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青山深处有人家 > 第二十章 叶安尹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比如现在,我是个女人。

    周洲默默把伸到下面的手抽出来,眼神有些空茫。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比如现在,我的等级清空了。

    复制人周洲

    能力:魅魔血统(可自行穿戴)

    属性:彻底消化了低等魔族魅魔,恭喜你拥有了魔族体质(并没有任何用处,简直就是浪费灵力的作为),

    能力值:0

    愿力: 12488

    系统资料:你获得了上古生灵万年的知识,并且有能力在知识的长河中不被淹没

    商城:已开通(可用愿力值购买物品)

    商业值:3(一名完美的商人,应该以客户为上帝,公平交易,不偏不倚,少年干巴爹!)

    为商之道:2

    周洲发现她的面板有了三面,她手指在上面划了一下。

    契约商人周洲

    能力:与生灵共享修为与长生,拥有元素传奇法师能力,拥有精灵血统。

    属性:彻底消化了低等魔族魅魔,恭喜你拥有了魔族体质(并没有任何用处,简直就是浪费灵力的作为),契约了返祖精灵,拥有精灵能力。(可自由转化成魔族或精灵族)

    能力值:134(修士元婴后期,异能者传奇级也跟不上你的步伐)

    愿力: 12488

    系统资料:你获得了上古生灵万年的知识,并且有能力在知识的长河中不被淹没(待能力值到达30时开通)

    商城:已开通(可用愿力值购买物品)

    商业值:3(一名完美的商人,应该以客户为上帝,公平交易,不偏不倚,少年干巴爹!)

    为商之道:2

    第三面是两个人物模版,长得和周洲一样,一个是妹子,一个是……

    周洲嫌弃移开眼睛,为什么都没穿衣服?

    周洲面无表情地把面板关掉。

    所以可以初步判断,她现在拥有两个身体,男性和女性。

    男的相当于大号,接近满级。

    女的相当于萌新,零级小号。

    而她,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一个小号妹子……

    她为什么会变成妹子?这是什么原理?

    wtf!

    周洲盘膝而坐,忽然发现:

    不对啊,我不就是个妹子吗?

    什么叫我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妹子?

    还有能力里的“魅魔体质”是什么鬼

    还是问问清欢吧……

    “清欢……”

    “你别跟我说话!”

    周洲蒙圈:“咋滴啦?”

    清欢:“你去找你的小情郎吧!和我说什么话?”

    “什么鬼?什么情况?我哪有……”周洲后面的话没能被清欢接收到。

    她已经被单方面断了联系。

    这种生死契上对话是一定要双方都不反抗的情况下才能继续。

    周洲:今天他们演电视剧啦?

    清欢可委屈了,她都不来肯我解释一下,连解释都懒得了吗!?

    亭长啃了一口桃子,忍不住说:“你不是断掉灵力联系了吗?”嘴好欠啊,要是不说的话,周洲就不足畏惧了……

    憋不住我几个儿。

    没办法,周洲也只好断了“无线电话”脑电波,自己想想……

    这帐篷是哪啊!

    周洲回忆之前的事情,之前?

    之前好像是有一个人把我抱到这里的,还不停的哔哔哔……

    我是来魔族领地探险,然后被抓了?

    还打了人家的二公子……

    昨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不能是我做出来的事啊,我怎么会这么暴力?

    “你醒了?”帐篷的“门”被拉上去,进来了一个男人。

    说实话周洲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又没住过帐篷怎么知道他们把那帘子叫啥……

    周洲抬头看,忽然发现这个人有一点眼熟:就是她昨晚作案工具的被害人啊……

    说的怎么那么猥琐……

    “二公子?”周洲试探着说。

    文修甩开折扇,新开的扇面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天下第一智”闪瞎了了周洲的。

    文修看到小美人又是震惊的表情,得意地想,本公子甩折扇的样子一定很好看,瞧瞧,又是一个被迷晕的女孩。

    我可真是罪孽深重。

    文修唇角微勾,压低声音在周洲耳边说:“不必,若是你的话,我愿意你叫我‘修’。”华厦追妹守则第四则:一定要体现出女孩在你面前与别人不同。

    文修骤然看见周洲凑近的脸,这白皙的肌肤,这完美的眼型……于是他顺从的闭上眼睛,等着美人的亲吻:“没想到小美人那么奔放,刚认识就要……没关系,我就舍命陪君子吧!”

    周洲想起来开法了,但她又想起来自己等级被清空了:“日哦……”

    文修睁开眼,为没有一亲芳泽遗憾了一会儿,振作起来说:“今天太阳确实很日,虽然我接触太阳会难受,但也可以和你出去玩。”日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吧?

    周洲:“……”论文化等级不同造成的差异……

    周洲:“你当吸血鬼啊!”

    文修:“美人儿好聪明哦,我就是吸血鬼啊。”

    周洲:“……”妈妈这里有神经病救我!

    文修看着周洲一颤一颤像扇子一样的睫毛,美滋滋的心想:美人儿这次没打我,说明她已经开始接受我啦~~啦啦啦啦啦啦……

    清欢撇了撇嘴,是哦,我先挂断的……我应该去道歉的,太无理取闹了,人家周洲和我只是契约人的身份,我有什么资格去管人家……

    然后清欢就开了“心感”(解说:其实就是脑电波联系电话啦)

    “……”对面一阵沉默,灵力阻断在半途。

    清欢:“……”

    亭长幸灾乐祸:“周洲这是……生气了?”

    清欢:“……”之前好温柔的亭长去哪了?

    亭长这人:没办法,开不起温柔范儿,管不了这张嘴,注孤生。鉴定完毕。

    周洲虎落平阳被犬欺,强行被拉着出去玩。

    秋日的阳光极美,万缕芳华,毫不吝啬的向世界展现。

    周洲感受着皮肤的灼热感,忽然觉得之前大号皮肤恒温的技能有多么美好。

    关键,关键!

    她还穿着昨天的厚袍子!

    那个绿色的上面有法阵,黑色的袍子就是普通的袍子,所以没人错认她是法师了……

    周洲用宽大的袖子擦了把汗,汗液不小心滴到眼睛里,火辣辣的疼。

    再一看浑身清爽的文修……

    “美人儿,我该怎么称呼你?咦,美人儿你怎么哭了?”

    “没事。”周洲翻了翻白眼,这沙雕估计身份挺高,暂时忍了。

    身边的魔兵目不斜视,二公子风流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以前也没见他带过别的人这样……但没准换新花样了呢。

    周洲现在很烦躁,大热天的朋友们应该能理解,人一热就失去理智,冷静?那是什么?给我来一沓……

    也拯救不了我火一般的心灵。

    一般这种时候周洲都会想打架,小时候校霸当爽了,但她工作几年为了安稳的上位,同事老板心里印象很重要,于是周洲照着自己的脸,给自己操了一个人设高冷霸气严谨认真的理工女,虽然有时候脾气不好嘴还烂(完全是没操成功本性暴露),但可以看出很热心肠,一心为了公司考虑。

    久而久之,周洲差点忘了自己本性是啥?

    十分难得,因为旁边那位神人,周洲被隐藏多年的属性终于被炸出来了。

    “美人你脸上水好多啊。”

    去你“哔”的水,这特么是水?

    “美人你为什么出这么多水?是不是生病啦?”

    stm生病,劳资是热死了!

    就像最右小盆友说的,击败人们的不是天真,而是天真热。

    周洲现在有点想打人。

    周洲回头,看见一张清清爽爽的小白脸一脸担忧地问:“美人你怎么啦?”

    周洲:“你叫什么名字?”在下从不打无名之人(看多武侠小说的某人打人的原则……)

    文修挠了挠脸,整张脸红了大半,她问我名字啦:“啊,我我,我叫……”文修说到一半忽然想起,听说凡间人(或没有法力的人)在大太阳天气会感觉到很热(虽然不知道热是什么),热是一种生理现象,它会使生物浑身发烫,血液加速,严重甚至会晕倒中暑(中暑是什么?但听着就好恐怖……)

    文修一着急,他干脆给周洲放了一个运恒(解说:就是皮肤恒温)

    周洲很着急,她十分需要打一个人发泄一下,但那个人就是不说自己的名字。

    难道他知道她的规矩?emmm……不可能的吧……

    大龄中二病垂眉思索。

    正当烦躁冲到顶点时,周洲忽然感到一阵清凉,当头冲下。

    周洲:“……”

    周洲:真上道,可以呦小老弟,看好你。

    周洲微笑摸了摸文修的脑袋:“真乖。”其实笑不笑没什么区别,她这面瘫的**病了,好歹没像一些病人一样面部神经抽搐(没学过医学,只有点知道)

    面前的人却张嘴张了半天,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走。

    周洲:“?”what?

    周洲抓住他的手:“看着我的眼睛。”

    文修很喜欢她的声音,那天晚上听到的时候有些低哑,等到魔兵们围过来的时候却变得细柔了一些。

    声线有点清冷,认真说话的时候很撩人。

    文修觉得自己可能还有一个属性:他可能,还是个声控?

    不然怎么会这么听话的她让他看她就看她。

    文修从她的眼睛中看见了自己,这种眼睛好有毒,尤其是笑的时候,她此时就像将自己当成全世界一样。文修听见自己沉寂几千年的心脏在狂跳,文修觉得,自己可能是心动了。

    周洲从文修眼里看到了自己微弯的唇角,表情并不是很明显,但至少有了。

    我会笑了?周洲不敢置信地看着文修眼里的自己,我,有表情了!

    哇塞!好兴奋啊!!

    周洲一朝有表情,盯着自己的脸看个不停,完全忘了这不是镜子是别人的眼睛。

    文修的眼睛很大,下垂的八字眼,眼尾有点浅棕色,并不是一般人的肉色,看上去很温柔,很无害,就像言情小说里的小奶狗。

    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周洲活了二十五年,头一次激动到脸红:是我不是面瘫了!

    不用操人设了!

    终于可以当一个丝了!

    好多朋友都跟她说,周洲,你这个样子,一看就是冰山精英女,绝对严谨,就和那华科里的男神科研教授似的。

    周洲那时就想出人设这个词。

    于是后面你们也知道啦……

    文修有些脸红,看见女人也脸红了,难得不是得意或者炫耀的情绪出现,而是一种说不清的开心:她也脸红了,她是不是真的也喜欢我?文修想问问她……

    “文修?”一个温润的声音。

    周洲回头看去,发现是一个与她身边少年一模一样的男人,啊,应该不是男人,他头顶上两个角和全黑的眼睛实在不容忽视。

    男人坐在轮椅上,大夏天的裹得很厚,显得纤瘦,面色苍白,他和文修大概是这个名字,如果没喊错的话带来的感觉不一样,这个人感觉大概经历过很多,温柔的眼型也给人一种惆怅,唇色极浅,此时正微张着,露出疑惑的笑,洁白的牙齿有些细小,锯齿状。

    但总之,与文修一样,无害的感觉。

    周洲莫名感到危险。

    “嗯?”文睦许久没有听到回答。

    他十指轻攥,周洲感到一阵吸力,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到文睦身边了。

    这种时候就很想念自己的大号吧。周洲感受自己颈部柔软的触感:这男的手保养还挺好……

    文睦微笑的盯着周洲,收紧十指:“你是谁呢?我为什么没见过你?”

    周洲拒绝回答,这不废话吗!?你捏着我的脖子还要我说话?哪有这样的理?

    仔细感受一下,空气中弥漫着杀气!

    文修慌乱的说:“哥!她是我带回来的!”

    周洲:愚蠢的魔族,我闭着眼都能想象出你心虚的小模样。

    果然,文睦轻笑一声,挥手让身边人将周洲押进大牢:“文修,你这几天不要出去了,外面危险。”

    周洲脱离了束缚,深呼吸深呼吸,人生头一次,值得纪念,值得发朋友圈。

    不对,我没手机……

    文睦侧目,想:这半魅魔还真是令人惊讶。

    他招来抓起周洲要走的魔兵,低声耳语。

    说的什么,周洲没怎么听见,隐约听见:“将她和……关在一起。”

    就关键地方没听见吧……周洲沧桑远眺,简直传了野猪佩琪的真学……

    文睦推着轮椅慢慢的走,在经过周洲身边的时候,轻声说:“叶安尹派你来的?”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周洲疑惑回望。

    文睦看见文修担忧地眼神,忽然挑起周洲的下巴,发狠的说:“怎么?害死了我的妻子,还要抢走我的亲人?”周洲看见他眼睛红了,瞳孔在眸中颤抖。

    叶安尹……是谁?

    。

    。

    作者有话说:

    我大概可以懒癌早期了,嘻嘻。

    今天居然没敢再十一点再更新。

    喜欢这本书的书友就收了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