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青山深处有人家 > 第四十七章 自然之心
    vip四十七

    她坐在桌子旁,身前摆着一个空了的高脚杯,满桌尽是用周洲没见过的食材做的佳肴。

    目光扫过所有热烈而欢快的脸,猫儿妖捧着下巴大口喝酒,今晚不再优雅,且就放纵一回。

    同样这样的也是精灵、兽人、自然生灵、法师、治愈者……

    还有她自己。

    酒器瓷器碰撞的声音连成一片,空中有花妖飞来。

    花妖个头很小,抱着酒桶在空中飞得上下起伏,半透明的翅膀扇出嗡嗡的声响。

    她抬起手来,将酒杯举到花妖面前,余光撇见窗外,周洲在模糊的余光中看见漆黑如墨的天空,荒芜的黑红色土地。

    她的心音告诉他,这是他们的鲜血。

    等待花妖倒酒过程。

    她身边一位身披海浪纹路披风的年轻人似乎早已喝醉,通红着脸抓起手中乐器站在桌上举高酒杯,声音意外的充满蓬勃灿烂:

    “朋友你愿意与我一起飞蛾扑火吗?”

    众人哈哈大笑,与他一起举起酒杯,跟着他唱:“在这纷飞的战争中!”声腔不成音符,周洲却感到了“自己”心中的澎湃。

    游吟诗人墨玉色的乐器琴弦在指尖震颤,欢欣地唱道:

    “不要夺走我的手臂……”

    众人酒杯碰在一起:“因为它们曾与最美的女郎拥吻。”

    游吟诗人的笑意从歌声中透露:“不要啃噬我的大腿……”

    “因为他们将走遍大江五湖。”众人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游吟诗人伸出手来,将周洲拉上桌子:“请别咬断我的脖子。”

    她笑了笑,众人一起站到这宽大的桌子上:“因为”

    “我们终将度过黎明前!”

    ……

    是夜,繁星圆月,一个身姿单薄的男人笔直地站在粼粼河水边,他的手背到身后,细长灵活的手指笼在袖中,看不清动作。

    房中一个人的肩膀忽然闪烁起了暗蓝色的荧光,他在黑暗中睁开了眼,面无表情地坐在床上。

    周洲默默坐在床上思考人生。

    我刚刚做了什么梦?

    话说我为什么突然就醒了?

    难道是传说中的人有三急?

    尿频尿急也不至于啊……

    况且我现在一点那种感觉都没有。

    然后周洲就把做梦那茬给忘了。

    周洲躺回床上,撸起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不管了,再睡个回笼觉。

    没过一会儿,房中便传来缓慢而有规律的鼾声。

    “呼呼呼”

    河边的亭长:“……”

    亭长手指一动,再来一次。

    周洲肩膀又亮了一下。

    周洲:“……”

    周洲来回摩擦自己的肩膀,什么鬼?我怎么又醒了?他擦了好久,发现什么都没有。

    “呵欠”周洲打了个呵欠:“哎呀好困啊……”盖上被子继续睡。

    亭长忍无可忍头上几乎暴起青筋,心中万头神兽策马奔腾:这货得有多能睡?起来两次还能睡着!

    他手指一动,周洲肩膀这次的光芒亮得直接把周洲bulingbuling醒了。

    周洲迷迷瞪瞪:“哇唔”妈妈你快看,我的肩膀在发光哎!

    周洲掀起被子。

    亭长以为她醒了,松一口气,这种术法很费劲的好不好?

    周洲默默把被子拉得老高盖住脑袋。

    “呼呼呼”

    一阵风吹过,亭长单薄的身影若隐若现在法师袍中,看上去孤独无助。

    亭长忍不住轻嗤一声:“啧。”

    周洲:“呼呼”

    亭长【捂脸】

    周洲睡得正香,忽然感到身边有人向他伸出手,周洲心说不会是采花贼吧?

    然后一把捉住他的手使劲睁开眼睛看那人。【还没睡醒】

    那“采花贼”也是奇怪,连挣扎都没有,就是执起旁边放着的烛灯,照亮了周洲的脸。

    周洲:“……”

    周洲赶紧放手:“哎呦我去,亭长你大晚上不睡觉你来我这儿干啥?你当我是一夜情啊。”他可是知道他刚刚那一下用的多狠得劲,几乎瞬间就在手上附上了火焰。

    亭长淡淡的收回手,白得令人发指的手腕上一圈红中带紫的烫伤分外明显。

    周洲有点心虚。

    “喝酒吗?”他问。

    周洲心说:我能说我不喝吗?

    很显然不能。

    周洲小心翼翼的问:“你没病吧?”

    亭长:“……”

    亭长:“喝不喝?”

    周洲浑身一哆嗦,差点就答应了。

    不,不行!我可是纯爷们儿,我怎么能就这么屈服于强权呢?!

    “不去!”

    我周洲就是一头撞死在床头,从这生灵森林的小溪上跳下去,我都不会去的!

    亭长冷冷一笑:“你要是不去的话,我就……”

    周洲喉咙上下动了动:天哪,这是多么邪恶的笑容啊。

    “……把你剥光了挂在你家村口贞节牌坊上让人围观!”

    周洲吓得不轻,天哪,这是多么邪恶的一个人啊!居然能说出这样可怕的话!他一脸复杂的跟亭长说:“我家住别墅,大门口没有贞节牌坊。”

    亭长被他弄得简直抓狂了,他暴躁的说:“我是让你喝酒又不是让你喝药!你不能别在意这种小事!你丫跟我炫富干什么?一句话,去,还是不去?!”

    周洲一脸复杂:“可你这说的就跟潘金莲给武大郎喂药似的,那我能去吗……”他弱弱的看着亭长越来越黑的脸,小心肝都在颤抖,不敢说下去了。

    周洲眼一闭牙一咬:“去。”真香。

    拜拜了我碎了一地的节操。

    亭长大出一口气:“你早这样不就得了,真费劲儿。”

    ……

    亭长将手中酒坛甩上了最高的山崖,足尖借力便上了山巅。

    周洲在下方为他鼓掌:“平时看不出来啊。”

    运动起来肌肉线条特别明显,力量美和暴力美充分体现。

    周洲看着基本呈一百二十度倾斜角的山崖,默默操纵风刃将自己送上去。

    上去的时候还有点脸红,毕竟他的做法实在和亭长比起来low爆了。

    亭长扯开酒坛上包的红布,随手扔下了山崖。

    周洲拔着脖子喽了一眼:“还是梨花酿暮云烧吗?”

    亭长脸上的表情有些看不清:“不是。”

    “这不是我的酒。”

    周洲更好奇了:“什么啊?”

    亭长没回答,而是吟了一首诗:“青云颠取白月而饮,皓雪压梅花屑余沉。”他有些别扭的说:“不是我的酒,那人太麻烦,和她的酒必须要吟她的诗。”

    口中倒是嫌弃,但还是很认真的说齐整了:“这就是一年春露季节所创,同在春露季节成就。”

    接下来亭长的声音有些小了,看上去是真的不好意思这个台词:“那年细雨敲碎窗前,见他仿若望尽风尘,此酒‘红尘’。”

    周洲听得心中感叹,又是一个文艺风骚葬爱青年啊。

    周洲微笑对亭长说:“你看我干吗?”

    亭长:“遵守规则,毕竟喝了人家的酒。”

    周洲立刻起身:“我不喝。”

    亭长瞬间沉下脸,冷喝一声:“坐下!”

    周洲腿一软直接瘫在地上。

    亭长:“照着我说的背也行,今天的酒你必须喝!”

    周洲欲哭无泪:最讨厌文艺青年了。

    周洲真诚地说:“我不会吟诗,我唱首歌儿行不?”

    亭长:“唱。”

    周洲突然后悔,他满脸冷汗搜肠刮肚:“呃……”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

    亭长一听这什么玩意?他捏紧拳头,觉得自从遇上了周洲他愤怒的次数比他以前一年都多了:“周洲,你就这么想打架吗?”

    周洲立刻转另一首曲子,这首曲子要好很多,戏腔文艺范儿,它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名字:

    《金瓶梅》

    亭长原本总是半睁半闭的眼睛都瞪圆了,他被气得用深呼吸来压制怒火,但事实证明怒火这种东西越压越旺盛。

    不久之后……

    “卧槽!饶过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只听一声凄厉可怕的大喊,声波振林,成就的声浪几乎把整个森林都叫起来了。

    亭长慌忙死捂住周洲的嘴:“你干什么啊?你不知道现在是晚上吗?这样会闹出事儿的!”

    周洲纯良的眨巴着眼睛,亭长见他还算听话,就放开了手。

    周洲问:“真的吗?”

    “当然。”

    周洲腼腆羞涩地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亭长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只见这货盘腿坐在地上,下一刻就深吸一口气,然后张大嘴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亭长紧急变出一个耳塞塞住耳朵,一脸复杂:难道这就是人类所说的……起床气?

    周洲嚎完以后继续眨巴着眼睛看着亭长。

    亭长一滴冷汗从额头低落:“周洲啊……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吗……”

    周洲乖巧:“能呀,你让我去睡觉。”

    亭长心里卧槽:“你还想着睡觉这事儿呢?”

    周洲【嘻嘻】

    亭长快被弄哭了,他终于是看明白了,这货是熊,不是假熊,是真熊。

    他心想这都是你逼我的。他满脸悲壮的伸手掐诀,指间隐有气流旋荡,几个复杂又奇怪的手势下来,周洲灵敏的看出他掐的手印和那天对付清欢的基本同款情侣配置。

    周洲:“……”

    周洲赶紧尴尬的轻咳一声:“其实也就是熊一下而已……”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他打着哈哈。

    一阵折腾,这番也算喝上酒了。

    周洲碍于亭长淫威之下不得不屈服。

    “秦淮歌遍彻,八艳才名平秋色……”

    “佳句杯中游,歌舞自风流,如是风光不知愁。一曲新词一壶酒,浮光掠影过花间袖……”

    一曲过后,亭长淡定地拿下耳塞,周洲脸都羞红了:为什么他死也不唱呢?还不是因为……

    五音不全。

    亭长烫了一壶酒,手臂举平慢悠悠的倒在事先准备好的瓷碗中,澄澈的酒水在满月下波光粼粼,发出清脆的声响。

    “呐。”他将手中的酒递给周洲。

    周洲闻了一下,酒香很浓烈,但意外的不太灼人,和暮云烧一点都不一样。

    他浅抿一口,感受浓醇的酒水在味蕾上绽放,他感叹一声:“喝红酒的感觉。”奢侈的感觉。

    亭长轻笑一下,也喝了一口:“我听她说我的酒太烈,大多女生不会喜欢,像那种浅淡醇厚一些反而受女生喜爱。”

    “倒还真不错。”

    周洲就这么被一句话一口酒噎在喉咙,呛得不上不下,脸都憋红了。

    他缓了好久发现亭长没什么要打人的表现,才小心的说:“不好意思啊,不是故意瞒你的。”他也没问亭长是怎么发现的?朝夕相处,又没有要刻意隐瞒,总有一天会漏了马脚,况且他是这么聪明的人,自己也能看出来不是吗?

    首要还是先道个歉,都是并肩的战友,隐瞒确实伤感情。

    亭长耸了耸肩:“无所谓。”

    “其实我平常也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人,只是最近发生的事有点多了,干脆找你喝杯酒,单独聊一下。”

    周洲默默喝酒不说话。

    亭长敬了他一杯:“你有喜欢的人吗?”

    周洲饮尽杯中酒:“暂时还没有。”以前倒是有过,不过后来发现人家单纯把他当好哥们,他也就没那种心思了。

    亭长:“你觉得清欢怎么样?”

    周洲不犯二的时候其实挺敏锐的,他当即找到重点:“你喜欢他,干嘛问我他怎么样?”

    他摇了摇头:“别管。”他不奇怪周洲为什么知道自己对清欢的心思。

    他啊,表现得明显极了,也只有清欢一个人还懵懂无知。

    周洲咂了咂嘴,也就不说话了。

    亭长自有分寸嘛。

    毕竟一个法师,尤其是**师,最值得称道的就是冷静的头脑和稳定的双手。

    亭长这么牛批,没道理没有。

    要么是想得明白透彻,要么是道理都懂,就是放不下。

    这两种不不需要周洲一个对他们来说就相当于蹒跚学步婴孩来讲。

    亭长可能只是为了闲聊吧。

    “你别怨清欢,虽然他今天确实做得有些过了。”

    嗯……可能还是来劝架当和事先生的。

    周洲饶有兴致期待亭长这毒舌腹黑会怎么当和事佬:“嗯哼?这不是有你吗?”

    亭长抿了抿唇:“我打不过他。”

    周洲表情如遭雷击。

    亭长被他给逗笑了,笑够了才继续下一句话:“不过他最近可能要休眠一段时间。”

    “毕竟也算他的父亲了,接收不住打击,正常。”

    周洲浑身一震:居然不是小情人也不是老大哥?

    亭长眨了下眼,看着周洲的脸哈哈笑了两声:“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你这么闹腾,清欢都没过来看看。”

    周洲:“……”周洲就是忽然想到了白天的时候脑补的……嗯……

    父亲……周洲默默把自己白天带入的小黄蚊切换成父子频道,他瞬间被自己弄得一阵恶寒:“可怕……”

    亭长倒酒的时候发现就已经没了,他干脆再开了一坛,眯着眼儿说:“生命树的种子只有一个,早就在精灵迁徙之前就枯萎了。”

    “你知道为什么精灵族要推选王吗?”

    周洲不知道。

    “你以为为什么生命树种那么娇贵,精灵却还没绝后?”

    “他们王族一脉单传,每一个后代都能够完美地接受自然之心的融合。”

    周洲抓住了一个字眼:自然之心。

    “自然之心能够孕育出生命树种,借助寄生者的生命。”

    “在生命树种离开寄生者时,也是他的死期。”

    亭长微微半靠在旁边生了青苔的大石头上:“这就是我不喜欢精灵族的原因。”

    “要狡猾无义,那就坏到底好了。”

    “可他却甘愿。”

    “也不见见,有谁还记得他干了什么。”

    “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