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青山深处有人家 > 第四十九章 爱情令人面目全非
    四十九

    大早晨的,风光无限好。

    百花城房地产商行却陷入了一阵手忙脚乱。

    原因无他。

    来了一位身为法师的贵客。

    中年店家擦着汗哈哈哈笑:“法师大人,您要买哪套房?”这可是法师啊,还是一位强大的法师!

    要知道**师没有一个是不富可敌国的!这位可能还比**师要更厉害些。

    中年店家心中计量。

    周洲一脸严肃:“我不买房。”

    中年店家笑容一僵,表情奇怪起来。

    翻译一下就是:“你不买房你大早晨的来这儿干啥?”

    周洲继续说:“我要买别墅。”这个大叔表情好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吧他其实就是想逗逗这位一看就是奸商的地中海式大叔。

    中年店家瞬间笑容满面:“呦,这位老爷您上座。”

    周洲一脸复杂心中憋笑上座,他觉得他在三秒钟内看见了人性的扭曲……【?……】

    中年店家搓着手说:“这还得看您要什么要求了,这个,大宅院双层的价钱……”

    周洲面无表情:“钱不是问题。”这是……把我当有钱的傻子了?

    店家瞬间眼睛都亮了:这么个初出茅庐纯洁可爱=【待宰】的小肥羊法师此时不宰更待何时?

    他迅速发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周洲听得漫不经心,时不时应一声,再喝口茶清清昨晚的酒。

    梁上君子们额头滴下一滴冷汗:我天哪,居然敢和这位大人耍心眼子,不要命了。

    店家还在口若悬河:“客官您可别看咱这小地儿,那东西真是不少,您看着宅院,中间有一片土壤,还能种种草莓什么的,夏天可以到草莓树下乘凉,想想,那得有多开心啊……”

    周洲喝着茶听到一半突然顿住。

    是我记错了吗?

    草莓不是草本科植物吗?

    最多就长到十至四十厘米啊……

    难道是这里的草莓是树?

    周洲自动脑补那些植物接受灵力黑箱以后迅速生长然后占领人类领土将人类赶出聚居地自己称王称霸……

    好可怕……

    周洲瞬间毛骨悚然,他左右看了看对着这个想要坑他的店家说:“我出去方便一下。”

    店家甩着小手帕:“客官您可慢走啊。”

    梁上君子们:机会!

    他们之中眼力最好看得最远的人打眼一看周洲动向,对着身后那几个人比了个“行动”的手势。

    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来到嘿嘿奸笑的中年店家身后,一掌敲晕。

    旁边一个人拿出工具迅速为自己化妆,化成店家的模样。

    站在他身边的大概练过缩骨功,直接掰着他的骨头将他掰成了店家猥琐弯腰驼背的形象。

    门被推开,周洲进屋发现店家正站在屋子中央,驼着背,尖嘴猴腮的眯着小绿豆眼,回头看见他又是嘿嘿嘿笑两声。

    周洲:“……”

    周洲感叹:“你们……动作挺迅速啊。”

    这易容易的,要不是我买了幻形术自带辨别易容技巧书,我都要被骗了。

    话说这群人也太倒霉了,易容的方法正好是他第一页看到的那个。

    他还没看完呢……

    就在周洲感慨是谁闲的没事干易容成一个中年店家的时候。

    屋子里忽然多出了几个黑衣人身影。

    他们对着周洲单膝跪下,沉默不语。

    周洲:“……”

    我说这屋子明明就两个人怎么却有几个人的气息?

    还以为是中年店家请的保镖,原来……

    是请的暗卫啊。

    其中一个“暗卫”上前对周洲拱手恭敬的说:“莲大人派我们邀请您去会议,我们看您有事做,不敢出现。”

    众人跪下:“大人恕罪。”

    周洲:“……”

    周洲:不是保镖也不是暗卫……

    我居然都猜错了……

    emmm……还以为最近第六感强了猜什么东西都准呢……周洲心中唾弃自己:果然不能相信感觉。

    周洲烦躁的挥了挥手:“知道了。”去还是要去的,不然我当二五仔弄回来的情报怎么办?

    我当二五仔弄回来的情报……呃……阻止不一定。

    估计他们都已经联络上了。

    那就让他们防患于未然咯……

    暗卫低头称是,变化做一阵风,走了。

    那个易容的暗卫走之前忽然对着周洲笑嘻嘻的说:“咳……大人,那个房我们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周洲惊讶回头:“啊……”周洲心想:,小伙子你有前途哦。

    周洲看着他的妆容,突然有点别扭:“你的易容……”暗卫忽然浑身一哆嗦,脸红的跟发烧似的,迅速低下头转身发力轻功,跑的比谁都快。

    周洲:“……”我还没说完呢!

    周洲尔康手:喂,别走啊,至少让我说声谢谢呢。

    对了,你回来!你先告诉我房子在哪再走啊!

    那个擅长易容的暗卫捂着心口对着同伴说:“我和大人近距离接触了哎。”其他暗卫本来还想看看他这么晚跟上出什么事了,猛地听他来这么一句顿时一阵嫉妒,差点没想秃噜死他。

    “臭小子你居然吃独食!”

    “还背着我们和大人说话!你这个老阴比!”

    “还是单独相处!”

    易容暗卫不管他们,继续红着脸说:“大人真是好看,近看之下更是美不胜收。”

    “大人还很厉害,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易容,还指点我易容术了……”【周洲:?等等,我什么时候……】

    众暗卫:“……”嘤嘤嘤我们也想和大人近距离接触。

    你别说了,虽然同窗之间不能互殴,但你要是再说的话我们怕会失去理智嫩死你。

    死亡与他擦肩而过,易容暗卫丝毫没有意识到:“而且大人还很温柔……”

    众暗卫商量:“你先我先?”

    “我先。”

    “不,我资历大,我先。”“我年纪小,你们该让着我,我先。”

    “不不不……”

    最后他们讨论不出来,终于拍板决定:还是一起上吧。

    易容暗卫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一阵恶寒,他回头一看,发现几位同僚正冷笑着看着自己。

    易容暗卫惊恐:“你,你们想干什么?”

    “我告诉你们同窗之间不能……”他们哪儿管那么多,一拥而上就围上了易容暗卫:“我们只是切磋一下战斗技巧,是吧?”众暗卫应合:“是啊是啊。”

    易容暗卫还没来得及说话,众暗卫大喊:“兄弟们,冲鸭!”

    “啊!”

    “我错了!”

    “砰!”

    “饶过我!”

    “咔擦”

    “我再也不敢了!”

    ……

    那边堵人大业,这边周洲乐颠颠的去打听到了最近被买下的房产,乐颠颠的住进了自己的大屋子。

    折腾了一会儿,办什么手续什么的,费了点时间。

    做完一切后他躺在新房子的美人榻上,悠悠的拿起茶杯,将里面的茶水换成刚买的可乐,抿一口。

    爽!

    没想到……

    他居然真的被人买了房子。

    真是堕落了……

    周洲咸鱼瘫在榻上,想念起了自己二十一世纪的懒人沙发。

    周洲眯着眼睛和亭长闲聊:“亭亭啊……”

    亭长一阵恶心:“你这什么称呼?”

    周洲捂着脸嘿嘿嘿:“我穿越之前特别会做解密游戏你知道吗?”

    亭长黑人问号:“啥玩意儿?”他最近正在研究一种肉白骨的药剂,脑子憋得有点发懵。

    周洲:“你是叶安尹吗?”

    亭长惊讶:“这你都猜出来了?”一般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掩饰。

    但他可么这种想法。

    他不屑于掩饰,也不必掩饰。

    他接着感慨:“看来你也不那么蠢嘛。”

    周洲撇了撇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不是在夸我。

    “我倒是奇怪了,文睦咋就那么恨你?”

    亭长回想了一下:“你不是听他说过吗?我杀了他的妻子。”

    周洲:“……”

    周洲震惊的从“沙发”上做起来:“你居然干这么缺德的事儿?”

    亭长:“缺德吗?还好吧。”

    周洲竟无语凝噎:“你还真干过……”

    亭长的声音没什么起伏:“不然呢?难道是假的。”

    周洲一脸复杂:“我还以为是文睦骗我的……”

    亭长声线中带了点笑意,虽说不是什么好的笑:“他?他骗你做什么?”

    周洲顿了一会儿:“呃……”他想起清欢画的q版小人,忽然有些戏谑说:“比如,嫉妒你长得比他帅?”亭长的长相其实偏阴冷,看着就不好相处,看着别人的时候总像鄙视。

    但和文睦比起来大概各有千秋。

    亭长喷笑:“周洲,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逗呢?”

    周洲一听不乐意了,立刻反驳:“嘿,瞅你这人说的话!我那不叫逗,那是幽默!”

    亭长举手投降:“行行行,你高兴就好。”

    周洲没等到预料中的互怼,反而等到了玩笑。

    他却一点得意的感觉都没有。

    他有点惊悚,亭长这么反常,不会有憋什么坏招了吧?

    周洲心里想着自己不会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

    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亭啊……你最近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亭长:“看开了而已。”

    “我以前就是太怂了,导致现在都单着,从今天开始……”他和周洲相处久了,也学了一些奇怪的名词。

    听着……

    怎么那么别扭呢?

    “你要学习恋爱技巧追清欢?”周洲顺着他的话说。其实周洲还憋了一句话,他特别想说:你那不叫怂,叫傲。

    亭长听着心说这话怎么那么怪异:“嗯……可以这么说。”

    周洲:“……”爱情令人面目全非……

    周洲稍微感慨了一下就瞬间兴高采烈起来。

    头一回身边发生这样的事,周洲简直积极的不能再积极。

    “要不要我帮你?”周洲兴奋道。

    亭长:“你确定你要帮我?”

    周洲一愣,随后大义凛然道:“那是,为好友两肋插刀!”

    亭长语气颇为奇怪:“傻孩子,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他喜欢清欢,清欢喜欢周洲,周洲说要帮他追清欢。

    这关系怎么有点乱啊?还不知道爱情三角恋的亭长纠结得不行。

    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周洲可怜兮兮:“真的不用我帮你吗?”

    亭长权衡一二,斩钉截铁道:“用!”

    当然用。

    情敌帮忙,化敌为友。

    没准……还能让清欢对周洲失望。

    一举两得。

    兴高采烈的周洲忽然觉得后颈一凉。

    他揉了揉脖子跟亭长说了一声:“我现在要出去赚钱养我自己了。”

    “不是赚钱养家吗?”

    “我有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