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血妖族 > 第三十一章 异能
    “想清楚了?那就把手伸出来。”她的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眼瞳里闪烁着灿烂的月光,“之前那么多次,你都推脱说要考虑一下,现在却为了一个伤害你的人答应我。这个叫莱昂的男人对你那么重要吗?让你甘愿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让你连生命也放弃。”

    “拿三分之一的生命换取他活下来,这对我来说,完全是占便宜的交易。而且,我并不打算使用剩下的两个愿望,我只要没用完,就不会死掉了呀。”我故作轻松地小声说道,多半是说给自己听的。

    我抬起手,颤抖地伸过去。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没来由得犹豫起来,心里七上八下,好像自己将要掉进某个未知的陷阱里一样。尽管我极力克制,我的手还是颤抖不止。到底是什么让它们颤抖的?害怕?紧张?我真的想不明白现在我还在犹豫什么。

    这时,一个胆怯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

    不要答应她,她是一个魔鬼,她会剥夺你的**和灵魂,把你变成一个没有思想,没有生命的木偶。莫小伍,快把你的手收回来,快啊!

    不。我在脑海里怒吼道。如果收回来,莱昂就死了。我迫切地想要快点达成这个契约,把那个声音给熄灭掉,这个声音擅自闯进我的脑海,由此而产生的恐惧太强烈了,几乎让我的决心差点瓦解。

    “至高无上的力量就像毒品一样,你一旦沾染,就很难戒掉了,小伍,你掉进我的陷阱里了!”冷月伸出手,狡黠微笑地覆上我的掌心,“契约成交!”

    刹那间,我又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但不同于上一次是我的意识仍然保持清醒。

    “从这一刻起,”冷月一贯冷淡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instan,你将延缓时间的流逝,等效于‘时间暂停’,从这一刻起,这个异能开启!”

    “什么意思?怎么是英文?我听不懂啊。”我使劲摇头,慌乱地手足无措。

    “中文的意思就是‘一瞬间’,”她解释说,“异能,你拥有的异能。”

    “哦,”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去吧,小伍,轮到你去表演了。”她的声音变得激动起来,我简直能触摸到蔓延在空气中的那个叫兴奋的东西。

    “等等,我?表演?可是......怎么使用异能呢?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她似乎是看到了我脸上的疑惑,耐着性子说道:“异能使用很简单,莫小伍,这完全依靠你的意识。别担心,我已经将异能开启了。”她的声音再次变得激动,“快去吧,小伍,你将会看到不一样的自己。”

    在我寻思着该如何使用这个异能时,我非常清晰地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自头顶灌进了我的体内,以心脏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直至渗透到全身每一个细胞。

    接着,我毫不费力地击碎了由黑暗组成的屏障,重新获得了熟悉而清冷的光亮。

    哇哦,我惊叹地凝视着我身体上方的天空。

    圆月如镜,繁星烁烁。

    头顶上方的夜空变得绚烂无比。除了那一轮孤寂的圆月,我还能清楚地看到被月光盖过的点点繁星,穿插在星光之间的薄雾清晰可见。在薄雾的遮掩下,还盘旋着我从未见过的飞禽。

    真是难以置信。

    我入迷地沉侵在这双灵敏而崭新的眼睛所带来的视觉盛宴中,惊讶地倒吸了一口气;空气盈满我的喉咙,灌进我的肺腔,感觉有哪里不一样了?我憋住气,这才意识到,呼吸对我来说已经完全成为一种辅助行为了。即使没有空气,我也能维持身体机能的正常运转,或者说超常运转。

    一时间,我的大脑变得有些空白,就仿佛一个初生的婴儿那般懵懂无知。

    我迷茫地思索着我所能看到的,听到的,以及感受到的一切。我等着一段消失的记忆涌向脑海,等着某种指示来唤醒我的思绪。这时,我突然听到,某个东西刺破气流缓缓向前蹿的声音,几乎同一时刻,一道尖锐凄厉的声响差点震破了我的耳膜。

    “莱昂!”有人大声呼喊,是小亚。我立刻记起了这个清脆的声音,其中夹杂着浓厚的愤怒和痛苦。

    电光石火般,所有莫名消失的记忆像海水涌向沙滩般灌进了我的脑海里。终于,我想起了一切,等意识到莱昂有可能死掉的时候,我全身的血都凉了,我怎么能忘掉这么重要的事呢?

    “不要死。”我一字一顿地吼道,几乎每个字都拼尽我全身的力气。我倏地一下站起身,速度快得足以让我头晕目眩,令我眼前发黑,但是我丝毫没有不适的感觉。相反,我却感到这个动作再平常不过,就好像一直如此。

    震撼迎面袭来,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瞬间我竟傻傻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中,眼前的一切就像在播放一场慢镜头电影。

    神奇!太神奇了!世界在这一刻仿佛按下暂停键进入了停滞的状态。所有的人,所有的物,包括所有无形的东西,全部都定格在最初的模样中。不过,这样形容或许有些夸张。事实上,所有的一切并不是静止不动,而是运动的速度慢到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仔细辨别的话,还是能够发现那些微妙的变化。

    在短暂的一阵惊奇过后,我闪电般移到了莱昂身前,而这种瞬间移动的方式又令我震撼了一次。

    “莱昂?”我紧张地喊道,声音里透露出几分担忧。

    他没有回答我,完全维持着跪倒的姿势。我试探地向他伸出手,手指小心翼翼地覆上他的脸颊。他的皮肤如大理石般光滑,如钢铁般坚硬,我感觉到浑身像炙烤般火烫,尽管我的身体犹如寒冰。

    我一下子被他完美无瑕的脸庞吸引住了。我故意不去理会我身边的情况,不去察看我身体发生的改变,不去感觉我体内涌动的力量,我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莱昂的脸庞上。

    而在这一刻之前,我从没有这样清晰仔细地看过他。

    全新的敏锐的眼睛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莱昂。我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到这张脸,不禁心头一颤。我在有限的词汇库里拼命搜寻各种形容词,却找不到一个非常贴切的词语,我觉得即使再好的词语也无法形容他俊美的脸庞。

    “我以后罩着你,绝不会让人欺负你。”他的话言犹在耳,可是欺负我的人,伤害我的人却一直是他。

    很奇怪,我竟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去憎恨他,讨厌他,甚至报复他。或许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他吧,即使被他误解,被他责骂,被他抛弃,我也不愿看到他死去,还是想要他活着。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从痴迷当中清醒过来。

    我飞快地转过身子,一把打掉悬在空中的子弹,接着,我又犹如鬼魅般闪现到申屠彦直的身前,这一切只用了不到半秒钟的时间。

    我的眼睛直勾勾地瞪着他,显然,这也是我第一次这么清晰地看到他的脸,就像刚刚看到莱昂的脸一样,唯一区别是,申屠彦直的脸令我感到恐惧,确切地说,是他脸上那道格外扎眼的伤疤,实在是太吓人了。

    他提起过,他曾带领一支小队在落英湖剿灭一群嗜血成性的吸血鬼,伤疤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假如,他能转变对吸血鬼错误的看法,他能抛开心中的执念,他能坚守自己的职责,那么我想,他一定会是一个非常优秀且英勇无畏的吸血鬼猎人。

    然而,生活没有假如。他现在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根本分不清孰善孰恶。我微眯起眼睛,寻思着,想找到一条处置他的方式。也许,我可以杀了他,彻底解决掉所有的麻烦。但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方式,也不是最好的方式。更何况,我根本就没有胆量去杀一个人。就在这时,我注意到了他拿抢的那只手,我看到几根突兀的青筋像蛇形那般爬行在手背上,直至消失在手腕袖口处,或许他的整条手臂都缠绕着这种狰狞恐怖的筋脉,我不禁猜测到。

    突然间,一个绝妙的主意袭入我的脑海。几乎在同一时刻,我就付诸了行动。

    “咔嚓”一声,申屠彦直那条布满青筋的手臂就被我轻而易举地折断了。紧接着,我照着这样的方式如法炮制,很快就解决了所有的吸血鬼猎人。最后,我再用一根绳子将他们牢牢地捆绑在一起,让他们动弹不得。

    整个过程干脆利落,大快人心,但也不够尽兴。所有的动作转瞬间就完成了,我心中的怒火还没完全发泄出来呢。

    我朝他们扮了一个鬼脸,哼了一声,之后我又返回到莱昂的身边。

    在我处置吸血鬼猎人的那一秒时间里,莱昂的脸还没来得及发生改变,依然保持着一贯的冷俊。我情不自禁地捧起他的脸,他绝美的面容令我神魂颠倒,这是我从未体验过的感官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