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何其有幸一生有你 > 第111章 发现端倪
    呃……只是游戏的侠侣而已,被他说的跟真实结婚一样,有点尴尬啊。

    芊若依依:只是游戏而已,其实不用放在心上的。

    师傅居然还有这样的朋友,许依依对他本人更加好奇了,这个人好像她表哥啊!

    恋人心上:游戏也是,没人性,没良心,没心肝,我要诅咒他。

    芊若依依:呵呵。

    她觉得此时除了“呵呵”,没有什么能表达此时她的心情了,这个恋人心上还有点孩子气。

    而此时,陆安年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窝在贺君熠办公室的沙发上愉快的敲着敲着键盘。

    他笑着看着贺君熠,问:“你这么冷冰冰的人居然会和人在游戏里面成亲,真是难以理解!”

    贺君熠撇了他一眼,淡淡说了一句:“为了项目而已,更加熟悉项目。”

    陆安年在心里骂道:“信你才怪!”

    “呵呵,是吗?不过,你这个老婆还挺不错的,至少说话我不讨厌,而且还有点小聪明,而且看这个名字,我感觉应该是个美女。”陆安年摸着下巴,一脸满足。

    贺君熠皱着眉看着他,不语。

    陆安年继续说道:“一定是,你看许依依,不是个大美女嘛,就不知道这个美女玩不玩游戏?”

    “你如果的没事,就回你办公室去。”贺君熠没好气说道。

    “就不走,我还有事没说呢。”陆安年退出游戏,合上电脑,坐在贺君熠对面,静静看着他。

    “说。”贺君熠甩出一个字。

    刚好还带着笑容的陆安年,脸一下子变的严肃了,还带着有些冷淡的气场,径直看着贺君熠。

    他这个转变让贺君熠也甚为诧异,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虽然知道陆安年平时有点吊儿郎当,但却从未有过这么严肃的时候,让他莫名有些在意,特意停下了手中的活,看着他,等着他的问题。

    “你对佳鑫做了什么?”陆安年说这话时,表情还带有微微怒气。

    贺君熠也看着他,表情认真答:“她说了什么?”

    陆安年一直都很想揍这个冷冰冰的冰块,即使知道在感情的世界里没有对错,也知道也或许不是他的原因,但他还是想揍,只因为他让佳鑫伤心了,让她伤心的借酒浇愁,这点尤其让他愤怒。

    “这得问你了!”陆安年冷冷道。

    “如果她对你说了,你应该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贺君熠也冷冷回应道。

    陆安年被这句话噎的没找到反驳的话语,还有点吃瘪的感觉。

    佳鑫在喝醉状态吐露自己的感情,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字里行间包涵的感情都是对贺君熠的,算起来,也不算是她说的,而更像是牢骚而已,而自己又有什么权利来责骂他呢!

    陆安年表情软了下来,无奈说道:“你对佳鑫是什么感情?她对你……你应该知道吧?”

    贺君熠看了看陆安年,眼神看向别处,缓缓说道:“我和她也算是一起长大的玩伴,是朋友,但朋友始终是朋友,不会再有进一步发展了,我之前对她已经明说了,至于如何抉择,就只能看她个人了。”

    陆安年微微怔了一下,怪不得佳鑫会那样,原来君熠真的拒绝了她,所以才会这样。

    贺君熠的为人,他是了解的,从来不拖泥带水,做事干净利落,对待感情也是一样。

    如果真的是君熠已经拒绝了佳鑫,那也不能怪他,毕竟在爱情的世界里,爱就爱,不爱就是不爱,谁也无法勉强谁,谁也无法强迫谁!

    “你们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吗?”陆安年又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贺君熠这次没有说过,他认真而已坚决的表情已经回答陆安年的问题。

    哎,陆安年在心里微微叹气,佳鑫,你真的要这么执着下去吗?爱上一个根本不爱你的人,何苦呢?

    第二天,许依依趁着吃饭前就完成了报告,并且给贺君熠发了过去。

    吃饭时候,许依依还是和韩宇赵凯一起吃饭,而且还有贺君熠。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嘛,自然也就没什么距离感了。

    韩宇他们之前看到贺君熠,紧张的要死,就想割了头把饭全部塞进去,然后闪人,而现在淡定了不少,还稍微聊聊天。

    “贺总,咱们目前还有多长时间交付啊?”韩宇问道。

    韩宇其实就是随口一问,没想到贺君熠竟然停下筷子,认真说道:“两个月。”

    “噢,那我们还有时间呢。”韩宇笑着说道。

    赵凯也慢慢也适应了,笑着问:“贺总,我能休几天假吗?”

    贺君熠看着他,微微皱眉,问:“你有事吗?”

    赵凯不好意思,答:“家里有点事。”

    “你发邮件就可以了。”贺君熠答道。

    “谢谢,贺总。”

    许依依看着这瞬间变了的两人,还纳了闷呢。

    吃到中间,韩宇和赵凯吃完,起身说:“贺总,您慢慢吃,我们去抽会烟。”

    贺君熠只是点了点头,两人就走了。

    他们两人倒是变了,但许依依还是那样子,在公司,还是对贺君熠很尊敬,也没什么废话。

    还是贺君熠开口问她,因为许依依正在拨米饭:“怎么?菜不好吃?”

    许依依看着他,说:“没,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只吃米饭,不吃菜?”

    呃……许依依从来不知道自家boss居然还关心起了员工吃菜或吃米饭的我问题,真是罕见。

    “不是,我今天想多吃点米饭。”许依依今天就是心血来潮,想吃米饭,菜就少打了点。

    贺君熠看着他,一时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想什么话题,还是默然了。

    过了良久,他才说道:“嗯,那你就多多吃点,食堂米饭也不贵。”

    许依依就更加无语了,她也没说其他话啊,怎么感觉他的关注点有点奇怪啊?好像有点偏了。

    许依依看着他,盘子周围堆了很多绿菜,许依依眼睛露出狡黠的光。

    她也打趣道:“贺总,绿菜很好吃,而且还有营养,对肝啊,肠胃都好,你为什么不吃?”

    这种怼人的感觉特别舒服,尤其是贺君熠这样的,那就是非常舒适的。

    而许依依的小意思怎么可能瞒得过自己老板呢,贺君熠淡淡的看着她,然后看着那些绿菜,问:“是吗?”

    许依依还非常认真的种种的点了点头。

    接着,令许依依大跌眼镜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犹如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得,许依依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原来在贺君熠碗里的青菜,就这么被他一点点地夹进了许依依的碗里。

    贺君熠本人也没觉得什么,就慢慢的夹着。

    许依依看着自己碗里的白米饭上方渐渐地被绿菜给覆盖了,就像沙发上突然被绿洲淹没了的感觉。

    她眨的那双大眼睛,楞楞的看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直到他盘子一点青菜都没有了,这次自个吃了起来。

    许依依的意识也在此时慢慢回来了,她呆呆问道:“贺总,您这是……”

    贺君熠说:“绿菜确实挺好的,对眼睛也好,你们平时周围不是有绿植吗,吃绿菜可以从内到外保护眼睛,这个不错。”

    许依依的大脑里已经完全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自己的感觉,听觉和视觉了。

    只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似得,不过,也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贺总,谢谢哈,好像有点多了点。”许依依尴尬的笑着道谢。

    “无妨,你可以慢慢吃,时间还早。”

    许依依内心此时有一对文字,可是完全不知道怎么排列组合,更不知道该怎么组!

    老板,您咋那么独特呢?

    本来想反击一次,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许依依真是欲哭无泪啊!看来老板是不能被“调戏”的,你永远想不出他下一步会用更加“特殊”的方法让你什么也做不了的。

    许依依现在就是这样。

    哎,俗语说,自作孽,不可活,那就只能吃了。

    许依依撅着嘴,一口一口的吃着,而罪魁祸首,眼睛里却带着笑,脸上亦是,只是许依依没抬头看。

    而是有个人全部看见了,从贺君熠给许依依夹菜开始,她一个不落的看完了。

    这个人就是于佳馨。

    他……怎么会?

    许依依只是公司的员工啊,为什么她可以和君熠一起吃饭?为什么君熠还给夹菜?为什么还对她笑?

    为什么?为什么?

    她从未见过君熠这么轻松的表情,那么温柔的眼神,而他只是对着许依依呢。

    许依依不是和安年是一对吗?

    贺君熠吃完饭,没有离开,而是坐着等许依依吃饭,许依依终于吃完了饭,也吃我完了那些“绿菜”,感觉嘴里都没什么问。

    她都怀疑自己的舌头和牙齿肯定都是绿色的,脸色也会变成菜吧!

    哎,无奈啊。

    两人放下餐盘,准备离开食堂。

    很狗血的,一男生打着汤,又飞奔着溅了出来,又差点溅到许依依身上,又被贺君熠搂了过去,又安全避过了。

    这次,许依依绝对不能放过他。

    她微微退出贺君熠的怀里,朝着那哥们喊道:“喂,帅哥,你这个月都撒了三次汤,能不能别那么潇洒啊?”

    那哥们一看是许依依,大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说道:“美女,多担待哈,我天生手抖,就跟食堂打饭阿姨的手一样。”

    他这么一说,旁边的人也都哈哈哈大笑,许依依也忍不住笑了。

    而贺君熠就站在那里,一脸宠溺的看着他。

    于此同时,于佳馨则是一脸嫉妒的死死盯着那两人,包上的袋子差点被她撕烂。

    果然,他们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