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青山深处有人家 > 第四十二章 暗巷食人花
    四十二

    没找到落脚点的周洲忧愁的撑着下巴。

    他狠狠甩起藤条在地上抽了一下:都怪那个奇怪的人,硬要说他是那什么什么人。

    害得他现在都不知道要不要出去做生意了。

    总感觉现在出去有生命危险,还有被侵犯名誉权的风险。

    为什么在安西亚的时候挺安全的,一到了华厦就这么多怪事儿?

    这地方和他风水不和吗?周洲心里纠结得不行。

    华厦地方超级有感觉,就是那种华夏古风的感觉。他可想去了。

    安西亚那纯纯的文艺复兴之前……不对,应该更早。

    那是工商业发展之前农奴制还兴盛的时候那种感觉。

    落后落后落后,连古欧洲那种类似建筑都没有,只有原始地穴式建筑……

    周洲痛苦的抱住自己的脑袋:天哪,我果然不是主角!

    人家主角都可以往过得不好的地方走,拯救世界什么的,我怎么就净想着享受呢!?

    他将他的想法说给了生灵森林里的熟人听。

    清欢听得一脸怪异,他对着周洲这张冰山脸看了又看:“你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呢?”

    周洲:“怎么奇怪了?”

    清欢痛心疾首的想:这好好的孩子,怎么就想法这么……这么幼稚呢?这都不是没常识惹得祸了,简直是浪费了这张好脸。

    怎么奇怪呢?如果清欢去过二十一世纪,那他一定会找出另一句更适合的话说出来:

    少年你中二病晚期何弃疗?

    可惜他从刚诞生就待在一片树林子里,语言贫瘠,张口结舌了半天,最终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壮汉终于抬起萝卜蹲的大脑袋,他或许稍微无语了一会儿,说得有点儿难以启齿:“要我说……别人怎么着关你什么事,他们那穷又不是一个两个一年两年,政策不改变你去帮他们也没用啊,我们华厦多好啊……再说了……”壮汉声音变小:“你一个鬼女,操心那么多干嘛?吃香的喝辣的不好吗?”

    周洲:“……”

    周洲:“你刚才在干什么?”

    “啊?嗯……”

    壮汉慌乱了一会儿,又镇定下来,他觉得自己那么小的声音肯定没人听见

    “呃……小,小声比比。”

    周洲默默甩起一藤蔓:“我劝你别这么做。”他将壮汉抽飞,在他自由飞翔之前温柔的言道:“因为这儿的人听力都很好,我最好。”

    壮汉:“嗷呜”

    亭长:“……”

    亭长依旧冷漠:“安西亚这么穷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们合该为了自己曾经的错误付出代价。”他摇晃着指尖细细长长的试管,墨绿色的液体显出粘稠的质感,亭长的神色冷静得可怕。

    周洲被这么一说心里放开了很多:是啊,我又不是主角也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人,大学学的还是金融不是政治,他们那边穷得一笔关我一毛钱关系?

    虽然华厦烂事太多,但耐不住人家有钱啊!

    周洲最近看上了一个商品,叫【幻形术】

    注解是:拥有此术者可千变万化。

    挺简洁,但还正好是他需要的。

    周洲觉得那个老神经这么确定这么固执,可能就是因为自己的脸和别人重了,老神经口中说的那个一听就超级厉害的人,厉害的人一般都超级能惹麻烦。

    买了以后虽说不能用自己的脸但大概会少很多麻烦。

    但是……

    “哎呀好烦啊!”周洲烦躁的扯了扯长头发:“我的脸已经这么大众了吗?”

    不是他自夸,他自认为自己的脸虽然不算一眼就看得让人惊艳的美貌,但至少他至今还没遇到过和他撞脸的妹子呢!

    周洲抬起被抓得乱糟糟的头看自己的“账户余额”,心里更痛苦了。

    他认命的站起身:看来还是要赚钱。

    ……

    昏暗的小巷,老鼠蟑螂走动的声音划破了夜晚的宁静。

    有轻轻的脚步渐渐蔓延。

    “嗒、嗒、嗒、嗒……”

    暗沉中一个丰腴女人的身影逐渐显现。

    她身着水红纱裙,一只手提着酒馆里穿的高底皮靴,一个好好的步子走出来偏要扭个三扭。

    女人眼波迷离,还沾着酒液的红唇轻轻阖动,粉嫩小舌蜿蜒出淫糜的小调。

    这样的暗巷,这样的美人,本该是罪人恶徒的盛大晚宴。

    她似乎没有一丝畏缩,即使在看见一个奇怪的男人从空中凭空出现。

    周洲自从有了做生意这个功能以后,那柄奇怪的刀就总能给他一些奇怪的能力。

    比如这个女人。

    她看上去自由散漫,让所有男人为之倾狂。

    但没想到她给周洲的感觉却是最强烈的。

    执念。

    周洲现在拿着这把刀心情很复杂:

    执念探测器?

    好鸡肋的功能啊……

    他照例说台词。

    “女士,您有什么愿望?”

    女人随手丢了鞋子,可能喝的醉了,站不直了,她侧身靠在一块墙壁上,懒洋洋的:“什么,什么愿望?”

    周洲耐心解释:“您的执念。”他对着好看的女孩总是不自觉的心软,即使是这么一个酒鬼。

    女人咧开红唇,露出洁白的牙齿,呼出的气息可能还带着浓重酒气,她摇摇晃晃的朝他走来:“你谁啊?”

    周洲正站在地面上,措不及防被抓了个正着,他忍不住的直皱眉,下一刻却被女子的动作惊得差点没崩掉。

    女人涂着红指甲的手指挑起他的下巴,一双狐狸招子仿佛蒙上了水雾:“我的愿望?哈哈哈……我瞧,你这小脸蛋长得不错,不如和姐姐回家,来一次?”

    周洲:“……”

    周洲心中卧槽卧槽的,退后半步惊恐道:“你冷静啊!”

    被他推开的女子笑容更加灿烂,红色纱裙包裹的身体软若无骨,她再次趴在他身上,更加肆无忌惮,手指都在他胸前转着圈圈。

    周洲这法师的身体可能真的加了虚弱debuff,他撑不住女人,身体被压的向后退,觉得胸口被两团沉重的肉压得憋得慌。

    周洲忧愁的将女子又歪七扭八将要倒下的身体正回来:“……”这是喝得有多醉啊,对着随便一个男人就上去抱。

    还好是遇到他,要是遇到别的男人,以这妹子的,呃……好身材,估计就危险了。

    这次的生意可能又做不了了。周洲觉得自己真是命苦。

    再又一次抓住她女人乱摸的手之后,周洲忍无可忍的叹了口气:“我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就这么不知道保护自己呢?”

    周洲认真看了女人好久,最终还是觉得自己不该就这么让她一个人留在这儿,一个漂亮的酒鬼独自在外实在不安全。

    他认命的问她:“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女人贱兮兮(在周洲眼里)笑着:“家?我哪有家啊?房子倒有一个,小帅哥想去我房里做?其实我也不介意在外边的……”

    周洲脸瞬间黑了,他甚至想绝对不能丢下她,把这女人放在乞丐窝里,看她还做不做?

    然后就见女人脸色一整:“暗街七百六十号九间。”脸色变幻快得周洲以为她听到他在想什么了。

    “我送你回家。”周洲将女人不安分的手禁锢住,真是倒霉,没赚到票子反而浪费时间送一个喝得烂醉的酒鬼回家。

    话虽这么说,周洲不管女人怎么烦也并没有丢下她。

    大家都是女人,当然都知道半夜时分不回家有多危险。

    然后他就发现他的刀亮了。

    这是交易的信号。

    周洲:“……”

    为什么这个刀每次都是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出现?

    周洲可能因祸得福吧……他是这么觉着的,送妹子回家能要多少报酬,估计【为商之道】也给的少。

    他将人安全送达,看着她趴在门前嘀嘀咕咕的找着钥匙,他站在原地目送她进门,便很快离开了。

    报酬嘛……路上从美女头发揪下来的几根黑长直算不算?【闻者伤心见者落泪,每次做生意都是这样,自己吃亏没什么,别人要是吃亏了那个刀会让周洲知道什么叫封蓝】

    法师嘛,没蓝基本就废了,每次只要交易有什么问题周洲都会从手指开始感到一丝凉意,然后他法术就不能用了……

    契约人周洲

    能力:与生灵共享修为与长生;拥有元素传奇法师能力;拥有精灵血统;与上古圣精灵契约,拥有游吟诗人能力。

    好友定位千里情谊一线牵,可知道好友的具体位置,朋友你还等什么,去找小伙伴们聊天打屁吧。

    神行千里可自由到达所有想去的地方,附赠小地图呦~

    万象之天化身万物,开辟鸿蒙,无所不能。

    属性:彻底消化了低等魔族魅魔,恭喜你拥有了魔族体质(并没有任何用处,简直就是浪费灵力的作为),契约了返祖精灵,拥有精灵能力。(可自由转化成魔族或圣精灵族)

    能力值:152(修士渡劫初期,异能者都是辣鸡不可比不可比)

    愿力:2

    系统资料:你获得了上古生灵万年的知识,并且有能力在知识的长河中不被淹没(待能力值到达30时开通);你获得了上古精灵的记忆,知道了星界秘密。

    商城:已开通(可用愿力值购买物品)

    商业值:7(一名完美的商人,应该以客户为上帝,公平交易,不偏不倚,少年干巴爹!)

    为商之道:6

    这是秋日里难得的晴天,驱散了小巷长久来的阴冷森翳,她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揉着太阳穴有些痛苦的咝咝吸着凉气。

    昨晚,昨晚好像她又喝多了。

    怎么回事?女人皱着眉头心中疑惑。

    喝多就喝多吧,怎么搞得跟失忆似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她以前也不这样啊。

    她站起身来晃晃悠悠的提水漱口刷牙,纠结得想着昨晚她喝醉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梨子!”回头思索的女人猛然惊醒般回头看:是邻居阿雅叫她。

    “怎么了?”她摆弄着柳叶条和盐水漫不经心的问。

    “叫你出来玩儿。”

    女人瞬间就想到了大桶大桶的酒和狂野奔放的舞。

    她习惯性的想笑着答应,脑海里却忽然传出另一个人的声音,带着无奈妥协:

    “我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就这么不知道保护自己呢?”

    将出口的“好”变成了“算了,我太累了,今天就不去了”。

    她忽略掉邻人奇怪的目光,继续手中的动作。

    那个声音是谁?她猜测着:可能是遇到了什么好心人吧……

    说不定昨晚喝醉后自己就一直和他在一起……

    她刚一回想就感到脑中针扎一样的疼,她痛苦地又使劲揉了揉太阳穴:啊……算了算了。

    忘了……就忘了吧。

    她撅着嘴委屈的想着脑海里听不真切的沉悦嗓音,终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