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青山深处有人家 > 第八章 魔界深渊
    “周九,你愿意来到我的家里做客吗?”年轻的游吟诗人笑意吟吟。

    可惜眼前的男人大概是个冷心的:“不。”

    游吟诗人的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暗下去:“那,好吧……不过你一定要小心,周九你到底是个法师,千万不要逞能,魔界封印不知道为什么松动了,现在各处都有魔灾,我只能回家看看,不然我的父亲大人会担心我。”说着,他的眉眼染上愧色,微弯下腰执起木系法师的手:“抱歉,不能陪你继续下面的旅程了。”一个标准的西方贵族礼。

    周洲略微无语:我们好像没认识多久吧……

    “没事。”周洲对着可爱乖巧的事物实在没什么抵抗力,虽然很嫌弃但还是下意识安慰他:“我们还会重见的。”

    艾德里安衣着依然狼狈,他却毫不显不自在,反而愣了一下爽朗大笑,感慨似的说:“周九你真的好温柔啊。”

    周洲手指搭在艾德里安的发间,他的头发柔软极了,像丝缎一样:“蠢货。”周洲淡淡的说。

    我如果温柔就不会让一个游吟诗人在魔灾的时候独自回程,明明我有时间,还充足的很。

    我如果温柔,就不会从一开始就对你怀有戒心,连一个名字都不肯透露。

    太蠢了。

    艾德里安眯着圆圆眼像只猫儿一样,顶了顶头上温柔的手:“周九你是不是害羞啦?嘿嘿嘿……”

    周洲忍不住笑了笑,尽管她的脸实在没看出什么表情,

    真是……可爱极了。

    ……

    炽热的骄阳把一切都映在世界,造物主从没有偏爱之意。

    就算是被深渊污染的狼匹。

    “夏洛特!!”

    巡林客声音惊吓的几乎变了音。

    一头巨大的食尸狼盘踞在他的身侧,森森利齿滴下粘液,落在地上发出“呲呲”的响声。

    巡林客浑身颤抖得出了重影,他救命稻草一样的喊着:“夏洛特,夏洛特,夏洛特……”

    食尸狼或许没那么多耐心听这男人瞎比比,它在确定没有陷阱后,有力的后腿一登,腥臭的牙齿几乎咬到巡林客的脖子。

    巡林客害怕地闭上眼睛,未受伤的手中一柄剑乱挥着。

    他感到一阵清凉的风,年轻的女人支持了一枚短刀,酒红色短发在背光时泛了一圈光圈,短刀迎着骄阳,准确无误的插进食尸狼的喉咙。

    “嗷呜!”食尸狼发出一阵痛苦的吼叫,口中粘液乱飞。

    夏洛特飞快在狼身狠蹬了几下,抽回刀子,躲开了粘液。粘液从夏洛特身前往后喷洒,应该会上到巡林客。

    夏洛特心想:以罗比的身手……

    那位巡林客不只是吓傻了还是怎么了,竟一点也没有挪动,就眼睁睁的看着粘液向自己飞来。

    夏洛特的自信出了问题,矫健的身子一顿,愤怒的食尸狼抓准这一时机一爪朝她袭来。

    “妈的……”痞子似的女人低骂了一声:“罗比你是傻了吗?”

    她一脚将吓傻的罗比踢开,却躲不开食尸狼的袭击。

    食尸狼的爪子一向最让巡林客头疼,这一下去肠子都得被揪出来。

    夏洛特将短刀横在自己身前,怒极的想着:老娘死也要切了你这孙子的手!

    黑暗中,她没感到自己的肠子被揪出来,也没再听到狼利爪撕裂空气的声音,倒是脸上被一片凉滑的布料刮到,轻柔的。什么时候食尸狼便软绵绵了……夏洛特跑了回神。

    她警惕的站起身,睁开因生理反应闭上的眼睛,一位木系法师站在她身前,法师是一贯的纤细瘦弱,他苍白指尖有着一团柔和的光,看上去温顺软和夏洛特几乎怀疑这是猫玩具却在离手之时爆发出强大的能量,从地面下猛然顶出的藤条在空中乱舞,像章鱼被伤到以后的反应,藤条伴着风的撕裂声将食尸狼绑的结结实实。

    食尸狼又想大吼,口中粘液呼之欲出。

    夏洛特:“小心……”

    藤条摔在食尸狼的嘴吻上,绕了好几圈后,被主人恶趣味的打了个蝴蝶结。

    “唔……”现在,威猛的大狼只能发出委屈的声音了。

    从开始便没有说话连咒语都没有的男人回过头,微挑一挑眉:“嗯?”

    “没事……”女巡林客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罗比从一旁爬起来,捂着嘴猛咳:“哦太阳神保佑,我又活着回来了……”

    夏洛特上前将罗比从地上拽起来:“别忙着感谢太阳神了,你应该感谢你运气好。”她扶正了东倒西歪的罗比,冲这位浑身都笼进袍子里的法师肃穆了脸,她单手提起短刀,握拳抵在胸前,行了一礼:“感谢前辈的慷慨。”

    罗比也跟着行了一礼:“天哪,多么善良的好心人,愿神与您同在!”

    只是饿了想吃肉的“法师”周洲看着被踩踏的狼尸:……

    “咕咕咕~”不知是谁的肚子响了一声。

    反正不是我……周洲手指压低了帽沿。

    为罗比正骨的夏洛特手一哆嗦,突然有点恨自己听力好……

    “嗷嗷嗷!”罗比疼得脸都扭曲了:“夏洛特你搞谋杀啊!”

    夏洛特冷笑一声:“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大义灭亲’,被吓傻的孙砸。”

    罗比:“夏洛特你这个男人婆,哎呦我去!”

    “罗比!”夏洛特瞥了一眼刚刚就拉低帽檐不说话的法师大人。

    “干啥?!”罗比没好气的说。

    “你饿了。”夏洛特手指使力。

    罗比:“我没啊啊啊……”

    夏洛特眼神示意:你饿没饿?

    罗比看着自己被摧残的惨不忍睹的胳膊,猛点头:“夏洛特我们忙了一天了,去吃点饭吧。”

    夏洛特为他打了个蝴蝶结,转身对周洲说:“法师大人,您要与我们一同用餐吗?”

    法师从帽子的缝隙中看了她一眼,点一点头。

    周洲此时想的是:救星救星,宝贝你是天使吗?你怎么知道我饿了的。

    法师轻轻撩起袍角,优雅的落座,仿佛这是一个盛大的宴席。

    周洲觉得自己口水都要下来了:我要吃肉吃肉吃肉……

    夏洛特忍不住肃然起敬:瞧瞧,这就是高贵的法师阁下。

    罗比埋怨地瞪了夏洛特一眼:这么高贵的人物你居然要他和我们一起吃野外?夏洛特你真是太不尊敬神了!

    夏洛特回了罗比一个白眼:你一个牧师都没人家爱干净,你也有脸代表神?再说了……这关神鸟事?

    罗比:夏洛特你竟然污蔑主的牧羊人!

    夏洛特呛声:我就说了实话干你毛事,主自会指引我!

    周洲不知为何,总觉得气温在降低,她看向坐在旁边的夏洛特和罗比。

    罗比迅速坐直,收回掐在夏洛特脸上的手。

    夏洛特迅速站起,拍下罗比放在她腰间的脚。

    “法师大人,我去找点食物……”

    周洲还没应声,便被打断。

    “就是他们,他们与深渊有染。”一位白袍子的人对他身后的军队大喊。

    夏洛特听到这个身躯瞬间绷紧,像一头进入防备时的豹子:“泰斯特你胡说!”

    罗比也强撑起身子:“你有什么证据?”

    泰斯特侧开身子,弯腰迎出叶哈里小镇的镇长,指着他们身后的周洲:“他,就是证据!”

    夏洛特下意识挡在周洲面前:“泰斯特!你别太过分!”

    “你还说你没有与深渊有染?这个男人身上这么浓重的深渊气息你没闻到吗?!”泰斯特用更大的声音对夏洛特喊。

    “有染是指什么?”周洲小声问亭长。

    “与深渊交易过而且得到好处的人。”亭长用言语表达了对周(文盲)洲的鄙视。

    夏洛特看向领主:“领主,他是个好人,他救了我们的命……”

    周洲挠了挠脸:想吃个饭好难啊……

    领主挥手打断夏洛特的话:“夏洛特,你终究是个女人,嗅觉没有男人灵敏是正常的,你还是不适合在这里工作。”

    他又指向一直当背景板的周洲:“我暂且饶你一命,但他绝对要抓走!”

    罗比奔过去:“领主您太武断了!”

    泰斯特挥开罗比,得意洋洋的给他看手中的深渊测试仪:“你仔细瞧瞧,这深渊仪。”

    周洲好奇也看过去,一个简陋的类似中学生电压表的表盘,红指针仿佛断了路似的不停的偏转过去,过来,过去,过来……

    啊呀,真有规律,短路可不会这么有规律的闪。

    罗比的脸白了,在夏洛特愤怒的视线中,他沉默的从地上爬起,深深弯下腰:“我接受惩罚,愿罪人在牢狱中接受主的教诲。”

    夏洛特不敢置信的看着多年的老朋友,咬牙给了罗比一脚,毫不留情:“平时就看你这家伙不顺眼了!一口一个‘主’,我们快要死的时候他怎么没来!?”

    罗比一言不发的接了一脚,身体又在地上滚了两圈。

    泰斯特:“那是主的旨意,你们被魔鬼救了还不自知,就应该重回主的怀抱!”

    “哈?!”就因为那个什么“主”,就要让我们死?夏洛特鼓囊囊的胸脯上下起伏,她的脸都青了。

    周洲拨开短发都炸掉冒烟儿的夏洛特:“你的意思是,主都安排好了一切?”

    “那当然,主全知全能,你们这群罪人就算暂时避免了主罚,但主却派了我来揭发你们!”

    周洲上去就是一脚,踩在黄泥地里的鞋子毫无疑问在泰斯特的白袍上留了一个大黑脚印:“那么,你的主有没有告诉过你,你今天会被我踹?”

    大家都知道,法师身娇体软易推倒,这一脚下去周洲脚都疼了那个牧师还一脸什么都没感觉的样子。

    但也算是达到了目的,嘲讽技能点满。周洲为自己竖了个赞。

    泰斯特怒目圆睁:“你!主的神意岂是吾等敢妄加揣测的!”

    “呵。”周洲不可置否的冷笑一声,这家伙,都没意识到自己的话前后矛盾了吗?拉低智商的谈话。

    泰斯特愤而上前想和她理论,领主按住泰斯特的肩膀:“夏洛特,你也看到了,还执意要站在魔鬼这边吗?”他苦口婆心的劝导:“我知道你美丽强大,但你终究是个女人,还是应该做点女人该做的事,你应该去相夫教子,而不是在这里做这样危险的事,别再……”

    周洲:什么叫女人该做的事?!相夫教子,别逗了。

    夏洛特还没反驳,身旁气到发霉的周洲终于忍不住直接一藤蔓上去。

    领主胖胖的身躯猛地向旁边倒,的脸被抽出一条带血的红痕,看他大肠嘴里吐出了什么东西,原来是碎掉的牙齿。

    罗比张了张嘴:“夏洛特你别再这样了,你这是在和一座城的人作对,他可是魔鬼!”

    “去你妈的魔鬼!你就应该在食尸狼嘴下被咬死!”夏洛特破口大骂,市井长大的她可不能被指望出口些什么文雅的词:“罗比,你真让我恶心。”

    夏洛特抬起充满红血丝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