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血妖族 > 第三十六章 争执
    “莱茵朝莱昂狠狠挥了一爪子,这一下要是放在普通吸血鬼身上绝对会当场毙命了,可莱昂却灵活避开了莱茵的利爪,他还击了!他趁着近身的机会挥击莱茵的面部,一把击碎了他的面具,莱茵放弃了,他不再贪战,一溜烟消失了。”一个熟悉而清冷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我能听出她语气中掩饰不住的兴奋和激动,“你没看到真是遗憾,太精彩了!”

    我倏地一下睁开眼,跃入眼帘的是几道明亮的白光。我在一个陌生又诡异的房间里,周围摆放着各种冰冷的仪器;天花板上,晃悠着一排老式的白炽灯,灯光刺眼。我躺在一张凉凉的,硬邦邦的床上床头立着一台屏幕,上面显示的是一条条波动起伏的波浪线。这是哪里?我会什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问题就像理不清的线团缠绕在脑海中,让我困惑至极。

    我的身上缠满了白色的绷带,嘴巴上戴着一个透明的‘口罩’,我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扯掉它。

    “不能扯,小伍。”冰凉凉的手指握住了我的手。

    小亚的声音,我微微地转动眼珠,他那修长挺拔的身体就站在我的床边,他好看的眼眸关切地注视着我。我很想开口说话,但是,出口的声音却被这该死的‘口罩’挡住了。

    “你先不要说话,”他制止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我紧蹙着眉头,想通过表情传达出拒绝的含义。关于那晚发生的事情,我记不太清楚了,而且我拼命回想的时候,脑袋就像过电一样,剧痛难忍。

    “我以为你醒不过来了,你差点儿就......”他突然刹住,声音听上去很痛苦不堪。过了几秒,他换了一个轻松的口吻。“一切都过去了,小伍,你要好好养伤,快点好起来。”

    我使劲地大喊,声音终于断断续续地冲破了这个‘口罩’,“莱昂......怎么样?”我最后一次记忆就是莱昂咆哮着向莱茵发动攻击,而这场决斗的结局如何,我却一片空白。

    还没等小亚开口,我脑中的那道声音又重复了一遍,“莱昂把莱茵打跑了。”

    “莱茵怎么样?”我担忧地问道。不知为何,我居然会因为他而变得如此紧张。“他受伤了吗?”

    “小伍,你......”小亚没有说下去,似乎在寻找合适的措辞,“他说得都是真的吗?”

    我轻轻地扭过头,他一脸惊讶的脸更加完整的映入我的眼帘,他的目光隐隐透着一股怒意。我又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小亚并没有旁人。我这才意识到我好像疯了,自从我答应那个古怪的契约之后,冷月的声音就三番两次的钻进我的脑中。

    “你真的是他.....女人?”听得出来他极为恼怒。

    我叹了一口气,胸口疼起来了。我故意错开眼神盯着身上看了看,真的像极了童话故事中的木乃伊。

    他马上急了:“小伍,你快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我只相信你亲口所说。”

    “不知道。”我模凌两可地说道。这是我唯一能给出的答案,因为我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承认,那我一直暗恋莱昂算怎么回事?如果不承认,那莱茵对我做的那些暧昧行为又该怎么解释?

    “好吧,”他误解了我的意思,语气很严厉,“我还是希望你能再慎重考虑一下。”

    “对不起。”我道歉说。我很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

    他俯身直视着我的眼睛:“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唯独有一件你最应该道歉。”

    “哪件事呢?”

    “为你亲手开枪重伤苏恩熙道歉。”

    “对不起。”我再次道歉。

    “你把道歉的对象弄错了,”他的声音听了叫我感到难过,“当然,我知道你为什么那样做。但是,这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你对他太痴迷了。”

    “不是的,他控制了我的精神,我不得不......”

    “你错了,”他打断了我的辩解,“精神控制异能并没有那么强大,只要你足够坚定,就不会迷失自己的本心。除非,你自己心甘情愿地去执行他的命令。”

    这话把我激怒了:“我并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我有点儿激动,说话太快弄歪了‘口罩’。

    “但你却那样做了。”

    我眼前掠过恩熙姐受伤的痛苦画面,让我顿时生出一股愧疚。“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小声地解释道。

    “算了。”他的声音变得不是那么生气了,变成了满腔的无奈。

    接下来安静了一会儿。

    “你能跟我说说后面的事情吗?”我打破了沉默,试图主动跟他求和。

    “你想知道什么?”他紧绷着脸,生怕我又捡起刚才的话题。

    “莱昂?恩熙姐?还有那些吸血鬼猎人?”我小心翼翼地避开有关莱茵的事情,但心里仍然为他是否受伤而担忧。

    他的脸色缓和了下来,不疾不徐地说道:“苏恩熙伤得很重,莱昂带她去找古德教授了。至于那些吸血鬼猎人嘛,我都杀了。”

    一阵很不好受的感觉开始升腾起来了,我发抖了,呆住了。

    “小伍,怎么了?”

    “小飞也被你杀了吗?”我的声音抖得厉害,‘口罩’瞬间掉落。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快不行了。”他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我试图用我不太疼的那只手去拿那只‘口罩’,可什么东西拽住了我。我低头一看,原来是检测器的电线扯住了我的手腕。

    “该死。”我烦躁地骂了一句,不仅是对我自己无法行动的抱怨,更是对小亚冷血无情的控诉。

    “哎,”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没想到你还真信了,我想,你肯定以为我是一个残暴的吸血鬼,把他们都杀死了,另外,你肯定觉得自己看错了我,后悔跟我做朋友了,我说得没错吧?”他一边说,一边帮我戴上‘口罩’。

    我一脸讶异。

    他接着说:“他们不但没有死,还坐上豪华的私人飞机,前往度假胜地千里湖了。”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恶趣味。

    我轻轻牵动了一下嘴角,高兴地知道他并没有杀害那些吸血鬼猎人。我决定再换个换提。

    “这是哪里?”我一次性把缠在脑海中的问题全部抛了出来,“我怎么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他盯着我,眼神流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他轻拧着双眉,语气不快地问道:“你想让我先回答哪个问题呢?”

    “随便!”我不想再惹他生气,马上说道,“随便哪个问题,我是说,你想回答哪个就回答哪个,如果不想说,我也不会强求。”

    “哦,”他说,听不出来他的情绪如何,“你因为流血太多而陷入昏迷,我带你来到这家医院,你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面。”他皱得更深了,眉毛都挤到了一块,“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伤得有多严重吗?”他又加了一句,“你昏迷太久了,我担心你醒不过来,就去通知了你的‘父母’。”

    我吃了一惊,“我父母来了?”

    他点了点头,转过头朝门外瞟了一眼。我顺着他的视线,透过一面小小的玻璃窗,看到了一双浑浊而熟悉的眼睛。

    “爸爸。”我激动地叫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思念和慰藉。

    小亚听出了我声音中那抹浓浓的想念。“我先出去一下,让你父母进来陪陪你。”他柔声说道,然后严肃起来,“你不要太激动,情绪要保持平稳。”

    他转身朝铁门走去,打开了一条缝,我的眼睛一步不离的盯着那道缝隙。

    “爸爸!”我又喊了一声,情绪被我刻意压制住。

    他急切地跑到了我的床边,眼角挂着抹不去的担忧。

    “小伍,快跟爸爸说,到底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他愤怒地说道,眼眶里已经蓄满了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