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萌妃驾到:王爷,用力宠 > 第32章:撒娇卖萌是绝招!
    “城尘,你伤人还有理?本王上次怎么说的?你是半点记忆没有是吗?要不要本王现在进宫求皇上为你赐婚,还是早些把你嫁出去的好!”

    纪城尘秒怂,“大哥,我错了……可是,是她跑来挑衅我,这可不是我主动招惹她的!”

    纪北寒转过脸,脸色又变得无比温柔,“楚歌,你找城尘有什么事吗?”

    楚歌拿出礼物,一个包装得很精致的漂亮小盒子,还找了红色的绸缎带子,扎一个漂亮的蝴蝶结,“送给城尘的礼物!”

    纪城尘盯着那个盒子,猜道,“你有那么好心?不会是什么毒物吧?”

    纪北寒一个冷眼丢过去,她这才闭嘴,吱唔道,“莫名其妙的,你为什么送礼物给我?”

    楚歌解释道,“你一直针对我,我想了一下,可能我这个做嫂子的,也有不对的地方,进府这么久,也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你生气也可以理解,所以,我特意备了一份礼物,希望你不要嫌弃,以后是一家人,就不要老打打杀杀的,大家和和睦睦的,多好。”

    纪北寒无比欣慰,赞道,“我家楚歌懂事了,城尘,还不谢过嫂子?”

    纪城尘站着没动,心想,这个女人在玩什么把戏?我昨天差点就杀了她,她反而给我送礼?这是在求和还是想让我放下戒备?她果然没安什么好心吧?

    但当着纪北寒的面,她又不敢乱说,心不甘情不愿的慢慢走过来,接过了礼物,“多谢……嫂子。”

    “不用谢,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纪城尘打开盒子,看到一个萌萌的蓝色胖猫,一脸懵逼,“这是什么?”

    楚歌笑道,“这个叫哆拉a梦,是一只可以实现所有愿望的可爱机器猫!”

    纪城尘问,“真的可以实现所有愿望?”

    “不,这只是一个模形,是我自己雕刻上色的。”

    楚歌并不是小气,而是因为,纪城尘贵为郡主,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呢?她若送什么首饰之类的,反而会被她嫌弃,但这样可爱的小玩偶,却是这个世界没有的,所以,她笃定她会喜欢。

    纪城尘盯着看了一会儿,不冷不热的回道,“你手倒是巧。”

    纪北寒觉得可爱,也摸了一下,“这个猫很是有趣呢,不说猫,本王看不出是猫,憨态可掬,很喜人。楚歌,有时间,给本王也雕刻一个吧。”

    “好啊。”

    纪城尘抱着玩偶,心情好像没那么糟糕了,但还是不太喜欢楚歌,“嫂子是来送礼的,大哥来干嘛?”

    纪北寒说,“本王刚收到宫里的消息,本想过去告诉楚歌,走到这边,便看她进来了,于是,便跟了进来,幸好本王进来了,你刚才差点杀了她。”

    纪城尘辩解道,“没有,我只是想吓唬她,以为她会躲开,谁知她一动不动,我也收了力,但一时收不住……”

    “所以说,你干嘛要吓唬她?剑只能指向敌人,不能指向家人,大哥平时怎么教你的?”

    纪城尘急了,“我都认错了,你又来一次?烦不烦啊?”

    楚歌赶紧问,“宫里来了什么消息?”

    “皇上突然邀请所有官家小姐赏月,本王是不想去的,又不是中秋,赏什么月?所以,本王便来问问你的意思。”

    楚歌瞬间瞪大了眼睛,“赏月?那不是晚上去?”

    纪北寒点头,“是的,所以才不想去!”

    “干嘛不想去?去啊,多好玩呀。”楚歌兴奋的拍手,纪城尘说,“我也想去。”

    纪北寒一脸无奈,“你们都想去?今天晚上,还不一定有月亮,看天色,怕是要下雨。”

    “没事,赏不赏月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进宫玩一玩,每天晚上都好无聊啊,那么早睡,也睡不着啊。”楚歌心想,太好了太好了,晚上去,便可以偷到青龙剑了,小颜子晚上当班,有他帮助,轻轻松松偷到手,哇哈哈……

    纪城尘难得跟她一样的想法,“是啊,我也觉得,晚上更好玩。”

    楚歌搂着纪城尘的肩膀,一起看着纪北寒,纪北寒无奈摇头,“别高兴太早,若是天气好,便去,不好,便罢了。“

    “耶。”

    楚歌高兴到飞起,然后一整天都在盼着天黑,从没感觉时间这么漫长过,但好在,终于把夜晚给等来了。

    只是,真如纪北寒所说,天上没有月亮!

    不过,她坚定了要进宫的想法,是不会动摇的!

    收拾好,便去书房找纪北寒,他还在看书,纪城尘无奈的站在一边,“大哥,你真不去啊?”

    楚歌问,“不去?为什么啊?”

    纪北寒指了指天,“没有月亮。”

    楚歌要疯了,“没有月亮,是活动取消了?”

    “没有听说取消,只是没有月亮,赏什么月?而且看情况,是要下雨了,还是不去了吧。”

    纪城尘一脸失望,但楚歌却揪着纪北寒的衣袖撒娇,“不要嘛,人家想去嘛……”

    纪城尘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一直在旁边发抖,天啊,这样撒娇的女人,她是第一次见,太太太……太恶心了吧?

    她记得大哥最讨厌做作的女人,她以前也像这样撒过娇,每次都被大哥凶,后来,她便知道撒娇没用,时间一久,她早已经忘记了怎么撒娇,天天跟个男人一般,说话直来直去。

    纪北寒受不了楚歌这样,但还是坚定道,“楚歌,马上就要下雨,这大晚上的,出去做什么?乖,听话,别闹。”

    “不要嘛,人家就要去就要去。”楚歌用力的扭啊扭,整个人都扭成了麻花,还有她的萝莉音配着哭腔,纵是再坚硬的心,也无法抗拒,纪北寒心软道,“就那么想去?”

    “嗯,人家超想去,夫君最好了,带人家去嘛去嘛……去嘛去嘛……”

    纪城尘差点吐了,纪北寒也松口了,“好吧好吧,拿你一点法子没有!来人,备车。”

    纪城尘直接惊呆了,她早来了半个时辰,跟他各种理论,跟他各种闹,他都死活不松口,可楚歌才撒娇几分钟,他便缴械投降,这真的让她很不爽,“大哥,你还有没有原则?之前我劝你那么久,你都不答应,可她才说了几句话,你就答应了,你太过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