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天魔地仙记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问罪两族
    红云圣姑注意到了那么多双眼睛都盯着自己,心中暗道:“完了,这次又把事情搞砸了,回去定然要被门主责罚的,遇到这武欲之人真是倒了大霉。”紫云圣姑和妙云圣姑心中亦是有同样的想法,现在敌众我寡,况且又有几个绝世高手,于己真是不利。

    现在三人站立半空,火红的衣裙犹如天边的云霞,脸上冰冷的面具让人难以看出其面容。不过,花解雨倒像是从那红云圣姑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一时却又不敢确定。

    谢达天看着三圣姑,心中思忖道:“天地神门近年来名头太响,而且行事又是亦正亦邪,根本让人捉摸不透。此番其门中之人突然出现在我东海领域,也不知到底为何而来?但是,以往并无大瓜葛,此番突然造访倒是有些令人难以琢磨。”

    想到此处,不由对着三圣姑说道:“天地神门的三位,你我素有无仇怨,你等潜入东海胡作非为,倒地意欲为何?”

    三圣姑中的红云圣姑伤得不轻,根本难以答话。而且,她们均是冷情之人,根本鲜少说话,从前几乎都是只执行门中的密令,现在亦是如此。不管门中是何安排,都会不择手段的去完成。在话语上几乎不作什么争辩,能动手的时候绝不多说上一句。

    现在听到谢达天的问话,根本也是毫不在意的。其实,三人心中都颇有些绝望了,被这么多的正道之人围堵在此,怕是插翅难逃的。而且方才已经发出了密令,却不知几个同门何时才能达到。

    谢达天似乎有些等得不耐烦了,又问了一句道:“巴将军,你勾结天地神门,是不是企图称霸东海?”

    巴图正在寻思着要如何才能逃离这个地方,不料又被这么冷不防地问上一句,连忙骂向那红烈道:“你为何私自勾天地神门之人?”

    红烈一愣,知晓巴图乃是难以下台了,现在只得嫁祸他人比较好。有一个极细的声音在耳中响起道:“你先撑住一下,稍后便有人来。”

    这声音乃是紫云圣姑所传,红烈便说道:“将军,并无勾结。”

    巴图的语气让三圣姑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奈何现在有些自身难保,根本无法再出手惩戒。少不得忍气吞声,等着同门的到来。

    东方明空这时却插上一句道:“红烈,你我之间的恩怨重要了解了吧?”

    这红烈也许还比较忌惮谢家乃至武欲圣都之人,但是对这东方明空他却是不惧怕的。一则东方明空的东方家主是在驯兽上颇有成就,二则背后的家族早已落寞,根本无足为惧。

    红烈道:“东方老儿,你擅闯我鲛人族,倒还有脸来问我?”

    两人这番的争论倒让谢达天一时竟然忽略了三圣姑的存在,转而问向东方明空道:“东方道友,却不知你有何恩怨须要同他了解的额?”

    东方明空道:“谢当家有所不知,那日我在海岸处游赏风光,哪知这家伙须要带着数名鲛人在海上作乱,引发海上风暴和海啸,这还罢了。不想他手下之人真是胆大妄为,直接不问青红皂白便向着岸上之人出手。我因几年前同他们族长有过数面之缘,便也只是出手惩戒,不想这红烈居然还包庇。”

    红烈却辩解道:“东方老儿,你少血口喷人,分明是你先偷偷潜入我鲛人一族,被发现后方才落荒而逃的。”

    东方明空冷笑道:“真是一派胡言,老夫要去你们鲛人族,还用得着偷偷摸摸?”

    红烈却说道:“东方老儿,你我不必做口舌之争,你要战,便来吧。”

    这话让东方明空大为恼怒,手中连忙聚气,直接就形成了一道白色的剑光。只见他身形一闪便朝着红烈而去,红烈适才被武欲乃至谢家之人逼得心中怄火,现在自然得好好发泄发泄。

    一百一红的两道身影迅速斗在一起,不时便有强大的气浪而出,把原本平静如镜的海面搅得有些湍急。而且,原本静静漂浮在空的云层亦是翻涌不住。众人都不想去插手,毕竟可能是人家的私仇。

    一道黑色

    的身影从远处迅疾而来,滚滚的魔气像是随时都会染黑天空一般,无欢大师心中大惊。莫非魍魉宗的宗主魍魉影还未走远?想到这人手中那柄恐怖的魔刀,现在仍然都还是心有余悸。

    谢达天见此,连忙发出了数枚暗器朝着那身影而去。不料却全都被魔气吞噬其中,根本无法近身。而且,对方还一边抵挡一边挥出了一刀,一把巨型黑色魔刀张牙舞爪而来。

    无欢大师感到了这魔刀气场不小,一下子便祭出了手中的归虹,淡红霞光破空而去。砰砰几声,剑光和魔刀撞击一起,形成了几道强劲的气浪像是四周扩散开去。无欢大师连忙又是一剑挥出,方才挡住了气浪的侵袭。而对方之人似乎也受到波及,被荡开了一段距离方才又停了下来。

    气浪把四周的云层搅得翻涌不住,而且击中海面更是惊天巨浪,那些居然直接拍到礁石堆上,把那些石子都冲刷到了海水中。东方了了在危急时刻被沐霜所救,幸亏沐霜挥剑相挡,不然定要被大浪击中。

    一声浑厚而又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道:“真不愧是武欲的峰主,实力果然非同凡响。”

    众人循迹声音看过去,一人踏空而来,周身是滚滚的魔气,整个看看上去却是俊朗潇洒。倒是和那身边的魔气有些格格不入,分明是少年英豪却不知因为要坠入魔道。

    等他们看清之时,却听见到无欢大师道:“魔教战魔,耿鬼。”

    耿战立住了身形,看了看无欢大师和众多正道众人,居然不露一丝的慌乱反而还有些兴奋。他扫视了场中之人,发现了天地神门的三圣姑,但是却是不识的。毕竟已经离开修道界很久了,是是非非便不想再去过问。

    谢达天看了看耿战,说道:“耿战,你不是已经不问世事了吗?这会子来我东海,有何指教?”

    耿战却不答,只看了看无欢大师道:“无欢大师,适才我魔教魍魉宗的宗主魍魉影负伤而归,一问之下居然是败在你的手中。我心中就有些纳闷,以他在魔教的地位怎么败给武欲的峰主。现在想来,原来是个女子,看来是魍魉影他怜香惜玉了。”

    这话语中的轻薄之意甚是明显,无欢大师这等一心向道,素来都冰清玉洁的,如何能够受得了他这几句戏谑。不由便大怒道:“混账,胡说些什么。”说罢,归虹剑铮的一声便出鞘,直接就化作一道剑光朝着耿战而去。

    耿战毫不动容,手中的魔刀直接迎刃而上,魔气犹如决堤的洪水,霎那间便充斥着半边的天空。

    方源和青墨在海面上御剑而行了老半天,却是毫无所获,这下让二人有些纳闷了。方源道:“青墨师兄,我们先停下,去那些荒岛上看看是否有鲛族或者海中妖兽问问。”

    青墨觉得这么御剑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便也停住,落到了一处荒岛之上,但是二人找遍角角落落均是未能发现有一活物。这下子两人不禁面面相觑,这可如何是好?

    方源说道:“青墨师兄,你门中可有什么独特的联络方式?”

    青墨想了想说道:“好像没有啊,方师兄倒是你们门中应该有吧?”

    方源一愣,当日的确见到过梦清寒使用武欲的梦甜香同同门联系过,但是这梦甜香他并没有。所以,现在也很难和林小菁以及其他同行之人联系。

    便也只得开口道:“要不这样吧,我们再适当往前御剑试试,说不定能够有什么转机。”

    青墨看了看茫茫大海,有些无可奈何,便也叹了口气,御剑而起继续朝着前方而去。

    林小菁看着羽蝶,想起方才她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的确惹人心疼,那奚林当时对她的出走其实还是很着急的,但是却不知为何就是那般硬着心肠,心中明明着急,却又装作不在乎。

    见他们这般,便又想到了方源。每次都能在危急关头救自己和保护自己,为何就是装得那般毫不在意。想到他多次救自己,而且都是那么的奋不顾身便有些窃喜在心。

    羽蝶愁肠百结的痛苦之后,心

    中便要好受的多。现在她已把林小菁当做一知己,便叹息道:“姊姊,其实我觉得我应该尊重奚林哥哥的选择。”

    林小菁一下子便有些纳闷,说道:“公主,你不是非常你喜欢你的奚林哥哥吗?”

    羽蝶有些委屈,说道:“姊姊,可是,奚林哥哥他只喜欢我姐姐。”

    林小菁却道:“公主,我看得出来,你奚林哥哥还是很在意你的。”

    羽蝶落下去的心似乎又有些漂浮起来,有些不信地说道:“可是,他自己说的,只喜欢我姐姐啊。”

    林小菁说道:“公主,其实我看得出来,你奚林哥哥见你失踪,脸上那股着急的表情无论如何都是装不出来的,不过只是不善表达而已。”

    羽蝶却说道:“姊姊,你不用安慰我,现在我已经想明白了,其实有时候太过一厢情愿,只会给两个人带来痛苦。”

    林小菁心中一动,莫名的便诧异了一下。连带着看上去不食人间烟火的碧琉仙子亦是动容了下,她内心深处亦埋藏有很深的秘密。

    林小菁直接就陷入了沉思中,觉得公主好像说得很有道理。正如自己的一番单相思,好像换来的似乎就是对方的毫不在乎?但是,不知为何,每次都会沦陷在他的一切中,饶是得不到正眼相看,也是甘之如饴。

    这大概就是感情给人带来的心动之处吧?比起那枯乏无味而又无情无爱的修道要好上太多,人生还是得要有牵挂的,不然就算登上极乐,又有何意义呢?

    林小菁想到这里,竟然有些唏嘘不已。明明自己一心悟道,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对一个男子上心。而且,居然还有些牵肠挂肚,真是莫名其妙。大概思及过深,竟然情不自禁道:“公主,你终会明白的。”

    羽蝶心中怔了一下,并不言语,便也紧跟在他们的后面。心中自然是风光霁月的,可是,她的奚林哥哥因何就是不愿同自己说实话呢?

    这魔教战魔的到来一下子就扰乱了最初的格局,也不知那家伙怎得突然就冒了出来,这让在场的众人都好生纳闷。而且这战魔的功力不低,居然只能和无欢大师不相上下。

    不远处的一座小岛上,轻纱掩面的女子看着半空的战局,心中不禁有些疑惑,只自言自语道:“道途,只是打打杀杀,为何还要如此多的人前仆后继呢?”

    转眼,又是一声哀叹,不禁又想道:“耿战为了我压抑太久了,也是该发泄的时候,只不过他这般便向着正道出手,就不怕招来祸端吗?”

    想到这里,原本有些紧锁的眉头又更加紧锁了一分。虽然对这种打打杀杀她是极度厌恶的,但是却还是放心不下耿战的安危,便目不转睛地看着。

    谢达天本欲助无欢大师一臂之力的,但是发现巴图已经向着东方明空出手了。适才红烈到底不敌,数十招后便败下阵来。巴图毕竟是救人心切,便也迎上去和东方明空交上手了。如此一来,倒还不用面对武欲的峰主和谢达天二人。

    玄霸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了,自己带来的几天蛟蛇早已葬身大概,现在倒只剩自己一人。几名下属被那魍魉宗的和东方明空尽数斩杀干净,前者早已不知所踪后者又暂时出手不得,心中一时大为的憋屈。

    花解雨的目光在场中游离了半刻后,仍然还是盯着那红云圣姑,他有种强烈的预感那面具之下有他想要的答案,只不过现在尚且还不合时宜罢了。

    红云圣姑亦是大感诧异,照说自己和他根本不识。但是,每次只要一碰面便要动手连个辩解的机会都有没有,而且出手似乎从留情。然而,每次到了最危机的时刻却又出手相助每次都是他自己受伤,当真让人一下子好生纳闷。

    紫云圣姑在一旁小声说道:“那男子好生奇怪,一直盯着这边看。”

    红云圣姑一见到花解雨便有股锥心之痛传来,她知道乃是绝情蛊,但是不知是眼前之人的两次心慈手软还是其他什么,见到此人便会不由自主地涌起一些思绪引发情蛊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