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萌妃驾到:王爷,用力宠 > 第247章:纪伯寒被打!
    容安追了上来,笑着赞道,“兄弟,技术不错!”

    “多谢,啊,后面有人追来了。”

    容安像一阵风,越过他,直钻过城门,但纪伯寒速度明显不如她,后面的人越追越紧,容安喊道,“你快跟上,被抓住,我可不管你。”

    纪伯寒吓得狂抽马屁,全身的肌肉都绷着,真尼玛刺激,可是,他不想要这样的刺激,他这人做事喜欢沉稳,这么刺激的事情,实在不适合他的个性啊!

    眼看着容安越来越远,远到只剩下一个小黑点,纪伯寒终于越过城门,但后面的人也紧跟着追了出去,且从四面八方的围剿他,“前面的偷马贼,你还不停下!”

    纪伯寒欲哭无泪,他现在停也不是,不停也不是,只能硬着头皮打前冲,但他小看了这些养马买马的人,这些人骑马的技术那是超凡的,想追上他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很快,这些人就与他齐头并进,且嘲笑他,“就你这技术,还想偷爷的马?你再不停下来,爷要你好看!”

    纪伯寒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威胁过,但他现在连回话的勇气都没有,前面,容安的身影已经消失了,他好想骂娘啊,这是个什么女人啊,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就在他欲哭无泪,绝望的时候,那些人突然甩出绳子,圈住了他,纪伯寒被勒住,从马上生生的跌了下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痛的全身骨头都要散了。

    那些人哄然大笑,拖着他继续跑,纪伯寒一身白袍被弄脏,还被拖着吃了几口土,真的是狼狈加痛苦,他心想,我完了,以这些野人的残忍,他今天是活不了了!

    该死,若是我能活着回去,我要将这个世界摧毁,让这里的所有人都痛不欲生!

    他就像一只放弃求生欲的尸体,任人拖拽,那些人肆意玩弄他,突然,一支长剑斩断了绳子,几个大笑的人也被长鞭抽下马,容安黑着脸,坐在马上,怒瞪着他们,“谁允许你们,这样伤害他?”

    纪伯寒眯着眼睛,忍着混身的疼痛,看着高高坐在马上的容安,阳光正好被她挡住,强烈的光芒将她周身笼罩,此时的她,就像活菩萨!

    纪伯寒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被她害成这样,现在内心无比感激她能回头来救他!

    那些人掉下马后,又立马站了起来,指着容安一顿臭骂,“臭娘们,你偷我们的马,还打人,你还有理了是吧?看爷几个怎么收拾你!”

    几个大男人挽起衣袖向她围攻了过去,纪伯寒还担心她被欺负,结果容安飞身下马的瞬间,便又将他们踢飞,露掉的几个想偷袭她,可她背后也像长了眼睛,不用回头,手中的鞭子便抽了过去,几人惨叫着倒在地上。

    “识相的话,赶紧滚!”

    “马钱拿来,我们才走,不然,我们报官!你抢马还打人,还没有王法了吗?”

    带头的男人捂着受伤的脸,爬起来,不敢轻易再出手,现在开始**律了,容安自然是不想惹官府,冷哼道,“我说了,只是试试马而已,你们竟然打伤了我的朋友,这笔帐怎么算?我朋友看起来伤得很重,你们这匹马赔给我们,也付不起他的医药费,毕竟他身份显贵,不是你们惹得起的。”

    容安付起纪伯寒,恭敬的跪下,“纪王,属下有罪,没有第一时间保护您的安全,请责罚!”

    “纪……纪王?”

    卖马的人都惊慌了,“怎么可能是纪王?”

    “我们打的是纪王?不会吧……”

    纪伯寒混身痛,站都站不稳,“容安,你……”

    “纪王恕罪,还是赶紧通知官府,前来迎驾,至于这些不长眼的刁民,按罪该斩!”

    “纪王饶命!纪王饶命啊!”

    几人全吓尿了,一边磕头一边逃命,容安作势要追,他们驾马狂奔。

    容安嘿嘿一笑,“好了,搞定了,我们继续上路。”

    纪伯寒扶着腰,痛的发颤,“我混身痛,还不知道有没有骨折,怎么走?”

    “你不走就等着这些人回头来杀你吧,他们肯定很快便明白,是被骗了。”容安翻身上马,打马上路,头也不回。

    纪伯寒慌了,“哎,你等等我啊,我真的疼啊。”

    “我已经走得很慢了,你能跟就跟上,不能跟上,我也没办法。”

    纪伯寒忍痛上马,每走一步都痛得直抽气,窝囊啊窝囊啊,他今天把脸都丢尽了!

    那些人跑回城,还惊慌失措,“老大,我们快换地方啊,那个抢马的人是纪王,我们打了他,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卖马的男人眼睛一瞪,“纪王武功盖世,你们能打到他?一群傻逼,你们被人骗了,我的马啊!再去追!追不回马,你们都不要回来了,一群白痴!”

    ……

    现代。

    纪北寒用了几天时间,认真了解现代公司的运作,已经基本知道公司是如何赚钱的,其实说白了,公司就相当于一个帝国,董事就是皇帝,总裁就是王爷,上面的决定,直接影响下面的工作。

    楚歌每天给他送饭,看他已经开始处理公司的事情,十分震惊,“纪北寒,你可别乱写啊,这些文件签了,可要付法律责任的,关系到公司的生死存亡啊,你看清楚了吗?”

    “都看过了,这些计划很好,必须尽快动转起来,不能再等了。”

    “你看过了?都看懂了?”

    纪北寒点头,手中的笔快速的写,连签名都和纪伯寒一模一样的字体!

    “你在模仿他的字迹吗?会不会有人看出来?”楚歌比对了一下,反正她是看不出来。

    “应该没问题,本王从小练字,还没有模仿不来的字体,何况我和伯寒的名字,只有中间一个字不同!”

    “也是,怪不得模仿得这么好。”

    正说着话,办公室的门开了,君雪提着午餐来了,“纪总,您这几日也太拼了,吃住都在公司,这样下去怎么受得了?来来来,我亲手做的红烧肉,给你加菜,你尝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