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青山深处有人家 > 第二章 生死契
    生灵离开附身的树,在周洲身边转了好几圈,然后抓耳挠腮地蹲在了周洲身边。

    仔细看,它的嘴还在不停的动着。

    让我们来听听它在说什么……

    “啊我这么善良可爱和蔼可亲她都能吓晕过去?”

    “人类就是麻烦……以前遇到的也没这种情况啊?”

    “咦呀,以前没有,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呗。”

    生灵一团雾状,做出人的造型两根手指捏着自己的下巴:“嗯……会不会是……”

    “这个人,有病?”心脏衰竭呀,天生体虚呀,什么什么的……

    生灵心想:要是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之前摇她岂不是会让她发病?

    虽然没见过真正有病的人类,但听说一般心脏衰竭什么的一旦发病会死人的……

    生灵想着想着突然一把捂住脑袋,完了完了,我犯杀虐了成不了仙了呜呜呜……

    它手指在周洲旁边画着圈圈,罪过呀罪过……

    “咦?”生灵突然手指一停,抬起满是泪痕的大白雾脸:“这人类还有呼吸!”

    还有救!它“泪”流满面,天啊,我还没杀人。

    它胸口划着从误入其中的蓝眼睛怪人那里学来的十字,想着趁她还没死赶紧救回来。

    周洲其实早就醒了,但她还不敢睁眼,谁知道再睁眼会见到什么奇怪的事物啊!

    她听见有凉凉的东西在她身边游走,转了好几圈又停在她的右手边。

    我去不会是贞子吧……周洲躺得身体都僵了,她鸡皮疙瘩起了满身:连树都长脸了,贞子什么的也没什么不可能吧……

    周洲在心里流泪:妈妈我还是比较想被飞机弄死哇呜呜呜……

    就在她以为这个凉了吧唧的“贞子”会待到天荒地老之时,“贞子”突然动了,下一刻,周洲感觉脸上凉凉的,她控制自己不要一不小心尖叫出声:那货不会在考虑先吃头还是先吃身体吧?

    贞子大大我的肉不好吃我好几天没有洗澡了天天吃高分子有机合成食品不要吃我你吃了我会中毒的……

    其实忽略这种怪异的脑洞,凉凉的还挺舒服的。

    但下一刻,周洲的眼角突然火一般的烫,她控制不住的想要去摸,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她开始听见一点细微的好像有人在碎碎念的声音,随着那声音的持续,眼角越来越热,活像有人在那火烧一样。

    事到临头周洲好像反而不慌了,你看她还有心情吐槽:传说中的贞子就是不一样,人家从身体开始吃,它从眼睛开始烤……

    人家烤肉沉默不语,它烤肉还要念叨念叨……

    声音渐渐从模糊变得清晰,让人无法忽视的程度。

    这是周洲才明白,并不是有人在碎碎念,这是在念咒。

    用一种奇怪而有一种诡异的好听的语言。

    到最后,周洲甚至听清了它说的话的意思:“你愿意与我结成契约吗?”

    “生同裘死同穴,不离不弃,永生忠诚。”

    “不愿意,会死的吧?”周洲听见自己用从未听过学过的语言回答。

    那是一团雾,泛着圣洁的白光,骗人嘛……当然要装的无害一点。周洲自嘲。

    那团雾似乎考虑了一下:“根据你的身体,可以说,是的。”

    周洲:不会吧,我真被烤熟了……

    她回答却不慢:“我愿意。”

    眼前浮现了金光,一叶透明的契约浮现在周洲脑中,签上了她的名字。

    “契成!”

    白雾一瞬间光芒大绽,那光迅速笼罩了周洲的身体。

    光芒看似无害,却在完全笼住周洲的那一刻灼热无比,又在其后变得极寒。

    周洲在有生之年,有幸感受到了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周洲感到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离了一般,她看着白光顺着她的身体找到她的眼睛,周洲下意识闭眼,白光却在她闭眼的瞬间全部进入。

    就像周洲将那些白光吸入眸中。

    宽广无边却鲜少有人踏足的森林突兀的亮起了耀眼的光芒,在众位大能者提起警惕之前又突兀消失,连同着那座灵气十足的森林。

    ……

    国际议事大厅中。

    “这动静,是圣物出世?”一位绿眼睛满脸胡须大概是军官的人说。

    “不。”坐在绿眼军官对面,身着中山服的中年男人眉头死死地皱着:“不是圣物出世,如果圣物出世,不会有带走一片森林的情况。”

    一位明显高一等级的白人赞同点头“是的,圣物出世一般带有强烈的物主情感,这白光很明显不偏不倚。”

    “那是什么!?”绿眼睛军官好像想到了什么,致使他拍着桌子去掩饰慌乱:“别告诉我……”

    后面的话他没勇气再说下去,却另任何人都听懂了。

    空气寂静了一瞬,然后爆发出足以掀开屋顶的声响。

    每个人都在讨论,他们的声音很大,仿佛在掩饰那几乎凝成实质的恐慌。

    坐在主位上的两个人却还算淡定,一边的金发老人与另一边的广袖老人对了下眼神,广袖老人清清嗓子,枯瘦的手向下压,明明是很细微的动作,却成功的令人们的声音消失了下去,压下了难以自制的恐慌,一束束目光投向了老人。

    他这才缓缓说起来:“孩子们,不要退缩,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你难道忘了吗?我们的祖先是怎样将他们赶回老家去的?”

    紧接着,金发长者也说道:“我们的祖先能做到的事,我们也能做到,我们赶走他们了一次,难道不能赶走第二次?”他用轻蔑的语气说。

    在场的都是或老当益壮,或年轻高傲的天之骄子,哪忍得了这样的鄙视,广袖男人的话让他们鼓足了勇气,他们梗着脖子大喊:“能!”

    “他们来一次,我们赶一次!”

    “让他们回家种地去!”

    “哈哈哈你忘了,他们的地种不出植物!”蓝眼睛的军官白着脸大笑,他的额上还布满了冷汗,眼里还残余惊惶。

    “为了华厦国!”

    “为了安西亚!”

    东西方人民一起大喊。

    激动的人们没有注意到,刚刚还悲壮的金发老人和广袖老人对视一眼,金发老人挤了挤眼,广袖老人回他一个调皮的笑。

    ……

    被误会的周洲明显不能出来辩解,生灵和她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剧烈的痛苦慢慢化作合宜的温凉,好像最好医生用手指温柔的抚平伤痛。

    周洲在这痛苦完全消失时醒来,她忍不住眯起眼睛舒服地微叹一声,考虑着要不要睁眼,毕竟她不能在这里躺一辈子吧。

    睁眼或许会看见披头散发的贞子。

    话说为什么她没死呢?

    难道是贞子小姐觉得她太瘦,养肥了再吃?周洲悄悄摸了摸细得没有肉的手腕。

    啊,感谢为了穿牛仔而减肥的我!

    周洲正在为自己做心理建设:没事的,看见长得丑的也不会变成那么丑,反正不过一死,飞机上都死过一次了害怕晚死那么几分钟么……

    然后她把心一横睁开了眼……

    树林茂密,绿叶成荫,溪水潺潺在她身边流淌,地面被绿草覆盖,星星点点的野花在微风中颤动。

    一派好风景。

    周洲凝眸四眺,没有凶恶的大熊,没有邪恶大笑的大树,也没有她想象中的贞子。

    怎么会呢?

    幻觉吗?

    不可能吧……疼痛太真实,不可能是幻觉。

    仿佛听到她的话似的,周洲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一个虚弱的孩童声音,分不清男女,但总之清脆好听。

    “你现在觉得身体怎么样?”

    周洲握了握拳,疑惑回答:“我的身体很好。”难道他/她和贞子大战三百回合把我救下来了?

    “那就好,果然生死契可以救人……”

    “卧槽就是你给我弄的契约!”

    “卧……什么?是呀就是我呀。”孩童的声音勉强欢快了起来“你呀有病就不要瞎出来逛了嘛,害得我花费那么大力气救你?”

    周洲很想说:你说谁有病你说谁有病!?

    周洲的眼眶都气红了:“你……”

    “不用太感激我,我花费太多力气,要睡了你不要来吵我。”

    周洲:你不许走你给我出来我们来打一架!

    周洲一直没有听到回答,她愤怒的深呼吸,那小孩听不懂人话吗,他/她没听出来我很生气吗?

    然后她突然看见清澈溪水上她的倒影。

    岸上的人一身狼狈,面无表情的向这里望,从侧脸看,眼眶有一丝红意,看上去像是天生冷清的人情绪激荡后的表现。

    周洲和自己对视了好几秒,突然捂住脸,崩溃的心想:面瘫就这一点不好,做什么剧烈表情都让人以为是感动到要哭……

    她使劲揉了揉脸,直到脸上又恢复了平静:还是冷静一点好……

    周洲盘起了腿,两只手交叠放在腿中间。她总这样,在放松下来的时候下意识这么坐着,但这一次的触感不太一样,她摸到了一个不该出现在她身上的东西……

    周洲:“……”

    周洲掀开衣服往下一瞟,然后辣眼睛的闭上眼。

    “小孩小孩你给我起来!”周洲咬牙切齿大喊。

    孩童的声音烦躁地响起:“干什么呀,要感激我一会再说,我要睡觉了!”

    “感激个鬼!你给我解释一下我的身体是怎么回事!?”周洲指着自己的下三路。

    “啊那个呀,呵欠~”孩童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说:“契约新生成躯体随机的,好歹和你长得一样是不?我还给你换上衣服了呢……”

    周洲:“……”

    孩童看周洲一脸茫然,于是补充道:“你原来的身体有病那就不用了呗,你干嘛那么激动?”

    周洲:“你把我原来的身体换回来!”

    孩童总算精神了一些:“你愿意用原来的?!”

    “立刻!”周洲咬牙切齿。

    孩童沉默了好一会,心虚的说:“你那身体被我做这身体的原料了……”

    周洲一时心肌梗塞,差点被这熊孩子气得又晕过去一次。

    “我我我!我睡觉了!!!”孩童赶紧说,然后不管周洲怎么叫都不出来了……

    周洲咬牙:你给我出来,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