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青山深处有人家 > 第七章 天涯游子
    艾德里安是个游吟诗人,从一开始就交代给周洲了。

    真可惜。

    法师虽然是皮最脆的一类职业,但游吟诗人刚好倒数第二。

    魔灾小恶魔毫无理智可言,满脑血腥,想也知道,逃不过只有被吃掉的下场,也许还没被吃掉,就被踩成肉末了,居家包子馅必备良器……咳咳咳咳咳……

    艾德里安拉着周洲绊倒在地的时候,心里的绝望翻涌如江河又被强行平息,他下意识看向一直平静只是脸色苍白了点但很靠谱的周洲,其实周洲哪里是平静,还不是被吓破胆了,万幸,面瘫挽救了她的形象。

    不一会儿艾德里安又为自己的反应感到好笑,法师确实攻击力逆天,但他不能要求一个远程攻击的职业在近处仍然潇洒自如。法师一向不喜欢和人近距离接触,因为这样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们甚至没有反击的机会。

    要念咒的。

    就算和周洲一样不需要念咒,但发出的攻击难免不会伤到自己。

    保持距离……

    艾德里安的手肘被尖利的石子擦伤,魔灾已近在眼前。

    他闭上眼等待死亡,甚至开玩笑说:“周九,我如果是个战士,我一定不会让我们死的。”他一定能跑的远远的,让周九有足够时间准备法术。

    周九想着:去你的吧你准备好被踩死我还没准备好呢。

    这根本不在我的死法大全计划中!!!

    周九给了他一个白眼并表示不想理他,艾德里安觉得这样的反应大概正常,毕竟谁会在这么危险的境遇还开这种玩笑。

    初生的朝阳被阴影替代,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达。

    艾德里安下意识抬头望,男人的身量很纤细,笔直的面对着千军万马,在他的身前,有莹莹的水波荡漾,柔雅温和,与他本人毫不相干的词语,却让人觉得加在他身上意外贴合。

    低等魔物撞在柔柔的水波上,瞬息消失,高速的力量只在水波上留了一圈一圈的波纹。

    周九回头看他,面前比浪潮还可怕的魔灾仿佛不足为惧,他身后仍然是万丈骄阳,并不是乌云阴影啊,魔物挡住了阳光。

    “喂,被吓傻了?”周九宽大的袖子中伸出一只手,在他眼前摆了摆。虽然她之前也是,但是看到有人比她更丢人还是安慰了一些。周洲在心里为自己捏了把汗。

    艾德里安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激动的差点跳起来,但考虑到刚刚的乌龙,他还是强行压抑自己,脸蛋憋得通红:“周九周九周九!你太太太太厉害啦!”声音被强调的拉长。

    如果不是担心会影响周九的魔法,他大概会抱住周九使劲摇晃。

    周洲额头暴起青筋,还有力气嚷嚷,看来没傻:“闭嘴。”

    艾德里安“哦”了一声,蹲在地上使劲盯着周洲,仿佛对着周洲那张棺材脸能看出朵花来。

    “这人类脑子坏掉了?”周洲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艾德里安,游吟诗人。”

    生灵嗤笑一声:“这年头,什么人都能当上游吟诗人了。”

    “你叫什么名字?”周洲虽然心里很认同,但还是选择换一个话题,妈妈说过,在别人背后乱说人家坏话不是好孩子。

    就刚刚,生灵突然醒来,在魔灾即将蔓延到周洲身上时,挡住了恶魔的身躯。

    情况比较凶险,周洲觉得在回忆下去可能会跪,所以干脆再也不想记得了。

    “啊,我?”生灵明显没想到有人会这么问它:“我的名字?我没有名字啊。”

    周洲在脑中与它对话:“那我以后怎么称呼你?”这是做人的基本礼仪,总要有一个称呼的。

    “这是个麻烦……”生灵大概在思酌:“不过一个代号而已,你给我起一个吧。”它显得无所谓。

    “哦吧,我看你一直那么白,就叫小白吧。”

    “……”

    “你不是说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吗?”

    生灵什么都没说只是撤走了周洲面前的防御。

    周洲脸一白,面对又要扑上来的恶心的疙瘩脸,腿一软差点为生灵献上膝盖,这货怎么这么小心眼:“我错了我错了我肯定好好起。”

    艾德里安以为周洲魔力不够了:“周九!”魔法师脱力一般都这样。不过周九真的很厉害,这么危险的情况他竟然还是面不改色。

    不不不,少年你误会了你真的误会了,我就是个怂货。

    艾德里安觉得想要和他做朋友的人不能只呆在别人背后当一个吉祥物,他拾起落在地上的“琵琶”:“周九你在撑住!”他说着弹奏起了乐器,从他微带茧子的十指下,有点点光点随着他的琵琶流入周洲的身体。

    满意放回保护罩的生灵:“……”

    拍着胸口松气突然看到自己面板数据变化的周洲:“……”

    上古生灵契约者周洲

    能力:与生灵共享修为与长生

    属性:吞噬了低等恶魔魅魔,拥有了魔族的属性(并没有任何用处,简直就是浪费灵力的作为)

    能力值:42(修士筑基中期,异能者42级的水平)

    愿力:303

    系统资料:你获得了上古生灵万年的知识,并且有能力在知识的长河中不被淹没(待能力值到达30时开通)

    商城:未开通(待能力值到达100时开通)

    生灵的语气有些奇怪:“游吟诗人的圣物木什么时候眼光差成这样了?”

    “木?”周洲疑惑。

    书屋:木,游吟诗人圣物,只有最纯净的心灵才配拥有。

    周洲看着目光澄澈坚定的少年,忽然觉得,如果是这样的话,木还真没找错人。

    “周九你没事了?”艾德里安的声音其实很好听

    就是太吵了。

    尤其是在它沾染上喜悦的时候,几乎可以说是治愈系的天籁之音。

    就是太吵了,特别吵,十分吵!

    周洲想笑一笑,却没有成功,她只好说一句:“谢谢。”

    然后跟生灵说:“你就叫亭长吧。”

    “为什么?”

    “因为……”周洲面瘫脸上罕见显出了一点温柔,她蹲下身,面对着在魔灾渐渐退去后,与环境不符的火烧云,揉了揉乖巧起来可爱的不可思议的熊孩子头发:“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这和亭长有什么关系?”生灵追问。

    周洲干脆忽视了它,她将沉浸在演奏乐曲的艾德里安从地上拽起来,天已近晚,魔灾被挡在大陆最北面无法进入。

    艾德里安一言不发地跟上周洲,他总感觉气氛有些怪,这时候还是别说话好。

    周洲对艾德里安安抚性的眨了眨眼,此时的天空格外明澈,暖暖的火烧云将它染成壮丽的红晕,将艾德里安眼底的琥珀色映成火红。

    为什么?

    因为……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啊。

    我的故乡,你在为我送别吗?

    艾德里安此时面对着仿佛燃烧起来一样的云朵,震撼的看着这抹火烧云,红唇张大:“哇唔~~好美啊!”他挣脱开周洲的手,张开双臂奔跑:“啊啊啊啊啊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晚霞!”

    仿佛被染上热情的风声在他耳边流淌呼啸,风中周洲的声音就像加了两百层滤镜,柔和得不可思议:“真蠢,是火烧云,不是晚霞。”要不是艾德里安耳朵好,他大概会以为是听错了。

    艾德里安长长的卷发被风吹到脸上,原本用来束发的发带被逃跑途中不知扔到哪里去,他又一次摆起了木,凭着身心的震撼,灵感成歌。

    这传唱后世千年的《火烧云》,就是在这灾难背后创下的。

    少年颜色浅淡的长发被染成金红色,在风中飞舞,他整洁的衣衫破碎了好几处,洁白的脸上粘上污泥,可没有一个人出声嘲讽,连一醒来就开毒舌技能的亭长也没有。

    真的很美,很震撼。

    他几乎与这片天空融为了一体,成就了油画般的风景。

    周洲在风中闭上眼,袍子里也灌满了风,觉得穿越以来的紧绷的神经得到了缓解。

    “那个蠢货居然似乎晋级了,游吟诗人的晋级什么时候变成大白菜了。”不仅有美妙的歌声相伴,还有生灵不敢置信的吐槽当背景音。

    一曲送别,是故乡的馈赠。

    那么从今天开始,她就不再是华人了吗?

    当然不,游子离乡多年,仍然要落地归根,仍然不会忘本。

    她也不过是停留在这奇异世界的游子,在连接人间和魔族的交界点上,她与其主人订下契约,在魔灾来临,她借用了太多力量,被世界意识开始认可,得到了在这里长期生存下去的权利。

    就像公民居住证一样。

    于是察觉到孩子离开的母亲为她饯行,送她最后的火烧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