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358章 击败
    “沈郡公!”

    种谔在街上和沈安相遇,他不加掩饰的赞美着:“您的算计无双,梁氏果真是连夜攻城了。”

    从判断梁氏可能会来袭开始,沈安就像是个神棍般的在说着一些他们没法相信的话。

    梁氏会来,大家要小心。

    好吧,于是派出游骑。

    结果游骑被梁氏率领的大军追杀。

    接着他再度判断梁氏没有耐心慢慢等待,她会很快进攻。

    于是城头上多派兵力,守城的物资也堆积了不少……

    然后大家等待着。

    结果无数人被打脸。

    梁氏果真连夜攻城。

    “闪开!”

    前方的步卒闪开一条路,沈安带着诸将冲了过去。

    那些将士的目光在静静的跟随着他,连续两次判断对了敌军的动向,此刻沈安就算是说出城进攻,他们也不会有半点犹豫。

    这便是对主将的信任。

    这些信任的目光中,有万胜军的人,也有青涧城的守军。

    这样的目光他们从未给过种谔,此刻却给了沈安。

    种谔看着这些麾下,不禁苦笑了起来。

    自己自诩儒将,可文不如沈安,武更是不如。

    沈安都不肯自称儒将啊!

    他看着沈安,想看到一点儿欢喜和得意。

    可他看到的只是平静。

    这人竟然这般宠辱不惊吗?

    种谔不禁摇摇头,觉得自己要走的路还很长。

    那么就用沈安作为自己的目标?

    他有些心虚。

    沈安文能开杂学一脉,不管别人怎么贬低杂学,就凭着杂学能开了一家邙山书院,就说明这门学识不简单。

    这样的宗师……某能赶得上吗?

    种谔觉得够呛。

    在文事上他觉得自己没法再进一步,真的。

    文章诗词,至此尽矣,除非他能把先贤的学问再度阐述一遍,也就是无数人想干的事儿,把那些先贤学识用自己的理解注释一遍,一旦被人认可,那就是可以称之为半个圣人的大儒了。

    可他觉得那样真心的无趣,把先贤的话翻来覆去的琢磨,真的不是他种谔的菜啊!

    而武事呢?

    他武艺也就是普通,冲阵可以,斩杀些军士也行。

    但遇到沈安他不敢说必胜。

    特别是沈安身边的两个哼哈二将。

    闻小种总是看着和路人一样,可种谔见识过他的手段。

    而严宝玉沙场厮杀的手段更是了得。

    至于兵法……

    今夜之后,种谔觉得自己没脸和沈安比什么兵法了。

    至于名将,他也觉得自己没脸。

    所以某要努力!

    他跟着沈安冲上城头。

    正好几个敌军冲杀上来,当面的宋军被冲散了。

    眼看着这几个敌军就要扩大突破口了。

    这便是最危险的时候。

    左边的一队弓箭手正在赶来。

    “闪开!”

    种谔提着刀超越了沈安和严宝玉。

    沈安愕然看着他,心想老种的特长可不是武艺啊!

    “杀!”

    种谔只是一刀就把对手劈倒,接着避开一刀,顺势撞上去,那个敌军跌跌撞撞的从城头跌落。

    他大喊道:“赶他们下去!”

    身边一个人影闪动。

    折克行来了。

    种谔在后面只看到刀光闪动,惨叫不断传来。

    当折克行回身时,前方已经成了血泊,再无一个站立的敌人。

    种谔摇摇头,感觉很苦涩。

    折家子有沈安照拂,别看他现在在万胜军蛰伏,可他才多大?

    二十多岁的都虞侯,全军哪里有?

    这是破格提拔,若是不蛰伏几年,谁会信服你?

    等时机恰当了,沈安自然会出手,让折克行不断经历实战,然后不断上升。

    这便是背后有人的好处。

    种家背后也有人,慢慢看吧。

    种谔喊道:“放箭!”

    箭矢被抛射下去。

    折克行走到沈安的身边,挥刀劈落一支箭矢。

    沈安没有躲避,他看着左右,问道:“国舅呢?”

    “国舅在右边。”

    沈安的目光转动,在右边找到了曹佾。

    “长枪手!”

    曹佾带着一队长枪手扑了过去,十余名敌军被逼着往下跳。

    “火油弹,烧死这些狗曰的!”

    曹佾半边脸上都是血。

    “国舅小心!”

    一个军士刚把曹佾拉开,一把重剑飞了过来。

    艹!

    曹佾骂道:“火药罐招呼他们。”

    爆炸声中,敌军的势头再度一滞。

    沈安走到前方,极目看去。

    城下全是敌军,密密麻麻的,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不得。

    严宝玉和闻小种一左一右的护着他,有箭矢来直接劈落。

    沈安就在火把的照耀下。

    “那是谁?”

    梁太后冒险抵近,看到了火光中的沈安。

    前方有人喊道:“是沈安,射死他!”

    顿时箭矢冲着那处去了。

    梁太后心中一冷,看到那里的火光缩了回去,连同沈安一并消失在城墙后。

    “那个贼子!”

    梁太后冷冷的道:“他竟然敢冒险出来吗?攻城!”

    箭矢飞舞,沈安蹲在城墙后面,骂道:“那个娘们……砸,咱们的弩箭,火药罐,全丢出去。”

    伴随着这一声叫骂,无数弩箭飞过城头。

    下面的西夏人在舍生忘死的冲击着。

    城头不断被突破,随后用箭矢和长枪把他们赶下去。

    “安北!”

    曹佾过来了,满身是血。

    “敌军疯了!”

    平头哥发狂了。

    “弄油来!”

    沈安咬牙切齿的道:“烧死他们!”

    火油被搬运上来,然后倾倒下去。

    城下的西夏人被淋了满头的火油,有人吸吸鼻子,然后转身就跑。

    “是火油!”

    “杀千刀的畜生,他们倒火油了!”

    “快跑啊!”

    前方顿时大乱。

    火把从城头被扔了下来。

    梁太后看着这一幕,咬着银牙喊道:“退回来。”

    可惜她的命令还是晚了些。

    轰!

    火焰骤然而起,那些被点燃的军士在疯狂奔跑。

    有人被他们抱住,疯狂挣扎也无用,最后一起变成火炬。

    “啊……”

    什么叫做地狱,这便是了。

    “撤回来!”

    梁氏策马回去,身边的侍卫紧紧跟随着。

    有将领追上来,说道:“娘娘,今夜我军的突袭实则已经成功了,只是没想到宋军竟然早有准备,城头兵力雄厚,而且火器很多,致使功败垂成……”

    “那沈安竟然能猜到咱们今夜会进攻吗?”一个文官有些诧异的问道,“他又不是神灵,为何能这般精准?”

    那将领摇头,心想某哪里知道?

    有人说道:“而且连夜进攻是娘娘临时决断的……”

    这话有些暧昧,更是有些不明的暗示。

    娘娘,那沈安怎么能这般精准的猜测到您的决断?

    难道你们之间……

    众人心中一凛。

    梁太后看了那人一眼,心中暗自记住了,只等时机恰当就收拾他。

    可那人只是单纯的分析事情罢了,没想到竟然就上了小本子,若是知道的话,他大抵会连夜跑路。

    梁太后沉声道:“那人狡黠……不,宋皇说他是名将,自从狄青死后,宋人多久没出名将了?折继祖在麟府路拼死厮杀,可汴梁理睬他了吗?别说是名将,就是普通一员将领罢了。在宋人那边,名将啊……”

    她在马背上回头看了一眼被火把照的恍如白昼的城头,说道:“此人用兵确实是不凡,不过征战兵法为下,实力为上。”

    众人都知道这话不假,可宋人的实力也不差啊!

    名将!

    这一刻,所有人都记住了梁太后给沈安的评价。

    大宋名将!

    那个京观就是最好的注脚。

    ……

    城头,看着敌军渐渐远去,种谔和曹佾说道:“今夜你可是好险。”

    曹佾点头,“若非是兵力充足,某这一下怕是就挡不住了。”

    种谔看了沈安一眼,“是啊!”

    你的运气真好。

    没有沈安的提前预判,曹佾大抵就要完蛋了。

    城下的火依旧在燃烧,一股子火油的味道,加上一股子烤肉的味道传来。

    沈安皱眉看着前方,说道:“梁氏此人果断,以后你等要小心。”

    他在汴梁,自然不会时刻警惕西夏的进攻,种谔却不同,青涧城这里说不定啥时候就被兵临城下了。

    种谔孤傲,大抵觉得满朝君臣都是蠢货的那种孤傲,所以后来才敢先斩后奏,以后更是一步步的磨,活生生的把大宋对西夏的劣势磨成了优势。

    有他,有王韶,大宋后来对西夏渐渐占据主动。

    所以沈安的吩咐他点头答应即可。

    众目睽睽之下,种谔走出来,低头道:“是。”

    万胜军的人没觉得什么,可青涧城的将士却觉得自己怕是见鬼了。

    种谔竟然会这般恭谨?

    他面对谁都是那个模样,眉间带着疏远。

    至于你想指教他什么,呵呵,他只会觉得你是自不量力。

    大儒的后代,文武双全,你也配指教我?

    这人也就是比王雱好一些。

    但那种俯瞰天下人的德性都差不多。

    可今日他却恭谨的对沈安说了一声是。

    这是被折服了吗?

    众人看着沈安,想看看他后续会说些什么。

    沈安点头,说道:“如今大宋国势不断提升,无需广建堡寨,那样耗费人力物力的防御法子不妥,太被动。在西北,咱们以城池为主,敌军来了,实力不够咱们就固守,等待援军。实力足够,那就出城野战……记住了,大宋会越来越强硬,敌人要适应,你等也要适应。”

    众人听了不禁心情激奋。

    种谔再度应是。

    他是真的被沈安折服了。

    沈安看着城外,微笑道:“梁氏远来,粮草不多,她没预料到沈某在此,所以一攻不下,定然会心生退意……”

    种谔点头,“是。”

    沈安说梁氏因为自己的存在会尽快退兵,众人都觉得理所当然。

    夜风凛凛,城头有人喊道:“大胜了!”

    敌军夜袭失败,丢下无数尸骸撤退,这不是大胜是什么?

    将士们欢喜起来,有人喊道:“沈郡公在此,梁氏来玩耍啊!”

    操蛋!

    沈安摇摇头,然后走下城头。

    ……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