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青山深处有人家 > 第三十八章 思过崖
    三十八

    要么说最了解你的人除了你的爱人就是你的敌人。

    文修是周洲未来的敌人。

    但现在是暗恋他的人。

    这些也算废话,主要是……

    周洲他还真去了凡间。

    周洲酒醒之后思索着魔界的人估计要发现他不在房里,那么魔界是去不了了。

    现在他在凡间就两个还算熟的朋友,一个是艾德里安,另一个是玄凌。

    要么去找艾德里安,走投无路无聊的慌就去找玄凌。

    周洲打开好友定位看看艾德里安在哪,直接神行去找他玩就好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货,在魔界啊……

    周洲:“……”

    周洲恨铁不成钢:你说你一个游吟诗人好端端的去魔界干什么?不知道人家一个种族的尊者要抓你去谈恋爱吗?还不是和你谈……

    周洲转头问亭长:“小亭亭你知道纯阳之体是什么吗?”

    亭长捂着太阳穴送他一个白眼:“别跟我说话,我头疼。”

    周洲看着亭长苍白的小脸,有点幸灾乐祸:“宿醉早上起来都这样,你是没这么喝过酒吧。”

    亭长:“看你挺有经验,同样是宿醉,为什么你什么事都没有?”

    周洲想着以前生意刚开始时陪人应酬的日子:“大概是,产生了抗体?”

    亭长:抗体是啥?

    周洲问清欢:“小欢欢,你知道纯阳之体是什么吗?”

    清欢:“就是百容之体,什么都可以修炼。”

    周洲:“那他可以修炼到一半去转修别的职业自身修为不必损伤吗?”

    清欢奇怪地看他一眼:“当然可以。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想修别的职业?”

    “法师是最优秀的职业了,你何必……”清欢不停不停说,简直比亭长的毒液还吓人。

    周洲暗抹了把汗,心想:清欢怎么一觉醒来变得这么罗嗦了。

    虽说漂亮的小正太嗦也是挺可爱的。

    但是我怎么想到了……我妈?

    周洲:“不是,突然想起来就问问。”

    清欢:“你还是不要换职业,你的体质更适合法师职业……”

    “我知道,我知道,谢谢欢欢。”周洲就像被念了紧箍咒的猴子,慌慌忙忙的落荒而逃。

    清欢:“……”

    清欢可委屈了:“我有那么可怕吗?我也是为他好啊……”

    亭长:“……”

    亭长:他不会把周洲到儿子养了吧?

    周洲跑远以后确定不会听见清欢的声音,他恐惧地拍着胸口。

    难得,他又想起了那段逃学被老妈捏着耳朵教育的日子。

    周洲赶紧甩一甩脑袋,太可怕了太魔性了不能想了再想我要做噩梦的。

    梦见开学什么的……

    咦惹……

    周洲转移思绪:艾德里安肯定不会在魔族也继续游吟诗人这个职业。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去魔族,但是艾德里安还算是个聪明有头脑的人,可能会选择修两个职业。

    但如果修两个职业的话会比较慢。

    书屋里说纯阳之体是很难得的体质。

    所以可能即使修两个职业修炼速度对普通人来说也是神速。

    但绝对不足以让他有能力抗衡文睦。

    可能会修一个职业,修魔。

    但周洲莫名就觉得,艾德里安走投无路都不会放弃游吟诗人这个职业。

    他对游吟诗人绝对是真爱。

    那么……

    所以……

    周洲需要弄明白,到底是什么让艾德里安抛下性命不顾自身安危也要来魔族。

    只有艾德里安知道。

    艾德里安救过他,被他害得差点丢掉性命过。

    艾德里安是他认可的朋友,他们签订平等契约,即使不是周洲自愿的,但他们都是能够并肩的友人。

    于情于理,周洲都应该去找艾德里安,帮帮他

    他看了一眼好友定位上的艾德里安,有些忧愁。

    如果说只是艾德里安的话,他还可以脱身。

    最害怕的是艾德里安旁边有别人,那么不只他被发现了,艾德里安也凶多吉少。

    他自然可以带着艾德里安直接进生灵森林。

    可如果艾德里安不愿意,或者他在那边还有未完成的事,那自己岂不是瞎添乱?

    周洲目光错开,毫无目的性的浏览面板。

    好友定位:千里情谊一线牵,可知道好友的具体位置,朋友你还等什么,去找小伙伴们聊天打屁吧~~

    神行千里:可自由到达所有想去的地方,附赠小地图呦~

    看了以后周洲还真看到了点儿东西:小地图?

    他好像还没用过。

    这里居然还有一个没有被开发的功能呢。

    秉着试试又不会怀孕的心思,周洲点开了小地图。

    然后被半屏的绿点激得密集恐惧症都出来了。

    周洲“唉呀妈呀”一声赶紧移开眼睛使劲搓着手臂,等到鸡皮疙瘩下去以后。

    做好心理准备,再看一遍。

    ……

    咳……我们就不要说这个密恐逼着自己看了一堆小点后到底什么感觉?

    只说结果就好了。

    这是一张名副其实的地图,但上面并没有地形地标什么的。

    只有人,或有人的思想的活物。

    绿点代表对周洲有善意的人。

    黄点代表中立。

    红点代表对周洲抱有恶意的人。

    他们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地图上半围,在周洲周围空旷的地方,便没有小点。

    周洲将地图范围定在了好友定位上艾德里安的位置,只见周围全是红点,艾德里安万红丛中一点绿,巍然不动的在一个位置。

    周洲心说幸好他没有去找艾德里安,这么多红点他去了岂不要大开杀戒?

    嘿嘿嘿……周洲嘴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默默坐在原地等着艾德里安周围没人的时候再出现。

    反正,难道他不需要睡觉的吗?

    谁睡觉还让一堆人在旁边看着,那不是变态吗?

    虽然周洲骂过艾德里安变态,但是他坚信艾德里安绝对不是那种喜欢睡觉让人看着的物种……

    可能有那么一两个一起睡的吧……比如他就算是跟艾德里安同床共枕过。

    呃……说起来那时候他还是男人呢,和一个身为男生的艾德里安……那种事。周洲思维放空之后莫名有点歪。

    不要腐不要腐。

    一个人坐着的时候及时容易胡思乱想,尤其是在旁边都没什么人的情况下。

    周洲为了给自己找点乐子,于是将位置定了玄凌那边。

    对了,他刚开始怎么说的来着?

    “……走投无路无聊的慌就去找玄凌”。

    emmm……还真是闲的无聊啊。

    玄凌居然是绿色的,阴吹丝婷,一颗赛艇……

    玄凌这会也不知道在哪,居然方圆……一圈,一个人也没有。

    别问他怎么回事,他也不知道,他这才刚发现小地图这个功能,哪里会晓得地图和现实的比例。

    不过……这么一圈……应该是个大范围吧。

    那岂不是……周洲的表情陡然兴奋:我可以去搞事情了?

    周洲暗搓搓的换上那件大红袍:

    玄凌小美人儿,我来了。

    如果周洲知道有一只吸血鬼不辞辛苦千里迢迢跨越世界来找他。

    会不会感动到哭……

    问剑峰峰峦险峻,地势极高,陡峭的向上攀岩,却又在直冲云霄处突兀下坠,形成了一个悬崖。

    问剑峰老祖早已飞升,留下的影响却不止建立问剑门这一个。

    他将整座山峰用雪封住,让它常年白雪皑皑,冽风刺骨。

    修无情道的剑修,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修炼的。

    问剑崖底,万丈玄冰。

    长剑通体洁白,似与雪色化为一体,仿若高洁的君子,在剑刃撕裂风声后,等待一瓣雪花轻盈落于其上,被寒光十里而断,雪剑缺月,名不虚传。

    思过崖。

    玄凌照例练完了每日该练的剑,盘腿坐在打磨光滑的冰上。

    她的修为被封了,无法用灵力取暖,只有不断地念静心咒才能稍微缓解。

    真娘贼那个创造思过崖的问剑峰老祖,这几百几千代的弟子受思过崖摧残成这副模样。

    玄凌看着明如镜面的冰块上她被冻白的脸。

    睫毛上有呼吸呼出的水蒸气,很快凝结成了冰珠,压得她眼睛有些睁不开。

    眉毛也都是冰,看着简直跟雪人似的。

    玄凌惆怅极了,想起师父说的话:

    “你为一介鬼女求情,她可不一定领你的情。”

    “你瞧瞧你被关了多久,她有一点来找过你吗?”

    “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问剑峰大弟子被关了思过崖,她试图来救过你吗?”

    她的师尊不似其他人的师尊,对徒弟很是尽心尽力,大半时候虽看着冷淡,却还是愿意语重心长的教导。

    奈何玄凌什么时候听过别人的话。

    她天**自由,又是个叛逆的性子,不让她做的事偏要去做,她总信奉跟着自己的感觉走,自认不会错的。

    想她的师尊为问剑峰蹉跎了一生不得潇洒,永远突破不了自身的心魔。

    修的无情道,却偏守护道,也是个难题。

    师尊放不下问剑峰,这才培养了她。

    但奈何她也不是个听话的人。

    问剑峰只是她的家,关不住她。

    她可不想变成师尊那样的人,爱而不得,求而不能,总被自身责任牵绊。

    要她说啊,就像盘丝洞里天真的妖精,缚住了别人牵住了自己。

    看着心上人这样痛苦心里不难受吗?

    她选修的本心道,因着这事,对问剑峰感情倒不如她对山脚买烧饼的大娘来的纯粹。

    再说了,她自愿为那个周小姐求情,何必想让人家来救她,自取其辱。

    这问剑峰魔族有来无回,搭上自己一条性命,就她这么个萍水相逢的路人,玄凌自认自己没那个魅力。

    玄凌看身旁白光一闪,心中无奈:瞧瞧,好执着,又来劝我了。

    说什么为了我不误入歧途,无情道终究要斩断尘俗,不想让她痛苦,其实是不想看另一个人和自己一样痛苦,说到底是为了飞升之后问剑峰有个人能和您一样护着它。

    玄凌颇有些吊儿郎当道:“您这是何苦呢,与其来我这儿,倒不如回去喝点小酒玩乐一番。”这白茫茫的问剑峰思过崖有什么好来的。

    周洲一过来就被铺天盖地的雪呼得找不着北,偏偏这个玄凌还是穿白色。

    一身白,全是白,头发脸蛋都白了,连剑也是白色的。

    周洲:“……”

    周洲默默回了一句:“好酒无美人相陪,没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话说的有些怪。

    她怎么知道我要来?

    她这话怎么就跟那么不愿意我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