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一剑朝天 > 第三百零二章 选择
    “师兄,趁吕安吸引那人的注意,我们还是快走吧!”楚河说完这话就已经要打算离开了。

    谁知祖秋对着楚河摇了摇头,脸上突然露出一副极其坚定的表情。

    楚河愣住了,极其惊讶的反问道:“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想对吕安动手?没看到李关的下场吗?我们打不过那个孙树的,难不成你觉得你能赢吗?”

    祖秋慢慢摇了摇头,但是眼神依然是看向了孙树和吕安,脸上竟然露出了一副期待的表情。

    看到祖秋的这幅表情,楚河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对于面前这个不会说话的哑巴,他第一次有了一种厌烦的感觉,明明知道不是对手,为什么要做这种无异于送死的事情呢?

    楚河表情疯狂的变幻了起来,是走是留?脑海中跳出了两个选择,当真是有点取舍不定呀!

    一旁受伤的牧宽,看到楚河这幅纠结的表情直接笑了出来,对着夏厚说道:“师兄你看那楚河,胆小怕事,遇到一点难事他就打算离开,真是笑死我了!”

    夏厚顺势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露怯的楚河,也是憨笑道:“看不出来,楚河的胆子竟然这么小,还真是让人意外呀!”

    牧宽轻轻咳了两声,“师兄我们还是找个机会撤吧,我刚刚通过两仪石已经通知了师叔,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到,我现在又受了那么重的伤,到时候再出点意外,那可就真的出大事了。”

    听到这句话,夏厚立马点了点头,他早就不想待在这里了,不管是孙树还是李关都让他感到了一丝恐慌,如今再加上一个吕安,没想到他给人的感觉竟然也是如此的妖异,果然入煞之人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呀!

    但是和自己的小命相比,一切都显得不那么的重要了。

    牧宽看着吕安,脸上的突然表情突然又松动了一下,试探性的说道:“要不我们还是别走了吧?稍微躲远一点?”

    夏厚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师弟,这里有点不安全,还是先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再说吧,刚刚那个孙树也说了,他身后还有人在看着呢,要是乱跑会不会刚好碰到他们?”

    牧宽直接摇了摇头,从手里拿出了几张寻剑符,随意的扔了出去,寻剑符瞬间化成了一道流光,在周围各处转了起来。

    流光在经过项水楚河吕安身旁的时候,流光炸了开来,化成了一道绚丽的小烟花,剩下三道寻剑符则是慢悠悠的飘向了远处。

    牧宽的这一副动作,直接将几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去,楚河直接骂道:“寻剑符?竟然还有心思玩这种东西?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牧宽没有理睬楚河,而是继续看着那几道寻剑符的方向。

    寻剑符是一种很鸡肋的小玩意,不过有时候也很实用,只要附近有剑气的气息,不管是人还是物,寻剑符就会自动追寻而去,剑气就是引燃它的导引线。

    虽然嘴上说的极为不屑,但是楚河的目光依然跟着寻剑符的游动而转动。

    突然一道寻剑符停在了某个街道角落,自己变成了一道极其绚丽的烟火。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直接让所有人都惊了一下,烟火的绚丽程度和剑气的强弱成正比,越绚丽自然说明剑气越强。

    “怎么会这么大?”牧宽脸上露出了骇然的表情,这可能是他见过最绚丽的烟火了,没有之一,由此可以联想到隐藏在街角那人的实力有多强!

    楚河的眉头也随之抖了一下,这朵绚丽的烟火也是把他给吓了一跳,心中直接暗骂了一声,离开这里的**越发的明显。

    祖秋也将目光从吕安身上移了开来,看向了那个街角。

    街角处缓缓走出了一个人影,韩斌面带微笑,走的很是随意,丝毫不在意众人对他的注视。

    看到走出来的是韩斌,项水瞬间大喜,本来他还在担心这突然冒出来的人会是谁,现在这份担心随即消散。

    项水张河两人直接冲到了韩斌的面前,恭敬的行礼说道:“大人。”

    韩斌点了点头,然后将在场所有人都审视了一遍。

    顿时所有人都感觉一股寒意从后背冒了出来。

    楚河没有任何犹豫,弃了祖秋,一个人狂奔离去。

    “大人,他?”项水指了指楚河。

    韩斌摆了摆手,“随他去吧,这种人丝毫不足为惧,太一宗有这样的人也是他们的悲哀。”说着饶有意思的看了一眼祖秋。

    祖秋丝毫不惧,毅然决然的对视了回去。

    韩斌点了点头,惊讶的说道:“你应该就是祖秋吧?太一宗有你这样的人,才是他们的福气,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加入天外天?”

    听到这话,项水的表情直接惊得扭曲了起来,脸上布满了幽怨之情。

    祖秋听到这话也是愣了愣,最后还是轻轻摇了摇头。

    韩斌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叹了一口气,“好吧,那我也不能强求于你。”

    祖秋破天荒的对着韩斌行了一个礼,韩斌点头示意了一下。

    随后,韩斌看向了牧宽以及夏厚,微笑着说道:“听闻你身上有世间罕见的剑神咒,是真是假?”

    牧宽慌了慌,但最后还是慢慢点了点头。

    “可否让我看一眼?”韩斌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牧宽脸色瞬间大变,夏厚同样也是如此,直接抢先开口说道:“这位大人,师弟身上的剑神咒是强夺不了的,它直接和师弟的心神相连,等同于本命物...”

    韩斌直接抬手制止了夏厚,“放心,这个我听说过,所以我想看看他的剑神咒到底是怎么样的,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听到这话,夏厚直接看向了牧宽,牧宽脸上的表情疯狂的变幻了起来,顿了好久之后,最后咬牙点了点头,手中直接出现了一柄鲜红到似血的短剑。

    短剑刚一出现,剑气瞬间狂涌而出,直接将牧宽包裹了起来。极其的狂虐,夏厚也被吓得躲开了好几米远。

    韩斌微微惊讶了一下,点头称赞了一声,“果真不是凡物呀,怪不得光凭这东西就能威胁到宗师,如果未来你能进入宗师,光凭你手上的这剑神咒,天外天的大门同样乐意为你敞开。”

    这突如其来的赞许声,直接让牧宽愣住了,呆呆的点了点头。

    韩斌赞许的目光依然还在,“剑神咒的种类有很多,但是如你这般的少之又少,苏无敌给你下了不少功夫呀!换做是我,死上两个爹都愿意。”

    对于这番评价,牧宽脸上仍是一副呆呆的表情,不知道应该做何反应,夏厚赶紧拉着牧宽做了一个和祖秋一样的动作。

    韩斌同样点头示意了一下,随后他看向了地上的李关,叹了一口气,默默摇了摇头,“可惜了呀,一个如此忠义的人就这么没了,当真是一件可惜的事情,孙树瞧瞧你干的好事!”

    听到这一声呵斥声,正在和吕安对峙的孙树猛地看了过来,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在看清孙树的模样之后,韩斌突然轻笑了一声,“竟然能把你逼到如此地步,这个李关还真是让人敬佩呀。”

    孙树僵硬的点了点头,嘴巴张了张,吐出了一大口绯红的气息,随后一个极其低沉的声音从他胸腔内传了出来,“他很强!”

    韩斌指了指孙树,缓缓说道:“你还是先去疗会伤吧,否则光后遗症就有的你受了。”

    孙树再次僵硬的点了点头,身上的血气直接消散,煞气同时也慢慢收缩了回去,最后双眼慢慢变成了正常,只不过脸色变成了惨白,在刚恢复的时候,整个人为之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上。

    项水第一个反应过来,直接跑了过来,扶住了孙树,“大人你没事吧?”

    孙树微微一笑,沙哑的说道:“还好还好!”

    随后孙树转头看向了一侧的吕安,面带可惜的说道:“李关的事情我很抱歉,闹成这样我也不想,本来以为还能和你过上两招,这么看来,只能下次了!”

    对于孙树的这番话,吕安只能紧紧握着拳头,脸上的表情极为的愤怒,但是他不敢太过轻举妄动,突然出现的韩斌让他感到了绝望,身上那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让他联想到了吴解,吕安实在提不起心来与之相抗。

    所以吕安只能任由孙树在项水的搀扶下消失在了他的视野内。

    等到孙树走远之后,韩斌直接抱胸,饶有意思的审视起了吕安,两人就这么突然对视了起来。

    对于吕安的这个行为,韩斌突然笑了起来,“当真是后生可畏呀!”

    吕安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就是韩斌吧?”

    韩斌点了点头,“没错就是我,想不到你竟然听过我的名字?”

    “连你都出现了,韦愧呢?他竟然还藏着掖着?”吕安痛恨的说道。

    “我们的韦大人可不是这么容易能见的,他要是露面了,那整盘布局岂不是白费了,我可打不过吴解,不把他限制住,事情能进展到现在这个程度吗?”韩斌解释了一句。

    吕安的眉头直接皱了起来,“限制吴解?你们的目地到底是什么?”

    韩斌摇了摇头,“这个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反正你只要知道,我们对你是友善的,并不会害你。”

    “友善?不会害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吕安直接嘶吼了出来,然后指着李关的尸体说道:“那他呢?这就是你们的友善?前几天死的三百多号人呢?也是你们的友善?”

    韩斌苦笑了一下,有点无奈的说道:“可是我听外面的传言,这些人好像不是我们杀得,而是你杀得?”

    “你放屁!我吃饱了撑的杀这么多干嘛?”吕安直接否决道。

    韩斌的眉头直接稍稍皱紧,“吕安说话就说话,别说这种没有营养的话!外面可都在传,你和逍遥阁穿一条裤子,利用逍遥阁将人骗到这里,然后让你杀,谁让你是一个嗜血之人呢?甚至于你连?d火门都敢动手,那些人可都是死在陨铁剑下!陨铁剑是你的剑,这个事实你不能否认吧?”

    “陨铁剑?”吕安直接愣住了,没听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到吕安的表情,韩斌再次轻笑了一声,“明天你就知道了。”

    吕安脑海中直接出现了一个极其不祥的预感,“陨铁剑?萧落尘的剑?你们竟然也对他动手了!”最后一句话,吕安真的是吼出来的,表情极为的愤怒!

    韩斌摇了摇头,“动手?什么动手?落尘按照你的吩咐,跟着韦愧派来的人走了,这有什么不对吗?”

    吕安立即语塞,十分不甘心的将嘴里的话吞了下去。

    韩斌突然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天空,然后脸上露出了一副厌烦的表情,“吕安有时候一条道走到黑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就比如你一直和我们作对,这就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虽然我很希望你能一直这么愚蠢下去,但有些话我还是要带到的,天外天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什么时候你活不下去了,那你就可以过来了。”

    吕安眉头瞬间皱紧,“什么叫做活不下去?”

    “这句话很难懂吗?就比如你成了人人喊打的存在,你觉得你还能有所做点什么吗?”韩斌说着,不由瞥了一眼祖秋。

    吕安这才发现祖秋一直都在盯着自己,脸上的表情直接变了两下。

    “太一宗?d火门剑阁这三个宗门如今都不会轻易的放过你,即使你隐姓埋名,但是你又能躲多久呢?按你的性子你真的熬得住?听闻你还有一个小相好就待在剑阁,如今五年之约只差两年了,你舍得?”韩斌突然调笑道。

    “这你都知道?”吕安有点惊讶的说道。

    韩斌微微一笑,又看了一眼远方,“关于你的所有事情,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再想想你的师傅,只有一个简单的死讯,到底是死是活,到现在你都还没弄清楚,如果真的死了,你就不想知道凶手是谁吗?这个东西吴解给不了你,我们却可以帮你,另外吴解能给你的东西,我们肯定能给你,他给不了你的东西,我们自然也要给你,所以你该好好思考一下,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劝你,哪个选择才是最好的选择,现在你应该知道了吧?”

    吕安紧皱的眉头突然一下子松了下来,心中的那份抗拒之情再次松动了一下,早在井府的时候,吕安就已经被井明说动了一丝,如今被韩斌这么一劝说,吕安顿时就觉得有点迷茫了。

    井明偏向这帮人是因为想要报杀父之仇,李牧给不了的东西,韦愧可以给他,所以他义无反顾的走向了那帮人,虽然吕安对此很失望,但是从道义上来说,这还真没什么错。

    如今同样的选择摆在了吕安的面前,吕安的内心当真是有了一丝波动,不过看了一眼李关的尸体之后,吕安的眉头直接拧紧,整个人直接纠结了起来。

    看到吕安没有摇头,韩斌觉得自己铺垫的差不多了,直接说道:“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你先走吧,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

    吕安没有拒绝,而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韩斌嘴角直接露出了一丝笑意,没有拒绝,那几乎就可以说明吕安已经同意了,只不过心里那道坎还没跨过去而已,“快走吧,否则等会你就走不了了!”

    吕安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脑袋突然转向了一侧,他感到有一个人正在飞速朝着这里赶了过来,极为可能是一位宗师。

    想到这里,吕安直接点了点头,抱起李关的尸体,率先离去。

    看到吕安走了,祖秋立刻想要追上去,韩斌直接出手拦了下来,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想和他再打一场,但是现在对他并不公平,再等两天,到时候你会有机会的。”

    祖秋疑惑的看着韩斌。

    韩斌肯定的点了点头,“事情还没结束呢,还早呢!”

    祖秋面无表情的审视了一眼韩斌。

    韩斌丝毫没有在意这个眼神,看着天空的那个越来越大的人影,直接兴奋的大笑了起来,“死老头,上次让你给跑了,这次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张河听到这话,表情立马就变了,“我滴个乖乖!这个不离远一点可就要倒大霉了!”说完这话,直接就跑的没影了。

    牧宽看了来人,直接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师叔来了,那就没事了!”

    夏厚点了点头,“还好是杨师叔来了,真是快吓死我了!”

    但是祖秋却不这样想,在看到韩斌那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之后,他也选择了后撤,直接躲远了上百米,远远的观望了起来。

    怀中的两仪石一碎,杨火直接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虽然不怎么喜欢牧宽夏厚,但是毕竟是逍遥阁数的出来的弟子,要是就这么被人干掉了,那丢人可就丢到姥姥家了。

    不过还好,他已经看到了牧宽和夏厚了,虽然看起来受了点伤,但是人好像还活着,一直紧绷的那颗心稍微松了松。

    等到杨火将目光转到韩斌身上的时候,吓得杨火直接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怎么是他!”

    韩斌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兴奋的说道:“杨老头你终于来了!等你好久了!”

    说罢,一道璀璨到耀眼的剑气直接冲天而起,然后对着杨火一剑劈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