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归航 > 第十六节 繁花无觅处
    玉衡王卓力格图目露凶光,仿佛是一头受伤的野兽。他前日晚用冰心斗气窥视乌恩奇的内心,乌恩奇极力抗拒,但是他那抵抗的意志在冰心斗气面前土崩瓦解,令卓力格图对他很是轻视。还是在那一晚,玉衡王再次窥察乌恩奇的回忆,乌恩奇完全放弃了抵抗,直接交出了心中所想之事。

    然而玉衡王没有察觉到,乌恩奇表面上任由他窥察,背地里却藏了猛料,留作日后的杀招。

    两次被窥心以后,乌恩奇已经想到了对抗冰心斗气的办法。他故意喝酒,让玉衡王以为他会像上次一样不做抵御的任由心意和记忆被窥视。实际上,乌恩奇却是借用了妮娜教给他的办法,巧妙的用醉意调动起情绪,再用情绪感染玉衡王,同时施以唇枪舌剑,激起玉衡王卓力格图的疑虑和敌意。

    因为过度自信以及对宿命的畏惧,玉衡王卓力格图果然中计了。在玉衡王将意志完全集中之时,乌恩奇把他前日留下的猛料玉衡王惨死的过程,猛地推入到玉衡王卓力格图的意识之中。然而,反制虽然巧妙,却功败垂成。

    乌恩奇叹了一口气,站起身,走到石壁旁,扶起了跌坐在石壁前的妮娜。

    乌恩奇唏嘘道:“我果然在‘原魔界的天’面前失宠了!卓立格图,是这个女孩子救了你,若不是她让你分了心,你此刻就是一个精神崩溃的老疯子。”

    “你干得不错!”玉衡王卓力格图抹去嘴角的血,撕声说:“确实是她救了我,但她也救了你。刚才那种情形,本王是若疯癫了,必定先要一爪在你的脑壳上捏出五个窟窿。你给本王设了一个圈套,可惜功亏一篑。”

    妮娜听了玉衡王卓力格图和乌恩奇之间的对话,不觉留下了眼泪。倘若不是她冒失的插手,玉衡王卓力格图肯定要疯掉,但面对一个失控的疯子,乌恩奇其实不一定会死,因为玉衡王最可能的反应是惨叫一声,双手抓住自己的头。

    “妮娜错了!”妮娜哭了起来,她的一只手紧紧的拉住乌恩奇的手臂,另一只手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记耳光。

    乌恩奇捉住妮娜白皙的小手,安慰她说:“你没错,不用自责。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和玉衡老儿的救命恩人。我们两个还活着,都要感激你的恩情。”

    玉衡王卓力格图瞪了乌恩奇一眼,冷笑说:“小畜生,你不用拿些怪话挤兑本王。那孩子是本王中意的儿媳妇,我还指望她日后能替本王守护着玉衡世家呢,自然不会对她痛下杀手。今天本王与你算作平手,不出五日,本王倒要瞧一瞧究竟是开阳世家绝嗣,还是本王将作法自毙。”

    玉衡王卓力格图不顾而去,乌恩奇如释重负的张开手,在他的手心中全是冷汗。

    乌恩奇摇着头,自言自语道:“此计太悬危!幸好在最后关头,我守住了心念,侥幸赢了这一场。”

    妮娜狐疑的望着乌恩奇,乌恩奇安慰她说:“没事了,其实我只是爱吹牛

    。即使你没有砸他一罐子,他顶多一时间精神崩溃罢了。我连吹带唬,不过是为了保住白天的那些谋划不被他察觉。我们能做的事,如今都已经做了。卓力格图所伤不重,但他的信念和意志都在动摇。然则开阳世家存亡的关键,并不在矗云山,而是在白河之上。”

    酒坛已碎,烙饼也冻成了冰坨,想要举杯与佳人对饮,奈何并无可能。妮娜沉默的替乌恩奇铺好床铺,胆怯的询问道:“天已经晚了,您要休息了吗?”

    乌恩奇没有回答,此刻他的心思已经飞到浊流翻滚的白河。魔族和第九魔域的两大蛮族组成的联军声势浩大,但在乌恩奇看来联军内部各怀鬼胎,不难对付。由于乌恩奇的谋划,打算联手进犯矗云山的三位魔王被他提前阴掉了两位。

    第十魔王富马波第因为暗通妖灵,东窗事发被囚禁在斯盘岛,六翼天魔一族群龙无首,星鲸骑士团覆灭以后,他们的星天战舰本来就威力不强,此时内部一片混乱,战斗力可想而知。

    第九魔王纳格雷德武功盖世,他统治之下的虚空幻魔一族在十九支魔族当中是仅次于深渊炼魔的强大族裔。但因为《福音圣书》的摹本,第九魔王纳格雷德和他的女儿冥河公主沫沫正被魔皇所猜忌,在此背景下,第九魔王纳格雷德必定不会从冥河里将最精锐的通幽舰调出来,派到矗云山与舟人死磕。

    至于炎魔一族,第十二魔王阿克列谢耶是个草包,炎族不善水战,他们的煌焱火筏与舟人的无当飞舟相比,好比水洼里的泥鳅和云端的蛟龙。炎魔不足为虑,新加入的眼魔备战不足,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至于第九魔域洁滢雪原里的两大蛮族,雪族和血族,他们与舟人之间恩怨甚深。但这两个蛮族首鼠两端,既想搭上魔族的战车捞些好处,又害怕联军战败,得罪了舟**及自身。倘若魔族联军势如破竹,他们对舟人的残杀变本加厉比魔族尤甚,倘若魔族联军战败,他们就将一哄而散,躲回洁滢雪原,把脑袋扎进雪堆里以图自保。

    倘若百战百胜的开阳王阿育奇尚在,击溃这支魔族联军十拿九稳。可惜开阳王阿育奇此刻永眠在坟丘里,开阳世家与魔族联军一样,内部矛盾重重。

    按照开阳世家的祖训,理应由乌恩奇继承家主之位,但他已经被废了,背井离乡,还给世家通了个天大的篓子。除了乌恩奇以外,开阳王阿育奇还有五个儿子,四个女儿。乌恩奇的那五个兄弟都是人中之杰,其中夜族宠姬生下的混血儿巴木巴尔最为出色,是开阳王阿育奇指定的继承人。

    可惜,舟人重视血统,巴木巴尔身上只有不足一半的人类血统,因此不被世家的三位长老所认可。

    昔日,开阳王阿育奇废掉乌恩奇,册封巴木巴尔为开阳世子,领家督之位,几乎要使开阳世家从内部决裂。最终乌恩奇选择了退让,孤身远走他乡,立嗣的事情才算暂时平息。如今开阳王阿育奇与世长辞,权位之争越发不

    可收拾了。正因如此,领军出战的统帅才变成了开阳王的少妻,从未领过兵的瑶光郡主娜仁托娅。

    六族联军与开阳世家飞舟军之间的白河之战,因为是菜鸡互啄,所以谁胜谁负实在难以预料。

    乌恩奇摇头慨叹,假如此时他仍然受到魔母的眷顾,率领飞舟军迎敌的主将一定会是他。先在雾海里与魔皇结拜,后于冰释山前拦住妖灵百万大军;曾在魔都**之扉纵横捭阖,又在白河之上聚歼六族联军;挟白河大捷之声威,持舟人至宝禁魂剑苍梧入主矗云山。何等的顺利,何等的快意,何等的威风?

    乌恩奇冷笑一声,吟道:“‘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可惜在我乌恩奇余下的一生中,怕是再不会有繁花盛放之时了!”

    此时酒劲上涌,乌恩奇倒头睡在石榻上,第二天睁开眼睛,早已日上三竿。草草的吃过一餐,乌恩奇迈步走出石穴,在石穴之外站着二十多名毕乌士族的勇士。

    一名毕乌家的勇士走上前禀报说:“殿下,最近矗云山里夜盗猖獗,听说渔父会的那些家伙悬赏要取您的人头。大公命我们在此守卫,以防不测。”

    乌恩奇心中好笑,玉衡王卓力格图昨天在他手底下吃了暗亏,不敢再轻视他,也不敢再来用冰心斗气窥视他的心思,所以他和妮娜被软禁了。

    “有劳你们了。”乌恩奇笑道:“如此也好,等我有功夫的时候,要挨个指点你们的武艺,免得你们这些家伙到了战场上胆怯拿不住刀。”

    舟人好勇,在矗云山里谁不知道玉衡世子不学无术,是废材癞蛤蟆一只,他居然还要指点他们武艺,那不是瞧不起人吗?守卫在石穴外面的毕乌家勇士们莫不怒目。但乌恩奇对他们的愤怒报以一声轻笑,随后便转身,回到了暂时居住的石穴。

    石穴狭窄,墙涂四壁,实在无聊至极。乌恩奇就在石榻上坐下来,凝神静思,运气息自观。运息良久,乌恩奇才懊恼的发现他身上的经脉极为奇特,完全不似人类的气脉,经脉颠三倒四,任督不连,他的经脉极有可能与癞蛤蟆之经脉齐同。

    乌恩奇在心底骂了一声,此时此刻,他虽然是人形,但誓言之咒其实并未根除,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再次变成一只满身毒疣的大癞蛤蟆。

    在这种需要武力的时候,乌恩奇再次变得一筹莫展。这具身体不是他的,所以他曾经修炼的捍山劲斗气不在身体里,修炼造化法创造出的黑暗所在是一个虚世界的雏形,那个虚世界在原魔界里只是一个奇点,但那个奇点藏在他的心脏里。

    先不论乌恩奇的斗气和造化法能否施展,他的心,他的身体,连同藏匿在黑暗所在里的那团光,这会儿全都掉在幻火之海里,远水解不了近渴。更倒霉的是,灵契之剑和巫丸偏偏也不在身边,剑灵法鲁格把它们带到白顶原领死去了,简直可气、可恼又可笑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