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血妖族 > 第二十六章 兄弟
    我们的运气很好。在如意酒店对面的街道边,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正从出租车的后座上下来。我和小飞飞快地穿过马路,冲向出租车,钻进了司机后面的座位上。那对中年夫妇和身旁的孩子以及出租车司机都直愣愣地盯着我们。幸好小飞身上的血渍都清理干净了,否则,我俩绝对会被当成怪人而被拒绝乘车。

    小飞气喘吁吁地告诉了惊讶的出租车司机我学校的地址:“师傅,麻烦您开快点。”

    “在商业街啊,那边人很多,车子不一定能开进去哎。”司机抱怨道,不大情愿做这单生意。

    小飞从口袋里掏出三张一百元的人名币递过去。

    “能走了吗?”

    “当然,没问题,去哪儿都行。”一脸市侩的司机乐呵呵地启动了车子。

    我对着后视镜白了一眼司机,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

    小飞斜靠在车窗的玻璃上,他面色很差,双目无神,嘴唇更是苍白。我很想对他说点什么,譬如感谢之类的话,但是,我又把话咽了回去,有点儿为自己的煽情感到不好意思。我希望他清楚我已经把他当作自己人,希望他知道我对他为我作出的牺牲是多么的感激。

    我默默地背靠在座位上坐着,左胳膊肘撑在窗框上,手掌托着我左边的脸颊,这是我一贯的思考方式。陌生华丽的街道缓缓地在身边移动,但是我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外面,我尽力克制着自己。我闭上眼睛,想把满脑子的疑惑和不安彻底考虑清楚。

    我整理得有条不紊了,把脑海中混乱无序的思绪归纳成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莱昂可能会中计拿走假药水,另一方面是莱茵撩拨我并使我昏迷。我拼命地想弄清楚这两者有没有什么关联,可是我的智力不够用,完全理不清头绪。时间在我令人头疼的思考中,一秒一秒的过去了。

    渐渐地,我感觉到自己的思考开始突破了障碍。我记得莱茵在故事中提到过,他的父亲有一个纯血种的吸血鬼孩子,换句话说,莱茵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这让我不禁想到了莱昂,他俩不仅名字相似,而且身上的味道也是一模一样。难不成他俩真的是一对兄弟?我被这个猜测吓了一跳。如果真是这样,那莱茵岂不是恨透了莱昂。我沿着这条思路往下想,所以,莱茵才会接近我,试图通过某种手段去报复他这个哥哥。

    可是,他会有什么阴谋呢?这让我的思考又陷入了阻碍,我赶紧将今晚的事捋了一遍,试图从其中找出突破点。莱茵救我之后,又使我昏迷了整整十天,等我醒来后,他又莫名其妙地向我表白,直到现在我还觉得不可思议。更令人费解的是,他还找人通知小飞让他来找我,这一系列的举动,到底有什么联系呢?表明上看,他一直是在帮我,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这种感觉太糟糕了,就好像警察明明知道某某就是犯人,但又找不出有力的证据去指证那个人。我完全沉侵在自己像迷雾的思绪中,全然忘记了时间在流逝。

    “商业街到了,你们可以在这里下车吗?”

    出租车司机这一问突然打破了我的思考,将我从混沌的漩涡里拉了出来。我睁开眼看了看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流把商业街挤得水泄不通,在节日的烘托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一看到那些团聚在一起的家人,我的鼻子就一阵发酸,热泪顿时盈了眶。

    “小伍,甜品店在这附近吗?”小飞迫切地问道,语气中似乎在极力压制着莫名的激动。

    “嗯,我们到了。”我的声音有些哑,听上去像是刚哭过似的。

    出租车司机回头瞧了我一眼,脸上有些八卦和好奇的神情,然后假装关切道,“小姑娘,你是不是被男朋友欺负了?”

    他把目光从我脸上移开,挪到了小飞的身上,语气斥责道,“小伙子,你也不知道哄哄你的女朋友,看看你女朋友,嗓子都哭哑了。”

    我和小飞一脸尴尬地下了车。

    商业街的街道非常狭窄,路上铺着的青石颜色已经被磨得发白,发亮。感觉就像滑行在光滑的玻璃上,我和小飞的速度陡然加快了许多。

    “不远了。”我激动地说道。声音很快就淹没在了人潮中,我不清楚身旁的小飞有没有听到。

    他一下子加速起来,引得边上的行人向他皱眉瞪眼。看来他是听到我刚才的话了,但没想到,他竟比我还激动。我始终落他一步,紧紧地跟随其后。

    很快,我们就穿过人群,走到了十字路口中间。

    “往哪个方向走呢?”小飞低声平静地问道。

    我指着我的左手方向一条黑暗幽深的巷子:“那个方向甜品店就在巷子里。一直往前走,转弯,直走,转弯......”我突然打住,脑子在记忆里挣扎。事实上,我也不记得具体的路线,每次去那家甜品店,就好像有一条无形的线牵引着我往前走。

    “你还记得路吗?”他轻声追问,语气很急切。

    “我想我能找到甜品店。”我给他投去一个肯定的眼神。

    我和小飞撞开挡在巷子入口的一个倒垃圾的胖大叔径直往前跑,巷子的宽度勉强让我俩并排行走,我低着头,借着月光看清脚下的青石路,其他什么都不想,任凭感觉带着我,向前走。

    我俩跑在空荡幽深的巷子里,周围一片静谧,只能听到互相的呼吸声和脚步声。当我感觉快到的时候,我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身后似乎有人悄悄尾随。

    我回头,背后空空,哪有人影。继续走,巷口偶尔吹进一阵冰冷的微风,一只隐藏在暗处的小猫惊得连叫几声,背后那奇怪的感觉仍在。

    “小飞。”

    “怎么了?”

    “身后好像有人。”我小声说道,声音颤抖着。

    小飞止住脚步,转身看了一眼,旋即笑了笑,“小伍,一定是你太紧张,产生错觉了。”

    我又回头仔细望了一眼,确实没人。但我还是感到害怕,恐惧从心底深处幽幽地爬了出来,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左手腕。

    我的眼睛一下子瞪得很大,“糟了,我的红绳不见了。”我惊叫道,声音因为恐惧而哽咽。我把左手的袖子撸上去,反反复复地摸了几遍,还是没有。

    “你是不是落在酒店了?”小飞低声提醒我。

    我想了想:“没有,离开的时候,我还特意看了一下房间,并没有红绳。

    “你最后一次看见红绳是什么时候?”

    “最后一次是......”我试图回忆起那晚的情景,零散的片段开始在我眼前逐格放映。

    我想起来了,“在警车上,”我说得很肯定,“我还伸出手臂,给你看了一眼。”

    小飞皱起了眉头,我不安地抬头看着他,我知道他正在回忆那晚的事。

    片刻后,他点了点头,“对,我想起来了,”他的眉头舒展开来,“我记得我还问过你,这条红绳从哪得来的。”

    “是的,”我叹了口气,“后面我就不记得了。”

    “会不会是丢在车上了?”他猜测道。

    我摇摇头,感到一阵心痛,“不知道,”我喃喃道,尽力不让声音显得痛苦,“我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弄丢了呢?”这条红绳对我而言,它并不仅仅是一条护身符,而是莱昂送给我的唯一的重要之物。

    他听出了我语气的变化,他的表情显得有些焦急,“小伍,你冷静点,现在不是你自责的时候,”他迅速地向后一瞥,神色紧张起来,“我们得赶紧去甜品店。”他催促道。

    我全神贯注地想着红绳可能丢失的地方,差点忘记了更加紧迫的事情。经他一提醒,我立马回过神,带着他继续朝着前方拐角跑去,把一切痛苦的情绪都甩在了身后。

    我觉得好慢啊,仿佛是在永无尽头的迷宫中奔跑一般我似乎怎么也找不到出口。我滑倒了好几次,每次跌倒,两只手都会被青石路擦破皮,然后小飞迅速地扶我站起来接着往前跑。最后,在我不知拐过多少弯后,我终于看见那家甜品店了,一种熟悉又温暖的感觉从我心头碾过,就好像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一样,我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到了。”我喘着气激动地叫道,脸上汗流不止,有点儿上气不接下气了。

    “原来这里设置了屏障,难怪......”小飞止住话头,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神色有些紧张。

    “难怪什么?”我接着他的话头问道。此时,我俩已经到了桂花树这边。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朝前走去,到了门前,双眼透过玻璃四处巡视。

    我跟在他后面,他在门前犹豫不定,修长的双臂在微微颤抖。

    “你救了我,他们绝不会伤害你,”我当他是害怕,便开口安慰他,“你已经脱离了教团,我会跟他们解释清楚的,然后让你留下来。”

    他深吸了口气,原本颤抖的手臂静止了下来,但是紧张惶恐的神情却一直留在他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