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攻仙 > 第113章:夸下海口
    “你,你连我都敢骗?”赵开指着江胜,也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恐惧,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江胜居然会在这个时候选择背叛赵家。

    一切都是假的!

    原来,这一切都是精心的伪装,连自己的儿子,都在想着法子骗他......

    赵寒死了,赵邺死了,陈护法和尤护法也死了......等今夜过去,一旦赵家得知消息之后,必然会倾尽全力与太守府拼命。

    他并不看好太守府。

    这次虽然能够杀掉赵邺以及两位护法,但那只不过是阴谋诡计而已,正面对抗,只凭这些凡人,能有几分胜算?

    况且,赵家的背后还有一整座练气宗支撑着......

    到时候,一旦赵家得知自己袖手旁观,最终也难逃一死。

    完了,全完了......

    “你这逆子!”赵开怒吼一声,便要出手对付江胜,掌心华光迸射,蕴含着十足的威力,拍向江胜的胸口。

    江胜没有选择躲闪,亦没有做出防御之姿,而是选择硬生生的承受下了这一掌。

    一声闷哼过后,江胜后退数步,嘴角有鲜血溢出。

    “我是逆子?”

    他的头更低了,前额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颊,看不清楚表情,只是从他口中,传出一声凄然的笑声。

    “你说我是逆子?呵呵......我的好父亲啊!你到现在还看不清局面吗?啊?要不是因为我,您认为,您和李叔现在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吗?啊?”江胜不无悲凉的说道。

    虽然随着江胜的到来,何易的计划也有所改变,但炸山这件事,却是早就已经定好了。

    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江胜及时去找何易,今日被炸的那座石峰,就应该是现在这一座,外面被羽箭射成筛子的陈护法和尤护法,也会换成赵开以及李护法。

    可到现在,直到现在,自己的父亲都还在责怪自己?都还在往自己身上推着责任?

    难道他从来就没有好好反思过,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江胜内心十分的痛苦。

    “你还敢顶嘴!”赵开再次动手,向前击出一掌,但就在这时,一直站在旁侧,默不作声的李护法却一把抓住了赵开的手臂。

    “老爷,事已至此,您就算打死少爷,又有什么用?”李护法低声说道。

    “......”

    赵疆手上的动作一顿,神色阴晴。

    一声长叹过后,终是将手掌收了回来。

    事已至此,就算一掌杀了江胜,又能如何?赵邺之死已是定局,今日过后,赵家还能在容得下他们吗?

    显然不可能。

    为今之计,只能另谋栖身之处。

    赵开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他不甘心就这样被算计,像是一只被圈养的鸟儿,出不得牢笼,只能任人摆布。

    “江胜,你先回去吧。找杜刀领一颗丹药。”何易走过去拍了拍江胜的肩膀,示意他先退下疗伤。

    赵邺的死仅仅是个开始而已,真正的恶战,却还在后面。

    他还需要江胜的力量,他也仅有这么点剩余的手牌可以打了,此时此刻,半张都缺少不得。

    “是,主公。”江胜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而后平静的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身形便没入地面,遁向远处。

    ...... ......

    待江胜走后,何易重新将目光转至赵开身上。

    这确实是一颗墙头草一般的人物,性如狡兔,喜欢利用“站队”来为自己获取利益,却又无半点忠义可言。

    方才还扬言要看看何易如何能击杀赵邺,现在赵邺真的死了,反倒做出一副惊惧无奈的样子。

    这难道不是装模作样吗?

    他在做给谁看?做给自己吗?

    何易的嘴边扬起一抹讽刺般的笑容。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与赵家拔剑相向,对你有什么好处?”赵开实在是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与赵家为敌。

    太守府与赵家,从来没有什么利益上的牵连,而且因为朝廷律法的关系,二者之间更是少有往来或冲突。

    就好像是两个互不相干的人,为何刚一照面,便要毫无原因的挥出拳头?

    其中的利益,从何而来?其中的仇恨,又从何而来?

    何易嗤笑道:“好处?抱歉,我不是商人,做事不在乎有没有好处,但求扪心自问时,可以无愧。你们赵家,坏事做多了,自然......罢了罢了,立场不同,你是永远不会明白的。如果非要说好处的话,你就当是我太守府里没银子了,饥不择食,想要从赵家身上剜下几块肉吧!”

    他转身回到洞内,在经过赵开身旁时有着片刻的停顿。

    说实话,刚才他本想将这赵开一并杀了,以免留患。只是碍于江胜,才不得不耐着性子与这个墙头草一样的赵开说上几句。

    毕竟江胜已经投至自己麾下,成为自己阵营中的一员,而且还是自己仅有的两名懂得修真的部下之一。

    日后仙当的开办,还全要凭着江胜与杜刀冲在前线流血流汗呢,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什么纰漏。

    所以对于赵开,何易不能杀之一了百了,只能劝,只能展以手段,让这个喜欢站队的赵开,尽可能的倒向自己这边。

    “我只说一句:明日之前,赵家必亡。无论你信与不信,且先走着瞧吧!反正无论如何,这都不会对你产生一点影响,不是吗?”何易轻轻拍了拍手,顿时便有一道诡异的黑影,从赵开身后的影子中剥离了出去,飞速来到何易身前,渐渐凝聚成一个黑色的身影。

    在出其不意的将赵邺一剑穿心之后,李良玉没有选择去和公良雎汇合,而是第一时间来到了这里,并悄悄隐藏在了赵开的影子之中,一旦发现赵开有心怀不轨之意,即刻便会被他剖心而亡。

    “主公,要走吗?”李良玉开口询问。

    “走吧,多说无益。”何易最后看了赵开一眼。

    “是......”

    见何易点头

    ,李良玉一手搭在何易的肩膀上,施展影遁,连带着何易本人化作一团幽暗的黑雾,渗入地面,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空旷的石峰古牢之内,只剩下两团即将燃烧殆尽的火苗,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老爷,您要如何选择?”李护法看着赵开那张惊疑不定的脸,微微叹了口气。

    事实上,他更加倾向于江胜那一边,起码在这件事情上,就能够看得出江胜比赵开更加具有远见。

    赵开静静地看着夜空,似乎还在做着最后的抉择,半晌后,才忽地道出一句:“老李啊......胜儿是我儿子,虽然总是不听话,惹我这个当爹的生气,但毕竟也是手心里的肉,以后......你就跟着胜儿吧。”

    “老爷,您......”

    “就照我说的做吧。”

    李护法面色诧异,还想说些什么,但赵开却直接打断了他之后的话。

    “我累了,不想在选择了。胜儿既然选择了太守府,日后必然会与无数强大的修真者为敌......我没有信心,所以不想参与,但膝下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江家的血脉,不能就这么断了。你明白吗?”

    “是,老爷。老奴明白了......”

    ...... ......

    斛阳城本无宵禁之说,但为了这一次的行动免受那些外地来的修真者打扰,何易便提前两日,从太守府发布了宵禁令。

    黄昏一过,即刻封锁整座城市的全部街道,谁都不允许从家中外出,若有违抗者,即刻入狱三十日。

    有这道禁令在,就算今晚闹腾出的动静再大,那些修真者都得老老实实在城里窝着。

    一来,斛阳城毕竟不是他们的地盘,二来,他们这次的前来斛阳主要目的,不是为了看什么热闹,而是为了参加竞宝会,若是因为一时的好奇而被关进大牢,错过了竞宝会的时间,那就得不偿失了。

    “赵家现在可有什么反映吗?”回到太守府后,何易连喝上一口水的功夫都没耽搁,即刻将廖钱中叫来,询问赵家的具体情报。

    算了算时间,子时刚过,距离天亮时分,只剩下不到三个时辰的时间了,必须一分一秒都要用在刀刃上。

    “赵家应该还不知道赵邺等人去往临县的消息,裴都尉已经带兵埋伏在赵家祖宅的周围,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廖钱中答道。

    “如此甚好。”何易点点头,在大堂内来回踱步,飞速思考着下一步的对策。

    “对了,江胜回来了吗?”

    “已在主公之前回来,现在杜刀府上侯着,只等主公一声令下。”

    “好!速速传令给他,立即开始行动!”何易脸色严峻,附在廖钱中耳边,低语云云,连下了数道命令。

    片刻后,廖钱中重重道了声“是!”,得令而去。

    何易也自顾的取了斩魔剑,又在李良玉耳边说了几句,便只身飞马,迅速往城外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