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青山深处有人家 > 第十四章 棉花糖
    周洲想去开地图。

    但有一个问题:

    周洲刚穿越来,什么都不知道,大陆形式还是制度变革都在书屋,但书屋也不是能立马就翻完的。

    太多太详细,周洲现在却只需要一个大概的情况。

    这时候亭长,清欢就有用了。

    他们听完周洲的叙述,沉吟了片刻。

    清欢说:“这片大陆名叫安西亚,有统一的政权。”

    亭长默默打击她:“先不论作为一名好领主的职责,你一时半会可能没问题,但是一旦被人发现你伪冒领主,安西亚也是有很多厉害的角色的。”

    周洲:“……”

    周洲失望:“不可行吗?”

    亭长翻了翻白眼:“别想了,华厦不是说权力如粪土吗,你这人怎么总想着把粪土放口袋?”

    周洲垂头丧气,满脸衰样。那她应该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啊!做人失败惨了……

    周洲眼里的自己可能和别人眼里不太一样。

    清欢看这个漂亮的男人忽然垮下了肩膀,薄薄的粉唇微张,吐出一声轻叹,一双狭长的眼眸此时颓然的半阖着,不如往日冷淡。

    都说眼尾长的人总会有一种神秘优雅的感觉,但在周洲身上只剩淡漠,此时将一身冰冷淡去,倒还真有几分神秘了。

    甚至于忧郁,让人想探究这背后发生过的故事。

    清欢抬起手,揉了揉周洲黑色的长发,想着不愧是我做的身体,头发都这么软,倒是忘了周洲此时的身体硬件是完全依据原来的身体做的。

    “别伤心了,愿力收集不急一时。”

    亭长抱着臂事不关己,可惜被他视为的同生人格的生灵不和他一样,亭长看着搭在周洲头上的手,眼红极了,轻哼了一声:“蠢货,不知道想想别的办法?”

    周洲拿下清欢的手放在手里把玩,清欢新生出的身体,每一处都是完美,也实在赏心悦目。

    “我并没有伤心啊……”

    清欢被一双修长的手抓住,一动不敢动,不知为何,心跳骤然加快,看着自己的手被包在周洲的手里,即想让他就这么牵下去,又不太想,感觉很矛盾,有点诡异的喜欢。

    周洲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干脆看起了从开启后就没怎么仔细研究过的系统商城。

    第一个,卖药郎的橱柜

    可祛百病,除邪气。【9000】

    卖药郎?就是那个变身以后特别帅的那个。

    第二个,巫妖王的馈赠(残缺品)

    持有者可拥有巫妖王的诅咒,每过一年,体质弱化百分之一,魔法强化百分之一。【6900】

    巫妖王是什么鬼,我只听说过污妖王,有点东西。但是残缺品是什么玩意儿。

    第三个,肯尼的红色套头衫(残缺品)

    持有者将又有不死之身,复活后体制自动恢复满格状态。【6900】

    这个好耶,你看那个肯尼每次都得遇险,但又那次是死了的?

    咿咿?遇到想要的了。看到下一个,周洲眼睛一亮,激动得瞳孔微缩。

    第三个,性别药水【残缺品】

    可自主改变性别,比泰国手术好用多了。【3800】

    周洲仔细看了看存款,大手一挥,买了!

    苦苦思考自己为什么反应奇怪的清欢被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周洲眼眶都红了:“周洲,你没事吧,你别哭啊……”

    周洲:这有点什么事就红眼眶的习惯就不能改改,红了这么多次也没见你掉过一滴眼泪呀。

    周洲摆了摆手:“没事没事,我就是太激动了……”

    清欢满脸问号:“激动什么?”

    亭长脸黑了,上前拽住清欢的手:“别管他,我们走。”

    清欢被拽的一个踉跄,皱了皱白嫩嫩的脸:“亭长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周洲还没说完呢……”

    周洲一脸老姨母笑看着他们离去:年轻就是好啊。

    上古生灵契约者周洲

    能力:与生灵共享修为与长生,拥有元素传奇法师能力。

    属性:彻底消化了低等魔族魅魔,恭喜你拥有了魔族体质(并没有任何用处,简直就是浪费灵力的作为)

    能力值:120(修士元婴后期,异能者传奇级的水平)

    愿力:10250

    系统资料:你获得了上古生灵万年的知识,并且有能力在知识的长河中不被淹没(待能力值到达30时开通)

    商城:已开通(可用愿力值购买物品)

    【滴确定要购买性别转换】

    【同意支付3800愿力值】

    【交易完成】

    上古生灵契约者周洲

    能力:与生灵共享修为与长生,拥有元素传奇法师能力。

    属性:彻底消化了低等魔族魅魔,恭喜你拥有了魔族体质(并没有任何用处,简直就是浪费灵力的作为)

    能力值:120(修士元婴后期,异能者传奇级的水平)

    愿力:6450

    系统资料:你获得了上古生灵万年的知识,并且有能力在知识的长河中不被淹没(待能力值到达30时开通)

    商城:已开通(可用愿力值购买物品)

    周洲心念一动,手中便出现了一瓶淡粉色的药剂,澄清干净,很少女的梦幻颜色。她晃了晃装玻璃试管,粘稠的液体在试管内飘悠荡回:要不要立刻喝掉。

    亭长应该就是带清欢随便走走,万一要是他们回来发现自家契约者忽然有什么奇怪咋办?例如忽然有胸啦,或者忽然衣服没了……

    虽然生灵可能不在乎这些,但是周洲没有在别人面前裸奔的习惯。

    周洲压下自己一把辛酸泪,虽然并没有什么效果。

    她坐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不发泄一下估计是要憋死,干脆在草坪上嗨起来……

    不要觉得夸张,真没什么夸张的。

    妹子们老是说当男生好,没有姨妈。

    但是姨妈一个月来一次,男生晨那啥每天都有,周洲真是受够了每天早晨顶着个小帐篷,有的时候还得自行解决的日子了。

    再比如上厕所,天知道她是怎么习惯上厕所非得扶着个玩意儿还面不改色的感觉。

    女生穿裤子就那么穿,她自从做了男人,早上穿裤子的时候神特么要考虑丁丁放在左边还是右边!

    那么就有人问了,法师不是穿裙子吗?难道法师不用穿安全裤吗?!难道法师飞起来的时候这么喜欢别人看她裙底吗?!

    周洲顶着一头鸡窝以及绿草眼眶红得就跟刚哭过似的,确实该哭一哭,喜极而涕呀。

    每次一遇到这种问题她都想把清欢扯出来狠揍一顿,后来看在脸的份上:算了我忍了。

    周洲沾沾自喜的思索着啥时候喝药呢?

    嘻嘻……都是一头绿,武大郎喝药的时候绝对没我这么高兴。

    ……

    亭长坐在清欢的旁边,看他无聊的玩小溪里的水。

    “清欢。”

    清欢:“嗯?”

    “你觉得周洲怎么样?”

    “她?”清欢想了想,又想到周洲牵他手的画面,强作镇定的继续玩水,假装自己一点都不在意:“她还可以呀。”

    “你要知道,你是生灵,他是人类。”亭长心累又心痛,疲惫地说。

    清欢这下意识到有些不对,他皱着眉头直起身:“我知道啊,怎么了。”

    “你……唉……”亭长还想说什么,但看到清欢茫然的神情,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清欢看了亭长半天,实在看不出什么一团雾能看出什么东西是吧,他嘟嚷了一句“莫名其妙”,便起身去找周洲了。

    身后,白色的雾不再生机勃勃,反而萎靡不做:“棉花糖……”

    “又怎么啦?”清欢停下脚步,声音温软的,即使不耐烦的语气也让人生不起气来。

    “没事。”亭长想对清欢笑笑,可他还没扯开嘴角,那少年便已经不及待飞奔着到了在草坪上自娱自乐的男人面前。

    亭长捂住脸,忽然想起来自己已经没有躯体了,就算笑也没人能看见。

    亭长看着对男人笑得开朗的少年,忽然想起了他与清欢的初见。

    那时他还没有名字,亦没有躯体。亭长瞧着一团白雾,起了坏心思逗弄一下,于是棉花糖就是他第一个名字。

    上不得台面。难怪他更喜欢“清欢”。

    “棉花糖是什么?”他这么问。

    “是……”

    是什么呢?是什么来着……时间过去太久,自己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大概是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和他一样。

    周洲不能在生灵森林中停留太久,毕竟这里与外面时间流速是一样的,她呆太久可能会让她的寄宿人家觉得奇怪。

    她还要维持神级法师的高逼格呢,怎么能赖床呢?

    周洲走出门外,对诸位打了个招呼:“早啊。”

    或许经过昨晚的一场教诲(骂),他们竟对周洲亲近许多,不是对高高在上的人的敬畏,而更像是对德高望重的人的敬仰。

    “早啊,法师大人。”

    “早。”

    他们笑着道早安,然后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

    魔灾过后,尽管被周洲收拾的一干二净,但是城墙却被毁了。

    百废待兴啊。

    还没有领主……

    周洲咬着自己削的筷子看对面脸皱成苦瓜的艾达和艾德奇,看着眼前毫无味道的疙瘩汤。

    没胃口了,我还是去圣灵森林抓鱼吃吧。

    艾达抱着脑袋压抑的抽泣了一声:“要是夏洛特在就好了……”

    此时玛娜正好端盘出来,瓷碗碰撞间清脆的声音掩住了艾达蚊子还小的呻吟,周洲奇怪地看了艾达一眼:他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