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青山深处有人家 > 第五十章 吾王
    vip五十

    周洲一边把情报放在莲老头的办公桌上,一边和亭长扯皮。

    “要不要出来和我一起参观?”亭长并非自然生灵,不像清欢那样不能出去。

    亭长残忍拒绝:“不要。”

    “听说今天来这儿的都是主物质界面顶级实力的大人物哟。”

    亭长兴致缺缺:“哦。”

    周洲循循善诱道:“难道你就不好奇你离开这么多年主物质界面发生的变化吗?”

    亭长冷漠:“还好。”

    周洲怎么也说不动,就很奇怪了:“为啥?”难道真是万年宅男?

    亭长:“虽说我待在生灵森林里见不到外面,但我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黑色的瞳孔随意撇在旁边,阳光映在其上,泛着淡金的色泽,看上去格外淡漠。

    周洲便歇了鼓动他升起好奇的心思。

    其实也没什么用,只是从来没见过他有什么大的波动。

    就算以前因为清欢情绪波动有些大。

    但到底理智仍在。

    门外传来脚步声,周洲赶忙点开【万象】躲起来了。

    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也就是莲开门迈进,在看见桌子上一张突兀的纸条以后脸色大变,眼神瞬间警惕。

    他四处看了看还用灵识四处扫着,这才谨慎用灵力将它飘在空中,连碰都不碰,就由上至下浏览了一下。

    这也太谨慎了吧……

    周洲额头滑下一滴冷汗,就看见莲看清纸条上的字以后脸色由青变白由白变紫由紫变红……

    周洲:“……”

    大自然的神奇,人类真是个令人佩服的生物。

    少年快步走上前拿起纸条仔仔细细上下看。

    周洲还奇怪他怎么不谨慎了呢。

    莲轻轻地折好纸条,左右看了看,对着桌子鞠了一躬,低着头弯着腰保持着鞠躬的姿势后退着离开。

    莫名像古代臣子上谏离开时候做的礼仪。

    周洲:“……”

    这不会是……吧留字条的人当成他了吧。

    虽说本来就是他,但就很奇怪啊……

    莲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周洲也算是明白了莲到底有多尊敬他扮演的倒霉孩子。

    可惜了,这货要是还活着没准他们还能碰见。

    周洲想了一下:

    碰见以后……

    倒霉孩子:咦?这厮怎的长相同吾如此之像?

    周洲:妈妈你快来看你遗落在世界某个角落的私生子找到了!

    周洲为自己的脑补汗颜:这不是相见恨晚,这是结仇啊……

    ……

    当莲上座之后,一个那个说话留一半的外国佬也来了,他瞥了莲一眼,默默移开眼坐在他的旁边。

    很快的,几位在周洲口中全主物质界面最厉害的人也来了。

    第一个进来的是一个红衣男子,美得不可方物,身后跟着六条狐狸尾巴。

    妖族,妖修。周洲若有所思。

    狐狸精长发披散,长裙曳地,走路如古时贵女一般摇曳生姿,他对着上座悠悠行了一礼,这才娇娇娆娆的坐在了属于自己的位子。

    妖修都比较弱吗?周洲心中奇怪:这个狐狸精怎么才元婴修为?

    “嗳,亭长你快看,这狐狸精好骚气啊。”周洲戏谑道。

    亭长抬眼看了一眼:“这没什么……”他嘟嚷了一句。

    “狐妖嘛,雌雄同体。”

    周洲嘴角差点没抽一下,他抿着嘴无语了一会儿,默默把自己的面部表情控制得自然一点。

    陆陆续续进来了好多人。

    周洲注意到有两个身上穿着一黑一白的高大刀客和身长玉立的剑客正在一边对视一边走,等分开的时候还不忘狠狠哼一声,这叫什么?

    恩爱情仇欢喜冤家孽恋情深破镜重圆相爱相杀仙侠修仙穿越时空豪门世家随身空间英美衍生情有独钟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跑题了跑题了。

    话说刀客最好的是火灵根,好的刀客大多都是火灵根,所以不管到哪都跟个小火炉似的。

    剑客恰恰相反,冰灵根特别适合修炼无情道,修至极致万里寒冰。

    这下好了,两个同样在各自武学中顶尖的人一起进来,真是冰火两重天,那感觉简直了。

    虽然周洲什么感觉都没有,心里甚至还有点想笑。

    从门外又慢慢飘过来一只满脸臭屁的阿飘,整个就跟一颗大号的苦瓜,他轻飘飘有气无力的与另一个青袍冷面道士交锋一瞬,慢悠悠就跟快要睡着似的坐在了……房梁上……

    周洲怒:有自己的位子还和我抢位置!

    周梁上君子洲不得不为鬼梁上君子修挪个地儿,心里憋屈极了:可把我委屈坏了,哼!

    青袍道士甩着浮沉高傲的昂起下巴,掸一掸衣袖坐下。

    接下来是一只看上去有点呆萌的小屁孩,坐在了阵修的位置上,还有一个长得贼温柔贼帅的秃驴坐在了佛修的位置上。

    周洲瞥到和尚那边……瞬间感觉爱神丘比特向他射了一箭。

    周洲桃心眼:哇这个小和尚好帅好温柔啊!

    亭长:虽然知道他是个女的但为什么我看他对着男的花痴就这么别扭……

    安西亚的派系分的不如华厦这样清楚,所以他们都是随便坐,想和谁做就和谁做。

    比如有一个野生法师坐在了最前面的摆的酒水最多的位子上,一个黑袍亡灵法师一脸扭曲的看着野生法师彩虹荧光色的法师袍,默默坐在了他的死敌白袍光明法师的旁边。

    还有一个长得矮矮胖胖的小人坐在不知名的机器上,然后选了最高的椅子。

    周洲注意到他爬的时候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了椅子腿上,四肢都在发力,两只小短腿不停地悬空的蹬来蹬去。

    哇塞他好可爱啊。周洲瞬间把放在和尚身上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矮人的身上。

    在他身后进门的兽人见到,随手抓住矮人的衣领把他扔上了椅子,无所谓的坐在了他的身旁。

    如果有人注意,就会发现整个大厅有一个空的位子。

    是为精灵留的。

    周洲有点小怅然。

    其实精灵还没绝迹,这不,我们森林里还住着一位爱吃辣条的小萝莉。

    哦对,还有一颗还未发芽的生命树,承载了一族的希望以后又承载了一个人的生命。

    并且流落到在他的传承人的生死契人手中,由他所爱重的传承人守护下,将茁壮成长。

    他们讨论的重点,周洲侧耳听了一会儿,便没什么兴趣了。

    左不过是魔族联合,距离魔界通道完全打开只剩两三个月的时间。

    这样那样的。

    周洲问亭长:“你们那时候,顶级高手也都是元婴吗?”他不敢置信,仔细感受了一遍,竟然除了上座那两位以外几乎全部是元婴大圆满的修为,安西亚那边也没什么传奇职业者。

    亭长默然:“怎么可能?”

    周洲仍然一脸难以言说的嫌弃:“好弱。”比魔族弱多了。

    魔族连文修都是元婴期,更别说他从小就怵得慌的文睦了。

    据周洲思量:

    那个文睦还用去联络深渊?他们一个魔修就够吊打主物质界面了好吗?忽略那两个周洲还看不清实力的莲和安西亚掌权人。

    亭长轻咳了一声:“主物质界面自从精灵搬迁之后灵力浓度急速下降,除非天之骄子,否则修炼不到那么高的层次了。”他对着自己的家乡,难得没再说出什么讽刺的话。

    “可能是精灵生在安西亚,安西亚大部分灵力都靠自然生灵的制造,所以安西亚的灵力下降尤为明显,这么多年来总是比华厦要弱些。”

    周洲听得点头:原来如此。

    “那精灵走了和华厦有什么关系,华厦为什么也这么弱?”周洲说的太直白,让亭长听得十分舒服,很不爽,亭长心说我这个暴脾气哟。

    “闭上你的嘴。”他轻斥了一声:“再弱也不是你能说的!”不爽该怎么办?

    当然骂回去!

    周洲:“……”

    周洲:“你高兴就好……”他确实有点过分了,随意评论人家的家乡。

    要是有人说我大中华坏话,周洲肯定什么都不管也要怼死他!

    周洲真诚地说:“抱歉,是我失语了。”

    亭长:“哼。”

    亭长冷脸了一会儿,情绪又低落下来:“其实我也知道……”他们靠自己对上魔族神界毫无胜算。

    上次是靠大人,现在人家都死了,该靠什么?

    周洲默:“大人?那个我假扮的人?”

    亭长反问:“嗯哼?不然你以为呢?他们为什么那么尊敬你?还不是因为与你相似的那个人实在值得。”

    周洲:“你也这么认为?”

    亭长郁闷道:“当然,虽说我当年学那段历史的时候觉得挺憋屈的吧……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令人尊敬。”

    “那群老不死的真是越老越蠢,亏他们还亲眼见过那位大人,居然能把你错认成他?”

    周洲:“……”这一丝丝对我的鄙视是什么鬼……

    亭长平复激荡心情继续讲:“你忘了华厦现在和安西亚连在一起吗?”

    周洲擦汗,意思就是说华夏的灵力消退都是因为灵力被安西亚吸收了……

    “那华厦得有多恨安西亚啊……”周洲同情的看向面目威严充满上位者气息的莲,觉得他简直就像一只苦逼的遇到猪队友的倒霉孩子。

    亭长反驳:“并非,若真的只是连在一起华厦的灵力下降不至于这样快……”他说着说着忽然顿住。

    周洲顺理成章的接下话茬:“那华厦是为什么灵力消散的如此之快呢?”

    亭长:“……”

    周洲没等到回答,又自顾自道:“你不知道。”

    亭长什么都没说只是断了联系。

    ……

    深渊魔族

    深渊物种天性好杀戮,故常尸横遍野为路,白骨堆砌成山。

    近日更是不同寻常。

    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郁得令人作呕的血腥气,血色粘稠,凝成空中久久不散的血雾,混沌间有少年持长木仓而立,踏着尸山血海而来,如血煞,却面若冠玉,眼眸似碎曦灿若星辰,光影其上,却更仿佛千百年前消失无影的仙人。

    他慢慢咧开嫣红的唇,露出一丝染血的笑。

    身前魅魔全族尽皆俯身恭敬下跪。

    “吾王。”

    少年轻轻按住胸口,长卷的睫毛微微颤动,掩住眸中温情,他真诚地对着那记忆中某个静夜的馈赠说:

    多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