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青山深处有人家 > 第二十三章 你是不是有毒
    朝阳未升,明月已落,天边出现一缕紫意。

    不知为何,周洲看着这抹紫光有一种舒服的感觉,就连背上的人都不那么重了。

    “是紫气东来呀,你不停下来打坐吗?”艾德里安新奇道:“这东西在东方华厦挺常见,在我们这里可没有多少。”

    周洲抹了把汗,骂道:“还不是因为你,智障儿童啊你,平地都能摔?”

    艾德里安:“我也不是故意的,你这人怎么那么小心眼?非揪着这事不放。”

    这件事的开端还要从昨天夜里说起。

    周洲和艾德里安才刚刚逃出升天,没想到那群魔族那么快就追上来了,就那长角的那个。

    “果然两条腿的魔族比一只尾巴的半蛇族跑得快!”艾德里安反应最快,转身就溜。

    周洲站在原地思索:“要是我公司里员工能这么勤奋,劳资做梦都会笑醒。”她鄙视地看了一眼前面撒丫子的艾德里安,原地起了个式,咻的追上他,抓起他的手说:“乌龟爬似的,本姑娘带你领略一下非一般的感觉!”

    艾德里安回头:“哎你……”没想到周洲骤然发力,艾德里安只感觉手腕一阵拉扯,将要说出口的话变成了这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卧槽!!”

    哈哈哈哈哈……好搞笑……周洲长长的黑发北风拉扯,心胸莫名的舒坦,就像初中能动手绝不动口的时候那种感觉,果然我还是适合肉搏系。她感慨。

    天地之大,任尔自由翱翔!

    身后的魔族很快就被甩没了,说实话,身为一个半魅魔,周洲大概算里面很牛批的了。

    毕竟魅魔是公认的弱鸡,难免会让人瞧不起,于魔族还是人类来说,魅魔都是发泄的工具,而非值得平视的敌人或者携手的伙伴。

    尽管谨慎起见,文睦派来了很多魔兵魔将,但架不住周洲金手指爆表啊。

    当初清欢制造躯体时没经验,什么珍贵用什么,什么稀有加什么,这就导致了……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比如体制变换随意,性别变换随意什么的),集天地精华所成,可不是用来被虐的。

    周洲但疯跑了一会儿,艾德里安好像一直在说话,是错觉吗?

    不是的……

    真不是错觉!艾德里安正在用生命讲话。

    艾德里安被风吹得睁不开眼睛,身体呈半平行于地面,太tm刺激了……

    “魅魔,你停下!他们走了!”艾德里安迎风飙泪,前方魅魔依然奔跑依旧。

    “等,等会儿……我我我,我要吐了!”艾德里安衣服本就破旧,这么一吹简直半露不露,欲说还休……

    ……个鬼啊!

    前方煞笔依然潇洒依旧。

    最终,让周洲停下来的不是变幻的面板,是爱,与信仰!

    复制人周洲

    能力:魅魔血统(可自行穿戴)

    属性:彻底消化了低等魔族魅魔,恭喜你拥有了魔族体质(并没有任何用处,简直就是浪费灵力的作为);点亮自然属性,与精灵亲近力加深。

    能力值:1(修士练气期入门,异能者一级水平)

    愿力: 12488

    系统资料:你获得了上古生灵万年的知识,并且有能力在知识的长河中不被淹没

    商城:已开通(可用愿力值购买物品)

    商业值:3(一名完美的商人,应该以客户为上帝,公平交易,不偏不倚,少年干巴爹!)

    为商之道:2

    艾德里安双足落在地上时从未觉得有这样踏实过,他的腿甚至在发抖。

    周洲浑身一轻,只感觉周身有了熟悉的力量,自从变成魅魔之后在没感受过的灵力也一一出现在她的感知中。

    “哇好爽啊。”周洲小声感慨道,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她的能力提升?周洲什么时候在意过这些细节?她转过身倒退着走:看着愣在原地似的艾德里安说:“跟上啊。”

    “啊?噢噢好……”艾德里安梦醒一样迷迷瞪瞪哆嗦着迈步。

    走两步,“啪叽”,摔地上了。

    爬起来,再走两步,“啪叽”一声,摔地上了。

    再爬起来,再走两步,再“啪叽”一声,摔地上了……

    周洲:“……”

    周洲:“mdzz……”

    艾德里安趴地上没动静,脸朝地的那种。

    周洲捡起一只树枝,戳戳,没动静,再戳戳,还是没动静,再……

    “别动我。”艾德里安的声音闷闷地从下面传来。

    周洲忍俊不禁:“你怎么了?”

    他粘了泥土的脸抬起来看周洲,脸色不好的说:“脚扭了。”

    周洲:“……”

    周洲:“噗……”

    艾德里安红着脸眼睛瞥向一边:“别笑我。”

    周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事情就发展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你说一个至少一米八的大男人,让一才一七零的妹子背着,合适吗,合适吗?

    你也算妹子?

    ……

    这是一句公道话。

    周洲实在不行了:“你怎么那么重啊……”她抱怨。

    艾德里安冷笑:“嗤,是你不行吧。”

    周洲手一摊,把艾德里安摔地上。

    艾德里安收到一万点暴击,忍着臀部的剧痛:“女士你何必这样小心眼?我不就……”

    周洲面无表情:“我找到了一个山洞。”

    艾德里安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看见了一个阴森森的山洞,泛着一股子邪劲儿,他搓搓手臂,果然起鸡皮疙瘩了:“要不,我们还是换一个地方吧……这种地方,幽灵最爱住。”

    周洲:“怕啥?老子死了那么多年,什么没见过?”她吹了吹指甲:“放心,来了我揍他,让他知道知道……”周洲正准备装逼,忽然发现她表演的对象不见了,她四处张望了一下,结果在一棵树旁边看见了他:“你去那儿干什么?”

    艾德里安双手交叠在胸前,激动的说:“你别过来!”

    周洲:“……”

    周洲:“你还真的害怕?”

    艾德里安喉结上下动了动:“你胡说,我才不怕幽灵!”

    周洲:“掩耳盗铃,为人不齿。”

    一阵凉风吹过,周洲已经消失不见。

    艾德里安白着脸背靠着树,抖着嗓说:“魅魔女士?你还在吗?”

    “不在了吗?”艾德里安扶着树站起来,看了看这么久不出太阳的天空,小心翼翼地寻找人影。

    看到没有人,他脸色惨白下来:不会真的是幽灵吧……

    或者亡灵法师?

    哗啦啦

    一只鸟从林间飞过,引得枝叶相击。

    艾德里安浑身一哆嗦,以战斗的速度回身飞一脚,发现什么都没有后才拍着胸口吐出一口气:“没事的,亡灵法师怎么会那么闲,没事来这儿转悠……”

    躲进生灵森林的周洲为此笑得岔气儿:“哎呦喂,这货好逗啊!”

    清欢:“他……脑子有问题?”清欢本来想说智障,但想了想还是换了个文雅、委婉点的词。

    亭长就直白多了:“我以前研究过治疗脑部疾病的药剂,他值得拥有。”

    六六六,嘲讽技能max

    周洲深沉地说:“不,你不懂,疯子与天才,只在一线之隔。”

    清欢沉眉,若有所思的看向亭长:“你说得对。”

    亭长恶寒道:“你眼睛抽抽了?看我干什么?”手在实验室里翻找了一会儿,找出一管透明的药剂,扔给清欢:“眼药水,我觉得你很需要。”

    清欢下意识伸手接住:“我……”好生气啊,好想打人啊……但不行,我要保持形象,保持形象,等周洲走了再说。

    咦?不对呀,为什么要等周洲走了?现在就可以啊。

    算了还是等周洲走了吧,毕竟我们是契约者,吓坏了我的契约者可不好。清欢为自己找了个牵强的理由。

    亭长以为清欢会和以前一样扑上来,结果等了半天他都没动静。奇怪,吃错药了?

    周洲又指着被一根树枝拌倒的艾德里安哈哈大笑,此时艾德里安正嘀嘀咕咕的对着树说:“你怎么这么恶劣?知不知道不能随便扔不要的东西,你树妈妈没教过你做人的基本礼仪吗,哦你不是人……”

    清欢:“周洲。”

    “嗯?”她发出一声疑惑的单音,拍着清欢的肩膀说:“嘿你看,这货简直是一朵奇葩对着树都能说这么久!”

    “人家都给他听烦了。”

    清欢一怔,而后微微笑了起来,他觉得他没看错人,周洲虽然看上去好像什么都和她无关一样,但却是这样一个关心树木的人。

    周洲不知道她被发了个好人卡,还在无情地嘲笑着她曾经的战友。

    艾德里安草木皆兵到了极点,好久没见阳光的脸白的跟鬼一样,鬼遇到他还要分辨一下这货是不是他同行。

    “到我出场了。”周洲冲清欢挤眼睛:“欢宝儿你就看着我大显神威吧!”

    清欢抬头看着周洲,刚想吐槽一下她起的外号,最后怎么也没说出话来:“你确定要穿成这样?”他勉强挤出一句。

    “嗯哼。”就出去了……

    清欢:“……”

    亭长:“幼稚。”

    周洲把出现的地点放在了艾德里安的身后,如果不确定一下的话,她出现的地点会是她离开的地点。

    她悄悄地走近那个亚麻色长发披散凌乱的男人,伸出手指停在他的肩膀上方,顿了一下。

    周洲觉得她的出场方式不能这么low,她扒拉一下头发,把撸到后面的长刘海全部放到前面,又披了一层特长的白袍子,把它撕破了好几个洞,弄得脏兮兮的,上面还沾着不明的红色液体(亭长的新药剂)

    一切都准备无误,周洲才点了点艾德里安的肩膀。

    她连台词都想好了,周洲清了清嗓子,正准备用丹田之气说,先生,你看看我,我没有脸啊我没有脸……

    艾德里安浑身僵了一下,像那种年久失修的生锈的木偶一样卡拉卡拉的回头,眼瞳剧烈的抖动起来,周洲看着惊恐的咽了口唾沫,手指触电一样缩回来,卧槽这表情……

    到底你是鬼还是我是鬼啊!

    不对我也不是鬼啊。周洲这么想着,忽然听见了一声炸裂苍穹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去鬼呀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洲只觉得耳朵一嗡,眼前一黑,艾德里安就跑远了……

    完了完了,玩大了。周洲手忙脚乱的追上艾德里安撸开脸上的头发说:“我是那个魅魔,魅魔!”这货是真的有毒,脚不是扭了吗?怎么还跑这么快!?

    没想到艾德里安用更惊恐的声音大吼:“魅魔小姐我知道你死的很惨但你不要找我啊又不是我害死你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尖叫着跑开了……

    跑开了……

    开了……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从我的回音中听出一丝操蛋之意。

    周洲的幻肢很疼,她觉得可能她不是唯一一个疼的人,艾德里安今天的脚踝大概会骨裂。

    清欢:“你不去追他吗?前面好像有一个危险的地方。”

    周洲:“你看我追的上吗?”指着那个绝尘而去的身影,黄鼠狼都没你跑得快!

    清欢:“不是疾风兔吗?话说黄鼠狼是什么?”

    周洲面目扭曲:“这不重要。”

    亭长:“前面两界交替,有空间乱流,游吟诗人去了绝对没活路。”

    话还没说完,周洲就又听见了一声辨识度贼鸡儿高的尖叫。

    周洲默默启程:“我靠……”自从遇见艾德里安,她爆粗的次数比她最不良少女的那段时间还多。

    对不起大哥,我不该吓你,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