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青山深处有人家 > 第三十章 良辰美景,风月佳人
    三十

    “清欢清欢你在吗?”周洲趁壮汉还被绑得严实没什么大动作的时候进了生灵森林。

    清欢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紧张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周洲抓住清欢的手喘了口气:“没事就是找你问一下怎么跟人签订主仆契约?”

    清欢:“……”

    周洲:“我不和潘金莲签一个我不放心。”

    清欢恍然大悟:“哦是这样啊。”

    周洲:“是的呀。”

    “你听我说,其实很好弄的……就是这样……然后再把他……最后你再……”

    从实验室出来的亭长就看见两个人做贼似的互相搭着肩膀,时不时发出奇怪的笑声。

    “他们干什么呢?”亭长在心里嘀咕。

    等周洲走了以后,清欢稍微说了一下发生了什么。

    亭长沉默良久,觉得好像有点缺德……

    算了不管了,谁被这么说心里都会有些不甘吧。

    周洲叉着腰趾高气昂的指挥壮汉干活,心里只有一个字:爽,太爽了!

    壮汉哭唧唧的搬柴生火,心想我堂堂白塔指挥官现在竟给一介魔女做饭?

    我为什么那么惨啊?想着想着他就又抹起眼泪,却被身后的大魔王抽了一鞭子:“给我好好做,不许偷懒!”

    壮汉心里恨死那个给他介绍任务的人了,简直是血海深仇……不,应该说我和他有什么仇他要这么对我?我抢了他老婆还是挡他家歪歪灵力了?

    周洲满意地看壮汉麻溜做好了饭:今天是不是可以吃烤肉啦,开心。

    周洲接过壮汉手中的肉咬了一口:“嘶好烫好烫……”

    还挺好吃的。

    沉浸在美食中的周洲没注意到壮汉奇怪的眼神。

    “你就不怕我下毒吗?你要知道,就算是主仆契约,我们这些亡命天涯的人也多有不在意的。”壮汉终于没忍住问出口。

    周洲心说我还真想到了,要不然你以为我特意去系统商城订了个验毒项链干什么的?不过她暂时没心思这么仔细的回答他。

    那女子饿虎扑食一样的动作定了一会儿,他听见她轻声说:“我相信你。”

    潘惊莲一顿,旋即无所谓地笑笑,真是,天真无邪啊……

    果然是个不知人间疾苦的闺门小姐。

    周洲:这个真不是。

    壮汉看女子又认真啃起了有些劲道的骨头,他无奈扶额,觉得自己真是鬼迷了心窍,竟真的没有下毒。

    他啊,估计从这一刻开始,怕是真的和这女子绑在一起了。

    组织不会容许他哪怕一丝一毫的背叛。

    周洲:什么组织?妇女联盟?

    哦,忘记说了。

    有了清欢的鼎力相助,这个主仆契约被改了一下。

    现在周洲如果想的话,连他早上穿的内裤什么颜色都能翻出来。

    周洲稍微试了一下听听他在想什么,发现其实还蛮好玩。

    不过窥探别人的**确实不太好,于是周洲就试一下就关掉了。

    所以她没听见壮汉后面那句:

    再说了,她还挺可爱的……

    幸好周洲没听见,不然她会用实力证明“可爱”这个形容词是对她的侮辱。

    周洲一个人吃了肉的半边,发现人家壮汉居然还没吃,周洲有些尴尬地挥了挥油腻腻的手:“你也吃啊,看着干嘛?不觉着无聊吗?”

    壮汉一脸惊悚:“我?”

    表情夸张得周洲特别手痒想听听壮汉到底在想什么,不过下一刻壮汉就恢复了平静,周洲不高兴的收回手:嘁,无聊。

    ……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黄沙滚滚,烈日炎炎。这样的天气恶劣地让人只想在家呆着,动都不愿意动一下。

    所以这两个仍旧停留在外的人就显得十分灼目。

    灼目得吸引了无数人前仆后继。

    红衣女子薄唇微勾,细长的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这是这个月第几批了?”

    她的身边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彪形大汉,与女子相比就像大山一样巍峨,却奇特的是这大汉的声音媚得像泡过蜜糖一样,让人不禁怀疑他本应该确定的性别。

    “回主子,已是十三批了。”

    女子慵懒打了个呵欠,洁白耳垂上一粒红耳珠在烈日下反射出刺眼的光:“你们这群道士都这么闲吗?怎么就追着我不放呢?”

    对面青蓝衣袍的道士拂尘轻甩,义正辞严的拔出桃木剑:“周小姐,劝您莫作无谓抵抗,或许还能少受点罪。”

    周洲:“……”

    没错这个【欠揍】的红衣女子就是周洲。

    周洲天气炎热就有些暴躁,心想你们怎么就这么认定我就是那个悲催的妹子呢?

    难道我脸上写了悲催俩字?

    她步履轻移,手起手落,简单粗暴的像他们前任一样把他们ko了。

    女子红衣翩联,动作潇洒利落,说不清的帅气干净,

    潘惊莲不知为何,想起某个说书先生对她的形容:凡走过的地方,哀鸿遍野,寸草不生

    她正了正衣冠,回头对愣在原地的壮汉说:“愣着干什么?跟上啊。”

    周洲困得要死,怪就怪昨晚那群秃驴,害得她一晚上没睡觉净干打架的事儿。

    周洲可委屈了,没招你没惹你你们干啥揪着我不放?

    我这么聪明机智又帅气,哪点像会嫁冥魂的人了?

    周洲就保持着这一脸委屈把这段时间所有来找她的人全部干掉了。

    壮汉自嘲笑笑,觉得自己真是魔怔了,他看着周洲委屈的表情,便什么都想不出了,只觉违和感略强,就像周洲看彪形大汉泪眼汪汪的感觉一样,壮汉此时看周洲也是这样。

    妈的太魔性了。

    壮汉紧赶慢赶的跟上周洲,愁眉苦脸的说:“这几天都没过上什么安生日子……”这群人也真是太闲了。

    他走着走着也没有看路,一时不查竟没发现前头的人已经停下。

    “邦”

    来自银河的相撞……

    周洲捂着生痛的额头坐地上咝咝吸着凉气:“我靠你不知道看路吗?你驴子做的吗?”

    壮汉揉了揉被撞到的胸膛,腹诽着驴子那么可爱为什么要用驴子比喻,就见眼前景致一变,黄沙漫天变成了青山绿水,草坪上还有一个可爱的姑娘正在玩猪。

    天边传来周洲的声音,遥远的失真。

    “你若是觉得麻烦便现在这里呆着,待事情完结我将你带出来。”

    壮汉:“……”委屈到拔草,我又没说什么就把我赶走了,脾气真差。

    周洲其实不是觉得壮汉嗦,只是懒得把他牵扯过来。

    生灵森林在她看来是目前为止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周洲可以安心的把壮汉放进去。

    壮汉疑心周洲就不担心他把那个看上去柔弱的小萝莉煮喽?

    这对他也太放心了吧。

    果然戏折子上说的没错,这山妖女鬼啊,看着心狠手辣,其实最是干净心肠,想说什么做什么,一点不考虑。

    周洲心里想着要是壮汉敢在她的地盘做什么不好的事,那都不用她来收拾,甚至连脾气不好的亭长都不用出面,单就一个小萝莉就有够他受的了。

    毕竟人家小萝莉看着蠢萌蠢萌脑子似缺根筋,鬼心思可多了。

    小萝莉真的不愧是狡猾著称的精灵啊……周洲感慨,她不太想回忆被小萝莉坑过的过往。

    ……

    这大漠飞沙,长余朝熙晚霞,倒是一派震撼景象。

    “美即美矣,可叹无人欣赏。”周洲单手执酒,悠悠地浅抿,话语权当玩笑似的。

    不想到此时分明空无一人,却还真有人听见。

    那人笑声爽朗,着白衣缥缈,端的是一副风流相儿。

    “本这世间俗气,却还叫我遇上了难得的美人,倒也不虚此行。”

    周洲定睛一看,呦,又来一个抓我的。

    其他人来了都是要么叫她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要么叫她就地正法。

    听得周洲耳朵都起茧子了,真想直接大笑翻白眼背句台词:我回头了,可岸呢?岸在哪里?

    一群大龄中二。

    这人倒是有趣。周洲此时正巧偷得浮生半日闲,便在大漠填了个亭子,喝点小酒,观观落日,倒是做得好雅兴。

    玄凌只见那女子衣衫垂在地上,随着动作发出沙沙的响声,女子眯着眼对她笑笑,清冷眉眼因此舒张,当真是称得上冰雪消融,百花盛开,大漠无边的火红落日都成了她的陪衬,竟是连美貌著称的妖精都比不上她半点神采飞扬。

    女子雪白的手指轻捏着杯壁,对她隔空举杯。

    玄凌为她不按常理出牌有些微怔,随后才笑开,不按常理出牌才好的啊,不然这样美的女子,和这俗世间人一样,岂不太无趣了些?

    周洲兴致正浓,趁着微醺问了问壮汉:“你看,这是谁?”

    壮汉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小姑奶奶,您是怎么惹着这个煞神哦。”

    周洲更挑高了眉:“不啊,我觉着她挺帅的。”

    壮汉都对她无语了,细细为她解释,就盼着这小魔女长点心吧。

    问剑峰长老玄凌,继当年剑尊玄清之后的最强人,斩妖除魔,从未败绩,同阶战无敌,越阶战不败。

    周洲一听:“呦,这么厉害呢……”

    壮汉看有戏,赶紧说:“那您快跑啊!”

    周洲又喝了一杯酒,舔了舔被酒熏得殷红的唇,继续说道:“这不是东幻版的独孤求败吗?”

    周洲老神自在的坐在亭中,单手撑着脸颊,挤出一团软肉,她拎起一只干净的杯子扔给倒吊在亭子上的玄凌,慢悠悠地说:“良辰美酒,与何人共享?”对壮汉说:“这么厉害的人,一定要请她喝杯酒表达一下我的敬佩之情。”

    玄凌笑着接过:“良辰美酒,自当配美人才够格。”

    倒是个从善如流的。周洲抿了抿沾了酒液的嘴:跟个逛勾栏的书生似的。

    壮汉在生灵森林里都快急疯了:“哎呀人家可是元婴期,都能吊打你。”

    周洲听了当即不高兴了:“怎么?难道我不厉害吗?”我可是渡劫期呢!

    壮汉一边翻白眼一边想:你自己什么实力心里没点儿【哔】数吗?要不是你死了我肯定死,我才懒得管你呢!

    “行行行,您最厉害,行了吧,那您可以走了吗?”

    这可把周洲哄乐了,她轻笑两声:“依你。”

    玄凌为自己倒了杯酒,也是想看看这容貌清冷的红衣女子到底想干什么?便撩起衣袍坐了下来。

    不料女子骤然靠近她,距离已突破了安全线,玄凌不受控制浑身紧绷,随时准备出手,女子却停在她耳边便没了动作。

    她长睫微颤,像有蝴蝶停驻,白嫩的脸被熏成粉色,分明是醉得不轻,竟还有心情调笑:

    “小美人,不好意思啦,有个讨厌鬼一直催着我走,今儿你就凑合,陪着你自己咯。”

    待玄凌再一回首,酒坛又多了几坛,倒是身边空了,她长久练剑的手,也只抓住了一点衣角。

    跑的倒快。玄凌无甚在意的摇了摇头,对着已成晚霞的夕日举杯,一饮而尽。

    良辰美景,配风月佳人不可,便陪你自己咯。

    。

    。

    作者有话说:

    玄凌说过:“良辰美酒,自当配美人才够格。”

    于是周洲回她:“今儿你就凑合,陪着你自己咯”

    也就是说你也是一个美人的意思。

    瞧瞧人家怎么撩妹的……

    一个比一个段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