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师妹是只妖 > 第一百四十五章量天尺
    与阵法距离已经很近了的的三眼雪狐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只不过,它这一跃,用了很大的力气,已经不可能返回了,它只能咬着牙,硬生生的撞上去。

    三眼雪狐的眼里带着一丝决绝,本以为就算无法冲出去,最多也只是会被阵法弹回,却不想,它撞上的,刚好就是天机算的那把玉尺,玉尺不是阵法,自然不会有回弹力,它一头撞上去,只听到砰的一声响。

    三眼雪狐居然被玉尺直接撞破了头皮,一丝丝的血迹从雪白的皮毛里渗了出来,从它的脸上滑落到嘴角,再从嘴角滑落到了地面上。

    三眼雪狐的眼里慢慢流露出了恐惧的意味,它知道,再这么下去,等炎墨他们将混沌击杀了,就轮到自己了。

    另一边,炎墨将混沌用紫鞭将卷出来后,千雪和穆千青几乎同时飞身上前快速朝着混沌用剑刺朝它的脖颈和腹部刺过去。

    炎墨将混沌卷出来的时候刻意用力将它的身体砸在地面上,如果是平时,混沌自然不会在意这么一下,可现在它不仅受了重伤,还瞎了一只眼睛,又断了一条腿,还用掉了最后的一些灵力制造一个阵法,可想而知,它现在体内的灵力几乎少的可怜,被炎墨这么狠狠砸在地面上,就差直接把它砸晕过去了。

    它能感应到千雪和穆千青的攻击,可是它实在是没有力气去反抗了,只能出于本能的闪躲,将自己的身体快速的在被它自己身体砸出来的那个坑里滚了一圈,堪堪避过两人的剑。

    炎墨挥动着长鞭,卷住了混沌的一条腿,然后飞身上前直接拎着屠龙朝它的致命处后背脖颈的第二节关节骨刺去。

    炎墨的速度自然不是千雪和穆千青能比的,所以混沌根本没有闪躲的机会便被炎墨一剑了结。

    看着已经死去了的混沌,炎墨只是撇了它的眼睛一眼,发现它的眼睛在临死之前居然看的不是自己,而是别处后,不由有些奇怪,而更奇怪的是,他的眼睛里居然还隐隐带着恐惧。

    炎墨顺着它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它看的,居然是天机算的方向,他不由眉头微蹙,心想,也许,这只混沌是见识了天机算破解它阵法的恐怖能力,所以比较惧怕他吧!

    将混沌杀死了,炎墨用剑划开了它的肚子,伸手将它体内的内丹吸了出来,那颗内丹足有千雪的拳头那么大,里面蕴含的灵力更是磅礴无比,千雪和穆千青甚至能看见内丹里已经有一只小小的混沌已经成型了,如果这只混沌今天没有死,让它继续修炼几百年的话,那它的修为肯定会更加恐怖,那时候,就算它瞎了眼睛,断了一条腿,恐怕他们也不会是它的对手。

    炎墨将内丹收起,对千雪说道:“这颗内丹的灵力太盛,我帮你先收着,等离开断魂崖,我再帮你炼化它。”

    千雪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只是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她知道,既然炎墨这样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

    见炎墨已经将混沌击杀了,天机算才看向地上的那只三眼雪狐,说道:“好了,接下来,就是你了,真搞不懂,为什么要送上门来呢?”

    天机算这话是对三眼雪狐说的,他说的没错,如果这只三眼雪狐不利益熏心的话,就不会将性命搭送进来了,因为,今天就算炎墨他们没有来这里,这只三眼雪狐也会和混沌一起被困在阵法里,直到死去,也没有人将它救出来。

    听了天机算的话,三眼雪狐看着他,眼里尽是凶狠的凌厉光芒,仿佛如果放它出来,它就能立刻将天机算撕成碎片一般。

    天机算冷冷一笑,眼睛登时变成了金色,金色出现的时间不过一瞬,却把咬着牙露出尖锐利齿的三眼雪狐吓得连连后退,就连它的那条已经成了半截的尾巴,也收了起来,包着自己的屁股,眼里的恐惧甚至比混沌还要剧烈。

    千雪和穆千青已经走到了天机算的身边,见三眼雪狐这副模样,千雪不由笑着说道:“看来先生刚才露出的这一手实在太过震撼了,不仅是我们,就连这只狐狸都害怕你。”

    天机算笑着摇摇头,说道:“呵呵…它这哪里是怕我,分明就是怕死。”

    千雪点点头,心想:其实天机算这么说也没有错,就算三眼雪狐怕他,也是因为他要杀它。

    两人说着话,谁也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炎墨在看到三眼雪狐如此惧怕天机算时,微微蹙起的眉,以及深不可测的眸子里,幽光微微沉了一下。

    照旧是天机算将阵法撕开,然后炎墨用紫鞭将三尾雪狐卷出来,只不过这次,不用炎墨出手,千雪和穆千青就一人一剑将它击杀了,因为,这只三眼雪狐,根本就没有反抗。

    将三尾雪狐击杀,取了内丹后,炎墨将它眉心里的那只眼睛取了出来,然后用一只盒子装好,收了起来,他没有说要这只眼睛做什么,几人也没有问。

    三眼雪狐的皮毛非常漂亮,炎墨也将它整块取了下来,然后收起,千雪和天机算包括穆千青都见过他取出来的那块虎皮,所以没有问他要这张狐狸皮做什么,只当他喜欢收集这样的东西了。

    天机算见要的东西都已经到了手,才将那块尺子从阵法上取了下来,然后一边用尺子将一个个符文移了回去,一边笑着说道:“这个阵法还是留着吧!也许,这六界之中,已经找不到第二只能用怒吼声制造阵法的混沌了,这个阵法,如果用来囚禁灵魂的话,绝对是一个只能进不能出的地方。”

    炎墨走到天机算旁边,静静地看着他将一个一个符文送了回去,不由问道:“你这把尺子似乎有些不一般。”

    天机算看了他一眼,微笑着说道:“这是量天尺,是一颗天外陨石制作的,据说一共有两把,只不过不知道另外一把在哪里罢了。”

    炎墨点点头,说道:“这把尺子能破解世间一切阵法吗?”

    天机算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怎么可能,这把尺子,只对凶兽或者妖兽的阵法有一些奇异的压制作用,至于其他五界的阵法,虽然也可以破解一些简单的,但是复杂的,想要光依靠尺子,还是破解不了的,说来也是这两只凶兽倒霉,刚好被落在了这样的阵法里,又刚好遇到了一个有量天尺的我。”这样的倒霉运气,想不死都困难。

    听了他的话,千雪不由走上前,打量起那把尺子来,说道:“先生出去以后能不能教教我一些阵法的东西,我一直对阵法很是感兴趣,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师傅。”

    天机算将最后一个符文拨回了原地,听到千雪这么说,不由笑着说道:“千雪姑娘说这话严重了,如果你有兴趣,等你从妖界回来,我就可以教你,刚好你要去妖界我也要去处理一些事情,就不陪你们去妖界了。”

    说到这,他想了想,又说道:“妖界我虽然只待了不到十天的光景,却也知道那里的许多妖都擅长阵法,你们要去那里,肯定也会多多少少遇上一些,我们能在这里认识,实在是一场莫大的缘分,这把量天尺,你带在身边用吧!”说完,他将量天尺递到了千雪的面前,脸上没有一丝不舍。

    千雪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量天尺,不由赶紧推迟到:“不行不行,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收下呢!再说了,就算给我,我也不会用啊!”

    一旁的炎墨也很震惊,他没有想到,天机算居然会如此大方,竟然连量天尺这样的东西也可以随意给别人。

    天机算却呵呵一笑,抚了抚自己的长须,说道:“其实,这把尺子自从到了我的手里后,前前后后也没有用过几次,刚好你们要去妖界,就当我借给你用一用,如果是普通的阵法,你只需要将灵力注入其中,就可以直接将阵法划开,非常方便,所以你不用客气,反正我也用不上,人界不可能会有能困住我的阵法,你放心吧!”

    听到天机算这么说,千雪顿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她伸出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量天尺,脸上神情颇为激动地说道:“那千雪就多谢先生了。”有了量天尺,那他们去妖界,就等于是多了一重保障。

    穆千青也走过来,朝着天机算拱了拱手,颇为感激地说道:“多谢先生。”

    天机算摇摇头,说到:“不用谢了,我们该回去了,要不然等其他凶兽过来探查情况,我们就不好脱身了。”

    几人点点头,飞快的朝着洞外走去,没有人注意到,天机算外经过混沌尸体时,嘴角那一抹几不可见的讥讽。

    他们一路上都没有再遇到凶兽,回到小岛上时,最中间的那座小岛下方,三只凶兽自然还在那里,相互虎视眈眈的看着对方。

    九月他们见千雪他们平安归来,都很高兴,特别是九月,她拉着千雪前前后后的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她身上连血滴都没有一点后才放心下来,对她说到:“你不知道,我们在岛上都能听到那边小岛下方传来的凶兽怒吼,一声接着一声,我听着都觉得有些发抖,就连那边的三只凶兽头领都忍不住朝着那边看了许久,直到怒吼声停止了许久,它们才又将头转了回来,那种冷漠,让人心惊。”

    天机算看了一眼那三只凶兽说道:“也许它们在围攻混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所以表现的有些冷漠。”

    千雪则有些不解,说道:“为什么它们明明知道自己无法离开断魂崖,却不放弃机会,转而去击杀混沌,获取它的内丹,然后进化,等下一个五百年呢?”

    天机算微笑着看向千雪,反问到:“千雪姑娘可听说一句话,叫做: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

    不光是千雪,就连穆千青和陆文钥他们都同事一愣,他们都是极其聪明的人,不过一愣神的功夫,就明白了天机算的意思:和尚就是凶兽,如果是一只凶兽,自然不用争抢,离开断魂崖的机会唾手可得。如果是两只凶兽,也解决,一决胜负就可以了。偏偏这三只凶兽,就不好办了,谁都想要这个机会,却又谁都不想让机会落去他人手中,自然,这个机会就只会浪费,也只能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