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何其有幸一生有你 > 第212章 尘埃落定
    贺君熠是一路飙车到了医院,马不停歇得来到了病房前。

    刚才来到路上,心情是又激动,又紧张,但现在却有点害怕,激动和紧张可以理解,但害怕,他在害怕什么呢?

    是他违背了他们的承诺吗?是怕看到许依依那异样的眼神吗,还是其他的呢?

    总之,贺君熠现在心情很复杂,但尽管这样,想见许依依那种心情还是占据了他所有情绪的最上层。

    贺君熠手搭在门把上,想推开进去,但愣了一下,看了下自己的衣服,他不带丝毫犹豫脱掉了外套,放在了走廊上面,接着,才推门而入。

    一推门就看到许依依躺在床上,贺君熠走上前,一脸的担心和心疼。

    乔宇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别担心,医生说没事,就是受了点外伤,精神受了点刺激,多休息一下就好了。”

    贺君熠点了点头,然后坐在病床前,他轻轻握着许依依的手,一脸心疼的看着她的睡颜,还好她没事,还好!

    乔宇见状,悄悄退出了病房,把空间留给他。

    距离上次分别不到一个月,可贺君熠觉得好像过了好久,久到他想她想的失去了自我。

    其实此时,贺君熠心中是充满愧疚的,如果不是他,于佳馨也不会这么极端,不会这么对许依依,更不会受到惊吓和折磨,这一切的责任全在他身上。

    信誓旦旦说着保护她,可到头来,他还是没能做到,要不然她也不会躺在这里,是他,是他的错啊!

    贺君熠抬起有点颤抖的手,抚摸着许依依贴着纱布的脸,顿时鼻子一酸,心里哽咽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些伤口应该很疼吧!

    “嗯~”

    这时,许依依轻轻哼了一声,贺君熠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忙凑近,喊了一声:“依依,怎么了?是不是很疼?”

    许依依眉头紧锁着,但始终没有睁开眼睛,贺君熠只能干着急,紧紧握着她的手,想给她温暖和安全感。

    过了一会,许依依终于睡了过去。

    又过了一会,贺君熠的手机响了,他怕吵着许依依直接给按了,但对方很有耐心,一直打。

    无奈,贺君熠只好放开许依依的手,出了病房,接通了电话。

    “君熠,你就那么跑了,这么一堆事没人管啊,还有,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对大家解释一下吗?”那头传来陆安年焦躁又郁闷的声音。

    贺君熠沉思了一下说:“你先帮我处理一下,我想等依依醒来!”

    那头的陆安年也沉默了一下,说:“好吧,我知道,我先说一声,贺伯父和贺伯母现在很生气,你到时候想好解释的词。”

    “我知道了。”

    挂完电话,贺君熠靠在墙上闭了一会眼睛,又去病房陪许依依了。

    但没过多久,贺君熠还是被父亲贺安东强硬叫了回去,无奈,贺君熠只好叫乔宇来陪着许依依,自己赶回了贺宅。

    刚一进门,就看到低气压的贺付和贺母。

    贺君熠走上前,喊了一声:“爸,妈!”

    贺安东一个被子直接扔了过去,贺君熠头一偏直接躲了过去。

    “混账东西,你看你今天都做了些什么?”贺安东怒吼道。

    一旁的贺母,脸色也不好,但她没有像贺安东那样大吼大叫,还打人,她带着忧愁的面容问道:“君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和佳鑫不是要订婚吗?为什么又反悔了?还有,她为什么会被抓了啊?”

    贺君熠知道他们此时非常想知道其中的缘由,毕竟,今天这么大的订婚仪式现场,来了那么多亲朋好友,还有那么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居然闹了这么大笑话,他们会生气再正常不过了,而且像他们这样的家庭,面子可是比一切都重要。

    贺君熠垂眸想了想,然后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仔仔细细给父母解释了一遍,甚至包括于佳馨之前做的那些事情。

    贺安东听了,只是一瞬间,便很快接受了,感慨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于家那个小丫头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真是让人心痛啊!”

    贺母还在一旁发呆,仿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再次确认道:“没弄错吧?佳鑫不是那样的人啊,会不会是中间有其他误会啊?”

    贺母现在的心情,贺君熠很理解,就像期待了一个很久的一个东西,当有一天有人告诉你,那根本就不是原本的样子,那种梦想破灭的残酷,比什么都要难受。

    贺君熠走上前,顿了下来,说:“妈,我知道你接受不了,但是,她已经认罪了,而且证据确凿,没有误会,这都是她做的。”

    贺母下的差点晕过去,还是贺君熠扶住了她。

    “那个傻孩子啊!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啊?”贺母痛心疾首的喊道。

    贺君熠淡淡说道:“她已经魔怔了,根本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只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而已,妈,你别伤心了。”

    贺母的心情和贺君熠的完全不一样,完全是向着两个方面来的,当然,贺君也不指望她能理解她的感受,毕竟,她不待见许依依这件事,永远会成为他们母子之间的大墙。

    贺安东也没安慰贺母,只是问了一句贺君熠:“那个许小姐还好吗?”

    贺君熠点了点头,答:“她现在还没醒,医生说了只是受到了惊吓。”

    贺安东叹了叹气:“那就好,那就好!”

    晚上时,当贺君熠再次回到医院时,许依依已经醒了,她已经坐起来,乔宇再喂她喝粥。

    看到贺君熠时,两人皆愣了一下,乔宇把碗递给贺君熠,说:“交给你了,我得去趟公安局。”

    贺君熠点点头,接过碗。

    乔宇走后,贺君熠坐在床边,搅动着碗里的粥,柔声问道:“你……还好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许依依微笑的摇了摇头,说:“我很好,没事了。”

    “来喝粥吧。”说完,贺君熠便一口一口的喂着。

    吃完粥后,两人就那么坐着,气氛顿时有点尴尬,贺君熠此时也是很紧张,很激动,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很害怕许依依会问订婚的事情,虽然只是一场闹剧,但终归还是发生了,他百口莫辩。

    最后还是许依依先开口的,“所有事情我听我表哥说了,你家那边还好吗?”

    贺君熠猛的抬头看着她,然后露出一抹笑,说:“没事了,我已经向他们解释了,一切都结束了。”

    怎么可能结束呢?许依依想,他又在骗她了,那么大的订婚宴成了笑话,那肯定会被别人在后面各种调侃和嗤笑吧,他居然说的那么轻松,许依依心里一揪,他还是独自一个人这么忍着啊。

    许依依心里有些难过,她心疼这个男人,总是一个人扛起来所有的事情,从来不肯示弱一下,总是让人心疼的想去安抚他,但安抚过了他还是那样子。

    “对不起!”贺君熠忽然对许依依说道。

    “嗯?”许依依满脸疑惑,不懂他的意思。

    贺君熠带着内疚说道:“对不起,因为我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对不起,让你受到了我母亲的指责,对不起,我违背了我们的承诺,和别人订婚……”说到后面,贺君熠的声音都在颤抖。

    许依依听他说那些,心都要碎了,她握住贺君熠的手,摇摇头,安慰道:“君熠,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也不要内疚,我都明白的,不会怪你,你没用违背我们的承诺,你只是为了救我,那不算的,我不在乎的,我在乎的只要我们都好好的,那就好了。”

    贺君熠把头放在两人相握的手上,就那么枕着,就像找到了希望和依托似得。

    许依依倾身抱住了他,紧紧的抱着,想把身上的力量分给他一点,想帮他赶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那些所谓的内疚,这个男人让她心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以这种方式安慰着他。

    两天后,许依依出了医院。

    临走时,她只是淡淡对贺君熠说了一声:“我走了。”

    贺君熠没有说话,就那么目送她离开。

    陆安年在旁边催促道:“还不追上去啊,你们俩经历这么多,为什么还是不能坦率一点呢,你就舍得让她这么走了吗?”

    贺君熠一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淡淡说道:“舍不得,但是我和她,我们彼此都知道,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机,她有她想完成的梦想,我尊重她,而我也要努力给她创造一个没有伤害,没有痛苦的未来,这才是我要做的。”

    陆安年听了,笑了笑,说:“也是,反正我看你们,早晚会在一起的,只是时间的问题,反正我等着喝喜酒呢。”

    贺君熠扭头看着他,勾起嘴角微微一笑,接着问道:“那你呢?”

    陆安年脸微微一变,接着,长叹一口气,说:“我会等她出来,不管多长时间,我就跟她耗到底了。”

    贺君熠不语,抬头看着天空,此时,刚好一架飞机飞过,机尾在在湛蓝的天空留下了屡屡白线,仿佛就像是在指引什么一样。

    我会等你,等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