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萌妃驾到:王爷,用力宠 > 第577章:我跟你拼了!
    君株感觉心都凉了,失魂落魄的往外冲,公公小步跟上,“皇上,在御花园。”

    君株一路狂奔,终于见到了方静,她全身湿透,睡在地上,腹部微微隆起,但人很瘦,瘦得过份的那种。

    他奔到面前,跪在她身边,拉起她的手,呼唤着她,“静儿,静儿,你醒醒,朕来找你了,快醒醒。”

    不管他如何呼唤,她都没有反应,君株才不得不接受现实,他的方静还有孩子,已经没了。

    伤心欲绝的他,将怒气发在婢女身上,“你们几个是怎么照顾她的?为什么会让她来到这种地方?为什么会让她一个人落水?”

    “回皇上,娘娘最近一直心情不好,今天突然说,要来看皇上,奴婢们才带她过来,没想到,走到这御花园,她又要摘花,说要送给皇上,奴婢们便分头去找鲜花,谁知娘娘竟存了自杀的心……”

    君株原本有点相信她们,但突然看到方静手指上的伤,“她手背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是娘娘摔的,眼睛看不见,娘娘经常摔着,奴婢们不让她乱走动,可她闲不住。”

    君株的心,深深的刺痛了,方静的眼睛给了他啊,才会看不见。

    “报……”

    一位御林军,火急火燎的冲过来,禀报道,“皇上,边境暴乱,临月国和白兰国,同时对我国发动战争,南北边境告急!”

    没有时间伤心,君株让人将方静先安置好,他便去忙国事了。

    ……

    纪蔚霆过世之后,太妃一直不肯进食,眼看着也要挺不住了,众人都很着急。

    楚歌几乎天天往太妃这边跑,陪着说说话,劝她吃东西。

    可太妃油盐不进,不管怎么劝,都不肯进食,今天,已经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

    纪北寒急疯了,可是半点法子没有,他只能跪在外面,求她进食。

    但是,这样跪了几天,太妃都无动于衷,直挺挺的睡在床上,楚歌也急哭了,太妃突然抓住她的手,转过脸,用细微的声音说,“楚歌。”

    “我在。”

    “以前母妃做了对不起你的事,真的非常抱歉。”

    楚歌眼睛红肿,“别这样说,您赶紧吃点东西吧。”

    “他走了,我便不想活了,虽然他一辈子对不起我,可是我……还是没办法去恨他,楚歌,北寒很爱你,你要珍惜,我想去找他爹,你们就成全我吧,不要为我伤心!”

    说完,沉沉的叹了口气,眼中的光彩渐渐消失了,楚歌再一摸,脉搏也没了,心跳也停了,“北寒,快进来。”

    纪北寒还跪在外面,听到呼声,起身撞开门,一阵冷风吹进来,他看着床上的母亲,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但脸上,却有着安详又幸福的微笑。

    “母妃说,她去找爹爹了,让我们不要伤心。”

    连失双亲,纪北寒痛不欲生,跪在床前,久久不起。

    “王爷。”

    管家小跑进来,见到太妃过世,扑通一声跪下,纪北寒问,“什么事?”

    “刚刚宫里来人,请王爷速速进来,说是有大事发生。”

    “你让他们回去吧,本王要为太妃操办丧礼,守孝六年!”

    管家又看向楚歌,“娘娘,宫中也发了丧帖,贵妃薨了。”

    楚歌震惊道,“贵妃薨了?这怎么可能?前不久听说,她怀了龙子,怎么会突然传出这么荒唐的消息?”

    “据说是跟皇上闹了脾气,一时想不开,跳水自杀了。”

    楚歌咬紧牙,“知道了,忙完这边,我会去看的。”

    管家默默的退了出去。

    ……

    君株召集群臣,商讨南北边境的战事,但纪北寒没来,让他很不爽,不过听说纪将军刚过世,太妃也跟了去,又没理由生气,为了讨好他,赶紧让人送了很多东西过去,还写了长长的吊唁书。

    经过一夜的商讨,决定让纪轻染出征,守护白兰国的边境,姜峰将军继续守护临月国边境。

    纪轻染受到出征令,立刻带着兵出发了。

    太妃的丧礼比较简单,又时值国难当头,不宜大办,守了几天便下葬了。

    楚歌抽出时间进宫,参加了方静的丧礼,看着那黑沉沉的棺木,她竟然流不出眼泪。

    不是不伤心,不是不心痛,只是,活在君御国,生死无常这种事太多了,加上,她还是在皇宫!

    她不相信方静会自杀,要求开棺验尸,君株说,御医验过了,确实是溺亡。

    楚歌冷笑,“按着脑袋,也会溺亡,她怀着孩子,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自杀?”

    “是朕的错,前不久,跟她有点小矛盾,没有及时的开解她,想着冷落她一阵子,没想到,她便走了极端。”

    君株的解释,楚歌根本不相信,揪着他的衣襟,愤怒道,“你就装吧,你心里明明清楚,是谁害死的她!她连眼睛都给了你,相信你能给她幸福,可结果,才不过半年时间,你便负了她!”

    君株用力推开她,“纪王妃,请注意你的言词,朕是对不起她,但是,她自从眼睛瞎了,确实性格也变了,朕只是冷落她,并没有虐待她,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就像当初,朕也没让她将眼睛给朕,是她自愿的,不是吗?”

    楚歌听着这话,心好寒,突然放声大笑,看着棺木,对方静说,“你听听,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当初,我是怎么劝你的,你就是死活不听,现在,弄得自己丢了性命,还被人说,你是自找的!”

    君株黑着脸,呵斥道,“休要胡说八道,来人,请纪王妃回去休息。”

    楚歌指着君株大骂,“你这个负心禽兽,我说过,若你对不起她,我是不会饶你的。”

    话落,楚歌向他攻击,但君株的能力,在她之上,楚歌如何努力,都伤不到他,而君株只是躲避,“楚歌,朕感激你,带朕医治了眼睛,所以你无理取闹,朕不怪你,但是,你不要太过份了。”

    “怎么样?你想连我一起杀?好啊,来啊,我跟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