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包小丹

    很多个夜晚,当电脑屏幕的光亮刺得我眼睛发疼时,我会习惯性地把整个身子重重仰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接下来,就会有各种声音传入脑海:沙沙是风刮过翠郁竹林;啪嗒是上层竹叶上的余地滑落在下层竹叶或者地上;呲呲是有水渍的两片竹叶在相互摩擦……当然还有其他更细微的声音,只是窗外不知疲倦还在叫嚣的机器轰鸣声遮盖了它们。

    是的,这些来自自然界的声音,我只能用拟声词讲给你们听。就如同,不论我如何竭尽全力地向你描绘,你若没有亲身感受,就始终无法真正领会一样事物的好。

    很多个我在城市里熬夜加班、彻夜狂欢或者失眠的时候,总会在某个安静下来的缝隙,忽而想起只属于老家的场景。

    它有一条不算宽的弯曲的路,路两边是田野、小水塘、山坡;有抬起头瞅你一眼,还不忘嚼着口里青草的老牛;鸭子成群地在漂水,有一只落单的,躲在挨着山坡的塘边,在荆棘丛拱起的阴凉处打着盹儿;有不知名的野花在微风里摇着,顽皮的男孩边走边用折来的枝条扫抽它们,我也曾这样做过。那时可以忽略不计的野物,如今看见,却生出珍视的心情。

    我在老家呆的时间不长,幼时住过的房屋早已翻新,青白色的两层楼房,显得与周围鸟语花香景色不太相称。不过也是有好处的,清晨爬到宽阔的檐台上,深呼吸,明净的空气进入肺腑,好像要把身体里的污秽也挤出去,有一种改天换地的感觉。远远望去,离房子不到五十米的一口大池塘上漂浮轻薄的雾气,已经有同村的婶婶在塘边洗菜浣衣,拨弄起的水声显得异常清亮。再远一点的地方,田地形成缓缓地梯状,山丘上的松树影影绰绰,疑心是在梦境或仙境。

    老家的生活就是这么闲静,让你无所事事地过一天也不觉得是虚掷。

    甚至是离家外出上学,有空我也常回老家小猪。自己家的空间太大,且久无人居住,所以每次回去我都住三奶奶家里。明朗清润的春日,三奶奶家的旧屋最惹鸟雀喜爱,屋檐下筑的巢不大不小,刚好容纳下一家三口。有时端着碗在门前吃饭,抬头看见雀妈妈也在给小雀喂饭,那场景真是可人的温馨。

    记得十几岁时回老家,叔叔伯伯家兄弟都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热情劲儿,常常是在日头正盛的晌午,几个人漫山遍野的乱窜,摘野菊花,挖蜈蚣,据说这些都是药材,晒干后可以拿去换点零用钱,买些孩子的零嘴儿。

    其实这都是由头吧,攥着这个目标,却在路上不小心把孩子的天性都抖落出来,叮叮当当地一直响彻整个豆蔻年华。

    家乡是个桃花源,我们的童年是桃花源记。

    妈妈曾说她最喜欢桃花盛开的时候,于是我又有了一个梦想,希望那儿就是我与爱人定居的地方。

    我们一起将老年也变成桃花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