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血妖族 > 第十九章 审讯
    审讯室里挤满了人。申屠彦直坐在那张短腿的椅子上,还有李铭站在他的身后,小飞吊儿郎当的靠在门边。除此之外,其他三个人都站在我的身后。一个是在车上给我塑料袋的老警察,小飞称呼他为橘长老,对他非常尊重。另外两个人是后来的双胞胎,他俩一看就是混血儿完美的小麦色皮肤,富有光泽的黑发,金黄色的眼眸。

    我诚惶诚恐地坐在申屠彦直的对面,视线一直盯着桌上的灰尘,我的双手死死地抓住桌子的边缘,显而易见,紧张得不行。

    申屠彦直沉默了半天,我不清楚他在思考着什么,也许我并不想知道,其他人也都在静静地等候着。

    我打破了沉默,“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我努力装出一副很无辜的语气。

    “你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死的?”申屠彦直问了一个令我猝不及防的问题,他看着我,眼神中带着某种暗示,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些干瘪瘪的尸体。

    “我不知道。”我撒了谎,但愿他没有察觉出我的心虚。

    他挑起一边眉毛,“你果然看见过死尸啊。”一抹假笑浮现在他的嘴唇上。

    我浑身一阵战栗,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掉进了他的圈套里。

    我抬起头,惊讶地眨了眨眼睛,“什么死尸?”我准备跟他来个死不承认,“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昨天下午,”他俯身向前,仔细端详着我的脸色,“你是不是跟两位女生提起过关于死尸的原因。”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些警察之所以认出我,全是因为昨天那两个女生告的密。我记得其中一个女生还是县公安局队长的女儿,真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我试着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啊,我记起来了。我是想故意吓唬她俩,随便编造的。”

    愤怒在他脸上一闪而过,“莫小伍,你最好老老实实地坦白自己就是血妖。”他从牙缝中挤出这些警告的话语。

    我猜的果然没错,他们来到这里,也是为了寻找我。

    “我们可以换个更适合的地方审讯吗?”一个冷淡的声音不怀好意地说道,我知道说话的是双胞胎其中一个。

    “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小飞滑到了我的身旁,把双胞胎挤到了拐角,“或许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她身上根本没有血妖的那种恶心气味。”他凑到我的身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把身子稍稍偏离他一点,双手下意识地挪到了我的腿上,我小心翼翼地将左手臂的袖子拽下来遮住了红绳。

    “气味是可以掩藏的。”另一个双胞胎的人平静地提醒他。

    “难道你们不相信我的鼻子。”小飞故作受伤的表情,环视着大家。

    双胞胎似乎有心灵感应似的,同时不屑地摇了摇头。

    这时,一直不说话的橘长老,打断了这场争执。他绕过桌子,走到了申屠彦直的身后。

    “你们不要争了,不管怎么处置她,都轮不到你们来决定,”他粗犷的声音隐藏着权威的色彩,“一切都要听大家主的。”他把双手有力地放在了申屠彦直的肩上,顺势将他板正了身子。

    申屠彦直沉思片刻,说:“你们都出去。”

    橘长老扯着一脸不情愿的小飞,将他拽了出去。其他人也都陆续地离开了,走在后面的李铭顺手合上了那扇吱呀作响的门,刚才还拥挤的审讯室一下子变得空旷起来。

    “你手腕上的伤怎么来的?”申屠彦直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吐出袅袅白烟。

    这个问题令我猝不及防,我怔怔地看着他,烟雾在他周身弥漫开来,凝聚不散,仿佛白色的雾霭包裹了他。

    “我自己不小心划伤的。”声音里有些颤抖,我还是没控制住。

    他忽然站了起来,摁灭了烟蒂,然后一把将我的右手臂从桌下拽了上来,那道结痂的伤口轰然暴露在他的眼下。

    “这是划伤的吗?”他用力地握着我的右手,眼睛瞪得圆圆的,“你再看看我的脸,它们都是相同的伤疤,冰凉丑陋的伤疤。”他向我凑近了一些,喘着粗气。

    “手......很痛!”我结巴地痛呼道。

    他立刻松开手,又坐了下去。“你应该听说了关于我的身份吧。”他笃定地说道,

    他刚才说的话彻底打乱了我的阵脚,我知道自己的伪装已经失败,索性就不再隐藏,看看他到底要怎么处置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轻微地点了一下头,生怕他听到我因为恐慌而颤抖的声音。

    他又点燃了一支烟,烟味窜到了我的鼻子里,我厌恶地皱了皱眉。

    “我的体内,留着申屠家族的血液,天生的吸血鬼猎人,只为自己的使命而存在,”他幽幽地说,“我们申屠家族成立了教团,以猎杀吸血鬼为名,隐匿于人世间。”

    “几百年之前,申屠家族一直是威名赫赫,享受无上尊崇。很多人对我们都是马首是瞻,顶礼膜拜。”他的情绪突然变了,他的眼睛闪烁着怨恨,“如果不是出了叛徒,申屠家族的势力也不会没落,我一定要杀了这个叛徒和那个吸血鬼。”他一圈锤在了桌上,灰尘扬起来几乎溢满了整间审讯室,我立马捂住了嘴鼻,干咳了几声。

    我拼命地摇头,“你错了,”我嚷了起来,“吸血鬼不全是十恶不赦的,也有非常善良的吸血鬼。”我想到了小亚,莱昂和恩熙姐。

    “你竟然说我错了,”他突然笑了,这笑容是那么阴冷,恐怖,“三十年了,死在我手上的吸血鬼不计其数,它们嗜血成性,凶狠残暴,就连妇孺儿童也不放过。”

    “你知道我脸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吗?”他对我喊道,眼里燃烧着一团怒火,“我带领一支小队,前往落英湖的一个小镇去剿灭一帮肆意杀害村民的吸血鬼,它们都是a级的吸血鬼,拥有各种超凡的异能。它们凶残疯狂地捕杀当地人,尸体堆成了一座小山,里面还有很多襁褓中的婴儿。”他顿了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的脸色一瞬间由愤怒转变为痛苦。

    我的背脊上流过一股刺骨的寒意,我从来不知道,吸血鬼也有这么血腥残忍的一面。

    “我们猎杀那帮残暴的吸血鬼,整整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原本几十人的小队,最后只剩下了我一个人,这道伤疤就是那时留下的。”他垂下眼,自嘲地笑笑,“我还是不够强大,没有能力去保护追随我的队友。”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我不安地问他。

    他的脸色恢复了起初的冷淡,“我想跟你合作。”他一字一顿地说。

    我目瞪口呆,“什么意思?”

    他把身子又向我靠过来,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说话声急速,低沉。我能感受到他的呼出的气息,带着浓浓地呛人的烟味。

    “你是只血妖,吸血鬼都会主动找上你。你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莫小伍,只要你跟我合作,我保证你不会受到伤害。”

    “诱饵......”我紧紧攥住拳头,心头突然一紧,“你想让我引出那些吸血鬼,然后你们再出来猎杀。”

    他会意地看着我,“这不是最重要的,”他说道,“我还要杀了那个叛徒和那只吸血鬼,重振我申屠家族的威望。”他的周身散发着令人胆寒的杀气。

    一颗冷汗从我额头上落下来,“如果拒绝合作,我是不是一辈子都被你们约束,终身监禁?”我喘着气。

    “我会杀了你。”

    他的话吓得我浑身一颤。

    “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难道你们申屠家族连人类也要杀?”我故意揶揄他。

    他并不生气,冷冷道,“防患于未然,我替人类除掉隐患,难道有什么过错吗?”

    “你......”我被堵得哑口无言。

    他靠在了椅背上,半睁着,打趣道,“你别告诉我你也像那个叛徒一样喜欢上那只吸血鬼。”

    我被戳中了心事,迅速地别过脸,“没有。”

    “就算有,那只吸血鬼也不会看上你,”他嘲讽地挑起一边眉毛,“你跟那个叛徒的差距太大了。”

    在我发怒之前,他很快就转换了话题,但是他下面的这番话却让我掉进了痛苦的漩涡。

    “申屠未央,申屠家族的耻辱,”他愤愤地说,“她已经中了特制的水银子弹,没有我们申屠家族的药水,她根本活不了多久。”

    他的话让我想起昨晚的那个噩梦,恩熙姐死在了我的手中,莱昂锋利的爪子向我挥来。我的心猛地抽了一下,痛彻心扉的感觉在我身体里蔓延。

    恩熙姐不能死。她死了,我就是罪魁祸首,莱昂会讨厌甚至杀了我。一想到这一点,我的眼泪就一阵翻腾。

    “我跟你合作,”我死死地抓住他搭在桌上的手,“只要你能救恩熙姐,我什么都答应你。”我呜咽地说。

    他挣脱了我的手,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他斜睨了我一眼,啧啧两声:“真没想到,他们给你灌了这么重的**汤。你真以为他们是来保护你的?别做梦了,你只是他们的一颗棋子罢了。”

    “不是这样的,莱昂,小亚,还有恩熙姐他们对......对我很好。他们救了我很多次,对我很关心。”我开始有些语无伦次,眼水淌了下来。

    他哼着鼻子说:“我是不会去救一个叛徒。你再慎重地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跟我们合作。”

    我的思绪仍然被他的话烦扰着,当我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