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看下一章好了……好心虚呀啊哈哈哈哈哈……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四十五

    “欢迎来到我的王国。”它、不,该叫他的。

    他热情地说。

    在他的眼前,一个黑袍的男人一脸呆滞以及迟来的后悔。

    到底是怎么回事?

    让我们倒带重来。

    话说两分钟前的周洲被这人一句“仙界脱离”炸得思绪不宁,恨不能时光停止让他问个明白,那么两分钟后的周洲就真恨不能抽飞两分钟前的自己:让你好奇,让你不分重点!

    现在好了,倒带是不可能的了。

    眼前景致赫然是宇宙的更玄幻版本,一眼看上去周洲差点迷了心神。

    他心中几乎瞬间浮现了一个词:

    星界。

    星界旅人周洲

    能力:与生灵共享修为与长生;拥有元素传奇法师能力;拥有精灵血统;与上古圣精灵契约,拥有游吟诗人能力。

    好友定位千里情谊一线牵,可知道好友的具体位置,朋友你还等什么,去找小伙伴们聊天打屁吧。

    神行千里可自由到达所有想去的地方,附赠小地图呦~

    万象之天化身万物,开辟鸿蒙,无所不能。

    属性:彻底消化了低等魔族魅魔,恭喜你拥有了魔族体质(并没有任何用处,简直就是浪费灵力的作为),契约了返祖精灵,拥有精灵能力。(可自由转化成魔族或圣精灵族)

    能力值:170(修士渡劫初期,异能者都是辣鸡不可比不可比)

    愿力:32

    系统资料:你获得了上古生灵万年的知识,并且有能力在知识的长河中不被淹没(待能力值到达30时开通);你获得了上古精灵的记忆,知道了星界秘密。(可触发)

    商城:已开通(可用愿力值购买物品)

    商业值:20(一名完美的商人,应该以客户为上帝,公平交易,不偏不倚,少年干巴爹!)

    为商之道:23

    “你是第二个在这里并没有夺去心神的人。”他颇感到新奇的戳了戳周洲的包子脸。

    周洲面无表情偏了偏头躲过,然后继续溜号。

    以前他一直没明白上古精灵的记忆和星界秘密有什么用处,因为得到了以后一直没有变化。

    后来想的久了也就放弃了,但没想到会在今天揭晓。

    星界……

    “很好看。”周洲由衷地赞叹,不知是对的美景还是背后的故事。

    他的眼神亮了一瞬,只听周洲继续说:“感谢您带我来您的王国,它十分震撼。”

    “谢谢,我也这么觉得。”他笑得开心,几乎见牙不见眼。

    这是一个参天大树,大概是树吧,分出了无数的枝干,发着盈盈的白光,枝干上连接着一个又一个的星系,美得像个童话。

    但周洲不敢看第二眼,他总觉得看了一眼就像世界历史在他眼前回放。

    从南方古猿到智人到直立人到人……

    那感觉很奇妙,但也很危险,有一种,稍有不慎就会摄去灵魂的苍老感。

    更像古人所说的沧海桑田,令人不禁怀疑自己活着的意义何在,百年之后,不过一捧白骨黄沙。

    这就是周洲不敢看的原因。

    他自认为热爱生活,热爱生命,他也自觉尚且年轻硬朗,合该朝气蓬勃,怎么会希望自己的心思一下子变得死气沉沉。

    他们身边游过一个纯白色的“星球”,不像其他星球一样连接在“大树”周围。

    他见周洲目光落在那个白色星球上,解释道:“那就是仙界,如今已经没有生物了,不好玩。”他的重点好像比较集中在有趣和无趣上,也可能是因为太了解这些星系,所以其他反而不是那么重要。

    周洲追问:“为什么没有生物了?”这么说的话,仙界是不存在了吗?

    他又是眉飞色舞起来,下巴仰的老高,看上去像个献宝的孩子:“仙界离了星系,没了我给予的供给,自然生存不下。”

    他又给周洲指了另一个同样漂泊无依的土黄色星球:“你瞧,那是精灵一族,他们脱离了你们那个世界漂泊在了星界,本来是绿色的,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周洲微笑应了一声【实际面无表情】。

    仙界知道脱离星系就会灭亡吗?精灵族知道吗?

    如果不知道的话,精灵一族自幼生长在安西亚,与安西亚生死与共,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即使抛弃他们守护的世界也要脱离安西亚。

    如果他们知道的话……

    周洲沉默站了片刻,还是厚着脸皮问道:“我可以去精灵那儿看一眼吗?”

    他挠了挠头,稚气的脸蛋上显出严肃来:“可以是可以……但那样的话我就不能陪你一起了。”

    他眼光有些游移,明显是找不出借口又不想让周洲问原因。

    周洲便不问了,他也不算蠢人,自然猜得出来,人家就不想让他知道,他问了也是白问。

    “那我就走了。”周洲道。

    随后他便对着这位神秘的可爱小孩挥了挥手。

    真想对他笑一下呀,可惜这男号身体不知道为什么,继承了他原本身体的面瘫属性。

    周洲在没进入精灵族星球的时候,还是很轻松的,他甚至是抱着旅游当然要游个痛快的想法,踏足了这百年无人沾染的土壤。

    这里不像他想象的凄凉广阔,一眼望到边际,亦不是众人传唱的自然圣地。

    清欢的声音暴露了一切。

    “我以为,他们能过的很好……”他声线颤抖,悲伤沉重得几乎将他压垮。

    然后周洲便没再听到他的声音,也没送出那句微不足道的安慰。

    其实这儿是有很多树木的,却光秃秃的,没了代表生命力的新枝翠叶衬托,褐色近乎黑色的树枝扭曲的延展,显露出一丝诡异。

    树木真的很多,令人不禁会想它曾经是何等的清荣峻茂。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周洲在原地顿了好久,莫名心中升起惆怅之意。

    烈士暮年,英雄不再,繁华落尽,星月长冥。

    无论哪一种,都无疑令人叹息。

    周洲步伐缓慢,落步放得很轻,仿佛不愿打扰了这里曾经的鸟语花香。

    他虽没有真正见过,但听周边人描述多了,脑中总不自觉地勾勒。

    一个狡猾的、美貌的、尖耳朵的、银色头发的生灵,他们不仅臭美,审美观还不足,总爱在身上戴各种大首饰。

    无论勾勒了多久,没亲眼见过,到底少了神韵。

    周洲心中叹息,惋然,但也没悲春伤秋多久。

    他没什么目的性,不过是想找找有没有精灵生存,顺便问问他们知不知道脱离星系的后果。

    现在看来,算是泡汤了。

    周洲来的第一刻便想走了,尤其是想到之前所用的这些时间貌似都会白费的时候。

    他深呼吸一口气,却终究还是强打起精神,就当鬼屋一日游了鬼屋一日游……

    其实还真别说,这地儿真有点德古拉城堡的阴森感。

    他在踏足时第一眼看见的是一颗比旁的树木高大很多的……呃……枯树,那便去哪里看看。

    周洲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仍然是跟着自己的感觉,那个感觉是……

    你不去看一眼,会后悔。

    ……

    他大概是精灵王吧,那个树下的男人,一头银如月华倾泻而下的长发,充满着生机勃勃之意,他长得真的很好看,柔和的面相,周洲见了都自愧弗如的长相。

    大到周身气度,表情管理,小到举手投足……

    无一不让人挑出毛病来。

    但周洲第一时间注意的反而不是他的长相气质,而是眼睛。

    那眼里有星辰,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忽而闪烁,轻松,信任……种种情绪,变成了糅合的复杂,在此等待的百年时光,仿佛在这一刻不再虚无。

    周洲怔在原地,看他伸出手来,露出手中一颗透明的碧色珠子,那珠子在离开他的手之后漂浮在空中,逐渐向周洲飞去。

    他眼中的光一直很明亮,尤其是在看到周洲接过之后,他才似是放心慢慢闭上了眼睛。

    干枯的树皮在他气息全无的时候开始从他的腰身向上蔓延,没错,他从周洲看见起,就是半身化身为树木的情形,腿足可能成了树根,让他看上去就像悠闲坐在树下品茗清茶的贵公子。

    周洲胸口本已将散去的惆怅忽然翻腾,他被这几乎溺死人的悲伤搞得几乎窒息,他面色煞白的喘了口气,捂着胸口觉得其中似乎如针扎一般剧痛。

    待他缓过来再看时,那参天大树下已没了精灵王的身影,这棵树也和旁的树一样,毫无生机,死气沉沉,阴森诡异……

    不行不能再想了。周洲赶紧阻止自己的脑补,觉得再想下去他会哭出来……但这种东西是能阻止得了的吗?

    马丹看到精灵王以后他忽然觉得这林林立立的枯树不会都是一个个精灵死后的化身吧?

    周洲苦笑:都怪我的乌鸦嘴,说什么鬼屋一日游,这下好了,真全成鬼屋了。

    周洲甚至没仔细看手中的珠子,也没仔细感受他源源不断散发的暖意,他几乎落荒而逃出了这个已成蛮荒之地的星球。

    一出来他就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一个熟悉的声音:“你怎么了?”

    “难道是里面的精灵对你做了什么……不对啊,现在里面应该没有活物了的。”

    周洲嘴唇颤抖地抬起头,抓住他的衣袖,看见他惊讶的神情。

    周洲知道自己的眼眶肯定红得跟涂了油彩似的,他懒得管了,只问道:“精灵化身成树,可以延缓新陈代谢,是吗?”他尽量理智,说话清晰,但话出口还是颤抖极了。

    “这样他们倒是可以活长一点……”他低头嘟嚷了几句:“是啊,精灵死后成树,化树如果稍不注意全部化去的话,也是必死无疑的……而且这么做的话他们连动都不能动,也不能吃饭喝水不能睡觉。”他似乎搜肠刮肚的想着,可能是不太记得,但曾经有过了解。

    周洲忽然觉得手中的这颗婴儿拳头大小的珠子抓得烫手,沉重得可怕。

    他甚至悲哀得说不出话来,理智还在质问自己何必这样悲伤,又不是他的事。

    他勉强咽下喉间哽咽,仓皇告离:“我,我想回去了,你,你能把我……送回去吗”

    那个精灵王在树下做了百年,不能动不能吃不能喝,甚至不能睡,那要有多无聊啊,没wifi没手机没电脑没小说,唯一可以聊解无趣的只有睡了。

    还不能睡。

    为什么不能?

    是不是因为睡下去了就醒不过来了,担心睡下去了已到腰身的化树会在他不注意的情况下将他全部吞噬?

    周洲目光游离,想了好多好多,想得脑子都要炸了,他现在最想干的事就是带着这个珠子问他:你就这么相信我?你把这个如此重要到甚至等候百年都不愿作古守护的珠子就这么交给一个陌生人,你真的相信他会帮你吗?

    ……

    你把它交给了我,那么……

    “我该……怎么做?”周洲呢喃。

    我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你?

    四十五

    “欢迎来到我的王国。”它、不,该叫他的。

    他热情地说。

    在他的眼前,一个黑袍的男人一脸呆滞以及迟来的后悔。

    到底是怎么回事?

    让我们倒带重来。

    话说两分钟前的周洲被这人一句“仙界脱离”炸得思绪不宁,恨不能时光停止让他问个明白,那么两分钟后的周洲就真恨不能抽飞两分钟前的自己:让你好奇,让你不分重点!

    现在好了,倒带是不可能的了。

    眼前景致赫然是宇宙的更玄幻版本,一眼看上去周洲差点迷了心神。

    他心中几乎瞬间浮现了一个词:

    星界。

    星界旅人周洲

    能力:与生灵共享修为与长生;拥有元素传奇法师能力;拥有精灵血统;与上古圣精灵契约,拥有游吟诗人能力。

    好友定位千里情谊一线牵,可知道好友的具体位置,朋友你还等什么,去找小伙伴们聊天打屁吧。

    神行千里可自由到达所有想去的地方,附赠小地图呦~

    万象之天化身万物,开辟鸿蒙,无所不能。

    属性:彻底消化了低等魔族魅魔,恭喜你拥有了魔族体质(并没有任何用处,简直就是浪费灵力的作为),契约了返祖精灵,拥有精灵能力。(可自由转化成魔族或圣精灵族)

    能力值:170(修士渡劫初期,异能者都是辣鸡不可比不可比)

    愿力:32

    系统资料:你获得了上古生灵万年的知识,并且有能力在知识的长河中不被淹没(待能力值到达30时开通);你获得了上古精灵的记忆,知道了星界秘密。(可触发)

    商城:已开通(可用愿力值购买物品)

    商业值:20(一名完美的商人,应该以客户为上帝,公平交易,不偏不倚,少年干巴爹!)

    为商之道:23

    “你是第二个在这里并没有夺去心神的人。”他颇感到新奇的戳了戳周洲的包子脸。

    周洲面无表情偏了偏头躲过,然后继续溜号。

    以前他一直没明白上古精灵的记忆和星界秘密有什么用处,因为得到了以后一直没有变化。

    后来想的久了也就放弃了,但没想到会在今天揭晓。

    星界……

    “很好看。”周洲由衷地赞叹,不知是对的美景还是背后的故事。

    他的眼神亮了一瞬,只听周洲继续说:“感谢您带我来您的王国,它十分震撼。”

    “谢谢,我也这么觉得。”他笑得开心,几乎见牙不见眼。

    这是一个参天大树,大概是树吧,分出了无数的枝干,发着盈盈的白光,枝干上连接着一个又一个的星系,美得像个童话。

    但周洲不敢看第二眼,他总觉得看了一眼就像世界历史在他眼前回放。

    从南方古猿到智人到直立人到人……

    那感觉很奇妙,但也很危险,有一种,稍有不慎就会摄去灵魂的苍老感。

    更像古人所说的沧海桑田,令人不禁怀疑自己活着的意义何在,百年之后,不过一捧白骨黄沙。

    这就是周洲不敢看的原因。

    他自认为热爱生活,热爱生命,他也自觉尚且年轻硬朗,合该朝气蓬勃,怎么会希望自己的心思一下子变得死气沉沉。

    他们身边游过一个纯白色的“星球”,不像其他星球一样连接在“大树”周围。

    他见周洲目光落在那个白色星球上,解释道:“那就是仙界,如今已经没有生物了,不好玩。”他的重点好像比较集中在有趣和无趣上,也可能是因为太了解这些星系,所以其他反而不是那么重要。

    周洲追问:“为什么没有生物了?”这么说的话,仙界是不存在了吗?

    他又是眉飞色舞起来,下巴仰的老高,看上去像个献宝的孩子:“仙界离了星系,没了我给予的供给,自然生存不下。”

    他又给周洲指了另一个同样漂泊无依的土黄色星球:“你瞧,那是精灵一族,他们脱离了你们那个世界漂泊在了星界,本来是绿色的,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周洲微笑应了一声【实际面无表情】。

    仙界知道脱离星系就会灭亡吗?精灵族知道吗?

    如果不知道的话,精灵一族自幼生长在安西亚,与安西亚生死与共,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即使抛弃他们守护的世界也要脱离安西亚。

    如果他们知道的话……

    周洲沉默站了片刻,还是厚着脸皮问道:“我可以去精灵那儿看一眼吗?”

    他挠了挠头,稚气的脸蛋上显出严肃来:“可以是可以……但那样的话我就不能陪你一起了。”

    他眼光有些游移,明显是找不出借口又不想让周洲问原因。

    周洲便不问了,他也不算蠢人,自然猜得出来,人家就不想让他知道,他问了也是白问。

    “那我就走了。”周洲道。

    随后他便对着这位神秘的可爱小孩挥了挥手。

    真想对他笑一下呀,可惜这男号身体不知道为什么,继承了他原本身体的面瘫属性。

    周洲在没进入精灵族星球的时候,还是很轻松的,他甚至是抱着旅游当然要游个痛快的想法,踏足了这百年无人沾染的土壤。

    这里不像他想象的凄凉广阔,一眼望到边际,亦不是众人传唱的自然圣地。

    清欢的声音暴露了一切。

    “我以为,他们能过的很好……”他声线颤抖,悲伤沉重得几乎将他压垮。

    然后周洲便没再听到他的声音,也没送出那句微不足道的安慰。

    其实这儿是有很多树木的,却光秃秃的,没了代表生命力的新枝翠叶衬托,褐色近乎黑色的树枝扭曲的延展,显露出一丝诡异。

    树木真的很多,令人不禁会想它曾经是何等的清荣峻茂。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周洲在原地顿了好久,莫名心中升起惆怅之意。

    烈士暮年,英雄不再,繁华落尽,星月长冥。

    无论哪一种,都无疑令人叹息。

    周洲步伐缓慢,落步放得很轻,仿佛不愿打扰了这里曾经的鸟语花香。

    他虽没有真正见过,但听周边人描述多了,脑中总不自觉地勾勒。

    一个狡猾的、美貌的、尖耳朵的、银色头发的生灵,他们不仅臭美,审美观还不足,总爱在身上戴各种大首饰。

    无论勾勒了多久,没亲眼见过,到底少了神韵。

    周洲心中叹息,惋然,但也没悲春伤秋多久。

    他没什么目的性,不过是想找找有没有精灵生存,顺便问问他们知不知道脱离星系的后果。

    现在看来,算是泡汤了。

    周洲来的第一刻便想走了,尤其是想到之前所用的这些时间貌似都会白费的时候。

    他深呼吸一口气,却终究还是强打起精神,就当鬼屋一日游了鬼屋一日游……

    其实还真别说,这地儿真有点德古拉城堡的阴森感。

    他在踏足时第一眼看见的是一颗比旁的树木高大很多的……呃……枯树,那便去哪里看看。

    周洲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仍然是跟着自己的感觉,那个感觉是……

    你不去看一眼,会后悔。

    ……

    他大概是精灵王吧,那个树下的男人,一头银如月华倾泻而下的长发,充满着生机勃勃之意,他长得真的很好看,柔和的面相,周洲见了都自愧弗如的长相。

    大到周身气度,表情管理,小到举手投足……

    无一不让人挑出毛病来。

    但周洲第一时间注意的反而不是他的长相气质,而是眼睛。

    那眼里有星辰,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忽而闪烁,轻松,信任……种种情绪,变成了糅合的复杂,在此等待的百年时光,仿佛在这一刻不再虚无。

    周洲怔在原地,看他伸出手来,露出手中一颗透明的碧色珠子,那珠子在离开他的手之后漂浮在空中,逐渐向周洲飞去。

    他眼中的光一直很明亮,尤其是在看到周洲接过之后,他才似是放心慢慢闭上了眼睛。

    干枯的树皮在他气息全无的时候开始从他的腰身向上蔓延,没错,他从周洲看见起,就是半身化身为树木的情形,腿足可能成了树根,让他看上去就像悠闲坐在树下品茗清茶的贵公子。

    周洲胸口本已将散去的惆怅忽然翻腾,他被这几乎溺死人的悲伤搞得几乎窒息,他面色煞白的喘了口气,捂着胸口觉得其中似乎如针扎一般剧痛。

    待他缓过来再看时,那参天大树下已没了精灵王的身影,这棵树也和旁的树一样,毫无生机,死气沉沉,阴森诡异……

    不行不能再想了。周洲赶紧阻止自己的脑补,觉得再想下去他会哭出来……但这种东西是能阻止得了的吗?

    马丹看到精灵王以后他忽然觉得这林林立立的枯树不会都是一个个精灵死后的化身吧?

    周洲苦笑:都怪我的乌鸦嘴,说什么鬼屋一日游,这下好了,真全成鬼屋了。

    周洲甚至没仔细看手中的珠子,也没仔细感受他源源不断散发的暖意,他几乎落荒而逃出了这个已成蛮荒之地的星球。

    一出来他就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一个熟悉的声音:“你怎么了?”

    “难道是里面的精灵对你做了什么……不对啊,现在里面应该没有活物了的。”

    周洲嘴唇颤抖地抬起头,抓住他的衣袖,看见他惊讶的神情。

    周洲知道自己的眼眶肯定红得跟涂了油彩似的,他懒得管了,只问道:“精灵化身成树,可以延缓新陈代谢,是吗?”他尽量理智,说话清晰,但话出口还是颤抖极了。

    “这样他们倒是可以活长一点……”他低头嘟嚷了几句:“是啊,精灵死后成,化树如果稍不注意全部化去的话,也是必死无疑的……而且这么做的话他们连动都不能动,也不能吃饭喝水不能睡觉。”他似乎搜肠刮肚的想着,可能是不太记得,但曾经有过了解。

    周洲忽然觉得手中的这颗婴儿拳头大小的珠子抓得烫手,沉重得可怕。

    他甚至悲哀得说不出话来,理智还在质问自己何必这样悲伤,又不是他的事。

    他勉强咽下喉间哽咽,仓皇告离:“我,我想回去了,你,你能把我……送回去吗”

    那个精灵王在树下做了百年,不能动不能吃不能喝,甚至不能睡,那要有多无聊啊,没wifi没手机没电脑没小说,唯一可以聊解无趣的只有睡了。

    还不能睡。

    为什么不能?

    是不是因为睡下去了就醒不过来了,担心睡下去了已到腰身的化树会在他不注意的情况下将他全部吞噬?

    周洲目光游离,想了好多好多,想得脑子都要炸了,他现在最想干的事就是带着这个珠子问他:你就这么相信我?你把这个如此重要到甚至等候百年都不愿作古守护的珠子就这么交给一个陌生人,你真的相信他会帮你吗?

    ……

    你把它交给了我,那么……

    “我该……怎么做?”周洲呢喃。

    我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