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血妖族 > 第十三章 受伤
    我一时愣在了那里,直到脑子重新清醒过来。

    “小亚,恩熙姐不会出事的,对吧”我挂着眼泪自责地说道,“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我的声音跟身体一样颤抖了起来,都是眼泪惹的祸,此时我已经是泪如泉涌了。

    小亚恼怒地摇着头,“听着,小伍,这不是你的错。”他极力地安慰我,“你不要自责,恩熙是为了救我,才会身陷险境的。”他不停地握紧拳头,又松开拳头,试图去控制住手臂的颤抖。

    我满脑子都是莱昂刚才发怒的画面,想起那一幕就让我心惊胆战。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好像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

    “哦,小伍,也许你应该早点去休息,”小亚惊呼一声,听得出来他吓坏了,“你放心吧,莱昂会把恩熙救回来的。”我不知道自己的脸色看起来怎样,我只感觉到血液正从我的脸上溜走。

    我只是木讷地点点头,不知所措,小亚轻轻地走过来,双手有力的搀扶着我的胳膊。

    “走吧,小伍,我送你回房间。”他的声音很急迫,也有一丝担忧。

    “我能走。”我泪流满面地说。

    他放松了支撑我的双手,我一个趔趄,差点栽到地上,他连忙用手托住了我,轻轻地拉起我的手。

    “你现在抖得很厉害。”他解释说,然后牵着我向房间走去。

    我迟疑着,手放在门把手上,想多拖延一会。我希望在我回房间之前,莱昂就能把恩熙姐带回来。

    “没事,小伍,”他保证道,“恩熙会没事的。”

    他松开了我的手,我机械地推开房门,踉踉跄跄地走了进去。我把自己重重地摔到了柔软的床上,爬进被窝,蜷缩成一团。黑暗像止痛片一样缓解了我内心的疼痛,我尽力克制住自己,不去想刚才的那一幕,不然我逐渐平静的情绪又会重启波澜了。

    在经历了漫长一天的精神和情感打击后,我感觉自己的疲劳已经冲上了极限,我居然在内心受煎熬的情况下不知不觉睡着了。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了甜品店的钢琴旁。在我的潜意识里,我感觉到自己在梦中,我看到了玲琅满目诱人至极的奶油蛋糕,我听到了一首令人心旷神怡的钢琴曲。我好奇地循着琴音看过去,一个女孩正在专注的弹琴。那是个长得乖乖的女孩,晃悠着一双像莲藕般的小腿,脚上穿着红色的小皮鞋,身披一件红色的袍子,一双颜色淡淡的黑瞳。

    她怎么在这里?我大吃一惊,那个梦中的女孩又来了,她怎么进入到我的梦里?

    她冲我热情地眨了一下眼睛,脸上挂着淡淡的,天使般的笑容。柔和的阳光照在她的背后,她曼妙的影子投射到了白色的钢琴上。她灵活的指尖在琴键间游走,动人心弦的琴声萦绕在店里的每个角落。我伏在琴架上呆呆地倾听着,女孩垂着的侧脸对我就像有一种魔力,摄住了我的双眼,令我没法移开目光。

    她停下了弹琴的手,侧头瞄了瞄我。我依然一脸陶醉地欣赏着她的侧颜,目光突然的跟她撞在一起,我的心跳不禁漏了一拍。

    “你好,我叫莫小伍。”我局促地向她打了个招呼。

    “我叫冷月。”女孩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平静地说。

    我想到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就跟冰雕的瓷娃娃那般安静的坐在床尾,这么奇怪罕见的名字,跟这个怪异的女孩真的很相配。

    “小伍,你开心吗?”她问道,声音跟她的名字一样冷。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的声音有点颤,我没来由得害怕起来,眼前这个女孩为什么每次都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出现,还每次都问相同的问题,难不成我说开心或者不开心就能改变什么吗?

    “我就是你啊。”她顽皮地笑着回答道。

    “怎么可能,你这么漂亮,这么优雅,这么秀气,你再看看我,”我连忙用手指着自己,“我身高150,体重也是150,而且还吐不拉几的,在学校里都没人搭理,我跟你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我怎么会是你?”

    “这个不重要,”她开心地说,“重要的是你又召唤我了。”

    “什么?”我吃了一惊,“我什么时候召唤你了。”

    “你现在不难过吗?”她淡淡地问我。

    “我还好啊。”我心虚地低下头,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不想在她面前暴露自己的脆弱。

    “啧啧啧,你还不肯说实话吗?”她伸出一根手指,在我的胸口指了指,“你摸摸自己心底最深的位置。”

    “也......也不是特别难过啊。”我几乎结结巴巴地咕哝道。

    她对着我笑了笑,笑声中带着一丝苦涩,“可是我感到很难过啊。”笑容从她的脸上消失了,两行晶莹的泪珠无声地划过她的脸颊。

    看到她这幅伤心到绝望的模样,我的心就好像被一只手紧紧地捏住了,这一刻,悲伤如潮水一样,铺天盖地的向我涌来,我几乎就要窒息了。

    “我希望你下次跟我说实话。”这个叫冷月的女孩说,然后转过身又继续弹琴。

    奇怪的是,她弹出来的不再是悠扬悦耳的曲子,而是变成了一阵阵烦躁刺耳的“砰砰砰”声,我不禁蹲下身捂住了耳朵,把头深深地埋在了膝盖间。

    “砰”的一声巨响,我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动作太快,眼前又是一黑。

    莱昂凶神恶煞的站在我的床头,他一把抓起我的胳膊肘,连拖带拽的把我弄下了床。我突然恐惧地意识到了某种不祥的征兆,昨晚发生的一切如洪水般冲进了我的脑海里。

    他迫不及待地把我拎在了手里,我惊讶得气都没来得及喘,就已经出了这间门被撞飞的房间,往书架方向走去了。

    “啊啊啊,你要干什么?”我一缓过来就艰难地喊出来。

    他愤怒地大吼了一声,整个店都听得见,我吓得赶紧闭上了嘴。

    就在这时,一股烧焦的气味扑面而来,我不舒服地皱起眉头,这个味道就好像燃烧塑料的刺鼻气味。莱昂把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我一脸委屈地怒视着他。

    “莱昂,你太过分了。”小亚站在书架前的桌子左边,朝着对面的莱昂吼道。

    “你出去,小亚。”莱昂的话就是命令,小亚缓缓地地经过我的身旁,不情愿地向着外面走去。我慢慢地站起身,目光定格在了书架前的桌子上,一个脸色虚弱,全身焦黑的女子躺在了上面。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是恩熙姐。

    她毫无生气地躺在大理石桌上,若不是她**了几声,我一定以为这是一具尸体。她的胸口以下区域都已经溃烂发焦,被灼伤的地方不断地冒出带有温度的黑烟,我立马想到了那把猎枪,恩熙姐一定是中了专杀吸血鬼的水银子弹。

    一想到我要为恩熙姐的受伤负不可推卸的责任时,我的身体就不停地颤抖起来,眼泪也夺眶而出了。

    我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原本小亚站的位置上,“恩熙姐。”我哽咽地叫了一声,她发白的嘴唇轻轻地阖动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应我。

    “对不起。”我道歉说。

    她没有反应,我以为她是没听见。

    “对不起。”我再次道歉,声音在我听来提高了一点,但是她依旧没有反应,一动不动的样子看起来如婴儿般安详。

    我试图用手去摸她的脸,却被莱昂冷飕飕的爪子死死地拽住了右手腕,手臂直直的横在了恩熙姐脸庞的上方。

    我被莱昂的举动弄糊涂了,“你要干什么?”

    “你难道不情愿流点血吗?”他紧绷着脸提示到,语气很急切。

    “什么?”我惊呼了一声,他说这话的时候,我胸口不由得一紧,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紧紧地咬紧嘴唇,克服这突如而来的恐惧感。

    他一眨眼就到了我的跟前,我没看见他是跨过来的还是绕过来的,太快了。我的右手臂依然被他铁钳般的手扣着,我感觉自己的手腕被锋利的利爪划破了,然后一股暖暖的黏糊糊的东西以惊人的速度从我手上滴落下去,莱昂迅速地将我的手送到了恩熙姐的嘴里。

    我整个人吓得晕晕乎乎的都不知道疼了,直到我听见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咔嚓声,我觉得开始疼了,疼得我忍不住尖叫起来,手臂下意识地想要缩回来。但是,莱昂的双手紧紧地禁锢住了我的手臂,我根本无法挣脱。

    “求求你......别......”我可怜地小声求他,嗓子暗哑哽咽,可是他冷漠得就像冰一样,唯独看着恩熙姐的双眼充满了焦虑,痛苦,还有令我嫉妒的温柔。我的眼泪更加汹涌,顺着脸颊无声地往下淌。

    快点儿结束吧,我现在所能祈求的就是这个了,我能感受到全身的血液顺着错综的血管奔腾地汇集到手腕处,然后凝聚成一股热流涌进了恩熙姐的喉咙,我也能感受到插进皮肉里的尖牙正在一点一点的加深。一阵难以形容的火烤般的感觉向我袭来,疼得我直哆嗦。

    “莱昂!”我痛苦地尖叫道,我多么希望他能看我一眼,看看我痛到扭曲的脸庞,但是他的目光始终落在恩熙姐的身上。

    这一刻,浓浓的恨意和嫉妒击垮了我最后的理智。我像着了魔一般,拼命地挥打着那双钳制我的冰凉凉的爪子。

    “痛!放开我!把我的手放开!”我疼得直叫唤,我觉得手腕像被刀割断一般的剧痛,我哭得声音更大了,喘着粗气,浑身发抖。

    “休想!”莱昂恶狠狠地咆哮道,眼神依然停留在恩熙姐的身上,一阵新的疼痛冷冰冰地刺进我的心脏,我顿时忘记了怎么呼吸。

    剧痛在慢慢减弱,我终于能找到呼吸的感觉了。谢天谢地,一切都结束了。我看到了恩熙姐虚弱地睁开双眼,嘴里似乎在说着什么,声音小得我几乎听不清。

    莱昂粗鲁地甩开了我的手,小心翼翼地抱起了恩熙姐,他的动作迅速而不失温柔。我看到他的眼底闪过一刹那的惊喜,但很快又黯淡了下来。