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街头斗殴
    莫子玉入宫见到赵王刘的时候,他已经苏醒过来了,郦妃正在为他吃药。

    “母妃,你也未睡,先回去休息吧,儿臣真的没事了!”刘劝道,“母妃是儿臣的错,儿臣不该那么冲动的,可是儿臣不悔,当初儿臣跟二哥去童村调查被屠的真相,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刺客,若不是二哥舍身,儿臣只怕都没有此刻跟母妃说话的机会,二哥对儿臣的帮助与恩惠,儿臣不管如何都要报答的!”

    郦妃淡淡一笑,用帕子擦了擦刘嘴角的药汁儿,慈祥的说道:“母妃怎么会怪你呢,母妃知道你是个宅心仁厚的好孩子,母妃以你为荣,怎么会人心责怪呢?都怪母妃,这一次宴会是母妃一手操办的,若是母妃能够细心些,警惕些,只怕你也不会出事的!”

    “敌明我暗,防不胜防。”刘说道,“母妃万不可自责!”

    郦妃面上又浮现一抹担忧:“你跟你二哥感情好是好事,只是……”

    “只是什么?”刘疑惑的问道,“母妃在担心些什么?”

    “近些日子你父皇的态度你也瞧见了,不管是抬举本宫也好,还是让你能够短时间立足朝堂也罢,摆明了在秦王之后要推你上去,本宫也看不透陛下的心思,到底是想让你当这个太子呢还是只是用你来制衡祁王……”

    叹了口气,郦妃继续说道:“不管是哪种原因,都涉及到利益争斗,一旦起了纷争,你们哥两的感情便是再也回不去了。”

    “儿臣想为父皇分忧,想报效朝廷,可是儿臣并不想做太子!”刘说道,“儿臣佩服二哥,若是二哥做了太子,儿臣也愿意追随他辅佐他的!”

    郦妃苦笑着摸了摸刘的脑袋:“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如何便能够如何的,你们做皇子的,也是身不由己,得全看你们的父皇呢!”

    刘垂下眸子,也是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侍女入内禀报道:“娘娘,王爷,姜侧妃来了!”

    刘眉头微微一蹙:“姜侧妃怎么来了?”

    郦妃温柔一笑:“傻孩子,只怕姜侧妃是受你二哥所托前来给你疗伤的。你忘了,她此前可是救了世子,救了京城里面数百人,被京城人都称为活菩萨呢!”

    “儿臣知道她,不仅医术出众,她的诗文也写得好,称得上是一个奇女子!”刘瑶说道。

    “快请姜侧妃入内吧!”郦妃只是在凤禧宫见过这位姜侧妃几次,不过对她的印象很不错,这是一个很沉静的姑娘,一身的书卷气,模样出挑,气质出众,真真儿看不出来是婢女出身。她倒是佩服晋王妃的眼光,当初怎么就看上了这个小姑娘收为义女了呢!

    没一会儿,莫子玉入内给赵王与郦妃请了安。

    “快别客气了,平身吧!”郦妃笑道,“来人,看座。”

    “谢郦妃娘娘!”莫子玉说道,“听闻赵王受伤,更是为了救我家王爷而受伤的,妾身感怀屋内。妾身对于外伤倒是有两分心得,若是赵**得过不嫌弃的话,可否让妾身看看你的伤口?”

    “甚好,感谢姜侧妃跑这一趟。”刘笑道。

    莫子玉瞧了一眼刘,其实刘与刘旭长得有几分相像,都是面如冠玉,只是要更瘦弱几分,气质更嗨的温和一些。

    她以前见这位七皇子也见得不多,印象中他一直就是个孩子,没有想到这孩子如今也长大了。

    看了一眼刘的伤口,这伤口看着严重,倒是如同太医所说的,只是皮外伤而已。

    不过看上去也有几分奇怪,这伤口的手法来说,刺客应当是高手,高手出招必定是稳妥的,而这伤口的位置,离心脏的分寸,仿佛是一场精心设计一般。

    莫子玉给赵王用了自己研制的金疮药,给他将伤口包扎好,又给他了几杯丹药在疼痛时候服用。

    刘转动了一下胳膊,笑眯眯一派天真的说道:“还是姜侧妃手巧,比那些笨手笨脚的御医强多了,你包扎的要舒服多了!”

    “王爷被乱动!”莫子玉赶紧制止,“王爷虽然年轻恢复的快,不过你的伤口还是应该静养,切记不要乱动!”

    郦妃也赶紧阻止:“你这傻孩子,还不快听话!”

    刘笑道:“知道了,多谢姜侧妃费心!”

    给刘处理好伤口之后,莫子玉也便是告辞离开,前往凤禧宫给太后请安。

    “你这是才从赵王哪儿过来?”太后问道。

    “是的。”莫子玉说道。

    太后急忙问道:“太后的伤势如何?”

    莫子玉微微一笑:“太后不必太过担心,赵王只是皮外伤,静养些时日就好。”

    “听你这么说,哀家便是放心了!”太后叹了口气,“中秋佳节,本是喜事,哪知道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那刺客竟然死了,不然哀家得亲自审问他,到底受到何人指使,竟然谋害哀家的孙子!”

    “天道轮回,恶人总归是有恶报的。”莫子玉说道。

    莫子玉是比这时间来的,这会儿正是刘昶清下学回来的时间,故而没一会儿便是听到世子从外面传来的声音:“太后,昶清回来了!”

    他入内,只见着莫子玉也在,脸上露出惊喜的笑意来:“姜侧妃也在啊!”

    顿了顿,他又紧接着问道:“父王可还好,昨夜有没有受伤?”

    昨儿意外一发生,世子就被送回了凤禧宫,所以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随后太后告诉他祁王没出什么事儿,他心里面总不太放心,怕是太后为了安慰他。

    “世子放心,王爷没事。”莫子玉笑道,“世子好像长高了不少?”

    莫子玉看着刘昶清的模样,心中有些忧虑,世子的模样越长越开,似乎有几分前太子的神韵,他这日日待在宫中,不会被怀疑吧?

    太后喜道:“这小子每顿能吃两大碗饭,可不是长个子的时候么?跟他父王一个样儿,他父王当初也是能吃,比他兄长都要能吃!”

    提到已逝的先太子,太后脸上的笑容凝结了一下,又将刘昶清叫到身边问了些学业上的事情。

    其实刘昶清在宫中的压力挺大的,每日天不亮就得去念书,下午便是骑射拳脚,遇到陛下来给太后请安,还要被拷问功课。

    不过这孩子从来没有叫人失望过,不仅天资聪颖而且招人心疼,太后是越来越喜欢这孩子,同时又觉得可惜,这孩子有做帝王的天赋,只是陛下意属于赵王,他便是再无机会,想来都是命吧。

    永济商号。

    “嘿,秦逸,这刚领了工钱,不出去快活快活?”一个大汉叫住了了前面的少年,“今儿哥哥们带你去开开荤!藏香楼去过没?哪儿的姑娘哥哥俊得很呢!”

    “看这小子毛都没长齐,八成还是雏儿,瞧他这细皮嫩肉的模样,带他去了,还不得叫那群娘们儿给生吞活剥了!”

    “没兴趣。”秦逸冷淡的说道,“你们自己去玩儿吧,我还要去给义父买药。”

    这小子的性子冷淡不与人清静,不过却是能力出众,故而掌柜的很喜欢他,虽然这小子这幅死德行叫人讨厌,不过人品却是叫人佩服。

    那老秦死了儿子,不过大家伙儿打趣儿叫他认了这个义子,没两日老秦便是病了,秦逸这小子二话不说就去照顾,自己掏腰包买药。

    “给老秦带个好儿,我们等他回来一起喝酒呢!”

    秦逸朝着药房而去,步子有些快,一人正巧撞到了他的身上。

    只见着秦逸二话不说,转身便是快速的抓住了那人的衣领摔在了地上,朝着他便是一顿猛踢。

    “你住手!”在一旁的饭馆内吃饭的芈梓将方才的情况完全看在了眼中,急忙过来说道,“他不过是撞了你一下,你何必下此毒手?”

    “不关你的事!”秦逸冷冷的说道。

    芈梓抱着手臂冷冷的笑了笑:“看你的年纪也不大,怎么如此心狠手辣?”说话间,便是举掌朝着他袭去。

    秦逸侧身躲避,冷冷的看着芈梓,蹙眉问道:“你要干什么?”

    芈梓哼了一声:“你能打别人,我也能够打你!”

    话落,两人便是打在了一起。

    而方才被秦逸殴打的那人正打算悄悄的离去。

    “站住!”秦逸喝道,就要上去拦人。

    “你的对手是我!”芈梓冷声笑道。

    秦逸将芈梓瞪了一眼,脚上一点,便是跃出去几丈,刚好将方才那人给拦住,一把抓住了他的右手,将他手里面的钱袋给夺了过来!

    那人见有人为他撑腰,便喊道:“抢钱啦,抢钱啦!”

    芈梓飞身过来,冷笑道:“小子,打人还抢钱,你是越来越过分了,有没有将小爷放在眼中?跟小爷见官去!”

    秦逸淡淡的说道:“我不想跟你打,不是打不过你,是怕把你打死了,麻烦,我还得回去给我义父煎药呢!”

    “小子,你是不是太狂妄!”芈梓气得发笑,“打死我,小爷还没有见过能够打得过我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