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是中秋节,但明月在太原城的璀璨灯火中像个脏兮兮的烧饼。大刘大角在五一广场的一个长椅子上坐下来,摆开他们下午从垃圾桶中翻出的5半瓶酒两半袋平遥牛肉几乎一整袋晋祠驴肉和三粒工作丸,准备庆祝一番。天刚黑的时候,大刘还从一个垃圾桶中翻出一台破笔记本电脑,他声称自己能把它修好,否则这一辈子计算机工作就算是白干了。他蹲在长椅旁紧张地鼓捣起来,同时和大角意犹未尽地回味着下午救助站的性援助。大刘热情地请大角把三粒工作丸都吃了,这样可为自己省下不少酒肉,但大角并不上当,一粒也没吃,只是喝酒吃肉。

    电脑很快能用了,屏幕发出幽幽的蓝光,大角发现无线上网功能竟然也恢复了,就***过电脑,先上qq,他的号已经不能用了;再上九洲网站天空之城豆瓣水木清华大江东去。。。。。。那些链接都早已消失,最后扔下电脑长叹一声:“唉昔人已乘黄鹤去。”

    大刘拿过半瓶酒喝起来,看了看屏幕:“此地连黄鹤楼也没留下。”

    然后大刘便细细查看电脑中的东西,发现里面安装了大量的黑客工具和病毒样本,这可能是一个黑客的本本,也许是在逃避ai警察的追捕时匆忙扔到垃圾桶中的。他顺手打开了一个桌面上的文件,是一个已经反编译出来的c程序,他认出了,这正是诅咒3.0。他随意翻阅着代码,回忆着自己编写电子诗人的时光,酒劲上来时翻到了目标识别参数那部分。

    大角在一边喋喋不休地回忆着当年峥嵘的科幻岁月,大刘很快也受了感染,推开本本一同回忆起来。想当年,自己那上帝视角的充满阳刚之气的毁灭史诗曾引起多少男人的共鸣啊,曾让他们中的多少人心中充满了军国主义和****的万丈激情!可现在,15本,仅仅卖出15本!tnn的!他又灌下去一大口,那还是一瓶老白汾,这酒的味道在这个年代已经面目全非,有点儿像威士忌了,但酒精度一点没减。他开始恨男读者,进而恨所有的男人,他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屏幕上诅咒3.0的目标参数,说:“显拽的圆润木妖怪。。。。。。胡东奇(现在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顺手把姓名由“撒碧”换成“*”、工作单位和住址也由“太原工业大学,xx系,xx专业,xx宿舍楼,xx寝室”换成了“*,*,*,*,*”,只有性别参数仍为“男”。

    大角也处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感慨中。想当初,自己那色彩绚斓意境悠远的美文如诗如梦,曾经迷倒多少mm,连自己也成为她们的偶像。可现在,看看旁边经过的那些妙龄mm,居然没一个人朝自己这边看一眼,这太让人失落了!他扔出一个已空的酒瓶,喃喃说道:“圆润木素胡东奇,雨润豆素?(男人不是好东西,女人就是?)”说着,把目标参数中的性别由“男”改成“女”。

    大刘不干了,觉得这没女人什么事,自己那些粗陋的小说从来也不指望获得女读者的青睐,就又把性别参数改回“男”,大角再改成“女”,两人为惩罚自己的忘恩负义的读者群争执起来,太原也在成为寡妇城市和光棍城市的可能性之间摇摆不定。大刘大角最后抡起酒瓶打了起来,直到一个巡警制止了他们。两人摸着脑袋上的鼓包,达成了一个妥协,把目标的性别参数改成了“*”,完成了咒诅3.0的通配。也许是因为打架的干扰,或由于已经烂醉,他们谁也没动“太原市、山西省、中国”这三个参数。这样,诅咒4.0诞生了。

    太原被诅咒了。

    新版诅咒诞生之际,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肩负的宏伟使命,由于这个操作太宏大了,诅咒4.0们没有立刻行动,而是留下足够的时间让自己充分繁殖,以达到操作所需的足够的数量,同时互相联系,慢慢生成一个统一行动的总体规划,计划的总原则是:对诅咒目标的清除首先从软性操作开始,然后过渡到硬操作并逐步升级。

    10小时后晨曦初露时,操作开始。

    软操作主要针对敏感的、神经脆弱的和冲动型的目标,特别是那些患有抑郁症和狂躁症的男人女人,在这个心理病和心理咨询泛滥的时代,诅咒4.0很容易找到这类人。在第一批操作中,有3万名刚从医院完成检查的人被告之患有肝癌胃癌肺癌脑癌肠癌淋巴癌白血病、最多的是食道癌(本地区高发癌症),另有2万名刚化验过血的人被告之hiv阳性。这些结果并非来自简单的伪造诊断结果,而是由诅咒4.0直接操纵b超、ct、核磁共振仪、血液化验仪等医疗检查设备得出的“真实”结果,即使去不同医院复查,结果也一样。这5万人中,大部分都选择了治疗,但有四百多人本来就活腻歪了,得知诊断结果后立刻一了百了,以后还陆续有做此选择的。随后,5万名敏感的抑郁的或狂躁的男女都接到了配偶或情人的电话,男人们听到他们的女人说:你看你那个熊样屁本事没有你还像个男人吗我已经和某某好了我们很和谐很幸福你去死吧;男人们对他们的女人说:你已人老珠黄其实你当初就是恐龙我瞎了眼怎么看上你的现在我和小三在一起我们很和谐很幸福你去死吧;这个诅咒4.0编造的情敌大都是目标本来就最讨厌的人。这5万人中,大部分都通过直接找对方质问而消除了误会,但也有约百分之一的人选择了他杀和自杀,其中的一部分两者同时做了。还有另外一些软操作,比如在已经势不两立剑拔弩张的几大黑帮之间挑起大规模械斗,或把被判无期或有期徒刑的罪犯的判决书改成死刑并立即执行等等。但总的来说,软操作效率很低,总共清除的目标也就是几千人。不过诅咒4.0有着正确的心态,知道大事情是从一点一滴做起的,不以恶小而不为,所有的手段一定要都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