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青山深处有人家 > 一个无关的小故事
    高考结束那天,我围着学校操场跑了五圈,然后到教室里找到那张写着“中国传媒大学”的便签,跟它说了一声再见。我的座位紧邻的窗外是高高的女生宿舍楼,爬山虎的长须从墙上掉下来,我也对爬山虎说了声再见。

    我和多次没收我手机的班主任说了声再见和因为染发把我劈头盖脸骂一顿的政教处主任说了声再见,和三年来倾心以待的校团委老师说了声再见,和善良的食堂大妈说了声再见,和食堂不算难吃的饭菜说了声再见。

    我把三年来堆积的书和试卷装进纸箱里,和发小一起拖到收破烂的大叔那里,五毛钱一斤换来了五十八块钱。

    我们在教学楼下的黑板报旁合影,主题是“高考,我们来了”。要走的时候发小看着板报忽然哭了,她说她这辈子也写不出这么漂亮的板报字了。嗯,我也画不出这么漂亮的板报画了。

    下午我和寝室大姐头儿把空荡荡的宿舍打扫干净,然后叫来姜姜来帮我拖行李。宿管再也不能理直气壮的说姜姜“男生禁止入内”了。

    楼底下有个隔壁班的女生哭着对那个有点羞涩的男孩说:我一直喜欢你,我终于可以告诉你了。

    放学回家路上,很多人一般骑着自行车下坡一边哭,鼻涕眼泪都被刮到耳后,也没有人停下来擦。街边摊儿上的馅饼大娘冲我们笑,喊着“终于不用吃我做的饼喽”。

    那天傍晚我们又爬上了逃课时最爱去的天台,那些空的啤酒瓶依然没人收走。狭小局促的天台到处都是斑驳印记,栏杆上有被不同人抚摸过的痕迹,漆皮已经掉落,氧化铁的颜色在空气中发着暗淡的光。我知道,它承载了太多的记忆。

    那夜有大风,吹得啤酒瓶子相互碰撞,响声叮叮当当。

    前桌穿了我们嘲笑很多次的花裤子,说最后让我们笑一次,也算是送给我们的毕业礼物;五音不全的汪狗抱着啤酒瓶子忽然起唱;阿妍依旧安静的坐在角落里,弹着吉他不说话;阿哲带了他家那款每次拍照对焦都要好久的破相机,给我们每个人都拍了照,我拿着画笔在天台上留下了高中时期最后一幅画。

    我的高中就这样结束了。

    六月十三号,我背着画板,一个人去了云南旅行。

    七月底收到西安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将去往远方了。

    那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夏天,也是未来学子的。

    请用心体会高三,别害怕,不哭泣,回首过去,感念现在,展望未来,这是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