有,你还拿什么去探索艾莎真理呢?”维克多穿过孩子们的课桌,回到讲台上。

    “彭斯小姐!很好,说说你的观点。”

    “维克多先生,我还没有自己的观点,说实话,我对黑色法术力的看法实际上是我的父亲告诉我的,我很早之前就在思考心灵力量与黑色法术力的关系,但仍然没有得到与父亲向左的观点,我也可以说吗?”苏珊彭斯有点不太确定的问道。

    “说吧!彭斯小姐,虽然是你父亲的观点,但我认为你说出来会对别的同学们起到启发性的作用的。”维克多鼓励道。

    “好吧,我的父亲认为黑色法术力代表的是灵魂。您也知道,控心师的很多法术都需要调动黑色法术力,因此黑色法术力能够一定程度上代表灵魂的深度。父亲认为灵魂越高洁的人,其灵魂的颜色越深。而心灵法术操控人心的过程实际上就像侵染一样,深色的灵魂不容易被侵染因为他们没办法变得更黑了,或许吧?”苏珊耸了耸肩膀。

    “你有别的看法吧?彭斯小姐,我听得出,你的陈述中充斥着一些怀疑或者说是不确信?我觉得你可以对这里的人畅所欲言,即使是个不成熟的想法。”

    “抱歉,维克多先生。正如您说的那样,我确实有所怀疑。不过,我并不是怀疑黑色法术力的性质。”苏珊欲言又止。

    “别卖关子啦,苏珊,给我们说说呗?”一个姑娘说道。

    “就是就是,说出来让大家乐呵乐呵嘛。”约书亚俏皮的说道。不过他刚说完就被莉娜一课本打在脑袋瓜上:“苏珊,别理那个大傻子,他就是个十足的蠢货。”莉娜对苏珊说道,她其实挺感谢前天她对约书亚的出手帮助。

    “我想他不是有意的,而且,我觉得多纳万先生今天下课以后可有的受了,不是吗?维克多先生?”苏珊对约书亚勾了勾鼻子,这是她独有的鬼脸,别的孩子都做不出这个动作,因为他们没有和苏珊一样的鼻子其实苏珊根本不在乎自己异于常人的鼻子,她觉得自己的鼻子像是狮鹫

    的喙,这意味着她是一个荣耀的地地道道的狮鹫心。

    “彭斯小姐,你放心吧,多纳万先生下课以后会去我那里,看来我得教一教他什么叫做绅士。”维克多看到多纳万吃瘪,乐呵呵的,心里别提多畅快了。而多纳万则标志性的又将双手插在胸前,一副不服气的态度,全然忘记了自己昨天在地牢里度过的鬼日子。

    “维克多先生,我想要说的是,我对心灵力量的本质有些质疑。”

    “说说看,虽然我不是控心师,但是我对心灵法术和诅咒还算是了解,尤其是诅咒。”

    “很多人认为心灵法术是带有侵犯性质的法术,它总是去用自己的力量去占据对方的。我的父亲对此坚定不移,我一度也这么认为。但是,就在前几天,我对这种观点的看法动摇了。”

    “继续,我在听。”

    “我现在怀疑人的灵魂根本不存在。”苏珊说出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论调。

    一些对心灵力量有所了解的学生马上就发出了质疑的声音,就连维克多也大为不解,他认为这个姑娘有些信口胡说了。“彭斯小姐这是要推翻控心师和傀儡师的根本啊,如果没有令人信服或者能够质疑的证据,我可不认为你说的是一个正确的或者可能的理论。”

    苏珊有些后悔,其实她一早想到了如今可能出现的不信任这也是她一只闭口不谈的原因。“抱歉,维克多先生,目前我还没有能够说服人的证据,但是我对一些实际发生的现象有所质疑,正是这些现象引起了我的猜测。”

    “不妨说来听听,大家都可以帮忙想想。一个人的思路终究是有极限的,很多人一起想会发现的更多,当然,这也可能让你意识到自己的理论是个错误,不过这也不错不是吗?虽然没有新思路,但是否定了一条错误思路。”维克多觉得自己刚才的不信任有些不妥。他终究现在是个老师,况且,他刚才亲口说道让大家畅所欲言,不要顾及可能的错误。于是他在语气上放缓,绕过那个容易引起冲突的点而企图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维克多先生,我们都说人存在灵魂,而我们的**只是承载灵魂的容器,这是最普遍的说法,没错吧?”

    “众所周知。”

    “好,

    那么,人如果死去了,灵魂也在同一时间离体而归于艾莎的怀抱,对吧?”

    “没错,至少大部分主流的施法者学派都这么认为。”维克多肯定的说。

    “那么我们如何判断一个人的灵魂是否离体了呢?换句话说,我们如何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死了呢?”苏珊抛出一个疑问。

    “这个问题很有深度,我来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我认为如何判断一个人是死了还是活着,就看他是否在主观上能否与真实的艾莎产生感知和互动。当他以**去感知和互动的时候,他就活着。当他以纯灵魂去感知和互动的时候,就是像鬼魂一样的灵体,当灵体也无法对艾莎产生感知和互动的时候,这个人的灵魂就完全泯灭了。”维克多思考了一下,谨慎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正是如此,但是有一点说不通。”彭斯肯定的回答道。

    “如何说不通?”

    “按照您的解答,只有别人感知不到这个人是否能够感知的时候,我们才能判断他的感知。没错吧?”

    “你这么说也可以,如果所有人都看不见,摸不到,闻不到这个人存在的痕迹,这个人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维克多反问,这引起了其他学生的深思,就连莱纳德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那么,假如我将一个普通人关在笼子里,然后我给他放血。最终,这个人会因为血液流干而死。但是,我给这个笼子盖上罩子或者施展魔法,让笼子外面的人感知不到笼子里的人的状况。我们都知道这个笼子里的人必死无疑,但是我们都不知道他何时才死去。那么就笼子外的人来说,笼子里的人此刻算是死去还是活着?我们能够认定当笼子里的人的感知被屏蔽的时候这个人就算死了吗?当我们都认为他死去了的时候我打开笼子,撤去魔法并救活他,让他重新被人们感知,那么他算是死了吗?他的灵魂到底与没有离体?难道人可以又活着又死去嘛?”苏珊将自己的疑问一个接一个的抛出来,包括维克多在内,没有人能回答的了这个问题。

    “因此,我认为心灵法术只是扰乱或屏蔽他人的感知,而跟灵魂,实际上是没什么关系的。让人恐惧,让人平静,让人沉睡,让人看到幻象,都只不过是感知的扰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